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害怕不安到坦然自在(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一日】(明慧記者鄭語焉採訪報導)伊平於一九九三年從上海遠嫁日本之後,很能融入異國的生活環境,鄰里之間相處的也都不錯;可是從小以來失眠的困擾卻日益嚴重,影響了她的身心健康,十幾年來依靠藥物和求神拜佛勉強支撐,但都無濟於事。

幸好源自於中國大陸的法輪大法(也稱法輪功)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伊平在日本有緣接觸並且自由自在的修煉法輪功,開啟了她充滿光明以及安然自在的人生新頁。

嚴重失眠帶來身心難安的困擾

打從記事起,伊平就很怕孤單,因為家裏人多,獨處機會少,情況倒也還好。婚後是個小家庭,經常一個人在家,只要她在的地方必是燈火通明,尤其不敢一個人睡覺,導致嚴重失眠,就算先生、兒子都在,伊平也要依賴安眠藥才能勉強入睡,在半睡半醒之間,老覺得有甚麼東西壓在身上,單靠安眠藥的效果不佳,伊平求助神佛,可是幫助不大。

除了失眠,十幾年以來, 伊平還患有嚴重的便秘,藥量越吃越重,多次換藥也無濟於事,甚至罹患了心悸的毛病,不及時服藥心臟就跳不過來,「保心丸」一直帶在身邊,以防萬一,長此以往產生幻聽幻覺。

生平初嘗安心睡覺的舒坦

伊平
圖:伊平曾患有嚴重失眠與心悸和擔驚害怕的毛病,因為修煉法輪功而獲身心輕鬆自在。圖為伊平今年一月參加香港「傳真相反迫害大遊行」,沿途發資料講真相時的留影。

二零一二年,姐姐邀請伊平到東京觀賞「神韻藝術團」於二月十四日的演出。伊平提前一天(十三日)從新潟抵達東京,姐姐向她介紹法輪大法,並且教她煉功,伊平認真學煉,很輕鬆的雙盤靜坐很久,姐姐感到驚奇並且鼓勵伊平說她與大法有緣。

當晚伊平在姐姐家中打地鋪睡覺時,看見白色的圓罩罩滿自己全身,伊平說:很神奇的,我感覺睡覺時不怕了,睡得很安心。從小到大,伊平第一次享受到安心睡覺的舒坦。看完神韻演出,伊平內心有所觸動,她決心修煉大法。

親受法輪大法的威德 煩擾一掃而空

修煉大法後,沒多久,伊平就不再需要吃便秘藥和「保心丸」了,晚上睡覺也不再需要借助安眠藥。伊平說:「修煉之後,我每天睡得很香甜,生活覺得身心很輕鬆自在。我沒想到十多年來的失眠、便秘和心悸的毛病竟會一掃而空。」

「這麼好的功法應該要讓更多人明白。」伊平說:「我得法晚,學法、煉功、發正念和講真相救人的各方面都要一併加緊追上才行。」 因此她每天到東京新家的銀座景點發資料、講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有機會也到國外參加證實法的活動。

勸中國同胞三退保平安

幾個月前,伊平在銀座景點給遊客講真相,一位年輕女導遊緊盯著不讓中國大陸遊客聽。伊平沒有心動,給一對夫妻遊客回答他們所關心的話題:「沒問題,在這裏你們想買甚麼名牌東西,可以放心去買,食物也沒問題,不會像我們內地(中國大陸)那樣有假貨、或是有毒食品。」

伊平由此話題談開來,從:「中共宣揚假、惡、鬥,助長惡人行惡,致使貪污、淫亂、毒大米和各種假貨和有毒食品遍地。」講到共產黨篡政以來戕害中國同胞的種種罪惡,對方不停點頭附和接著又搖頭嘆氣。

伊平說:「現在中國天災人禍這麼多,都是衝著它(中共)的惡報來的,尤其它迫害神佛這是要遭天譴的,所以我們老百姓加入共產黨都要跟著遭殃的,你們是好人,趕緊聲明退黨把毒誓抹了,希望你們在大難來時能保平安。」夫妻倆高高興興用吉祥、如意的化名退了,原本抱持對立態度的導遊也用化名退出了邪黨的團隊組織。

今年,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七日,伊平參加了香港學員舉辦的「傳真相反迫害大遊行」,她跟著隊伍沿途發資料講真相,一位男士表示他到香港定居已有幾十年,知道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伊平問:「入過(少先)隊嗎?」對方點點頭,伊平又問:「入過(共青)團嗎?」男士斬釘截鐵的說:「沒有,我最討厭共產黨了!我知道法輪大法好,共產邪黨迫害法輪功的事我都明白。」

伊平說:「你人在香港,可是小時候戴紅領巾時,握著拳頭說要把生命奉獻給共產黨的毒誓可不會自然消失,中共惡貫滿盈遭天譴惡報時,也會受牽連遭殃的,我幫你用「平安」的化名退了,把這毒誓抹掉…」伊平還沒說完,男士就忙不迭的點頭說:「好好好!」他不停道謝說一定記住並會在心裏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