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師父慈悲 泥瓦匠起死回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全體同修好!

我叫郭玉花,今年五十五歲,老伴叫吳承江,是個泥瓦匠,今年五十八歲。我們家住山東省泰安市滿莊鎮滿南村。現在我用真名實姓把我們的親身經歷講出來,見證大法師父的慈悲和偉大。

二零一零年六月,老伴吳承江給鄰居家幹活,抹牆皮。下午兩點多,他從三樓上掉下來,摔在水泥地面上。鄰居朱二嫂把我叫到現場,只見老伴已神志不清、語無倫次。我抱扶著他的頭說:「承江別害怕,你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這時,鄰居家的兒子小國叫來了救護車。說是救護車,可是車上除了幾根鐵棍撐起的鐵架子,甚麼也沒有,更沒有醫護人員,其實來的是拉屍車。小國拿了自家的被子鋪在架子上,把我老伴抬上去,我和本家的三大伯哥甚麼都沒來得及拿,就上了車。

在車上,老伴大口大口的喘粗氣,豆粒大的汗珠往外淌。我不住的給他擦汗,不住的安慰他:「你千萬別忘了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到了泰山醫學院附屬醫院,只照了肺部和腰部兩個片子,別的都來不及做了。主治醫師把我和家人們叫出來說:兩個肺都爛了個大坑,第二腰椎爆炸性骨折,第二腰節摔扁了,要做手術的話,得用大胯上的骨頭墊第二腰節,就是動了手術,也不一定能站起來,得高位截癱;還沒檢查,現在排出來的是血水,看來你們的經濟條件也不好,你還是回家吧,沒多大希望了。

這時,我老伴渾身冰涼、焦黃,兩眼睜得老大,只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醫生說:你要有心理準備,他現在脈搏已經沒了,血壓沒了,心跳停止,你們快走吧。

聽了醫生這話,老伴的四弟大哭起來,我的眼淚也止不住的流。三大伯哥勸我說:「小坤他媽,別哭,你要出點甚麼事,小坤誰管啊。」我立刻清醒過來,趕快求醫生:「求求你把他送到監護室裏去吧,他才五十多歲,還沒過一天好日子,就這樣走了,我會受不了的,哪怕花點錢,拉點賬,我也不後悔,也不會訛醫院的。」在我的請求下,醫生答應了,說監護四十八小時,要是不行,就做全面檢查。老伴進了重症監護室,眾人都回家了。

我和小國留下來照看老伴。看著小國害怕的樣子,我很難受,心亂如麻。看看小國年輕輕的,受了這麼大的驚嚇,想想老伴在監護室裏還不知是死是活,我不停的在醫院的長廊裏來回走。小國也跟著我「三嬸、三嬸」不停的叫。

我腦子裏有兩句話老是往外返:「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到了晚上九點,我想起來,這是師父《洪吟二》<師徒恩>中的詩句,前兩句是「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1]。這時,我像當頭澆了一盆冷水,猛然驚醒,立刻對小國說:「你三叔沒事了。」小國以為我急瘋了,趕快勸我說:「三嬸子你千萬別著急,你要急壞了,小坤誰管?我三叔有一線希望,我也得給他治。」我說:「小國,我煉法輪功,你還不知道?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你三叔一直支持我煉法輪功,他一定會受大法的益,就是你三叔真摔死了,我也不會訛你們的。」

這一夜我給小國講了大法如何教人做好人、大法弟子如何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做更好的人的道理,講了很多法輪功真相。小國明白了法輪功是真正的佛家修煉大法,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才是真正的犯罪,中共這個邪惡的流氓集團迫害的是全中國最正直、最善良的好人。

第二天上午八點多,我老伴就出了重症監護室,住進病房。我問他這一夜是怎麼過來的。他說:我念了一夜「法輪大法好」,一點也不疼。在場的人都笑了,都知道是師父救了他的命。慈悲的師父為他承受了所有的痛苦。

在病房裏,我與小國互相關心,那些病友們都以為我們是母子或者是我的親姪子。小國說:我和三叔、三嬸不是親戚,我們是鄰居,三叔是給我家幫忙幹活從樓上掉下來摔的。眾人聽了都覺得不可思議,說要是別人家出了事,把人摔成這樣,就得又哭又鬧的,可你們就像一家人一樣這麼和氣。

第三天早上,我問老伴:「你是信醫院呢,還是信我師父?你要信醫院,且不說別的,光做腰椎手術就得花六萬元,還不保你能站起來;一個星期後給你做全面檢查,如果你內臟都壞了,小國一家傾家蕩產都不可能給你治好。咱也不能讓小國一家老小過不好日子。你要相信師父咱就回家。」老伴說:「我信師父,咱回家。」

