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學教師:修法輪大法使我脫胎換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小時候身體一直很不好,六歲時得過膀胱結石做過手術,體弱多病,還患有鼻炎、關節炎和胃炎,每年感冒幾次很正常,也許從那時起覺的人活在世上很苦,有時常常想:人要是永遠不生病該多好啊。

我上有兩個哥哥,三個姐姐,父母重男輕女,家裏人都寵著我,讓著我,助長了自己的私心,事事處處都想佔先,爭鬥心、利益心很強,還養成了不拘小節的壞習慣。

參加工作以後,正值全國出現氣功高潮,逐漸迷上了氣功,煉了很多氣功,知道了氣功與佛家和道家都有淵源。於是又開始喜歡看佛家和道家修煉的書。自己的身體也沒有多大變化。受婚外情影響,家庭也出現危機,同事關係也很緊張,覺得活的很苦很累。

自己反思為甚麼會這樣?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天靜靜躺在床上,忽然有一個念頭出現在我腦海裏:任何人都願意和好人在一起,即使最壞的人,他也願意和好人在一起。我似有所悟,從那時起我決定開始做一個好人。我的生活開始出現轉機,家庭也逐漸穩定下來,同事關係不那麼很緊張了。現在悟到,雖然那時還沒修煉,但師父已經管我了,我總覺的那一念是師父點化我的。

那時看見氣功書就買。記得有一位氣功師說:功柱最高的氣功師在東北方向。還記得有一位氣功師說:真正的佛家功還未出世。從那時起,我忽然決定甚麼氣功也不煉了,決定「等」。心想:我只要有緣,一定會碰上。但是只要看見與道家和佛家有關的書還是想買,道家養生的書、《佛經》等等,遺憾的是我等的佛家功還未碰上。佛教經書中有一本《賢愚經》,講的大概是佛祖前世輪迴轉世修煉的故事,仔細看過一遍後,一天晚上,在電視上看了一個電影《逃離索比堡》,是納粹屠殺猶太人的故事,很殘忍,又嚇人。看完後,忽然悟到:假如真有來世,即使今生沒有戰爭,來世不一定碰不上,人太苦了。如果自己跳出三界外,不就永遠解脫了?於是我有了修煉的念頭,而且是要得正果。還覺的佛祖吃了那麼多的苦才修成如來佛,太難了,只要修成羅漢不在三界就行了。正如師父所說:「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1]。

有了這念頭不久,大約是九八年底,單位傳達室魏老伯經常給我講某某地方煉功的人很多,當時沒在意,即將放假時在傳達室玩,魏老伯給我看一本書《轉法輪》,說煉這功的人很多,我打開一看,師父的照片立刻讓我一震,似曾相識,那麼親切,又看了一遍目錄,我預感到這就是我等的佛家功,私心使我脫口而出:「大爺,我能不能先看一下?」大爺說「人家剛給我的,我還沒看呢。」我戀戀不捨還給了魏老伯。沒想到的是我在臨出門時魏老伯突然對我說:「你能不能給我弄一張掛曆紙,我想把這書包一個封皮」,我趕忙爽快答應了,假期裏始終想著這事。

一九九九年正月,學校剛開學,我立刻把準備好的一張掛曆紙給傳達室魏老伯送了去,也許他一看我這麼講信用,被感動了,說:「我不看了,給你吧。」我高興的連說謝謝,立刻拿著書就回到辦公室,看了起來,這一看不要緊,一直到下班了都沒覺的。書中內容深深吸引了我,那真是如飢似渴。記得回家以後好像一直到深夜就看完一遍了。看完以後心情那個激動啊,我終於找到了,終於得救了,心底裏喊: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很快,我學會了煉功,每天堅持。過了幾天,在辦公室又隨手拿起《轉法輪》看,忽然覺的像沒看一樣,又是那麼吸引人,每句話都很新鮮,真是句句是天機啊。當時很納悶,以前無論甚麼有興趣的書,只要看過一遍,就不願再看了,即使再看也沒有新鮮感,而《轉法輪》就不一樣,隔一段時間再看仍然有新鮮感,仍然愛看。從那以後,身體覺得一下子輕起來,我知道是師父給我祛病了,身上所有的疾病:風濕性關節炎、慢性鼻炎、慢性胃炎一掃而光,至今十七年從未生過病,自然無需吃藥。記得當時走路上班覺的輕飄飄的,上樓好像有人推著似的。真正體會到了師父所說的那種無病一身輕的感覺。同時工作和生活中都嚴格按照法輪大法要求的「真善忍」去做人做事。「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2],「遇到矛盾向內找」[3],師父的這些話深深的影響著我。

我曾是一名中學教師。除了認真上課努力工作外,評先樹優不與人爭了,順其自然,同事因有事與自己調課,從不拒絕,打熱水,打掃衛生,髒活累活搶著幹,由於自己以前爭強好勝的性格而造成的緊張的人際關係一下子變的和諧起來,覺的生活處處充滿了陽光,記得剛修煉不久單位就讓我參加了某某市骨幹教師培訓,真是好事連連。至今還很懷念那段短暫而幸福美好的時光。

