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學者的大法緣與中國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五日】(明慧記者王枚溫哥華報導)瑪赫納茲(Mahnaz)和先生穆罕默德(Mohammad Esmaeili)來自伊朗,不久前移民到加拿大,目前落戶在溫哥華。他們為自己能成為法輪大法修煉者而無比自豪。對法輪大法的熱愛,使他們對傳出大法的東方神州和那塊土地上的中國人也充滿了深深的情意。那麼這兩位遠在中東的學者是如何走進大法修煉的呢?

伊朗學者瑪赫納茲和先生穆罕默德。
伊朗學者瑪赫納茲和先生穆罕默德。

瑪赫納茲在國際學術會議上介紹法輪功
瑪赫納茲在國際學術會議上介紹法輪功

穆罕默德冬天堅持在戶外煉功
穆罕默德冬天堅持在戶外煉功

成功者的心靈焦慮

瑪赫納茲和先生穆罕默德都可以說是有所成就的學者,在社會上有相當的知名度。瑪赫納茲在印度讀完心理學博士,回到伊朗後,在伊朗西蒙大學(Semnan university)任教,多次參加國際會議,在會議上發表學術論文。

但是,瑪赫納茲說,學術上的成功並不能給她帶來快樂,自己雖然是個心理學者,也不能解決自己的心理問題。一種不安的心情總圍繞著她,身體上病痛不斷,胃和腎都有病,還經常頭痛,感冒;特別是二十年前的一場車禍,又惹上了背痛,使她心情很沮喪。

身體和精神上的雙重折磨,使她生活得不愉快。瑪赫納茲說,那時候,她總是在心裏期盼著有甚麼會來救她。

穆罕默德是一位工程管理學者,從事過工程分析、諮詢及財務管理等多種工作,讀過很多書,知識淵博。他說,「人家都認為我很成功,其實我生活得並不開心。」他也有胃病、肩膀痛,為了緩解情緒,他不得不靠抽煙、喝酒來解悶。他曾經想逃避這種生活,脫離那個環境,去了土耳其,希望從那裏可以去歐洲,但沒有成功。

法輪功太神奇了

二零零二到二零零三年期間,瑞典的法輪功學員曾幾次到伊朗弘法。零三年的一天,瑪赫納茲的一個朋友從另一個朋友處知道了瑞典法輪功學員來了的消息,告訴了她,一天晚上,她就和朋友一起去看了介紹法輪大法的視頻。

瑪赫納茲說,那天看的視頻是一個英語的錄像,那時她還不懂英語,就覺得在那個場裏能量很強,很舒服,看著看著覺得壓在後背上的那個東西沒有了,身體輕鬆了許多。她說,法輪功太神奇了。她立刻就買了波斯文的《轉法輪》,開始學煉法輪功,不久幾乎身體上的病痛就完全好了。

穆罕默德則更直接,他說,從土耳其回來後,他心情很低落,正在他感到絕望的時候,同事給他一本波斯文的《法輪功》,他當天就把這本書看完了,心裏可高興了,特別是真、善、忍三個字,深深吸引著他,他覺得任何東西都包含在真、善、忍裏,他過去不解的問題似乎都在書裏找到了解答。

於是穆罕默德馬上就開始學法輪功,在一週內就戒掉了煙酒。他說,他自己都沒有留意甚麼時候病好了,只是有一天,他突然意識到,身體好舒服,沒有病痛了,心情也舒暢了。

那時他們倆人還沒有相遇,天各一方,修煉法輪功使他們走到了一起。瑪赫納茲說,她和穆罕默德是在法輪功學員的活動中認識的。瑪赫納茲笑著說,「我們交往不久,穆罕默德跟我聲明:我這輩子不想結婚。我說,誰想跟你結婚呀,我還不想呢!但是兩年後我們相愛並結婚了。」

向內找,人際關係越來越好

瑪赫納茲說:修煉後心態完全不一樣了,心裏很平靜,即使過去得罪過我的人,我都在心裏原諒他們了,不生他們的氣了,反而覺得他們迷在名利中很苦,希望他們能解脫。

開始時也很難,在大學工作,教授之間的競爭很厲害,搶研究課題,導師搶學生,論文評價爭執等等都時有發生,「不少學生願意在我這裏,其他教授就有意見,我和他們打招呼,他們甚至都不理,同事之間關係很緊張。」

