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轉變觀念 用最大的慈悲心對待眾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我把這一年來修煉中最深的體悟寫出來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我是一名鄉鎮中學的教師。由於幾年前在上課時給學生講大法真相,遭到學校主要領導人的恐嚇、威脅、剋扣課時津貼及剝奪我的上課權利,同時在全校製造一種孤立我的情勢。我知道那時是因為自己學法時間少,學法不入心,正念不足,才導致被邪惡鑽了空子。後來學校缺老師,校長不得不又安排我上兩個班的語文,但不止一次強調不准我在課堂上講法輪功真相。我表面上沒配合他,可在心裏真的生出了怕心、顧慮心等等。

這一屆學生我是從初一開始教他們,一直教到今年初三畢業。作為大法弟子,我深深的知道這兩個班的學生都在等著聽到大法真相,等著得救呢,我怎能不管他們呢?開始怕被迫害的心一直阻擋著我坦坦蕩蕩的向學生講真相。後來也有幾次由上課的內容恰好可以引到了講真相上,所以也就很自然的給他們講了大法真相。

眼看著學生還有一個多月就要畢業,可是我還沒給學生講「三退」的事呢。前幾個學期由於人的觀念及怕心讓我決定還是臨近學生畢業時再給他們講「三退」。可現在已經到了最後的時刻,一時又不知怎麼講起,總得借助一個契機講吧,一方面心裏著急,一方面又覺得很難,真是非常著急。

一天晚自習,第一節課是我的輔導時間,恰巧停電,我進了教室,教室裏蠟燭不多,光線很暗,很多學生沒有辦法看書寫作業。一些學生要求我給他們講故事。於是我講了那個老天使和小天使旅行中的故事,告訴他們善惡有報的道理。然後一學生又要我給他們講講我的人生,我想是講真相的時候了!我就要他們猜猜我是否幸福?學生齊聲答:「幸福!」我就說知道我的經歷的人也許會覺得我很不幸,可是我覺得自己是很幸福的。

學生不解的問為甚麼有人會覺得我不幸福?我就給他們講了我因為修煉法輪功及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伸冤而遭到幾次非法關押(其中一次遭非法勞教),經濟上遭到嚴重勒索,工資被剋扣(有三年每月只發一百八十多元的生活費)等等一系列的迫害,我又講了勞教所是怎樣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還舉了很多實例。教室裏鴉雀無聲,學生們驚呆了,他們根本想不到會有這麼殘忍的事,也根本就不相信眼前的語文老師受過那麼嚴重的迫害!只見他們一張張稚嫩的臉上流著眼淚,仰望著我。期間他們的班主任老師來送蠟燭,並幫助他們點好蠟燭,一些學生們催促班主任快走,好讓我多給他們講講。

我說還有一件最重要的事,一件關係到你們生死存亡的事,於是我就講了「天滅中共、三退保命」的事,講了為甚麼天要滅中共,為甚麼「三退」才能保平安,也講了貴州藏字石的天機。下課了,學生們把我團團圍住,有的很著急的說:「我入了團、隊,怎麼辦?」有的說:「我也入過隊啊!」當時的我認為時間不夠,馬上要上下一節課了,就沒有要他們表態,我想還是另外利用一節課的時間講(現在看來當時應該把他們勸退就好了)。有的說:「法輪功怎麼煉啊?」我就說了要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要做一個好人,遇到矛盾要找自己的不足等等,一個學生說:「老師,你的脾氣真是太好了!」

第二週的晚自習到了,我決定要學生表態退出團和隊。心中還是有點怕心,怕查堂的聽見(學校安排每節課都有不同的行政人員查堂),也怕學生中有人告密,還怕有些不理解的學生會認為我耽誤他們的時間,畢竟離考試只有一、兩週了,學生們正在爭分奪秒的備考。但是我想到這些生命都是為法而來、為得救而來,他們明白的一面都在等著今天大法弟子來救度他們,我不能因為這些人的觀念而置他們不顧。同時我想著師父的法:「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不斷加強自己的正念。

一進教室,有一個成績較好的羅姓男生就高聲朗誦這個學期語文書上的毛XX的詩詞,其實這首詩我沒給學生講,整個初中階段的毛XX的文章我都沒給學生講解過,因為我想這些都是毒害學生的謊言,而且背後有邪靈因素,我是大法弟子只能是救人的,絕不能向學生灌輸這些毒素。當然我都是用各種合理的藉口向學生解釋清了不學這些文章的原因,有時我就乾脆借某一篇文章的標題緣起講惡黨的真實歷史。

