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少三代沐佛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轉眼間,我家老少三代四口人在大法中走過了十幾個年頭。現寫出我們一家十幾年來沐浴在佛恩浩蕩中的故事,共同感恩慈悲偉大的師父,見證大法的神奇。

父親絕處逢生

一九九九年,父親被檢查出患有一種強直性骨膜炎(因時間較久不記得具體的病名),這在當時就是無可救藥的絕症。據家裏的親人回憶,父親要上醫院時,痛得連從床上挪到門口坐伯父的摩托車都要好一陣子。後來在百般無奈、等死的時候,一九九九年四月,一個熟人給了父親一本《轉法輪》,從此,父親走入大法修煉。

修煉後不久,父親的身體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久就重返學校繼續教書。他的變化,給親戚朋友帶來了不可磨滅的印象,為後來給他們講真相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父親在無病一身輕的同時,心性也在大法修煉中迅速提高。父親得法前,脾氣暴躁。修煉後,父親的心性有了很明顯的提高,二零零四年父親被警察綁架後,班裏的學生很想念他,因為他對待學生和藹可親。

如今父親快六十歲了,他開電動車曾出過幾次車禍,有時車被撞得都不能用了,他人卻只有一點皮外傷,從沒出現問題,這都是師父的保護。

母親走入大法

父親得法後,母親也了解到大法的神奇,但是一直沒下決心修煉。後來母親也被各種病痛折磨得很痛苦:每天平白無故地流鼻血,半夜手酸麻,總得爬起來甩甩手才能睡幾個小時,終於走入大法修煉中。

母親剛接觸大法時,師父為了讓母親真正走入大法,特別安排了一件神奇的事。那幾天我一到晚上就出現發高燒的狀態,母親整夜睡不著,一直盼著天亮就送我去看醫生,但是隔天一大早我又恢復正常,連續好幾天都是這樣。後來母親悟到這是師父在管我,為我清理身體,才真正開始修煉大法。

師父一直看護我

記得幼兒園的時候,那時我和母親還未走入大法修煉。有一天,我在幼兒園的地板上坐著,旁邊一對兄弟在追逐,不小心把我撞倒了,我的後腦勺撞到了身後的台階,年幼的我意識到我的頭流血了,但那時候我還不大會表達,就走到幼兒園阿姨面前站定低下頭,之後我被緊急送到當地衛生院縫了三針。神奇的是從摔倒到縫針的整個過程我都沒覺得疼,連幼兒園老師都感歎我很堅強,摔成這樣都不哭,殊不知我當時根本不覺得疼。長大後我才悟到,那個時候慈悲偉大的師父就已經在保護我了,不然年幼的我又怎麼會那麼機智在短時間內做出正確的反應呢。我的頭也沒有留下任何問題,現在在重點高中我總是能保持年級前五的成績。

小學時,師父多次為我清理身體。記得最常出現清理身體的狀況就是從晚上開始就吃甚麼吐甚麼、一直吐到膽汁都出來了,整個嘴苦苦的,只好不斷地喝溫開水,不斷地吐。但我堅信大法,堅持不去看醫生或吃藥。都不知道幾點睡的覺,第二天早上起來有時候還接著吐,但無論如何等到快要上學的時間就一定會好,從來沒有一次因此請過假,精神也很好,並沒有因此落下一節課。

從學前班得法後,我就從不參加甚麼疫苗接種之類的事,也從來沒吃過一粒藥,到現在一直健健康康地生活。

外婆的新生

外婆是一個信佛的人,天天拜佛念經,但平時跟她講法輪功真相時她總是不敢聽,因為外公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被害死了,她深刻體會到共產黨的邪惡與殘暴。前年的一天,媽媽去外婆家(外婆一個人住)時,發現外婆倒在地上。後來聽外婆說,她那天本來好好的,突然就感覺有人從後面狠狠地推了她一下,她就摔倒了。家裏的親戚把外婆送到醫院拍片子,結果本來沒骨折的腿反而被弄折了(拍片子時調整身體)。回家後外婆的精神不大好,有時候甚至恍惚,短暫失憶。這次,外婆終於接受大法真相了,也願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經過了幾個月,外婆的精神狀態好多了,也不失憶了,一頭白髮還出了黑髮,也能自己做一些簡單的事了。是大法給了外婆第二次生命。

我家開小賣部,我們遵從師父的教誨,誠信經營,做果汁用的是真材實料的水果,加的是一大鍋一大鍋的涼開水,十年來從沒用過一次冷水,從沒加過一次水果粉之類的來降低成本。在修煉中,我們一家努力同化「真、善、忍」,贏得了親戚和鄰里的認可。

我們對慈悲偉大的師父充滿無限的感激。願天下眾生都明白法輪大法好,共同沐浴在佛恩浩蕩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