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坦坦蕩蕩救眾生 用心救人不敷衍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日】幾年來,我在講真相救眾生的過程中,不斷的努力實修自己,經歷了修去怕心,由不會講到會講,再到坦蕩、智慧的面對面講真相的心路歷程。借此機會,把我的點滴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共勉。

一、在講真相中不斷的修去怕心

我覺的怕心是我講真相的最大障礙。多年來的修煉,我感覺怕心已經修去了很多,可在某些場合還會時不時冒出來。

一次在講真相中,不知何人報了警,我被綁架到派出所。當時也沒有害怕,被關押大半天後,我靠正念走出了派出所。因電動車還鎖在派出所的院裏,第二天我拿上電動車鑰匙,在派出所大院裏四處有攝像頭監控的情況下,把電動車騎回來了,也沒怕心。

可是第三天我出去講真相時,正講著,一輛警車一下停在我附近,我心裏一下子亂了方寸,騎上車子就走,一邊走著心裏一邊哆嗦,感到四週都是眼睛,當時心情差勁透了。騎了一會兒,我叫著自己的名字問自己:「你今天是幹甚麼來的?」答:「我是來救人的。」問:「你做錯了甚麼嗎?」答:「沒有,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是啊,我的使命就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我為甚麼要怕呢?就這樣,一邊自問自答,感到我空間場邪惡因素漸漸的退去,怕心也漸漸在消去,心情開始平靜下來,正念也在加強。這時我從心底發出一念: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誰也阻擋不了我!

回家後,我抓緊時間多發正念,多學法,該出去講真相救人還照樣出去,一天也沒有耽誤。但是在一段時間裏,還不時的冒出怕心,出現了這個不敢講,那個不敢講,總有那個陰影在。我不斷的排斥,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終於走出了怕心的陰影。

通過這件事,我體會到,為甚麼有的同修被迫害一次後,就走不出來了,我想,或許就是因為自己空間場的邪惡因素沒修去,沒有通過實修去否定它。

還有一次經歷:有一天同修告訴我,某個地方發現有污衊大法的條幅,我們一同去看了一下。我說,找一個晚上時間我們一起把它清除掉。同修說行。回家後,我一直都在想那個邪惡條幅,一想心裏就不舒服,一想要清除邪惡條幅,心裏還咚咚直跳。本來我想給同修打個電話晚上一塊去,可是想到她有很多家務事,晚上還要照顧小外孫等。就想還是明天我自己去吧。可是一躺下,這件事還撂不下,翻來覆去睡不著,心裏不舒服,有害怕的感覺。再後來,心裏開始哆嗦。我忽然想,既然還有這方面的怕心,可能就是師父要我該通過這件事修掉這個怕心了。不行,我現在就去!這個邪惡條幅多掛一天,就多害眾生一天。

我馬上下床,穿上外衣,拿了把剪子,騎上車就去了。到了那兒,上去三下、兩下就把它剪成一塊一塊的,然後騎上車回家了。路上心還在哆嗦,胃裏像一團大火球似的發燒。我用手拍拍自己的心口說:「咱不怕,咱做的是最正的事。」回家後,發了半小時正念,一切恢復正常,甚麼症狀也沒了。

通過這兩次修去怕心的經歷,我感到身上令自己怕的物質越來越少,深切體會到執著心修去多少,師父就給我拿下去多少身上不好的物質。在以後的講真相中,我遇到危險時能臨變不驚,淡定自如,真的不怕了。正如師父所說:「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1]

舉個例子。有一條路,我和同修經常去那裏講真相。有一個清潔工經常干擾我們,只要看到我們給世人講真相他就上來罵,罵的很難聽,給他講真相也不聽。有一次,我剛給一個司機講完真相,正要起名「三退」,離老遠看到他氣沖沖過來,衝著我就罵。我沒有理他,仍然平和的給那個司機起了化名,並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災難中保平安。那司機看著怒氣沖沖的清潔工,笑了笑對我說:「謝謝,謝謝。」這時我騎車就走了,聽到他還在後邊罵。

