童年的希望成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我出生在東北的山區。從記事起我就沒有一天好日子過。我的父母天天吵架,有一次我的父親向我的母親舉起菜刀!我的父母打我們姊妹時真可謂心狠手辣──在我們熟睡時掀起被子用塑料鞋底抽我們的臉,我的妹妹耳朵被打得好長時間聽不到聲音;我的姐姐嚇得出現癲癇病;我的弟弟生下來先天就傻。我的父親和鄰居、同事也經常打架。我們姊妹整天都是驚魂不定。

我家非常窮。我小時候,我的父母都患有很重的病,家裏有點好東西都是我父親趁我們睡了他自己吃。大約在我七、八歲的時候,有一天我到一個小朋友家玩,看到她父親把餵完孩子的餅乾放到櫃子裏就出去了。我實在饞得不行就偷著去拿,正好被她父親看到了,就訓了我一頓。從此別人經常罵我「小偷」。

我們姊妹常常被別人家的孩子欺負,我姐姐和弟弟傻,被人欺負得更厲害。我弟弟長大一點經常被別人強迫去幹活,放牛,不去就挨人家的打。有一次,被人關在二、三米深的菜窖裏蓋上蓋。

長期生活在恐懼、貧窮與張望中,我非常自卑且痛苦。

期待天神的到來

有一次我在一份報紙上看到一個真實故事:有一個老太太羅鍋成九十度,整天在屋簷下坐著。有一天突然下起大雨,電閃雷鳴,老太太行動太慢,還沒來得及回到屋裏就嚇昏過去。等她醒來,爬起來,九十度的羅鍋不見了,直起來了。

看完報紙,我心想:這不是天神救了她嗎?

從那時起我就在痛苦中等待天神救我出苦海。可上學時老師講的是無神論。

十八歲那年,我離開東北去了山東。二十四歲結婚生子,沒想到在月子裏得了嚴重的類風濕關節炎,吃喝拉撒都得丈夫、婆婆伺候,上下樓都得丈夫背著。丈夫背著我到處治病卻沒一點效果,吃了百多付中藥,病沒好,胃吃壞了,天天痛。我去請大仙等那些狐黃白柳治過病,病越治越重。我的精神幾乎崩潰了。心想從小沒過一天好日子,才有點希望,又得了這種病。我整天以淚洗面痛不欲生。苦熬了三年,我決心到五台山寺院去皈依。

師父救我出苦海

一九九六年十月同事告訴我學法輪功祛病效果好,很多癌症病人煉了法輪功,病都好了,她借給我一本書,讓我先看看。

我翻開《轉法輪》,第一眼就看到「佛法」兩個字,就覺的這就是我要找的吧。但又想:從小沒人能瞧起我家,也沒人瞧起我,我從來都沒撈一點好事,就是上學時被評為三好學生,老師都是讓我讓給別的同學;在單位被評為「先進生產者」,領導也是讓我讓給別的同事。這法輪功師父能瞧得起我嗎?同事說:大法師父不分貧富貴賤,只要誰想學師父就管誰。

抱著治病的心,我煉起法輪功。

只跟著同事比劃了四天動作,我那腫了三年的腿就消了腫,行動能自如了。那時我真不敢相信我能被師父瞧的起,我真是受寵若驚,興奮不已。我打消了去五台山皈依的想法,決心跟著大法師父修煉法輪大法

就在我修煉一年多時,我四歲的兒子從我家三樓窗台墜地,卻沒受一點傷。孩子說看到師父接著他,他就像孫悟空一樣在空中翻跟斗。

大法師父對我的大恩大德我永遠無以回報。

善良的同事感恩師父

江氏流氓集團一九九九年瘋狂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誣蔑師父,中華大地一時黑風四起,恐怖烏雲籠罩神州。大約在二零零零年我和幾個同修去北京信訪局交了我修煉大法後身心健康的體會文章,我被關押到駐京辦事處,又被當地公安接回關押在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從拘留所回家後,單位給我留廠查看處分。上班期間車間領導讓一個同事專門看著我,注意我的動向。

看著我的這位同事是個非常善良的人。她跟領導說肯定法輪功好,要不那麼多人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公道話,怎麼沒有人說共產黨好的呢?

這位同事結婚好幾年了沒孩子,她很著急。我告訴她,我認識的一個大法弟子結婚九年沒有孩子,修煉大法後全身疾病一掃而光,還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兒。同事聽後也想煉功,我就教她煉功動作。還沒教全五套功法,我做了個夢:她懷孕了。她就去醫院做檢查,結果真的懷孕了!她生了個男孩並且非常感謝大法師父賜給她這個孩子。

聽師父的話 放下利益心

在我剛修大法不久,我婆婆到我家要錢,說要到市裏買房子,讓兩個兒子一人拿一半錢,等她和公公去世後,我家和大伯哥家對半分房子。我大伯嫂對我說:我家沒錢給她,她死後我也不要房子。

我丈夫東借西湊給婆婆拿了三分之二的房錢買了房子,公公說那房子就是我家的了,如果我家不拿那三分之二的錢就買不了房子。遺憾的是,還沒等公公婆婆住進新房,公公就去世了。

還沒等公公出殯,我大伯嫂就急著跟我們說要買下那房子,說他兒子結婚沒房子。那時那房價要比剛買時高出好幾倍,可她連那剛買時的錢都不出,說只拿出我家給公公婆婆買房的錢。公公的喪葬費大伯哥家一分錢也沒拿,都是我家和我小姑子家拿的。後來,我大伯嫂從我婆婆那搶走房產證匆匆的住進去,並把婆婆正住著的房子偷偷的賣了,把婆婆攆了出去,說那房子是她家蓋的。

我和丈夫就在我單位給婆婆租了一套房子。婆婆住院,我大伯哥家一分錢也不拿,說他沒錢讓我家先拿上以後再說。七、八年過去了,他們再也不提婆婆住院費的事了。

如果我沒修大法,我一定會和她爭的頭破血流,永遠不和他家來往。修煉了大法,我的心遇事平靜了,雖然有時也泛起不平衡的漣漪,但是,每到此時法輪大法的法理、師尊的教誨就在我耳邊響起,讓我漸漸地同化於「真、善、忍」中。

大法使我那自卑昏暗的心靈充滿了光明與希望,師尊的恩德說不盡,道不完,我一定牢牢的抓住師尊的手跟著師尊回到那最初的家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