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回升 無病一身輕

——他們證實了神功奇效:法輪大法好!(5)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日】(接上文

四、道德回升 無病一身輕

人在迷中,為了名啊利啊和一些所謂的幸福,在社會上和不同環境中爭啊鬥啊,以至把自己身體搞的「一團糟」,全身都是病。當他們學習了法輪大法之後,知道了做人的道理,在思想昇華的過程中,不知不覺的,所有疾病「不翼而飛」,無病一身輕。「道德回升 無病一身輕」系列講的就是這些故事。

家庭婦女林玉琴的故事

林玉琴,遼寧莊河市徐嶺鎮楊屯村林家山屯一位家庭婦女,二零零九年時六十二歲,修煉前身患多種疾病,如眩暈症、貧血、皮膚病和風濕病等等。每次眩暈症犯病都要躺上好幾天,不吃也不喝,連眼睛也不敢睜這還算好的,有時沒人在附近犯病時自己又來不及躺下,身上摔得青一塊紫一塊的。還有嚴重的類風濕,別人夏天穿裙子,她穿棉秋褲,還冷得不行,走路總是一瘸一拐的。皮膚病讓她最痛苦,八歲得的病,到修煉前,到處醫治無效,錢可沒少花,每次犯病少則十天八天,多則半個月二十天,不吃也不喝,躺在床上癢得難受,手不停的撓,直到全身都腫的像饅頭,眼睛只剩了一條縫,別人看見了都害怕。

修煉法輪功後,她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飛,成了一個健康的老人,不但自己家的農活不用別人幫忙,連兒子和女兒家的活也全包了,有時間還幫親屬鄰居家幹活,使周圍的人都感到法輪大法的神奇。

林玉琴修煉法輪功後,不但身體變好,性格也變了,以前她張嘴就罵人,從來沒有覺得不妥的。有一次她的兒媳婦和侄媳婦為菜地鬧矛盾,互相罵,她當時也在菜地,她姪子和媳婦又把矛頭轉向她,破口大罵,甚麼難聽罵甚麼,她在低頭幹活,好像沒聽見一樣,有幾個鄰居看不過去說:「你也沒招惹他們,還是他們的長輩,憑甚麼罵你,你為甚麼不罵他們?」她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們師父告訴我們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她的忍讓使姪子和媳婦感到慚愧,事情過後他們和從前一樣相處非常好。

還有一次,秋天,她去買雞蛋,路過一片苞米地時,發現一大堆苞米(能有一百多棒),就想是誰家落的,種地多不容易,她雞蛋也不買了,趕緊回去挨家挨戶找落苞米的主人。問了八、九家終於找到了。在詢問的過程中,有一位妻子對丈夫說:學法輪功的人跟咱就不一樣,要是那一堆苞米叫我看到我非撿回自己家不可,是撿的又不是偷的,我們跟煉法輪功的人比差距太大了。

林玉琴有時上集市去買東西,有好幾次回家發現人家多找錢給她,她都趕緊送回去,怕集市散了,找不到多找錢的人。這還是我們知道的一點點。

「老病秧子」的變化

肝炎、肝硬化、肝腹水、婦科病、心臟病、風濕性關節炎,三天兩頭住院。那年,她辦完退休手續,廠裏的頭頭們如釋重負:終於不給我們找麻煩了。

李銀賡女士,一九四零年十二月生,河北省保定市地毯廠退休職工。當年上班的時候,廠裏的同事都知道她是個老病秧子,肝炎、肝硬化、肝腹水、婦科病、心臟病、風濕性關節炎,三天兩頭住院。那年,她辦完退休手續,廠裏的頭頭們如釋重負:終於不給我們找麻煩了。

李銀賡年輕時就有病,尤其是心臟間歇,搞得她生不如死。有時騎著自行車,突然就不省人事,倒在地上就死過去了。有一次,去鄰居家串門,正說著話,突然就暈過去了,把鄰居嚇壞了。為了治病,去過不少大城市,找過不少名醫,但收效甚微。有病亂投醫,後來聽人說氣功能治病,先後練過幾種氣功,都沒有使她擺脫病痛的折磨。

