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相繼而來的大法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我爺爺的故事有些傳奇色彩:在三、四歲的時候,沒人教他就知道自己打坐,父母問他為甚麼?爺爺說,閉上眼的世界特別美好漂亮,睜開眼的世界很髒。每晚睡覺到快天亮時,爺爺就會看見每個窗戶格裏都有一尊小佛在不停的自轉,然後依次從窗戶格裏轉出來圍著爺爺的腦頂轉,最後依次從爺爺的頭頂進去……

一九九六年,我姐姐一直流連在北京的各大書店,不知怎麼的,心裏總覺得要找點甚麼書看,終於有一天,在一個書店裏看到了《轉法輪》這本書,當即就買下來。沒過幾天我就去北京旅遊結婚,我姐給了我這本《轉法輪》,說這本書很好,你看看。

在回家的路上,坐在飛機上看這本書的時候,心裏就想,寫得真好,回家一定要讓我媽看看。當時看到這本書時第一個念頭就是,這本書一定能救了我媽,一定能救了我們這個家。

媽媽脫胎換骨的變化

回家後,我媽正病歪歪的躺在床上看《聊齋》,我說,媽媽,這本書比你看的書好多了,你看這個吧。媽媽當時接過書,看了一眼,就放下了。每天我都催她快一點看。

轉眼過去一個月,有一天我問媽媽,《轉法輪》看完了嗎?還有《卷二》呢,寫的特好。媽媽對我說,不知怎麼的,看《聊齋》看多久也不睏,一看這書(指《轉法輪》),看不到兩頁就睏的眼睛都睜不開了,現在一個月了才看了十幾頁。我當時就急了,說我大老遠給你帶來好書你也不看,就愛看鬼書,氣得嘮嘮叨叨的好一陣子。其實那時我並沒有走進大法,就是一心想讓我媽看書,讓她身體和脾氣都變好。

媽媽看我發脾氣了,就答應一定要好好的看書。再拿起書看時,不僅不睏了,將近五百度的老花鏡也戴不住了,一口氣看完了一本書。

看完《轉法輪》後,媽媽整個人都精神起來了,之後的幾天我媽就在想,這書上寫的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上哪裏去學功呢?沒幾天,師父就安排了一個熟人到我家,把我媽領到了當地的一個煉功點上。從此以後,我媽就正式的走上了修煉大法的道路。

看到我媽一身的病包括高血壓、偏頭疼、銀屑病、牛皮癬、腎炎、嚴重的便秘都不翼而飛了,打我記事起我媽就一把一把的吃藥,牛皮癬、銀屑病弄得一身都沒有好皮膚,嚴重的便秘讓我媽痛苦的生不如死,這麼短的時間都好了,人也精神了,臉色紅潤,一身皮膚變得光潔,如廁也痛快了,也不和我爸吵鬧了。

那個期間,真是每天都見證奇蹟。就這樣,我媽每次學法煉功都拉上我,我也走進了修煉。

兄弟姐妹相繼得法

姐姐和我弟弟一樣,大學畢業後就在北京工作了,他們都因為父母家裏一直不安寧而不願意回家。一九九七年過年的時候,他們都回家了,驚奇的看到媽媽的精神面貌那麼好,我也變得不像以前那樣脾氣暴躁,家裏的甚麼髒活也不嫌棄了。

看到我媽每天都積極的拿著錄音機到煉功點上,組織大家煉功,教新學員動作,為大家冬天煉功聯繫找場地,煉完功參加集體學法,絲毫不懈怠。原本就要支離破碎的家變得和睦溫馨,媽媽每天都是樂呵呵的幹家務,無怨無恨,主動關心爸爸。