回家後我一直在想,這個生命多可憐啊,受邪惡謊言的欺騙,被共產邪靈操控著,干擾眾生得救,他將犯多大的罪啊!我想盡最大能力去救他。第二天,我找到他說:「大哥你好,我想跟你談談。」他一聽馬上火冒三丈:「談甚麼,你住著共產黨的房,吃著共產黨的糧,還反對共產黨!」接著就胡言亂語,並且越說聲越大。我一直在心裏發正念,直視著他的眼睛。幾次我想說話他都不讓我說。我一看實在不像話了,就說:「你不要再罵了,這樣對你不好!你住的房是你自己花錢蓋的,你吃的糧是你自己買的;你問問街上乞討的殘疾人,共產黨為甚麼不給他房住,不給他糧吃?要感謝,你要先感謝你的父母給了你健全的四肢,使你能自食其力,使你有房住,有糧吃;共產黨沒有開工廠,也沒有種地,它哪來的錢給你房住,給你糧吃?你好好想想我說這話對不對?」看他的表情,那邪勁並沒有消減,背後的邪靈還操控著他大喊大叫:你反對共產黨,我立刻打一一零!還說:別看我是掃垃圾的,我的手機如何如何的好等等,開始鼓搗他的手機了。

我一看旁邊圍了一群人,再說下去也救不了他,就騎車走了。我邊走邊心裏難過:怎麼救不了他呢?是不是自己還有做的不好的地方?這時我聽到有汽車喇叭聲,回頭一看,一輛警車跟在我後邊,我沒有在意。一會警車又趕上我,和我並排著走。警車開著窗戶,裏邊的警察看著我,我也看著他。這時我突然意識到,這是那個清潔工報了警。我沒有害怕,看警察就像看過路客一樣,心裏非常平靜。過了一會兒,警車就開走了。

還有一次,我跟一個過路人剛講完真相,做了「三退」,一輛警車衝著我就開過來了,把這個人也嚇壞了,瞪大眼睛看著我。從警車上下來兩個警察,此時我心裏異常平靜,依舊微笑著對那個人說: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災難中保平安。說完我騎上車,貼著那倆警察的身邊不慌不忙的走了。

過後我想,當時遇到那樣的險情為甚麼沒害怕呢,是因我正念強了,心態穩了;是師父把我身上怕的物質拿掉了,沒有叫我怕的因素了,所以也就不怕了。

二、學好法才能更好的講真相、救眾生

要想講好真相,首先要先學好法,靜心學法。我每天都有半天參加小組學法,半天講真相,晚上抽時間背法,早晨煉五套功法(有時也偷一次懶)。每天要抽出點時間看「每日明慧文章」,吸取別人講真相好的經驗充實自己。

師父和大法法理也在不斷的給我啟迪、開發智慧。有時騎著車子會突然想到,這個問題應該這樣回答,有時做著飯會想,這個真相應該這麼講,等等。所以講真相時,我往往是頭腦清晰,思維敏捷,反應快且表述得當。遇到各類人,問到各種不同的問題,我都能針對其心結恰當的回答,往往能讓人聽進去。

在面對面講真相救度眾生的過程中,同時也在不斷的修去自己不好的觀念和執著心。

三、坦坦蕩蕩講真相,用心救人不敷衍

我最近感到講真相就得坦坦蕩蕩,因為大法弟子修煉到今天,說出的每句話都是有能量的,不能再敷衍、再遮掩。

一般我的開場白是:你好,送你一本書(《九評》或「真相資料」)看看吧,免費的。或者說,你好,送你一本法輪功真相看看吧?我發現這樣效果還挺好。只要我們心態純正,懷著一顆慈悲善良的心,就是為他好,一般都能接受並「三退」。

這裏舉幾個例子。一天下午,碰到一個老人,看上去像是退休幹部。我走上前說:先生你好,送你一本書看看吧,免費的。他問甚麼書,我滿臉笑容的說:是法輪功真相。這時我看他眼神在變化,似在懷疑、揣摩、警惕……我接著說了一句,你不敢看也不要緊,我能理解你。沒想到他馬上面帶笑容的說:敢看,有甚麼不敢看的!緊接著我說:你是個好人,好人一定願意看好的東西,好人也一定會平安;先生,你是黨員嗎?他說:是,四十年黨齡了。我說:現在有兩億多人都在網上聲明退出黨、團、隊;共產黨現在大官大貪,小官小貪,人治不了天要治,先生我給你起個化名退了吧。他笑呵呵的說:行,謝謝你!