一九九四年年底的一天,她又去公園練氣功,遇到一位軍人向她推薦法輪功,聽完介紹,她覺得心裏豁然開朗,找到了新生的希望。

第二天早晨就去了法輪功煉功點,從此,她每天堅持早晨集體晨煉,晚上集體學法。渾身的毛病不治而癒。這天晚上,當她學完法回家,老伴仔細端詳她,說:你也去做美容了?臉上皺紋減少了,皮膚也細嫩了。她對老伴說:你說的還不全,我現在是渾身有勁,騎自行車就像有人推一樣,是大法師父救了我。

以前由於體弱多病,李銀賡養成了性格孤僻、脾氣暴躁的毛病,經常罵人;修煉大法後,神清氣爽,像換了一個人一樣,儼然一個賢妻良母,再也聽不到她罵人了,家人都親眼看到大法的神奇,從各方面支持她。有一天,她又暈倒了,老伴急忙找藥,她說,別找了,藥我都扔了,老伴急了,忙打電話找孩子們,她拉著老伴的手說,別忙活了,我沒事,我修煉了,我這不是病,是消業,我一生就相信大法,相信我師父。

修煉大法後,李銀賡逢人便講法輪大法好,是法輪大法使她找到了人生的真諦,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街頭、公園,到處都有她洪法的身影。很多人聽了她的現身說法,走入大法修煉。

思想昇華後頑症不治而癒

二零一四年時四十二歲的周家富,是鶴崗市東山區居民,鶴礦集團誠基水電熱力公司工人。他從小體弱,病魔纏身。十幾歲就患上嚴重的神經衰弱,夜不能安心休息,白天無法專心學習。後又得了肺結核,人變得憂鬱,脾氣越來越暴躁,家人誰也不敢惹他。

周家富二十五歲那年,肺結核病加重,經常大口大口的咳血,已到晚期,醫院不再收留,醫生告訴其家人準備後事吧,人已經沒救了。

在生命垂危、人生絕望之際,一九九六年六月經人介紹,周家富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嚴格按照法輪功倡導的「真、善、忍」標準做人。

隨著修煉法輪大法,他的思想道德不斷昇華,身體也隨之改變,僅短短一個月時間,身體便完全康復,肺結核、神經衰弱等頑症不治而癒,感覺身心巨變,一身輕鬆。

他深知是李洪志師父和法輪大法給了自己第二次生命,並且教會自己怎樣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法輪功讓他看到了人生的希望。從此他像換了一個人,精力充沛,脾氣和順,待人真誠,更加孝敬老人。單位不忙時,做兩份工作,(臨時工作是到小煤礦下井,補貼家用)是家人、鄰里、同學、同事公認的好人。

么佩喜其人其事

么佩喜,男,河北唐山人,二零一二年時六十一歲。早在壯年時得了腦血栓,而後變的痴呆發傻,病休在家。一九九五年有緣修煉了法輪功,從此人生發生了巨變。

么佩喜才三十九歲那年得了腦血栓,半身麻木,半個腦袋疼,攥不上拳頭,經本地醫院專家檢查,說造血機能壞了,血一造出來粘度就高,就帶有血栓。住了半年院也未好。出院時,人發傻,目光痴呆,想不起事來,啥都忘了,思維都是空白。幹不了別的,去賣饅頭吧,五分錢一個饅頭,人家給一塊錢說買五個饅頭,么佩喜掰著手指頭也算不過帳來,賣了三天賠了三十塊錢,就不再賣了。

為了治病,么佩喜也去練過氣功,也沒管事。後來聽人介紹說,有一種叫法輪功的功法,祛病健身效果特別好,一煉就管用。么佩喜就請了一本《轉法輪》和李洪志師父教功的錄像帶,在家看書,跟著錄像帶學功。

看書看到二十八天的時候,所有腦血栓的症狀又都反映出來了,半身又麻木了,活動又困難了,還發高燒。三天過去,渾身輕鬆,感覺特別舒服,頭腦清醒,也好使了,不忘事了,真正體會到了一身輕的美妙。從此他的腦血栓徹底好了,再沒有報銷過醫藥費。

