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一年 我學會了修心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一日】我是新學員,二零一五年五月份喜得法輪大法。自從接上這萬古的機緣那一刻到現在,一年多的時間,我就像蛻下了不知多少層的殼兒,重生了!

走進大法

二零一五年四月,我兒子剛出生未滿月。我才發現丈夫拿不出給孩子買奶粉的錢了,因為他把自己所有的積蓄和我放在家裏的錢都偷偷拿去賭博了。我氣憤、悔恨,懷孕時他對我不管不顧的委屈和分娩、坐月子的痛苦,讓我身心疲憊。

我想原諒他,以為他會變好,然而他還是執迷不悔,竟然再三翻窗戶進屋拿走我放在家裏的錢。我們失去了夫妻之情。五月,孩子被他家要走了。我們分手了。

就在此時,我得到一本《轉法輪》,看過之後感到這本書太好了,我也要修煉。然而六月份,我回到工作中後,又陷入紅塵中,打球、學琴、購物,約朋友去高級餐廳吃飯……自認為生活的瀟洒自在,我書包裏放著大法書,卻沒有再去打開他。我也想著要與人為善,儘量改掉身上的壞習慣,卻離大法越來越遠了。

師父一直沒有放棄我,二零一五年年底,讓我又遇到帶我走進大法的那位同修,師父安排她來和我住在一起,帶著我學法、煉功。起初,我不知道學法要入心,我覺得自己口才好,看書快,最開始接連好幾天,我讀法的時候大舌頭,張嘴念不清楚字的感覺很難受,我不知道怎麼回事,以為是很久沒讀書了,變著語氣和姿態學法,怎麼都不好使。同修也提出來,她與我一起學法有時候覺得思緒很亂。後來我才知道,那時的我心思完全沒有沉靜下來,學法流於形式,煉功更是害怕雙盤一個小時的痛苦,胡思亂想;煉動功也只想煉第一、三、四套,逃避抱輪的辛苦。

我熱衷打球,卻把膝蓋傷了。每次活動開了,右腿膝蓋就隱約發疼,不打球的時候,膝蓋甚麼事都沒有。我知道自己該放下這個心了,卻還是放不下自己配備的很多「高級裝備」,更是放不下在那裏認識的一個我喜歡的男孩子。直到有一次,我感覺膝蓋骨的裏面鑽心的疼,在球場上剛抬腿就疼得邁不開步子。從那之後,我才真心放下了打球的事。

隨著學法的深入,我知道了修煉要向內找自己。同修一直對我說不能太不負責任,起碼去看看孩子。我不以為然,覺得是他們家要走孩子,他們家有錯在先,我沒時間去搭理他們。實際上心裏還是有氣恨在,雖然也知道「業力輪報」的道理,卻不知如何排解。有一次,我跟同修交流時說起了前夫之前做的那些不好的事情,同修提醒我說,他幫助我還業了,應該謝謝人家。

是啊!師父講的法理已經很明白了:「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1]

就在那幾天我突然想明白了,我工作那些年,用爭搶得來的東西,用謊言和欺騙得來的錢財,他半年多幫我輸光了;我自私自利的性格、狹窄的心胸傷害過多少人,而他對我造成的心理傷害好像是替所有人跟我要了賬。那麼他失去的是甚麼呢?福報啊!他以後會多麼艱難啊!我想到這裏,不禁熱淚盈眶,他犧牲了自己純真善良的本性,來幫我消解如此業力;在這一切魔難過去後,我得遇佛法,成為宇宙中最幸運的人!那他呢?孩子呢?他的家人呢?我的家人呢?與我有緣的眾生呢?他們不就得救了嗎!這真是萬古的機緣與安排吶!

從那一刻起,我殘存心底的委屈、對前夫的怨恨徹底冰釋了;對於孩子,有時我會想怎麼把孩子要回來,現在我也明白了,如果孩子是要來得法的,師父一定會有最好的安排給他。

提高心性

帶我走入修煉的A同修是個小姑娘,她從小得法,善良、無私。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左右,在師父慈悲的安排下,她又來到我身邊。最開始那些天,A同修不辭辛苦,下班之後先到我家帶我學法,學完了我開車送她回去。一天晚上,我照常出門送她,車卻打不著火了。因為當時太晚了,A同修就順便在我家住下。我的車一個星期之後才找了朋友來修,她就在我家住了幾天。沒過多長時間,A同修那邊房租到期,我就讓她搬到我這邊住,覺得很方便,吃飯可以搭伴兒,作為新學員的我也能有人帶。後來想想,這真是師父慈悲的安排吶!