按理學生對真相有了一定的了解,而羅姓同學這種表現,我知道是另外空間的邪惡操縱著他做的。我一邊發正念一邊又向學生提起了「三退」的事,並把事先準備好的一些小紙條發給學生,要他們同意退的就寫上自己的名字。那個羅同學一直不斷的說反話,一下說我們現在要學習,一下又罵那些想退的學生,甚至說法輪功的人是為了錢而做。我知道他是故意在攪亂。我就當著所有在場的學生笑著對羅同學說:「法輪功學員都是用自己省吃儉用節省下來的生活費做資料的,都是憑著心在做的,而且是冒著生命危險在給你們講真相啊!如果我給你錢,你會做嗎?」他卻陰陽怪氣地說:「那可不一定哦,錢可是萬能的哦,沒有錢可不行哦!」我說:「羅同學現在還不能理解老師給你們講的,希望他以後會理解。」嘴雖然這樣說,可我在心裏卻想:這位羅同學真是無可救要了,真相給他講了那麼多,可他還是這麼糊塗。很多同學在下面討論著,一些想寫名字退團、隊的人也猶豫著。我反覆給他們講了三退的重要性,最後交上來的名單只有十多個名字,大部份學生沒退。

我向內找為甚麼會是這樣的結果,發現自己有急於要學生三退及有求結果、求數量的心,還夾著一絲怕心,並沒有完全是出自於救度他們的心而做的。

此後的上課中,我發現羅同學很不安份,我在講課時,他不時和左右兩旁的同學說著甚麼,還不時的斜著眼看我,眼神中充滿挑釁、嘲諷,又好像還有一點擔憂和防備我會報復他,有時故意趴在桌子上睡覺,這在以前沒有過。儘管他兩旁的同學已三退了,但我擔心他會影響兩旁的同學。我想一定要針對他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不能讓他影響其他同學得救。此時我已完全把他當作一個干擾大法弟子救人的生命,一個中毒很深的生命。

最後的幾節課,我讓學生自己複習,然後我把學生單個叫出來繼續給他們講真相、三退,一節課最多講兩、三個,因為每節課開始時,總是有不好的人心與觀念在阻擋我向學生講真相,我都要用一點時間清除那些干擾我講真相的觀念、人心,並在心中默念師父的法。我在心中背著師父的法,不斷加強自己的正念,並發正念清除干擾學生得救的一切不好的生命和因素。我根本就沒想再找那位羅同學講。

有一節課中,我一邊背著師父的講法 「慈悲能溶天地春」[2],一邊發正念,心中漸漸的充滿了慈悲與正念,望著那位羅同學,我突然想到我應該找他講,他受毒害這麼深,他更需要聽真相、多聽真相。真相聽多了就會解體他思想中不好的因素。於是我對他說:「你出來一下,老師找你有點事。」他有點感到突然又有點不好意思的跟著我出來了。

我真誠而慈悲的對他說:「你給了老師很多美好的回憶,去年的平安夜你上台來給了老師一個擁抱,上課時你經常搶著回答問題,朗誦課文時你聲情並茂……這一切一切都讓老師感動。但是老師還是有一點遺憾,不能消除你對法輪功的誤會,也許是老師的能力不夠,但這真是一個遺憾。」他馬上說:「老師,其實你說的我也相信,我就是感到迷茫,好像在十字路口徘徊,不知該走哪邊。」他的回答令我感到意外,看得出他也很受感動。於是我又給他講了一些法輪功真相和惡黨的一些暴行和謊言,他也認同法輪功的好和惡黨的壞,我說:「作為一個有正義的人,也應該拋棄邪惡的組織,遠離邪惡的組織,你願意退出團、隊嗎?」他說想自己上網退。我心裏又有點急了,我怕他以後會變卦,但是我意識到急躁心是一顆不好的人心,是該清除這個急躁心了,同時也意識到也許是邪惡還在干擾他得救。於是我在心裏發正念,但表面表示出來對他的決定很尊重,我就說那得用破網軟件才能上網。

過了兩天我送他一個裝了破網軟件的優盤,我又講了應該如何如何用。他突然又說:「老師,還是你幫我退了吧。」我說:「用甚麼名字呢?用真名還是化名?」他又遲疑了一下,說:「我得想想,等我以後想好了再告訴老師吧!」我想還是當場把他勸退為好,因為我感受到邪惡一直在試圖干擾他得救。於是我給他取了「翱翔」的名字,並解釋說:「這是自由飛翔的意思,希望你在自己的人生路上越飛越高!」他很高興的同意了,並真誠地說:「謝謝老師!」

此後,我發現他完全變了一個人,沒有了浮躁與不安,也沒有了對我的反感和敵視了,每節課都是非常安靜地複習功課。一個生命得救後的祥和、幸福在他身上體現了出來。我差一點錯失一個生命得救的機緣!我為自己先前的那種認為他不可得救的念頭感到內疚與自責,幸虧師父點悟了我,讓我轉變、放棄那種不好的觀念,讓慈悲充滿我的心,才讓一個生命得救了。

這次也讓我吸取了教訓,不要只看眾生一時的表現,不要因為他一時不好的表現就放棄他,就認為他不可救藥,一定要用最大的慈悲心對待眾生。弟子在此感謝師父對弟子與眾生的無量慈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明慧網第十三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