李洪志師父說:「煉功是向內找,自己多修煉自己,從自己身上找原因。自己哪方面做的不足,自己得爭取提高,向內使勁。」師父還多次告訴我們:「你們在修煉過程中修的自己越來越善,善到想問題都在為別人著想,修成一個無私的生命。」

瑪赫納茲說,「過去總認為自己做得對,是別人的問題,修煉後開始找自己的不足,不理我的人,我自動和他們打招呼,經常臉上掛著笑,常常誇獎同事,慢慢和同事的關係融洽了,一個原來關係很僵的同事還成了好朋友。」

教師中有多個不同的群組,都來拉瑪赫納茲參加,瑪赫納茲說,我哪一個也不參加,但也等於哪一個都參加,平等對待他們,都對他們好。當然瑪赫納茲也有損失,評職稱的時候,每個群組都為自己的成員說話,就沒有人為她說話了,她說她也不在乎,名利有沒有已經無所謂了。

瑪赫納茲講到自己去妒嫉心的過程。她和先生結婚後組成的小家庭不是倆人之家,還有穆罕默德的妹妹和他們住在一起,他們兄妹感情很好,遇到不同意見時,丈夫總是說他妹妹是對的,瑪赫納茲說,「我就很生氣,心裏埋怨他們。」後來她找自己,認識到自己有妒嫉心,清除它,和妹妹關係也就融洽了。妹妹在二零零九年也開始修煉法輪功了。

向民眾講真相 揭露中共活摘器官

伊朗和中共在經濟上有許多貿易關係,一些政府官員和普通民眾對中共有朦朧的好感,而對中共迫害民眾的惡劣人權狀況,不知道真相。

為了幫助伊朗人了解中共的邪惡本質,瑪赫納茲在其他法輪功學員協助下,用波斯文翻譯了加拿大人權律師麥塔斯和前亞太司司長喬高出版的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書籍《血腥的器官摘取》,在二零一二年出版,已售罄。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瑪赫納茲出席了在德黑蘭的國際人權會議,並在會上就中共活摘器官及此書的出版作了報告,經媒體廣泛報導後,在伊朗這個與外界比較封閉的社會裏引起了強大的反響。

會議期間,中使館知道了此事,開始製造麻煩,阻止在會議中講述在中國法輪功學員遭到的迫害,他們給會議組織者施壓,導致瑪赫納茲的文章沒有全部出現在會議冊子中。但瑪赫納茲在會上的報告,已經使所有的與會者感到震驚。

瑪赫納茲還曾多次到印度弘法,許多印度人因此聞到了佛法,走進了法輪功修煉行列。

穆罕默德的經歷

穆罕默德修煉法輪功後在心性的提高上與妻子瑪赫納茲有相同的經歷和感受,他說,由於自己閱歷廣,工作能力強,所以以前總認為自己比別人好,修煉後明白了向內找的法理,開始重新審視自己過去的成功,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心態變得越來越平穩,人們更信任他了,他跟周圍人的關係也越來越好。

穆罕默德把講真相看成是自己的使命,對家人、同事、媒體講述在中國發生的迫害,還撰稿揭露中共的謊言,有兩篇文章在網上發表,收到不少反饋,人們表示震驚,對中共表示了抵制。

因修煉大法生出的中國情結

瑪赫納茲和先生都表示,對法輪大法了解的越來越深入,就越來越為自己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而自豪,對法輪大法的熱愛,對法輪大法的發源地──中國和那塊土地上的人民,產生了一種感情,看到中國人覺得特別親,於是就萌生了到一個能夠自由修煉、中國人比較多的國家去的念頭,最後他們選擇了加拿大。

二零一五年一月,他們如願來到了溫哥華,看到溫哥華這麼多華人,他們高興極了。穆罕默德說,他特別想對華人朋友說,不要相信中共的謊言,要自己親自去了解法輪功。中共誣陷法輪功,是為了它們的政治利益,不要上它們的當,一定要自己親自向法輪功學員去了解,作出自己的判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