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姑的電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五日】電話響了,是姑姑打來的。就聽姑姑用激動顫抖的聲音說:「淑芬啊,我的病全好了!我的病全好了!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感謝你引導我得法呀!」

這還要從二零一三年五月份說起,我給姑姑家打電話,得知姑姑得了重病,是癌症晚期,已經化療了兩次,這次又不行了,到哈爾濱醫院去做第三次化療,醫生經過檢查身體發現不能化療了,身體不行了不能再化療了,怕有生命危險。可是姑姑堅持要化療,抱著一線希望,認為化療能好病,誰也勸不了。知道這些,我就給姑姑打電話,告訴她:不要化療了,過幾天我去看你,我有好辦法你可試一試,你要真能按照我說的做,保你病好,你暫時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回去等我。姑姑說:「那好吧,我就聽大姪女的。」這也是師父的安排,姑姑就這樣聽我的話回家了。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九日,我到了姑姑家,姑父、姑姑一家人都很高興。我帶去了裝有師父講法和煉功錄音的MP3和講法教功的錄像光盤,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講大法的美好,怎樣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講中共是怎樣迫害法輪功的,講大法的神奇,有多少人得過不治之症通過學法煉功病痊癒了,並講了我家在大法修煉中的神奇事情。

我丈夫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對我煉功也很支持,也看過大法的書。七二零以後因受中共邪黨宣傳的毒害,不信大法了,還做了對大法不敬的事。二零一二年三月,我丈夫的心臟病復發了,送去醫院救治,到縣醫院治不了,就到哈醫大,哈醫大不行又到哈醫大二院,不行又到北京阜外等多家醫院救治。最後醫院也沒辦法,心臟支架甚麼的都不能做了,花了七萬多元,沒辦法只好回家養了。回來後我就給他講真相,讓他看明慧網有關祛病健身的心得交流文章。他明白了真相,自己開始學大法書《轉法輪》。看了幾天,他要我教他煉功。就這樣他開始學法煉功了,藥也不吃了,把在醫院帶回來的一萬多元錢的藥都扔了,一個月多的時間病全好了,上班去了。親朋好友及同事們都說大法真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姑姑聽我講完,迫不及待地說:「那你就教我學法煉功吧。」姑姑不識字,我就讓她聽師父的講法錄音,看師父講法錄像和教功錄像,就這樣姑姑就開始了學法煉功。

我在她家住了七天,回來時告訴她:你就多聽法,按教功錄像帶的動作堅持煉功。當地要有法輪功學員最好聯繫他們,幫你提高。後來姑姑真的與當地法輪功學員聯繫上了,和他們一起學法煉功。現在真是無病一身輕,家務活全都能幹了。

姑姑說:「煉功真好,吃飯也香,睡覺也香,我得了二次生命,知道怎樣做好人了。這都是大法師父救了我,感謝師尊!感謝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