自從修煉了法輪功,么佩喜不管是在家裏還是在外頭,都是讓著別人,特別是在利益上從不計較。兒媳婦當時受中共邪黨電視誣蔑法輪功的宣傳影響,很害怕,不讓老人接觸孫子。但後來在日常生活中,通過老人的所作所為,她漸漸的明白了不是那麼回事,把這心放下了,也知道老人看孩子特別細心。現在家人和鄰居也都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最好的人。

么佩喜所在單位,全廠的人都知道他的腦血栓是煉法輪功煉好的,連上級大公司的人也知道。有次開大會,廠領導就說:「你們不管身體多健康,都有藥費,咱們廠都負擔不起了。這麼多年,人家煉法輪功的一分藥費也沒有。」

廠裏人也非常了解法輪功學員的為人。廠裏有個部門,那兒不但工資高,獎金也高,客戶還時常給回扣,是個肥差事。負責人想讓他去管理:「多少人給我送禮爭這個差事,我都未答應。你一分錢的禮也沒給我送過,我來找你了。就因為你煉法輪功,為人正直,我相信你,想讓你去」。么佩喜婉言謝絕了他的好意,並再次告訴他,我有我個人的原因,我是修煉人。

還有一次,廠負責人想讓他去某部門當科長,那也是個工資待遇很高的職位,廠負責人還是那句話,「因為你煉法輪功,我就相信你,你要甚麼條件我都答應你」。么佩喜還是婉言謝絕了。他也被法輪功學員的正直所打動,從此他更佩服法輪功學員的為人了。

活一天算一天的王士芹引起轟動

在醫院過了六個大年,一年最多住過九次院,瘦得無法形容,臉和紫蘿蔔一個顏色,腰直不起來。學法煉功只有一個月,一個即將死去的人,變成了一個健康的好人,面色紅潤,走路生風,做家務、做生意,甚麼都行。

王士芹,女,二零一三年時六十五歲,家住榆樹市培英街,曾在榆樹五金廠上過班。三十多歲時,王士芹就患有嚴重的類風濕性心臟聯合瓣膜病,兩個手指彎曲,嚴重時,會突然背過氣去。隨著時間的推移,病情越來越嚴重了,家人帶她到哈醫大一院、二院、哈爾濱中醫學院,都無法治療。

一九八四年,王士芹又到北京阜外醫院、中國心血管研究院治療,確診為風心病,如果手術得換三個瓣膜,主動瓣、二尖瓣等,醫生說,一萬個心臟病人中,能有三、四個這樣重的,那時是外國醫生主刀,救治兼有做實驗的性質,因為沒人能保證能夠治癒她,還得需要二十萬元的手術費。主治醫生對王士芹及家人說:回去吧,也許能多活幾年,手術時不一定能下得了手術台。沒辦法,王士芹只好回來,採取保守治療,活一天算一天了。

那時王士芹瘦得無法形容,臉和紫蘿蔔一個顏色,腰直不起來。從八四年到九五年,每年都在榆樹醫院住幾次,在醫院過了六個大年,一年最多住過九次院,造成家庭經濟困難,拖累親人,她曾說過,如果當時不是看孩子小,都不想活了。

正在她絕望之際,法輪大法的法光普照了這個小城,九五年,在榆樹公園,王士芹走入了大法修煉,按照大法的要求,學法煉功,修心向善。沒吃一粒藥、沒打一針,學法煉功只有一個月,她所有的病症全部消失了。王士芹從一個即將死去的人,變成了一個健康的好人,面色紅潤,走路生風,做家務、做生意,甚麼都行。

王士芹說過,她以前做生意,為了掙錢,不講道德,短斤少兩,以次充好,自從學法後,她再也不幹坑人的事了。過去,因為她經常住院,單位每年都得拿出一定的醫療費,她修煉大法後,單位再也不用給她報銷醫療費了。她單位的領導說:「不管別人說法輪功好不好,能讓王士芹的身體好了,就是好功法。」

王士芹身體的康復和心靈的改變,在當地引起很大的轟動,親朋好友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很多人通過這個實例,紛紛走入大法修煉。