從小就令我們害怕的虎媽就這樣變成了慈母,我的姐姐和弟弟每天也跟我們去煉功點上煉功,參加集體學法,感受到大法強大慈悲的能量,由此都相繼的走進了大法修煉。

我的爸爸看到我媽的巨變和孩子們的狀況,心裏對大法也有了正確的認識。

一生信佛的爺爺得大法

最為難得的是,我的爺爺,一輩子都在佛教裏的老人,也走進了大法修煉。

爺爺從小生活在東北,打小才三、四歲的時候,沒人教他就知道自己打坐,不和別的孩子玩。他的父母很奇怪他的表現,就問他為甚麼總是坐在那裏一動不動?我爺爺說,閉上眼的世界特別美好漂亮,睜開眼的世界很髒。每晚睡覺到快天亮時,就會看見每個窗戶格裏都有一尊小佛在不停的自轉,然後依次從窗戶格裏轉出來圍著爺爺的腦頂轉,最後依次從爺爺的頭頂進去,都進完了,爺爺就起床了。

長大後在地裏幹農活,爺爺累了就在地裏打坐,看見好多大鐵疙瘩在飛快的移動,爺爺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其實那個時候是他的宿命通功能出來了,直到許多年後再次回東北老家時,看見一列一列飛奔的火車,才恍然大悟,當年定中看到的就是今天這個景象。

爺爺的慧根好,成年後就一心要出家,被迫成親生子,還是嚮往空門。說也奇怪,我爺爺每次撇下妻兒鑽進寺院裏要出家,都會被我奶奶鬼使神差的找到,因為我奶奶說過,我爺爺頭頂上有紅光,她大老遠就能看到,所以每次都能把我爺爺拽回家。就這樣被強看了一輩子也沒出成家。

在文革中爺爺又被迫害,但是一直沒有動搖修佛的心。一九九三年我奶奶去世,爺爺當了佛教的居士,整天在家裏看佛經。此時讓他去寺院都不去了,為甚麼呢?原因是我爺爺每次想出家到寺院,雖然被家人強行拉回來,但是期間也見到了現在寺院裏的僧人都不知道怎麼修煉,甚至還勸我爺爺甚麼人生在世,能吃就吃,能撈就撈點,他問他們一些佛經裏的東西幾乎沒人知道了。

我得法前到爺爺那裏去的時候就跟爺爺說,我想修佛,爺爺十分高興,給我講了好多修佛的事情,還給我佛經看。我把佛經帶回家,沒事就看,直到遇見大法我才把那本帶有常人註解的佛經處理了。

當爺爺知道我們一家不學佛教改修大法了,急得親自從外地跑到我家,想要勸阻我們。當時我媽拿出寶書《轉法輪》讓爺爺了解一下再說,爺爺倒是聽話,拿起書來就看。越看越起勁,看完之後一拍大腿說,這才是真正的佛法啊。就這樣爺爺走進大法。

爺爺當年在佛教裏修時,修到一個境界中怎麼也過不去,就是每當一打坐的時候,就會看到我奶奶站在旁邊,年輕的樣子,帶著一群孩子衣衫襤褸淒慘的看著爺爺(當年過苦日子的情形),爺爺心酸的怎麼也靜不下心來。修大法後,爺爺心裏跟師父說能不能不要再讓他看到這個景象,也不知道師父是不是管他了,結果在以後的靜坐中再也沒有出現過。心裏想著師父給自己下法輪了嗎?結果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法輪在肚子裏轉了一夜。

自己求了一輩子的真法正道,終於在晚年得到了,爺爺那個高興啊,從此走路扔掉了拐棍,腰板挺直,鶴髮童顏,和我爸走在一起,好多人說像哥倆。

要得法的孩子到我家

一九九七年我的女兒出世,一九九八年才一歲的時候,話還不怎麼會說呢,一天晚上,我摟住孩子躺在床上,不知怎麼的就開玩笑似的自言自語的問孩子,你到底是幹甚麼來的啊?心裏也沒指望她會回答。沒想到孩子認認真真的回答說:「媽媽,我是來得法來的。」