那時我每年擔任初中畢業班數學的教學,數學分兩門:代數和幾何。有兩名老師分別擔任,需要互相配合。我與一名大我幾歲的女教師搭檔。剛修煉不久,我們兩人所教的班裏有幾名學生在市數學競賽中獲獎,而優秀輔導教師證書只有一個人的,那位女教師半開玩笑說:「這證書歸誰啊?」我隨口答道:「我比你年輕,有的是機會,當然該歸你了。」我從那位女同事半詫異的臉上看出了她對我的看法的改變。從那以後,那位女同事很坦蕩的甚麼事都跟我說跟我商量,包括家事。

二零零零年,一次我們畢業班數學教研組到市裏開會,那時公交車都是私人的,隨叫隨停。快到目地地時,有人下車了,我說咱們也下吧,距離這麼近,別叫人家再停一回了。回到單位以後,我的那位搭檔女教師說:「你咋完全變了個人似的,做啥都想到別人了呢?」我說我修煉法輪功,俺師父叫俺做事先想到別人。她說:「你說的咋跟電視上說的不一樣呢?」我拿出《轉法輪》翻到師父的畫像讓她看,師尊慈悲英俊的相貌讓她一震,她隨口說:我看一下。記得她當時挑著看的是「妒嫉心」那一章,還沒看完她說:「說的太對了,太好了,我不敢看了」,當時剛迫害不久,形勢嚴峻,我也理解她的心情。

二零零一年新學期開始從新分配新課,我們畢業班數學老師中有一名老教師歲數很大了,體力精力大不如以前,在教導主任分課時,大家都不願和那位老教師搭檔,最後副校長找我商量,我二話沒說,爽快答應了,到下學期最後三個月總複習時,我自己主動承擔了兩個班的數學教學,而別的班都是兩個老師教(如果當時我不修煉法輪功,我不會這樣做的,因為我這個人喜歡在公平的環境下爭強好勝)。

教學中我不但給學生傳授知識,還把師父告訴我的很多做人的道理告訴學生,如失與得的理,德與業的關係以及歷史上很多名人修煉做人的故事,學生都特別願意聽,學生特別願意上我的課。二零一四年我調到一個新單位,我接的那個班數學平均成績六十多分,在全鎮十六個班倒數第一。半年後期末考試數學平均成績上升到九十二分,全鎮第二。

近兩年,我班的學生幾乎都能三退,記得有一個班四十多人,只有兩人沒三退。我調離原單位後,聽說我所擔任的那個班裏有一名學生上山去玩,不小心掉入水池溺亡。而這名溺亡的學生恰恰就是那兩名沒有三退的學生之一。通過這件事,我越感到責任的重大,救度眾生的緊迫性。

一般每星期我都要回家看望父母。我的變化,母親是看得最清楚的,她總說:你咋變了呢?以前暴躁脾氣收斂了很多,變的平和了,做事都能先替人著想了。分家時,哥哥負責父母的糧食(每年一千斤小麥和一千斤玉米),我每月工資的百分之二十給父母。後來我的工資高了,每回漲工資,我都會自動的給父母的錢也漲上,我工資四千多元時,有一回同事問我給父母多少錢,我說八百元,同事很驚訝,我說當時分家時就說好了我工資的百分之二十給父母,同事半開玩笑說:你不說,誰知道你漲工資啊。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俺師父教俺按「真善忍」做事,我工資漲了,不給父母漲,既不符合「真」,也不「善」啊。記得去年工資接近六千元時,我準備給父母漲到一千二百元,母親說甚麼也不同意,說只要八百元。

去年我因訴江被非法拘留以後,雖然家人為我擔心,但母親對我的做法也理解,母親的深明大義令我很欣慰,因為母親從我身上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

二零零八年底,女兒誕生了。兩週歲多時,我便教給她每天念九個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週歲多時,她便開始背師父的《洪吟》、《洪吟二》、《洪吟三》。除歌詞部份,幾乎全都背過。我並告訴她時刻按真、善、忍做事,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從幼兒園到現在,像她這樣大的孩子,她班裏沒打過吊針的孩子除她以外沒有第二個。

大約五週歲時,女兒在外面玩完後回來和我說:「爸爸,齊齊姐姐今天打我了,我沒還手」。我問:「她為甚麼打你呀?」「因為我和別人玩,沒和她玩。」女兒答。我表揚她:「閨女,你做得很好」。女兒又問:「爸爸,為甚麼齊齊姐打我時,從她身上飛來三塊白石頭上我的身上呢?」我告訴女兒:「孩子,那不是石頭,那是齊齊姐身上的「德」給你了,宇宙中有個理:有失就有得。打人欺負人,就會給人家德。有了德就有福份。」我就把師父講的一些法理告訴女兒。女兒六週歲多時剛上小學,我開始給她讀《轉法輪》,剛學完第一頁,女兒放學回家說:爸爸,我走路怎麼腳老是離地和飄起來似的?我知道女兒大周天已通,師父在鼓勵她。我問女兒: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是甚麼?女兒答:沒有小朋友和我玩。我說:對。怎樣才能朋友多呢?女兒想想,搖搖頭。我告訴她:多為別人著想,不與小朋友爭搶玩具和東西,多忍讓。你的朋友就會越來越多。「按真善忍做事」,女兒脫口而出。女兒的小朋友越來越多,小孩都願和她玩。

如今母親也走入了大法修煉。修煉走到今天,雖然有過坎坎坷坷,但法輪大法已經在母親和我及孩子心裏深深的紮下了根,我為自己能是一名法輪大法弟子而感到自豪。

師父的洪恩,千言萬語表不盡。弟子再次叩謝師父:師父好,弟子讓您操心了,師父辛苦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加拿大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