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之年 返老還童獲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八日】我曾有幸參加師父在武漢舉辦的講法班。與所有真修弟子一樣,自從踏進大法修煉之門的那一天開始,就在我的身上展現了許多神奇故事。

一九九三年三月二十五日下午,當我乘坐公汽到達市政府禮堂後,才發現自己的錢包和門票已經丟失不見了。看見前來參加講法班的人絡繹不絕,魚貫而入走進禮堂的情景,既沒有了門票又記不清座位號的我只能在禮堂大門前乾著急。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講台上喇叭聲響起,主持人宣布學習班即將開始的剎那間,突然在我腦海裏閃現出「十排九號」幾個大字。當工作人員問明了事情的原委,並到「十排九號」實地核實發現確實沒人之後就讓我迅速入場。結果,進入禮堂後才發現,就連走道上都站滿了人,唯獨我的座位還空著。

得法前,為了強身健體,延緩衰老,我堅持夏天游泳,冬天長跑,每天六點就起床到公園裏打太極拳、練太極劍,還練過不少其它門派的氣功。但我依然身患多種疾病,紅血球、白血球和血小板僅為正常人的一半,還有諸如心臟病、頸椎病、腰椎病、皮炎、眼睛飛蚊症和內外痔瘡等等。俗話說,有病亂投醫。為了治好自己的病,我先後求過名醫,看過專家門診;西醫不行,又找中醫;當地買不到的藥,上外地去買。除在單位醫務室拿藥外,每月至少還要報銷二、三百元的醫藥費,是一個出了名的藥罐子。

但是,自從我在市政府禮堂聽完李洪志大師兩個小時的帶功報告的那一刻開始,時至今日已有長達二十一年沒有進過醫院、看過醫生,也沒有吃過藥打過針。但煉功前身患的各種疾病都不翼而飛,十六年沒治好的慢性結腸炎也消失的無影無蹤,也未產生任何新的疾病。

儘管在修煉法輪功三個月之後,我曾經連拉十三天的血,每天五、六百毫升,但我始終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修煉人,仍然堅持煉功不動搖,很快不治而癒。

還有一次,我肚子疼的在床上直打滾,被老伴看見。因我得過盲腸炎,老伴害怕盲腸穿孔,勸我趕快上醫院。否則,要是晚一點就會沒命了!但我想,師父講過:「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1]修煉人的身體都是經過師父清理、淨化過的無病之軀,不會再產生新的疾病。即使偶爾身體有不適的感覺,那也只不過是通過這種方式來償還過去所欠下的業債,同時考驗每個大法弟子是否真正的信師信法。看你是把它當作病,還是當作過關。作為一個煉功人,如果你守不住心性,把它當作是病,那就只有上醫院吃藥打針,甚至動手術才能好;如果你不把它當作是病,而是把它當作是過關,那就會別有洞天。想到這裏,剛才還在床上疼的直打滾的我,肚子神奇般的好了。真是「山窮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中國還有一句老話:「人生七十古來稀。」今年七十五歲的我,儘管遭受中共長達十五年的各種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殘,可我現在感覺比三、四十歲時的身體還好。原來的老年斑也褪的沒有了,九十年代就戴一百五十度的老花鏡也摘掉了。現在看書學法根本不用眼鏡,很小的字都看的很清楚,甚至就連手指頭上的紋路都分辨的格外清晰。更不可思議的是年逾古稀的我還來了例假!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