當時我震驚得全身汗毛孔都立起來了,這麼小的孩子怎麼會說完整的話?怎麼會說這樣的話?當時我就想,要是帶不好這個來得法的孩子就對不起她。

在那段難忘的修煉過程中,師父給我的許多鼓勵都是通過這孩子來展現的。我是關著修的,另外空間的事物甚麼也看不見,有時抱著孩子看書,她的小手就對著書封面的法輪比劃著說,轉轉轉。

記得有一天晚上,我看孩子睡著了,就到隔壁房間去煉動功,一個小時煉完後,心想今天孩子老實,中途沒有哭鬧。我躡手躡腳的回到孩子睡覺的房間,剛一進門,黑暗中就見小傢伙躺在床上手舞足蹈的說:師父走了。當時我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既震撼又感動,當時不知道是師父的法身是在我煉功的時候加持我煉功還是幫助我照看孩子,可是躺在床上才一歲的孩子就這樣的告訴我,師父真的在我們身邊。

每天晚上,甚麼都收拾完之後,我總是坐在床上讀法,孩子就在床上跳來跳去的玩,每當我一停下來,她就會說,媽媽,快念書。有時我發懶不學法的時候,她就會來拉我,讓我念書,還把大法寶書遞到我的手上。就這樣,我每天晚上讀書,她每天晚上圍著我玩,還時不時的撲到我懷裏說,書裏有好多的人,各種各樣的人,一會又說,媽媽我害怕,滿天都是眼睛。反正我甚麼也看不見,當時也不知道是甚麼意思。

孩子天天跟我背師父《洪吟》中的詩,後來又一起和我出去貼真相傳單,純潔的就像天上下來的小仙女一樣。有一次我打坐疼痛難忍的時候,原本已經睡著的孩子突然醒來,揉著眼睛坐起來,看了一下我,一聲不吭的把自己的腿雙盤上,結上印,眼睛閉上,穩穩的陪我坐。我知道這是師父通過孩子來鼓勵我,當時心裏滿是暖暖的感動。

那段時間真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身體淨化了,心靈昇華了,沒有了勾心鬥角爭名奪利的工作心態,沒有了家庭中處處怕吃虧、拔尖要強的心理,沒有了沉迷於吃喝玩樂的強烈慾望,整個人的世界觀全都改變了,直到現在我都記不起來得法之前自己的心理狀態是甚麼樣的了。

在迫害中堅修大法

爺爺剛得法一年多,一九九九年邪黨開始鋪天蓋地的打壓法輪功,我老叔和老嬸害怕邪黨又像當年文革似的迫害我爺爺,就把爺爺所有的大法書籍全都燒了,造下了罪業,沒有過多久,老嬸就得了怪病,癱倒床上,沒法醫治,老叔一直伺候到現在。

爺爺的修煉環境徹底被毀掉,又像當年我奶奶硬看著我爺爺一樣,老叔老嬸死死的看著我爺爺,不讓他修煉。二零零五年,爺爺去世了。去世那天晚上,我夢見漫天的用紅色的雲朵做成的大蓮花,朵大如屋,如小山,紛紛從天上墜下。我知道爺爺去了好地方,只是可惜他沒有走完這萬古機緣的正法修煉之路。

姐姐是公務員,因堅持修煉法輪功,中共迫害法輪功一開始就被單位非法開除公職,房子被沒收,一家人的生活陷入困境。二零零二年因講真相被非法判刑八年,姐夫被非法判刑三年緩刑五年;弟弟、弟媳因發真相傳單和參與營救被非法抓捕的同修,雙雙被非法勞教二年;我也被非法監控。當地六一零為迎合江鬼,謀求所謂的政績,在幾乎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將我和本地幾位同修非法判刑十三年。