血癌患者的幸運

心情暴躁的他,變得面帶笑容,祥和善良。

歐克順,男,一九六二年出生,是湖南省常德市臨澧縣望城鄉宋玉村人,一九九八年初開始修煉法輪功。煉功前,他身患白血癌絕症,因化療頭髮眉毛脫落,骨瘦如柴,多年的醫藥費用全靠親朋借款支撐,到九八年已經負債幾萬元。一位好心的醫生曾對他說,你這個病醫院也無能為力,聽說有人煉法輪功各種雜難病症都好了,你去找《轉法輪》這本書,也許還有希望。

在這種萬般無奈地情況下,他拿了一些藥回家了,回來之後,四處打聽法輪功,終於有緣找到了《轉法輪》,煉上了法輪功。從此,他嚴格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的言行,重德向善,在極短的時間裏,他的思想、心靈身體得到淨化,收到了意想不到的不可思議的奇效,瀕臨絕望、心情暴躁的他變得面帶笑容,祥和善良,以前經常打罵妻子,學法煉功後,主動搶做家務,倍加關愛體貼妻子。妻子由原來的愁眉苦臉變得喜笑顏開,歐克順對兩個年幼的女兒更是言傳身教,教她們按「真善忍」時時處處做好人。

一次,他的妻子在村醫療站撿到一個皮包,內有八十元現金和其它發票,歐克順對妻子說:「咱們是學大法的,不能要這不義之財。」並按發票地址姓名,乘船過河走幾里路把錢送還給了失主,失主拿錢要謝他,他卻說:如果我要你的錢,我今天就不會把撿到的東西送來,要謝,就謝大法,是大法要我這樣做的,如果我不修煉法輪功,撿到再多的錢也不會送還給失主的,今後,您記住大法好就行。

煉功前,因他脾氣煩躁,曾經與親鄰鬧過矛盾,甚至幾年不來往,煉功後,歐克順便主動上門道歉,與親鄰和睦相處。由於歐克順堅信大法,修心重德,學法煉功,收到藥物根本達不到的效果,三個多月後,他的身體得到完全康復,竟然來到田間幹農活,參加「雙搶」(搶收搶插)。從此,他與藥無緣,修煉法輪功後,判若兩人,真是太神奇了。

離休老人的幡然醒悟

陳文一生愛好體育運動,原來以為各種體育鍛煉可以得到健康的身體,堅持體育鍛煉一生,如跑步、打籃球、乒乓球、游泳、冷水浴、氣功、戲曲的基本功等等,除打籃球與冬泳運動外,其它都堅持了幾十年,風雨無阻。年輕時確實是少病體壯,但年近花甲後,一點感冒發燒,就被擊倒臥床。

他體育鍛煉一生,卻積病一身:頭上斑禿、紅眼、角膜炎、鼻出血、鼻炎、牙痛、舌下囊腫開刀、心瓣膜狹窄、肝功能反常、腎炎、右腹臍疝開刀、右腹陰囊水腫開刀、淋巴痛、痔瘡、脫肛、便秘、左大腿骨折、腳氣以及臉、耳、手腳凍傷等……從頭到腳,無一點不用藥之處,已達幾十年之久。

陳文年幼父親早逝,家境貧寒,一九四八年他未成年時就離家參軍。 「文革」的大字報、挨批判、萬人鬥爭會等等,逼得陳文跳樓把大腿摔斷,還被勞改三年。而他實際在勞改農場長達十年之久,所受的打擊承受到了極點。

所謂的「平反」回家鄉後,五、六十歲的他還是認真負責的幹工作,年輕人都不幹的體力勞動,他還是拼命完成。由於超負荷的體力,導致肛門震脫出來,形成水腫,硬如管子收不回去;腸子從左腹震出來頂住皮膚形成臍疝。

雖然「平反」多年了,但仍只給一點點生活費。那一天陳文從醫院回來,積壓十多年的新仇舊恨一齊湧上心頭,憤憤不平的心就像火山般爆發了:「我想毀滅這世上的一切壞人,我無法活了,我要讓整我的人也不得舒服,我要用炸藥與那專整別人的人同歸於盡!」因為那時陳文簡直被逼得走投無路,很長的一段時間,他一直在想著要用死的形式欲行報復。

一九九六年元月,就在陳文走投無路之際,過去的一位同事介紹他去煉功場學法輪功。當陳文一翻開大法書後,他真的是廢寢忘食,巴不得一口氣看完,他無法形容當時的興奮:「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那幾十年累積如山、壓得他無法喘息、既撐不住又找不到擺脫辦法而只能等死的災難,頃刻間被擊得粉碎!陳文萬萬沒想到還能生還,還能找到這把解開我死亡枷鎖的神奇鑰匙!我終於幡然醒悟,明白了人生的真諦!真的是善有善報啊!

