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喜兩重天

——他們證實了神功奇效:法輪大法好!(4)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十八日】(接上文

三、悲喜兩重天

有些法輪功學員在修煉前經歷了突然的災難,或突然失明,或從高空落下至癱……悲痛之際,不幸的他們有幸遇到法輪大法,開始修煉後會發生些甚麼事情?「悲喜兩重天」系列講的就是這些故事。

絕望的她走進光明

三年不能吃乾飯、硬食,只能吃點流食,晚上不能入睡,總是整夜整夜坐到天亮,真是度日如年啊!人瘦得只剩七十多斤,雙目幾乎失明。人們都悄悄的說:「愛梅怕是活不了多長時間啦……」

訚愛梅家住在湖北麻城白果鎮董家河村易家河坎灣,以做衣服、換拉鏈、補破為生。訚愛梅的丈夫是白果織布廠下崗工人,常年在珠海打工。修煉大法前,訚愛梅個性極強,經常為了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與丈夫婆婆吵架,整天為名為利爭爭鬥鬥,把自己的身體搞的一團糟。

從一九九零年開始,訚愛梅的眼睛怕光,痛,不能睜開,無法幹活。先後到武漢協和醫院、黃州、羅田等醫院,多方治療無效。由於長期服藥打針,藥物的副作用導致胃痛、胃脹,三年不能吃乾飯、硬食,只能吃點流食,晚上不能入睡,總是整夜整夜坐到天亮,真是度日如年啊!家中多年的積蓄為治病花的精光,生活一貧如洗。訚愛梅記得一九九七年,從正月到六月,她病倒在床,半年來,就靠兩個十一歲和九歲的孩子到塘裏抬水用,煮麵條吃。訚愛梅人瘦得只剩七十多斤,雙目幾乎失明。村裏的人都悄悄的說:「愛梅怕是活不了多長時間啦……」

一九九七年九月,一次偶然的機會,訚愛梅聽說煉法輪功能祛病健身,就急急忙忙的搭車跑到白果街上,終於找到了一位法輪功學員,立即請了一本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迫不及待的看。看著看著,三年沒吃過乾米飯的訚愛梅,竟在不知不覺中,邊看書邊吃完了一大碗白米飯!母子三人驚喜萬分,一同走入修煉。訚愛梅一身的病痛三天不翼而飛,幾近失明的眼睛從此恢復正常,兒子易松頭痛、肚子痛的毛病沒了,小兒子永松的飯量大增,身強體壯,弟兄倆再也沒為一點小事打架了。

訚愛梅一家人都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做事,法輪大法給訚愛梅家帶來了健康、和睦、幸福,訚愛梅以前那些自私、佔強、貪婪、爭鬥等等不好的心在大法修煉中一點點的融化了,再也不為個人利益與人爭吵了……修煉十幾年來,訚愛梅身輕體健,再也沒吃過一粒藥,節省了一大筆醫療費,供兩個孩子讀大學,訚愛梅沒有向政府申請一分錢貸款,也沒有領過一分錢救濟金。

癱瘓的她迎來了奇蹟

產後致使金麗鳳腰椎骨出現兩拇指那麼寬的縫,致使下肢癱瘓,醫治無效。她抱著試試煉法輪功看的心理,由婆婆推著車,帶著孩子,由兩個人架著,歇了四次才到了煉功點。

金麗鳳,女,出生於一九六二年十月二日,是葫蘆島市寺兒卜鄉新地號村人,是本科畢業的日、英文高材生,人見人誇的才女。她以前曾任楊家杖子鎮高三英語教師,在該校多次被評為優秀教師。後到渤海船舶工業學校任英語教師。她有一股子愛崗敬業的精神,她丈夫是渤海船舶工業學校的教導主任,事業有成,家庭美滿。

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旦夕禍福。在金麗鳳三十六歲生兒子那年,不幸的事降臨到她的頭上,產後致使她腰椎骨出現兩拇指那麼寬的縫,致使下肢癱瘓,到瀋陽、北京等處醫治無效。親朋好友都來安慰她,她絕望地說:「我就在床上等死了。」

癱瘓一年半的金麗鳳,一九九九年三月迎來了生命中新的起點。學校的老師向她介紹了法輪功。就這樣她抱著試試看的心理,由婆婆推著車,帶著孩子,由兩個人架著,歇了四次才到了煉功點。第二天歇了兩次到煉功點。第三天奇蹟出現了,她竟和正常人一樣自己走到了煉功點,就這樣,她開始學了這部高德大法《轉法輪》,開始走上了修煉的路。她逢人便講,是法輪大法給了她第二次生命。由於修煉,她的思想有了巨大的變化,和以前判若兩人,在學校裏沒人幹的髒活兒累活兒她包下了,掃廁所、倒垃圾成了她每天為大家必盡的義務。

喜獲新生 重返講台

胸膜炎、胸積水、肝膽腫、三叉神經痛,經歷了八年的煎熬,積蓄幾乎花光,萌生了輕生的念頭。在江邊,一個老太太向他介紹了有可能走出困境的方法,結果會怎樣呢?