我的媽媽,在迫害一開始就被當地六一零認定是本地區法輪功的負責人(實際上大法沒有負責人,只是教新學員煉功的輔導員),七月二十二號就在全國所有的新聞媒體全部鋪天蓋地的誹謗誣蔑大法的時候,我媽媽就被當地派出所的警察抓走非法關押了兩天,沒吃沒喝沒睡,臨走還被罰款幾百元錢。從此以後不停的被恐嚇和騷擾。為了強迫我媽媽「轉化」,在兒女們都被迫害非法關押期間,惡警將我媽媽非法關進洗腦班,家裏只剩下兩個四、五歲的孫子孫女沒人看管。我媽媽心急如焚,被迫違心的寫下了不修煉保證,回家後,看到兩個孩子餓得不像樣,趕緊做了一鍋粥,兩個孩子都搶著把頭伸進鍋裏去喝粥。媽媽出來後就在明慧網上發表了嚴正聲明。

二零零七年我媽媽在街上面對面給人講真相時被惡人舉報,被非法關進看守所近十天,後因身體出現了嚴重病業現象才保釋出來。這麼多年,我媽媽雖然一直堅持修煉,救人,但是跟著我爸爸東奔西跑的到處走,為兒女打工掙錢買房子,等到兒女們都回家了,我媽媽卻被迫害的病業加重,二零一五年永遠的離開了我們。

我爸作為一個常人,承受的壓力就大去了。我爸是全國大型國企裏的一個領導,由於工作能力強,在企業裏一直位高權重,受人尊敬。自從我媽開始被抓,被騷擾,孩子們相繼的被非法關押、勞教、判刑,不僅整日裏提心吊膽的生活,單位的黨委書記還在一直逼迫他拋棄我們,和我媽離婚。當時我爸就對那個黨委書記說:在文革時期,多少家庭遭受迫害,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到最後還不是共產黨的錯誤,現在又要逼迫煉法輪功的人妻離子散。

在那個極度紅色恐怖的時期,我爸頂住了來自工作單位的指指點點和領導的壓力,承受著巨大的內心痛苦,過著提心吊膽的生活,在所有的孩子全部被迫害──關入勞教所及監獄,老伴被監控,似乎隨時都有被抓的可能,在這樣的情況下,退休後艱難的在外地打工掙錢,為的是我們回來後能夠有棲身之地。對於中共邪黨的恐懼,使我爸雖然知道大法好,但是一直也沒能走進來。不過還是得了很大的福報,直到現在身體一直沒有甚麼大病,連他自己都會覺得奇怪:在那個最艱難的時期自己是怎麼活過來的。

我們一家雖然遭受迫害,但是對大法的心依舊堅定。我們從黑窩回來後,抓緊時間修煉,做好三件事。去年六月,我們一家鄭重的向高院遞交了控告江澤民的訴狀,這也是我媽媽在臨終之前做的最後一件作為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份內之事。

結語

我自己,我的小家庭,我整個親人的大家庭,都在大法的佛光普照著。是大法讓我們一家有緣人倆倆相繼的走入修煉中來,善解了一家人所有的恩怨情仇,就像那個時期我經常跟別人講的,這個世界上還有甚麼力量能夠讓人發自內心的自覺自願的變好嗎?學校的思想品德課做不到;國家的政策做不到;提倡的文明舉措做不到;就是現在宗教的教化也做不到;只剩下表面文字的傳統文化也做不到;只有法輪大法「真、善、忍」才能正一切人心。

我的這一家子只是眾多家庭中的一粒子,我家這倆倆相繼得法的故事也只是全國千千萬萬家庭的一例,我家走向和睦溫馨,這也是全國億萬家庭的縮影,有家才有國,法輪大法給人類帶來的福祉深厚而長遠,每個身在其中的人都是受益者。

大法把我們一大家子從人世間的苦難中解救出來,而中共卻又把我們一家修煉的好人迫害的七零八落。靜下心來想一想,迫害真善忍大法之後的假惡鬥,給可貴的中國人帶來了甚麼,上下都造假,吃喝全帶毒,處處有災禍,哪都不安全。在當今道德大崩潰的情況下,人人都是受害者,只有解體中共這個邪惡,國家才能回歸到人類美好的境界上來。

可貴的中國人,請不要拒絕真相,那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人以切身的體會發自真心的告訴你: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