還有一次,遇到一個四十來歲的男子。我說:小伙子,阿姨能送你一本書看吧?他馬上兇巴巴的問:甚麼書啊?從他的臉部表情看出,知道我要給他甚麼書。我沒有被他帶動,還樂呵呵的說:法輪功真相的書啊,怎麼,你不愛看嗎?哎,不愛看不要緊,別生氣,阿姨是為你好,怎麼能讓你生氣呢!他一聽馬上一百八十度大轉彎:阿姨,我看,不就是法輪功真相嗎,生甚麼氣啊!高高興興的接過書,接著我又給他講了真相並做了「三退」。

以上是比較好講的,也有不好講的。一天遇到一個像是剛退了休的人,我一說給他一本書,他馬上擺手說:不看不看,我是共產黨員,退休一個月開五、六千;我兒子也是黨員,工作如何如何好,這都是共產黨給的。他在說的當中,我一直微笑著看著他,默不作聲,不表態。一會兒他說累了,我說:老先生,你也累了,讓我說說我的看法,看我說的對不對:我們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文明,信仰的是儒、釋、道,佛、道、神;相信善惡有報,做了好事會有好報,做了壞事會有惡報。你剛才說,退休開五、六千,是共產黨給的。我說不是,是你的祖輩積下德,這德留給了你,你用不完還會給你的兒子,兒子用不完還會留給孫子,是你祖輩給的福,應該感謝你的祖輩,而不是共產黨。再說,共產黨它種地啊,還是開工廠啊?它拿甚麼給你開工資?是老百姓、納稅人養活了共產黨,而不是共產黨養活了你。先生,我說這話你是否贊同?這時,他若有所思:你這一說,還真是這麼個理。我接著說:今天的共產黨大官大貪,小官小貪,道德一日千里往下滑。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是佛家上乘大法。而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一意孤行,非法打壓、迫害法輪功,製造天安門自焚假案,謊言欺騙民眾,煽動仇恨法輪功。先生,你知道嗎?迫害和仇視修佛的弟子,那是甚麼罪啊,是要遭到天譴的!為甚麼江澤民還沒有遭到惡報?是神佛再給善良人留一個選擇的機會,退出共產黨,就能在將來的大災難中留下來,淘汰的是仇視佛法的壞人,上天在救好人。先生,你這麼好的人,我給你起個化名退了這個黨如何?老先生痛快的說:退,退了它!

在講真相中不斷的往前突破。過去講真相常常是底氣不足,扯幾句家常,遮遮掩掩,甚麼給你個祛病健身的小冊子吧,等等,效果往往不好。現在開口就進入正題,坦坦蕩蕩、理直氣壯。在講真相中,常常感到師父的法身就在身邊,都是師父鋪墊好了,就等我們去講。有的當一聽說是法輪功,臉露敵意眼神很兇的看著你時,你平和善良的微笑、慈悲救人的心態,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都會使他背後邪惡因素立即解體,有的幾句話就轉變了態度,欣然接受了、「三退」了。

例如,有一次我給一個小伙子真相資料,他說:「不要,我抵觸法輪功」。我一聽馬上很嚴肅的說:小伙子,你要沒時間看,阿姨理解,你千萬不要抵觸,因為法輪功是佛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抵觸佛法要遭天懲的。他態度一下轉變了:阿姨我不是抵觸,我沒有時間看。接著我給他講了真相並做了「三退」。

師父的《洪吟四》發表後,我就開始背,在背誦的過程中,深深感到大法弟子的責任有多重,師父叫我們救人有多麼重要。我在講真相的路上,常背誦:「高歌一曲喚世人 危難之前必來神 大法弟子傳真相 那是神在開天門 末世繁華亂象紛 紅魔也在散謊聞 天門不會開太久 幾多歸去幾多煙塵」[2]。我一邊背著,一邊掉淚,深感師父的洪大慈悲和佛恩浩蕩。師父把我們擺到多高的位置啊,我們是開天門的神啊!有時,看著馬路上潮水般的行人,心裏想:可憐的世人,心中裝進了紅魔的謊言,我們不去救,他們就失去未來。想到這我的正念就足,底氣就足。

越到最後越要精進實修,在今後的講真相中,更要進一步放下人的觀念和怕心,抱著一顆慈悲,善良的心,抓緊去救度眾生。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1]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高歌一曲喚世人〉

(明慧網第十三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