黃敏,男,一九六八年大學畢業,分配到黑龍江省佳木斯鍛壓機床廠。他人很正直,是一個優秀的工程師,車鉗銑刨樣樣皆通,還收了不少徒弟。大家都親切地稱他為「萬能工」。一九七三年數學家華羅庚來佳木斯推廣普及「優選法和統籌法」時一直是黃敏陪同,華老先生曾說:「我要是早認識你幾年,一定把你帶走」。

黃敏調入佳木斯電視機廠後曾擔任過龍江彩色電視機的主設計。八五年調到佳木斯工學院當講師,為了培養學生,把自己省吃儉用花一萬多元買的工具和儀器全部贈給實驗室,八七年調他去佳木斯經委當主任都被他謝絕了。

人生無常、變幻莫測,八八年因為一場車禍導致黃敏一蹶不振。雖然從死亡邊緣爬了出來,可各種疾病都找上門來。他相繼患上了胸膜炎、胸積水、肝膽腫大,還患了重症神經衰弱,長期的失眠,尤其是後來又得了三叉神經痛。經常在講課時三叉神經痛發作,疼得他滿頭大汗,頭頂著牆,面色紫灰。學生們都嚇壞了,就這樣他無奈地告別了三尺講台。

此後黃敏經歷了八年的煎熬,誰又能體察他的悲苦呢?西醫中醫、各種偏方用了不計其數,均不見效。後來得知西德進口的「卡馬西平」能緩解疼痛,一片藥十元錢,一日三片,一片都不能少。那時工資很低,家裏的積蓄幾乎花光,也不見好。孩子上學還要很多錢,他不忍心看到家人的承受,更不願成為累贅,心中萌生了輕生的念頭。那時他妻子張淑芬和兩個孩子整天提心吊膽地看著他,那艱難的歲月真令人不堪回首但又難以忘記。

一個偶然的機會,他絕處逢生了。一個叫姜雲波的老太太見到了滿面病容、一臉苦相的黃敏坐在江邊。她向黃敏介紹了法輪功。

黃敏學煉了不到兩個月,除了三叉神經痛,其它的病都好了,煉功不到半年,三叉神經痛居然也好了。從此他按著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心性、道德的提升,加上他身體神奇般的變化,讓很多人震驚,欽佩法輪大法的神奇。法輪大法給了他新的生機和希望。他感覺到這就是他一生都在尋找的。

修煉不到兩年,黃敏又重返講台。是大法給了他第二次生命,大法也救了黃敏全家。那時候他們全家人心裏只有幸福和感恩。謝謝李洪志師父給了他們新生。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此銘刻在他們的心中。

高空墜落者的故事

她從六層樓高的立交橋掉下之後,到醫院一檢查,胸十二椎,腰骨、尾骨和胸骨骨折,胸裏全部是血,醫院無法治療幾乎癱瘓。

那是一九九五年的五月間,當時王克家養著小客車。在一天晚上九點左右的車拉著客人,跑到桃仙機場的立交橋時車壞了,後來又找個車給旅客都拉走了。王克在上另一個車時,因為需要經過立交橋的夾空時,王克從立交橋的夾空中掉了下去了,立交橋有六層樓高。立交橋下還跑火車呢,王克沒有掉到火車道上去,而掉到一邊了,當時就不省人事了。後來有人將她從立交橋下背上來,倒了兩個車送到撫順中醫院去了。

到醫院一檢查,胸十二椎,腰骨、尾骨和胸骨骨折,胸裏全部是血。後來用針管吸胸裏的血,又自然的吸收。當時醫生說受的傷能導致王克癱瘓。如果做手術,結果很可能右腿癱瘓,這樣王克就放棄了做手術。

王克忍受著痛苦,不能睡覺,全身的疼痛,伴隨著那種痛苦就像用東西往腳裏釘東西一樣,特別的痛。要睡覺她的丈夫用手給她搓著身體,根本就睡不著覺。那種痛苦遭的罪,就不用說了。僅幾百米的路程,都得搭車走,而且還在尾骨骨折處,出現骨質增生的現象,致使腳都掛不住鞋。後來右腿的肌肉都萎縮了。

王克也練了各種氣功,但都沒有效果。後來王克的親屬告訴王克只有學法輪功,才能治好你的病。王克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王克那時聽師父講法,聽的就非常的好,一點點的改變著王克,王克在聽法的過程中,也漸漸的改變著身體。

那時,王克在銀行存錢,給她多了五百元。當時王克也沒有說,因為她想是你給我存的,不是我存的。學功以後,想到要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她馬上到銀行,告訴銀行的人給她多存錢了,但是銀行的人沒人承認此事。王克沒有辦法,只好回家了。但是後來王克一個新的永久牌自行車被盜,她知道了,是她在存錢的時候,多存沒有告訴人家,後來找人家還不了,這是把這筆債還了,這也就是因果報應吧!

