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我相信師父就在我身邊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日】從我得到《轉法輪》那天起,我就一遍一遍的讀,讀了數百遍,到後來一遍遍的背,背了近二十遍。師尊在《轉法輪》中多次提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十九年來,我對師父講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的法感悟很多,受益多多。

一個完整的家

我和孩子剛學法兩年,我就先後被非法關押六年,孩子被非法關押三年多。我們住在一起,同時面臨離婚危機,家庭瀕臨破碎。我堅持信仰真善忍,不放棄修煉,同時也想維持家庭的完整。當時失去了自由,沒有生活來源。要做到,太難了。

我相信大法相信師父,師父講:「我的法身甚麼都知道,你想甚麼他都知道,甚麼他都能夠做」[1],我相信師父就在我身邊,我的一切由師父說了算。我丈夫到看守所、監獄,說要離婚,師父就借所長、監區主任的口把他批評了,同修也盡力勸說,監獄同舍房的人叫我給丈夫寫信、幫我修改。我寫信時,師父開啟我的智慧,用慈悲善念感化了丈夫。

我回家後,丈夫對我體貼關照,主動承擔家務,多留時間給我學法,支持我修煉,支持我做三件事。真像師尊說的:「你自己能做的來嗎?做不來的。這些事情是由師父安排的,師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自己只是有這種願望,這樣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1]

我看到自己那完整的家庭,深知是師尊的慈悲呵護,我才有這樣和睦的家。

我能及時看到師父的法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初,在本地,我第一個被非法關押進了市勞教所。我的家人擔心:這個從死亡線上掙扎好幾年,煉了法輪功才獲新生兩年的我,是否能活著回家?我自己也擔心:在勞教所,我怎麼學法呢?但是我堅信師父就在我身邊,我的一切由師父說了算。師父看到我信師信法這顆心,給我安排了學法的機會,每天早上還基本上能煉功。

師父每次講法都能及時傳進來,讓我看到,並打開我的智慧,讓我能儘快背下來,安排機會抄寫下來,傳給同修看。師父的《佛羅里達法會講法》,就是有同修帶進來了,我背一段,抄一段,再核對一段,抄了幾份,傳給十多個同修看。

有兩次,我正在被窩裏抄師父的經文,被警察發現了,立即叫我站起來,叫人搜查遍了,可甚麼也沒有搜到。那警察說,他看到我被窩裏有報紙一樣的東西,怎麼會啥都沒有呢?只覺得奇怪。等那警察走了,我又繼續抄。從那以後,警察好長時間都注意到我,卻甚麼也沒看到。我深知是師父慈悲呵護,讓我平安過了一關又一關。

更神奇的是,一個同修帶進來一本《轉法輪》,讓我在戒備森嚴,檢查那樣嚴密的黑窩裏讀到了《轉法輪》;師父還安排同修給我二零零四年的經文《清醒》和《洪吟二》,我全都把他們背了下來,再背給同修聽。這不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嗎?只有師父才能做到的嗎?

歷經六年黑窩的魔煉,使我深深體會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的內涵,而且真實的看到了「佛法是無邊的」[2]。

講真相

我從黑窩回家後,害怕再被非法關押,就成天在家學法、背法,很少出門,更不願接觸同修,因為我被非法判刑是被三個同修在抵禦不住迫害的情況下指控的。師父看到我那怕心,就安排同修送來了師父的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我回家立即讀了、背了。師父說:「從現在開始,特別是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放下長期執著的人心,全面開始抓緊救度世人。」[3]師父還講:「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對像。」[3]師父的話深深打入了我的心裏。

我猛醒:原來自己還停留在個人修煉中,還在為「個人解脫」修煉,多自私的心啊!此時我彷彿看到眾生在向我呼救。使命感、責任感使我決心走出家門去救度眾生。師父看到我有救度眾生的心,就安排了同修,給我聽明慧交流文章、看了三遍《九評》,背了「鄭重聲明」。我在不斷的學法中,大法的法理不斷的展現出來,使我的心性境界不斷的在昇華。