陳文迫不及待的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一個月後的一天,他洗澡時,突然發現長了幾十年的兩個瘤子,不知何時不見了!那年陳文在武漢做臍疝開刀手術前,武漢醫院的專家說此瘤要做手術,但不能根治,現在竟不翼而飛了。之後不長的時間,從頭到腳無處不用藥的病也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的命誰說了算?

為治好他的病,花掉了家中所有的積蓄,換回來的卻是一張病危通知書。李德偉被病魔折磨的整天整夜睡不著覺、吃不下飯,痛苦萬分。德偉的妻子承受不了這份打擊,兩人都絕望了……

一九九四年,山東萊西市李德偉夫妻倆才三十多歲,年輕能幹,整年整日的忙活著自己的生意,生意還是蠻好的。就在這年,可怕的事情發生了,李德偉被醫院確診為不治之症晚期肝炎、早期肝硬化,並且是傳染性的。一家人像跌入了深谷一樣,為治好他的病,花掉了家中所有的積蓄,換回來的卻是一張病危通知書。李德偉被病魔折磨的整天整夜睡不著覺、吃不下飯,痛苦萬分。德偉的妻子承受不了這份打擊,她絕望了。看看年幼的孩子,看看病危的丈夫,也為自己備好了五十片安眠藥,想與德偉一起死。他完全絕望了,想到自己才三十幾歲,妻子那麼年輕,孩子那麼小,自己生命就要結束,真是不甘心。他整夜、整夜睡不著覺,站在自家的平房上仰望天空,問老天爺:怎麼辦?我的命誰說了算?

就在此時,一九九六年,法輪大法的福音傳到了他所在的村子。他的母親聽說法輪大法對祛病健身有奇效,就對兒子說:「你去煉法輪功吧」。兒媳說:「在醫院裏花那麼多錢都沒治好,煉功能治好嗎?」。母親說:「也不花錢,就讓他試試嘛。」就這樣,李德偉抱著試試看的心走進法輪大法的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教導,使他懂得了人生的真正意義,大法師父讓人做好人,做一個更好的人。他處處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每天學法煉功,身體很快得到淨化,病完全好了。家人也陸續走入修煉,家裏很快又恢復了往日的生機,是法輪大法給了他第二次生命。煉了法輪功後,就在他身上出現了奇蹟,全身的病痛不見了,被醫院判為死刑的人,煉了法輪功後竟變成了一個身心健康的人。李德偉感恩法輪功師父給了他第二次生命。從此,法輪功在李德偉心裏深深紮下了根。

李德偉遇事能按照書中「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李德偉是個生意人,對客戶從來不坑不騙、不短斤缺兩,價錢便宜還實惠。老客戶都愛買他的,說他人好善良。

國家級冰球教練的巨變

病情加重,治療幾個月仍不見效,持續不斷的感冒發燒導致腦血管痙攣,植物神經紊亂,冠心病發作,內臟功能衰退,最後臥床不起,他寫下了遺囑,安排好了後事。很多熟悉高維喜的人得知他病重的消息後,都曾為他惋惜,以為他將不久於人世。

高維喜,男,七十歲,長春市體工隊冰球教練,國家高級教練員,曾任吉林省體工隊冰球教練、國家隊冰球教練,第九屆冬運會期間,還曾應邀擔任香港冰球隊教練。從六十年代起,高維喜就開始做冰上基地工作,積累了一套先進的訓練方法,為中國冰球運動的發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礎。他經常帶隊參加國際比賽,為中國、吉林省、長春市拿過很多獎項,在國內冰球界享有很高榮譽。