那時是我真正開始走進大法修煉,懵懵懂懂,行為上的壞習慣、思想上的壞念頭,導致A同修對我的態度總是很嚴肅。她週末會去別的同修家集體學法煉功,平時六、七點鐘下班回來,除了吃飯,就是帶我學法,再就是做她自己證實法的項目。我們碰面交流很少,有時候我有些話說出來很常人,也不會向內找,她總是重複的對我說:學法吧,學法吧。於是我感到了無形中的約束和壓力,心裏有了排斥和怨恨。

那時候A同修下班回來,我在電腦跟前時,她總是會湊過來看一眼我正在電腦上幹甚麼,還要問這問那。每當這時,我心裏都會升起一股強烈的、厭惡她的感覺,強烈到要冒出火來,覺得她侵犯了我的隱私,覺得她沒有禮貌,覺得她那麼愛管閒事……還有很明顯的,我感覺她跟我對話總是會顯出一種不屑的神情,覺得她一個小姑娘怎麼那麼瞧不起人,以至於很長的一段時間裏,一看到她嚴肅的臉色我就會心裏發堵,覺得她很清高、自傲,很不懂得「人情世故」。

有一天我在電腦前,她下班回來了,甚麼話也沒說就繞到我這邊,由遠及近,我心底開始升起無名怒火,蔓延到了大半個身體,當她站在了我身邊、躬下身子看我的電腦屏幕時,我就那麼清晰的感覺到一種東西佔據了我,惱怒、氣憤、厭惡,堵塞了我的身心。我甚麼話也不說,也不搭理她,看著電腦,我又對她爆發了冷戰。不久我突然悟到,對同修的這些態度,也都是情的因素,這樣是不對的,我要向內找,我要挖根,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究竟為甚麼不對?問題出在哪裏?原來,我是害怕她看到我下班時間還在電腦上做常人的事情而不積極學法。但是為甚麼要怕別人看見?其實A同修每次都是好心提醒我要把大法放在第一位。就是因為自己明明知道修煉是最重要的,還是把時間耽誤在做一些沒有用的事上面,放縱懶惰。同修花時間來帶我修煉,我卻把師父的良苦用心不當回事!

又為甚麼覺得她有好奇心、老愛管閒事?這明顯反映出我總是不想關心別人,對別人太漠視,對甚麼都不熱情,身上留有邪黨文化的毒素:冷漠。其次,自己是否也有好奇心?是,修煉的心不純,走進大法半年多了還對與修煉無關的東西執著就是不對,就是一種變異的好奇心。

為甚麼覺得人家會生氣、會瞧不起我?那要問問我自己,平時在聽到看到常人有說的不對、做的不對的地方,首先自己就會表現出一種對別人的鄙夷、瞧不起、不屑的神情,然後立刻反對而不顧及他人感受和接受能力,不能平和的去細述不在法上的那個問題。我明明可以緘默、高姿態,但有時卻忍不住去說去評論而不是向內找自己,無法達到不理睬、聽而不聞的高度,相反常常會被其帶動自己的心。不用多想就知道這是一個很嚴重的邪黨文化中「鬥」的東西。再就是顯示自己知道的理對,覺得自己比別人層次高。跟常人有甚麼好比的呢?修大法了,萬古的機緣,不知道珍惜,說出口的話都是帶著強烈的常人心和執著心,讓同修聽著當然難受了,一個走入修煉的人,說話做事經常不在法上,那還是修煉人嗎?

為甚麼會覺得別人「侵犯自己隱私」?那不就是好面子的心、不能被別人說的心嗎?那不都是邪黨文化的東西和舊勢力的間隔嗎?明知道在有限的時間裏去做一些常人之事不對,還不想被同修發現、揭穿。坦然面對、淡然處之不行嗎?卻用那些常人心去掩飾,那都是需要修去的執著心。

還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為甚麼同修的臉色會左右了我的心?不是我的心,感覺有一種不好的東西存在。它在難受甚麼?它怕同修指出我不精進,指出我懶惰,指出我說話做事太常人,指出我怎樣怎樣不對。這其實都是自己的問題,怎麼就不能觸及這些不好的東西呢?不能保護它們啊,要把它們暴露出來!要是每天都能夠早起,晚上下班趕快放下手頭雜七雜八的事情,學法煉功發正念,每天都很精進的話,那還怕同修說嗎?我知道了,原來是外來干擾我學法得法的東西,它怕我精進起來,怕我做得好,它在往下拉我。既然讓我抓住了,就要挖根清除這些不好的物質!

我悟到的,其實也是同修經常提醒我的,我卻用人心隔著,不聽不改,不謙虛,還覺得怎麼她總是給我挑毛病。一旦放下了這顆心,我真的能夠認真聆聽同修跟我說的每一句話,也明白修煉是怎麼回事了。我發現同修提出的問題往往都是直指我的執著心所在,她還經常幫我判斷講出的話、做出的事是否都在法上。

我想起師父的講法:「果然有緣能悟者,倆倆相繼而來,入道得法。」[2]禁不住熱淚盈眶。

正法進程都到尾聲了,自己才剛得法,坐火箭都不一定能趕得上,卻還在慢悠悠的不知道幹甚麼。想修煉嗎?想!那就堂堂正正的真正像一個修煉人吧!本來可以做的更好,卻一邊抓著人不放,一邊還要去追著成神。能做到位的都先做到位,不能再常人心那麼重,藉口我懶了,我做事心重,我不愛學法拿不起書,我偷個懶,我沒時間煉功,明知道都是干擾,怎麼能隨它們去呢?甚麼叫沒時間,時間都是給我們幹甚麼用的,怎麼能這麼浪費時間呢,這都是師父為我們承受之巨,慈悲眾生延續來的時間啊!要修煉就痛痛快快的,不要找理由。不好的執著心被發現了,就一定要趕快挖根、徹底去掉!