師父又開啟了我講真相的能力,打開我的智慧,把有緣人送到了我身邊,讓我面對面講真相、發資料。我出門不管走到哪裏,都有有緣人到我身邊來。我等車時,有人聽真相;坐車時,同座聽了真相,做了「三退」走了,又來一個聽真相;有時乘車,前後左右都有人聽真相;走錯了站,那裏正好有人等我講真相;車到了站不停,把我拉到下一站,正好碰到一個幾十年不見的老同學,聽了真相,做了「三退」。我覺得:講真相不只是個方法,重要的是自己對法理的悟,自身心性與境界的昇華。開頭三年,我就勸退了超過一萬人,後來就沒去計數了。

做協調

那時當地同修沒有形成整體,有同修找我切磋,希望我能走出家門去找回昔日同修,形成一個整體。當時的我,人心不斷翻動:我怕再被關押,我怕失去這個家,我孩子在外,我領著孫子早晚學法,怕丟下孫子沒人管……各種人心阻擋著我,遲遲走不出家門去找同修。真如師父說的「真正干擾人的就是那顆心」[1]。

二零零九年六月下旬的一天,我讀《轉法輪》第四講時,當讀到「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讓你放下。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1]我的心震了一下。又讀到「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

師父的法打入了我的心裏,我問自己:我修煉十多年了,我的慈悲心哪去了?我決心放下執著,放下人的情,走出家門去找回昔日同修。

當我走出家門剛過一週,公安局、派出所就來我家逼我家人找我,還安排人到處找我,把我的家人、親友都監視起來了。從那以後,我流離失所了。一年以後,我與一個同修走在街上,看見我地派出所所長從對面走來。我想:師尊給我下了罩的,他看不見我。我和同修與那所長擦肩而過,他真的沒看見我。真的是一切由我師父說了算!

我去一個鎮找同修。我從沒去過那個鎮,而且我只知道那同修的名字,互相不認識,更不知住處。為了同修的安全,我也不便打聽。我下車後沿著一條街直走,看見一個老太太,一問正好是那同修的母親。我心裏非常清楚,這條路是師父帶我走的。後來這個同修帶我去找其他同修,其他同修又帶我找另外的同修,全鎮同修都找到了。

還有一次,我乘車時與同座講真相,她作了「三退」後,說:「我原來是煉法輪功的,因為迫害,我找不到你們,很多字我不認識,心裏一直想著師父,想著大法,我相信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你一定會來找我的。」她和家人都很高興,她還帶我去找到了其他同修。後來她到處打工,我要找她,很難。但我每次去,師父都會安排她看到我,她需要的經文和資料,都能得到。一次,我沒找到她,正要離開,她突然出現了,說,她想訴江,正想找我幫她,今天是師父安排我找到你了。我也挺高興的,幫她寫了起訴書,給她發出去了。

有個同修說,大山上有個同修長期一個人。我看著盛夏的烈日,望著陡峭的大山,心想:這荒山野嶺的,天氣又熱,那麼高的山,那同修不在家怎麼辦呢?真不想去。又一想:師父就在我身邊,一切有師父安排呢。當同修帶著我和甲同修去到他家時,既不覺得累也不覺得熱,果然那同修就在家!他高興的說:我在這修了二十年,就等你們來了。我在心裏說:謝謝師尊!

還有,要形成一個整體,還需要找一個與我配合的同修。我請師尊安排,師尊真的就安排了一個同修來了。

組建資料點

同修找到不少,需要真相資料,須建資料點。流離失所的我要找另一個流離失所多年的同修幫我們建立資料點。那同修在外地,我哪裏去找呢?我相信師父就在我身邊,請師父幫我。我出去找,第二天還真把那同修找到了,通過他可以找到技術同修。

我在回住處的路上,激動的唱起了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當我唱到「師父啊,師父啊,你的慈悲如此偉大,我一定要,一定要堅持的走下去」,我感激的淚水唰唰的流下來了。幾天後,接來了技術同修,幫助我們做出了資料,隨後在本地開了八朵小花。看著在本地開放的小花,我常在心裏說:謝謝師尊!