隨著事業的不斷發展,疾病也越積越多。高維喜真是一身病啊:冠心病、動脈硬化、膽囊炎、胃炎、十二指腸潰瘍、關節炎、前列腺炎、直腸炎、嚴重的腎虛、肝炎導致的輕度肝硬化,因為訓練比賽造成的嚴重腦外傷後遺症、腦震盪後遺症、手術後遺症、青光眼、關節損傷、骨折、頸椎病、胸腰椎彎曲、骨質增生及股骨頭壞死等等,疾病使他每天都在痛苦中掙扎,活的很苦、很累。一九九六年,病情加重,治療幾個月仍不見效,持續不斷的感冒發燒導致腦血管痙攣,植物神經紊亂,冠心病發作,內臟功能衰退,最後臥床不起。疾病的折磨使高維喜感到絕望,他寫下了遺囑,安排好了後事,苦熬殘年。

高維喜的老伴修煉法輪功,告訴高維喜只有大法能救他的命,並給他看《轉法輪》。高維喜在病榻上戴著老花鏡看《轉法輪》,內心還在猶豫:像我這樣一個行將就木的病人還能有希望嗎?還能有人管我嗎?但是,身體上的病痛卻一天天消減下去,這使他不得不相信大法的神奇。一九九八年九月,聽了大法師父在國外的講法錄音,明白了大法是教人返本歸真、性命雙修的高德大法,高維喜終於下定決心,走上了修煉的路。很快,臥床一年半的高維喜能下地煉功、盤腿打坐了,也開始有食慾了,人漸漸胖了,精神越來越好,各種疾病不翼而飛。每天都感到精力充沛,走路、騎車都不覺的累,視力不斷好轉,二百度的老花鏡不用戴也能看清楚了。高維喜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寫的一篇修煉體會中說:「法輪大法挽救了我,給了我新的生命。」

大法不僅給了高維喜新的生命,也使他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修煉前,高維喜脾氣暴,性子急,動輒吵架、罵人,不管是跟隊員還是跟裁判、主管,說翻臉就翻臉,冰上運動界都知道他的壞脾氣。修煉後,高維喜按照大法的要求修煉心性,以大法弟子的標準去對待和處理問題,關心、愛護每個運動員,善意的幫助他們,使他們深受感動。在日常工作、生活中再沒發過脾氣,更不會去罵人了,徹底改變了冰球界對他的負面評價。

很多熟悉高維喜的人得知他病重的消息後,都曾為他惋惜,以為他將不久於人世。兩年後,看到他不僅身體變好了,人變年輕了,更明顯的是精神面貌煥然一新,待人處事和藹可親,大家都非常驚訝,想要知道這巨大變化的原因。高維喜告訴他們說:「我是一個法輪大法的修煉者,是大法挽救了我的生命,改變了我這個人。」

斷腳上的鋼絲不翼而飛

她曾經死去一天一夜被搶救活過來,腳曾被鋼管砸斷,用螺絲固定,鋼絲綁著,走路腳後跟不能落地,一踮一踮的……

雲南昆鋼龍山礦家屬李崇亮二零一三年時六十五歲,一九九八年修煉大法後,斷腳上的鋼絲不翼而飛,各種重病痊癒了,她體驗到修煉「真善忍」的美好。

李崇亮修煉法輪功以前,有嚴重腎臟炎,曾經死去一天一夜被搶救活過來,還有心臟病、婦科病,腳曾被鋼管砸斷,用螺絲固定,鋼絲綁著,走路腳後跟不能落地,一踮一踮的,非常吃力,多年的疾病折磨使她處於打針吃藥的痛苦煎熬中。

一九九八年底,李崇亮開始修煉法輪功,她按照師父教導的法理去做,處處以人為善,事事按「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遇到矛盾向內找自己,有空就聽師父講法,她不識字,只好用耳聽。晚上和單位上的同修集體煉功,不知不覺中,重病痊癒,綁在腳斷骨上的鋼絲消失掉了,走路腳後跟能落地了,走路輕鬆自如,她感受到了法輪大法的神奇美妙,感恩師父和大法,更加用「真善忍」高標準要求自己,做事先考慮別人,先他後我,無私無我。李崇亮無病一身輕,用健康的身體在工作中盡力,給家庭減輕了經濟負擔,生活在快樂之中。

