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車禍 修自己 顯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日】我今年七十六歲,修煉大法至今已十七年了。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騎三輪車去超市買東西,回來路上被一騎摩托車的女子撞的頭破血流,圍巾和帽子都被血染紅了,流血不止。當事人嚇得直哭,要打車送我去醫院。我說:沒事,別害怕,不用去醫院。她執意要送我去醫院。

到了醫院,大夫說傷勢很重,必須通知家屬,並且要做CT檢查。我說:不用做CT,也不用通知家屬,我沒事。大夫不同意,撞我的人哭著求我,我就把女兒同修的電話告訴了她們。做完CT檢查,沒事。要縫合傷口,大夫又開了破傷風針劑和麻藥。我說甚麼藥都不用打,直接縫吧!大夫很生氣的說:傷勢這麼重,哪有不打破傷風針的道理,不打麻藥怎麼縫合?

這時女兒也趕到了,說:我媽是有信仰的,她不同意打針就別打了。大夫說不打破傷風針必須家屬簽字,後果自負,但麻藥必須打,否則她一緊張沒法縫合。女兒只好同意了。大夫說著就用手去拿麻藥準備打針,我心裏求著師父。只聽「叭」一聲,麻藥瓶掉地下打碎了,醫生很吃驚,讓再買一隻去。女兒笑著說:看到了吧?這就更說明不用打針,有信仰的人是有神佛保祐的。大夫見我們堅持不用麻藥,說試試吧。一邊縫著,女兒一邊給大夫講大法真相,縫了十多針,也沒覺得疼。大夫說:今天開眼(界)了,你老太太還真是一點兒沒疼,你要疼一緊張我沒法縫,原來法輪功說的都是真的!大夫、當事人及家屬都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當時都同意了三退,並要了大法真相護身符。第二天女兒又給大夫送去了神韻和《九評》光盤。

回到家,我感覺頭沉、頭暈,但我該幹啥幹啥,不把自己當病人。我想我肯定有大漏讓舊勢力鑽了空子,但我有師父,我會在法中歸正,我發正念解體邪惡。晚上睡覺我明顯感到傷口處有法輪在轉,第二天早晨起床頭抬不起來,我就用手把頭托起來堅持和女兒同修一起煉功。煉完功,所有不適的症狀完全消失了。

第三天包扎傷口的繃帶掉了,女兒一看傷口長好了。第七天到醫院去拆線,大夫對所有在場的醫護人員說:這個就是縫十多針沒打麻藥沒打破傷風針那個老太太。

被撞那天從醫院回來,當事人把我送到家門口以後,再也沒聯繫。我的常人心上來了,心想她們應該過來看看或打聽一下。碰上我是個煉功人,要是把常人撞壞了她得花多少錢?這可好,她連問都不問,最起碼的禮節都不懂。我心裏有些不平衡,但嘴沒說出來。

可有一天,女兒同修說想把檢查費退給她,我一聽就不同意,說換藥等費用都應該她掏,這麼長時間她連問都不問,還給她退錢?我還用師父的法給自己找根據,認為女兒同修走極端。我心裏越發不平衡。

一天學《轉法輪》學到:「我們這一法門就是直指人心,在個人的利益上,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當中,能不能把這些問題看淡看輕,這是關鍵問題。」「在常人中修煉的人不這樣走,要求就在常人的這種生活狀態當中怎樣把它看淡,當然這很難,這也是我們這一法門最關鍵的東西。」我悟到,我這不平衡的心其實不就是利益心嗎?師父反覆說叫我們看淡、看淡,我看淡了嗎?我的生命都是大法給的,我只有在法中昇華而報答師恩,還有甚麼不能放下的?不平衡的心瞬間消失了,於是我從內心裏同意退錢給當事人,並為自己心性得到了提高而感到欣慰。

當事人拿著退還給她的醫藥費,非常意外,也很感動。她說:「我丈夫是開出租車的,前幾天不小心把一個人給撞了,也沒撞壞,可對方索要了很多錢,剛剛處理完。給大姨撞成這樣,檢查費都不讓我掏,我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你們煉法輪功的是天底下最好的好人,可不像電視說的那樣。」她還主動要了真相資料,說給家裏人看看。後來聽她同事說,她在單位曾經多次當眾講述法輪功的超常和大法弟子的與眾不同,弘揚了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