事事修心

我們租住的地方是一樓。有一天早晨,我站在窗前,看對面十九層高的塔樓上層,心裏突然有股說不出的壓力和難受。為甚麼會這樣?修煉無小事,我馬上就想到了向內找,不能讓骯髒的東西控制我的情緒。

我想到了兩個方面。一是還是有利益、物慾之心,覺得這週邊小區的房子這麼貴,我在最低層租房住,而抬頭仰望那些高層,都是別人擁有的房子,內心深處的甚麼不好的東西被觸動了。這一切要反過來想。我得了大法,我是這世上榮幸之至的人,那些高層住的人還沒有明白真相沒有得法的,是不是我應該救的人?我還沒有救他們,我心裏應該是有罪惡感的而不是妒嫉心。人這兒的東西再好,也只是人這兒的東西,那些人要是生活越好抓住世間東西越緊,是不是更應該可憐他們,怎麼會覺得他們好呢?

二是有塊心理陰影真的該挖出來了。得法之前在對面小區工作的時候,由於自己的私心、各種不好的心導致在那邊過得很不快樂,很有壓力。內心深處有種偏見的東西,覺得這麼高檔的小區,住的人心氣兒都那麼高,遇到的人都那麼自私又有心計,覺得他們傷害了自己;以前我總是愛說謊耍心機、傷害欺騙別人,現在想想真是為自己的言論行為感到羞恥。這塊心理陰影一定要修去。我已經得法了,有一點慶幸還有一些後怕,要不是幸遇大法,我這個人現在該是甚麼樣子,該敗壞到甚麼程度了,真是不可想像!我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激之情一直都是無以言表的!

那麼也要感恩這個讓自己得法的地理位置,怎麼能對它產生心理陰影呢?這裏人們的表現讓我看到了,覺得不好,那不是正好要修去自己身上存在的那些不好的東西嗎?還有更重要的不是要救度那些人嗎?同化大法,提升自己,救度眾生!

實修為大

我學法也半年多了,看同修都在做救人的項目,我心裏也有些著急,覺得自己修煉這麼久了,還沒有按照師父說的做好三件事,便在同修的幫助下,買了打印機和紙張等耗材,就這麼做起了真相資料。真是感慨萬千,前幾年的工作當中,我就特別願意研究打印東西,做真相資料對我來說很容易就開始運行了,事無巨細,師父啥都給我們做好了鋪墊!

在這過程中,通過給墨盒加墨這一件事情,我學會了從做事上修自己身上的問題。滿則溢,我總想著把墨水加滿一點,我便發現自身還有驕傲自滿,不謙虛的問題。加滿一點,也是一種欲求卻不滿,每次加完都會從墨盒底下溢出很多,浪費掉了,讓我想到了受邪黨文化毒害的極端、貪慾,總想盡可能多的得到,其實會適得其反。

還有為《九評共產黨》打印書皮這件事情,我自作主張買了加長12cm專用書皮,但是書皮文檔是A4大小的,我用了很長時間在電腦上調整文檔尺寸,浪費了很多書皮都沒有調整好,打印出來的圖案大大小小、歪歪斜斜總是不正。我沒有及時發正念向內找自己,浪費了資源浪費了金錢,又體現出我身上那種爭強好勝的心,焦躁,急於做事。都這麼明顯的狀態了,做不好心裏在難受,在著急,在焦慮。也不知道發正念,也不想學法了,就想調這個尺寸。

最後實在做不成,沒辦法了才想到問一問,找會做的同修幫個忙。做事的心起得那麼高,求勝的心多強烈,顯示心多強烈,驕傲自滿;總想著自己甚麼都會,甚麼都能做、甚麼都能完成。爭甚麼,那麼多專業技術同修一定比我經驗多呀!同修與我交流,有那麼多時間,學法煉功發正念先做到位;有那麼多時間請教一下別人,放慢速度等一等;有這麼多乾著急的時間先打印點別的多好……

寫完這篇文章,我想到師父的講法:「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3]。作為新學員,要學會向內找,還要踏踏實實、真真正正修去這一大堆的執著心,才能跟上正法進程,走好穩健的每一步。

個人認識淺薄,層次有限,如有不當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再次感謝師父的慈悲加持!
謝謝同修!謝謝大家!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悟〉
[3]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明慧網第十三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