她像變了一個人

她,經常渾身沒勁兒,有時吃飯拿不住筷子;腿部經常浮腫;遇事小心眼,愛生氣,一生氣就抽搐。家中的錢財都握在自己手裏,甚麼事都得她說了算。

她,走路一身輕,而且她面部皮膚紅潤,黑斑不翼而飛。孝敬公婆,尊重丈夫,遇事與丈夫商量,工資交給他管理。有時丈夫發脾氣,她也能忍耐。

有人說了,這第一個人不好處,心累,這第二個人招人喜歡。其實呢,這是同一個人。為甚麼會這樣呢?

法輪功學員胡秋霞,女,二零零八年時四十九歲,家住錦州市太和區凌西大街五十一號樓一百一十六號,是原錦州市塑料花廠工人。

修煉法輪功前她患有高血壓、精神衰弱、附體等病,經常渾身沒勁兒,有時吃飯拿不住筷子;腿部經常浮腫;遇事小心眼,愛生氣,一生氣就抽搐。除此之外她臉上還長了許多黑斑。那時的她到處尋醫問藥,甚至拜佛求仙,但病情未見好轉。她丈夫憨厚老實,她總埋怨丈夫無能,經常對他發脾氣,家中的錢財都握在自己手裏,甚麼事都得她說了算。從單位下崗後,雖然身體不好,但為了維持生計,她不得不在附近市場做起了小百貨生意,每天晚上到家後,身子就像一灘泥。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一位親屬向她推薦法輪功,說這個功法祛病健身效果神奇,她抱著試試看的想法走進了法輪大法,煉功不久所有疾病痊癒,走路一身輕,而且她面部皮膚紅潤,黑斑不翼而飛。健康的身體使她對大法萬分感激,她決心一修到底。在以後的學法中,她處處以「真善忍」的法理約束自己,在家裏她孝敬公婆,尊重丈夫,遇事與丈夫商量,工資交給他管理。有時丈夫發脾氣,她也能忍耐。在打工環境裏,她任勞任怨,不爭名利,與工友和睦相處,深受廠長信任。她整天樂觀祥和,不急不躁,大家都說她像變了一個人似的。看到她身心的巨大變化,她的家人全都支持大法。

「秉性能移」的奧秘

飽受疾病折磨的她性格變的孤僻,脾氣越來越暴躁,喜怒無常,看誰都不順眼。

大薛鄉流水村婦女許清焱,二零零九年時五十一歲,在修煉法輪大法前,她患有多種疾病:眩暈症、腰肌勞損、痛經,甲狀腺瘤越長越大到需要動手術的程度,因為家裏沒錢,只能靠吃點藥片緩解。幾種病折磨的她死去活來,年輕輕的就喪失了勞動能力,那年她才三十八歲。許清焱深感做人的艱難與無奈,她嘆息自己的不幸,以後的日子要怎麼熬啊?她時常背地裏偷偷的流眼淚,飽受疾病折磨的她性格變的孤僻,脾氣越來越暴躁,喜怒無常,看誰都不順眼。後來她身體越來越糟,加上與母親不和,母親就被大姐接走了。

一九九七年二月十二日,許清焱有幸修煉了法輪大法「真、善、忍」,不長時間,身上的疾病就一個個消失了。她平生第一次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幸福和喜悅,那種感激無以言表。她如飢似渴的捧起《轉法輪》,決心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

回想起自己以前對母親不孝,她十分內疚。想到風燭殘年的老母,又想起那次……她再也抑制不住悔恨的心情,立即跑到大姐家,進屋就給母親跪下,請求母親原諒。當時在場的人都哭了,她大姐激動的逢人就說:「大法太好了,修煉一個月就這麼大的變化。大法太神奇了,都說『江山易改,秉性難移』,可是大法做到了『秉性能移』啊!」從此許清焱孝敬母親,關愛他人,健康的身體重新煥發了青春,她又能操持農活自食其力了,還主動幫助大姐家侍弄果園,一家人的生活其樂融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