還有一次,電腦XP系統要換成window 7系統。當時不知去哪裏找誰安裝系統,很是為難。我提著電腦去找同修幫助。正巧那同修家有四位遠道來的同修在那裏安裝收看新唐人電視的鍋,剛安好,正準備走。我說了我的難處,他們都笑了:「我們都準備走了,像在等你一樣。」其中一位同修說:「我給你安裝吧。」我如釋重負,心裏直說:謝謝師尊!謝謝師尊!那同修還說:你們這地區還有多少電腦要裝,你收起來放在這裏,我找時間再來裝。就這樣我們地區電腦系統安裝好了,還安裝了好些收看新唐人電視的鍋。

一同修的打印機出了故障,我背著打印機到城裏去找同修幫助修,修好了背回來。不久又有兩處打印機出現故障,我對安裝系統的同修說了此事。他說:「我對打印機不熟,我回去找同修。」沒兩天,他帶來一個修打印機的同修,還真行,當天就修好了兩個。原來她是千里之外來專修打印機的。我心裏直說:「謝謝師尊!謝謝師尊!」

歸正自己

去年七月初,我交了訴江起訴書,還幫同修寫。後來江氏集團利用核實訴江對我們非法抄家、綁架。有個別同修承受不住,就把責任推到了我身上。去年八月下旬開始,我就被日夜監控跟蹤先後近十個月。那段時間為了同修的安全,我很少與同修接觸,有機會就單獨去講真相發資料,在家大量背《轉法輪》。這個過程中,不斷的看到法理,不斷的發現自身存在的問題,不斷的歸正自己。

自迫害開始,我先後被六個同修指控,那時我心裏很不平衡,總怨同修讓我被非法判了刑。這次我被兩個同修指控,她們感到很內疚,我認識到是自己沒修好,執著於同修情,幹事心;自身空間場不純,是自己的錯,給整體造成了損失,給同修造成了傷害,讓同修掉下去了。我多次去找指控我的同修交流,給她們送去師父的講法、資料,希望她們能趕快走回來。師父開示:「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1]師父的法講到我心裏去了。

一次,我經過一個年輕同修的公司門前,正看見同修拿著一本資料聚精會神的查閱著,臉上流露著慈祥的微笑,那麼祥和的情景映入我的眼簾,直入我的心窩,我的心被同修對眾生的善震動了。我在門外離她不到五米,靜靜的望著她,看了二十分鐘左右,我才離去。

一路上,同修那慈祥慈悲的情景時不時浮現出來。我在想師父安排我看到這一幕是讓我看到自己的不善,才會招致多次的被綁架、關押、勞教、判刑。

一天中午,我給她送資料去,她說今天值班。我想今天師父給我安排這麼好個機會,正好切磋。她談到了因為訴江,派出所找到她家,她就對派出所的警察講法輪功真相、講自己為甚麼煉法輪功、身心和家庭出現的巨大變化、講自己為甚麼要堅定修煉、講邪黨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講為甚麼要起訴江澤民、講警察要為自己和家人選擇美好的未來……她的心態那樣平和、純淨,語氣那麼善,自己都講的流淚了,慈悲的一顆心化解了邪惡,喚醒了警察的良知。幾個警察坐在客廳裏聽完了真相,甚麼也沒說,甚麼也沒做,把帶來的搜查證帶走了。

對照我自己,派出所到我家來抄家時,我還不善的說他們是「小人」。於是警察抄走了大法書,把我劫持到派出所關押許久。我不找自己,還怨派出所的指導員太邪惡。沒真正意識到協調過程就是自己的修煉過程。對照同修,我看到了自己的不善。

我親身經歷的事舉不勝舉。我時時處處都會感覺到:一切都是師父安排好的,路都是師尊給鋪好的。二十年來回想自己走過的路,哪一步不滲透著師尊的苦心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實實在在,千真萬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明慧網第十三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