我趕緊給家裏打電話說出院,家裏人都不同意,我好話說盡,才都同意了。醫生護士也都說:病人還在特級護理的情況下,決不能出院,再說他傷得這麼嚴重,回家後,你怎麼辦?你真是傻到家了。病友們也都說我傻。有的說,要是別人,醫生叫走,他們都不走,都得住幾個月或半年,訛的錢少了都不出院。有個中年婦女說:「嫂子,從你進了這個病房,我就注意你,就覺得你和別人不一樣。你不急不躁,沉著、平靜、祥和,你說句話都是人家不容易,別人怎麼困難;你沒想想你自己困難吧,大哥摔成這樣,你今後怎麼過日子?你可能是信教的吧。」我說:「我不信教,我煉法輪功。」

眾人聽了都大吃一驚,都說政府不讓煉,你就別煉了,連電視上都說法輪功不好。我說:「你們看過法輪大法的書嗎?看過大法書《轉法輪》嗎?」他們都說沒看過。我說:「你們沒看過書怎麼知道不好?你們可看見我的為人做事了,我是個壞人嗎?」他們都說:「你可不壞,你是當今世上難找的最好最善良的人了。」我說:「凡是真正修煉法輪功的大法弟子都能做到我今天做到的事,而且比我做的更好。真修的大法弟子大有人在,我們都是按照師父講的法理、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說真話、辦真事、做真人,用真誠善良的心善待別人,包括迫害過我們的人。都能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遇事先想到別人。現在我的所作所為,全是師父教我這樣做的。」

這一夜直到凌晨三點多,眾人都沒睡覺。我解答了他們提出的許多問題,講述了修煉法輪大法的美好和師父承受著多方面的巨大壓力慈悲救眾生的博大胸懷,等等。他們聽後如夢方醒,都說電視上說的原來是假的,法輪功是受迫害的,真正犯罪的是江澤民那夥人;都說,要不是政府迫害法輪功,煉法輪功的會更多,都和你一樣變成好人,世上就沒壞人了。

第五天下午五點多,我和老伴由救護車送回家。回家後,我一邊幹著家裏的活兒,一邊精心的照顧老伴。晚上幹完活兒,我就給老伴念書學法。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我在各方面的壓力也越來越大,各種流言蜚語都有,我就耐心的給他們解釋。我的親朋好友、眾鄉親都好心相助,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幫我渡過難關。那些日子雖然困難,但我心裏很平靜。

到了第二十八天,奇蹟出現了。老伴自己從床上下來,在沒有任何扶手的情況下,從裏屋走到外屋,而且走的很平穩。一個月時,老伴走到大路上,人們都驚奇的向他跟前跑;三十三天時,他在街上活動,人們圍住他問長問短,都很驚奇──一個死定了的人,在沒有醫治的情況下,怎麼好的這麼快?四十天的時候,老伴就能騎車到處跑了。

我老伴的起死回生,震驚了滿南村,鄉親們都為我高興,都知道我沒有向小國的家裏要一分錢,而且在醫院裏花了不到一萬元,報銷的錢都給了小國家。有的人說:「你這麼困難,怎麼不和他家要錢?」我說:「再窮也不能訛人家,這是我做人的原則。因為我是修煉真善忍的,能夠承受艱難困苦的大法弟子。」人們都說:「你真是個好人,太善良、心眼太好了。」我說:「如果我不修煉法輪功,不是大法弟子,心中沒有大法、沒有師父的教誨,像我這個條件(欠外債好幾萬元),吳承江摔成這個樣子,就算我的心眼再好,也不可能做到這樣。因為我按大法法理真善忍的要求做事,明白因果報應,沒有訛人的心,家人才受益,師父才把他從地獄裏救回來。如果當時我有半點私心,老伴可能就死定了。」這時,大夥兒才理解了我當時為甚麼執意堅持要老伴出院回家,更明白了法輪大法是真正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高德大法。

迄今六年過去了,我老伴吳承江還好好的活在世上,而且還能打工掙錢。這些年來,我無法用語言表達慈悲的師父對我與家人的救命之恩。本想早點寫出來讓更多的世人明白真相,得到大法的保護與救度,只可惜我沒文化,不知從何下手,直到今天才有機會把事情的經過寫出來,而且用真名真姓真地址,為的是讓人查詢方便。我說的這些話都是真的,沒有半句假話,因為我是修煉真善忍的大法弟子。

最後我用師父的詩句作結語:

靈不靈

善惡有報天理明
滿天神佛觀人行
迫害法徒罪滔天
現世就報靈不靈
[2]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靈不靈〉

(明慧網第十三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