從一九九六年六月份王克開始學法輪功,到八月份,不到三個月,王克已經恢復的非常的好了。能自己去買塗料,並搬到樓上去,還能自己刷塗料了。王克非常的高興,有可能癱瘓的人,在學法輪功兩個月之後,所有的症狀不翼而飛。

失明後的悲與喜

奇蹟發生了,讓醫學專家們無法理解,他們感到疑惑、詫異……。鳳霞更是在興奮不已中徹底改變了對大法的態度,她決定立即出院修煉法輪大法。十幾天的悲、喜,真象夢幻一般,鳳霞帶著病癒的喜悅,離開了醫院。隨後她急切地學完了法輪功功法,就匆匆的飛往深圳上班去了。這十幾天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呢,請讀者往下看。

二零零五年二月底的一天,一個身材高挑,頭髮飄柔,稍帶典雅味的女郎正匆匆地帶著兒子到二中校開學報名,剛走到家門外的公路邊,她突然一陣模糊,雙眼甚麼也看不見了。這個女郎,正是從深圳回重慶市銅梁休假的趙鳳霞,她剛要送兒子上學卻意外地遭遇不幸。

鳳霞的母親一聽到此消息可急壞了,她急忙送鳳霞到銅梁縣人民醫院檢查。醫生裏裏外外一陣忙活,最後還是抱歉地說:病情嚴重,他們無能為力,趕快送重慶去吧。就這樣鳳霞父母很快就把她送進了重慶大坪醫院。

在大坪醫院,鳳霞做了CT、B超,核磁共振、骨髓等檢查,經眼科、腦科、內科三方專家會診,均查不出病因,最後只有進行實驗性治療 ,但因查不出病因,鳳霞父母沒有同意試驗治療方案。

究竟如何是好呢?一家人急得團團轉。鳳霞更是以淚洗面,心情悲傷到了極點:自己這麼年輕,眼睛就看不見了,以後該怎麼過呢?

正當一籌莫展時,鄰床病友的姐姐告訴鳳霞,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就會好的。原來這位好心的大姐及丈夫、兒子都是北京的高級科研人員,她曾經得了絕症,在床上躺了十幾年,每年花了上萬元的醫療費,仍然落得枯瘦如柴,頭髮全部脫落。當時,她覺得生命希望渺茫,只等著進鬼門關了。後來她試著修煉法輪大法,結果竟神奇般康復了,頭髮也長好了,六十多歲的她看上去富態高貴,容光煥發。

聽了阿姨的講述,鳳霞的母親急忙拿出《轉法輪》讀給她聽。鳳霞的母親原來也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因中共江澤民集團邪惡地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媽媽因怕周圍的人不理解,所以一直沒有提大法。此時,為了女兒,又有阿姨的鼓勵,母親膽子也大了,信心也足了。

阿姨見此,可高興了,進一步勸道:「要想好的快,就讓鳳霞自己看吧。」不料在一旁的護士聽到此話,不禁冷笑一聲:「人都看不到,還看書?!」

鳳霞沒有理會護士,頭腦裏突然閃出這樣一句話「七分精神三分病」,鳳霞不由自主的念著這句話並問媽媽:「這句話是那本書裏的?」媽媽告訴她:「就是《轉法輪》這本書。」鳳霞忙接過書,急切地看了一看,突然書中的字竟映入了眼簾,字由模糊逐漸逐漸變得清楚。她看著看著,猛然意識到自己的眼睛好了!

奇蹟發生了,讓醫學專家們無法理解,他們感到疑惑、詫異……。鳳霞更是在興奮不已中徹底改變了對大法的態度,她決定立即出院修煉法輪大法。

十幾天的悲、喜,真象夢幻一般,鳳霞帶著病癒的喜悅,離開了醫院。隨後她急切地學完了法輪功功法,就匆匆的飛往深圳上班去了。

三天,愁眉換新顏

像有隻手在我肚子裏抓住了個東西往外拿,我還聽到了叫聲,那聲音像是老鼠被踩住尾巴時發出的叫聲,這一下就感覺身體特別輕鬆,病痛全無像換了個人似的,人也精神了。這是趙豔婷的真實感受。

二零一四年的十六年前,河北易縣獨樂鄉寨子村趙豔婷才三十四歲,正值風華正茂的年齡卻病痛纏身,家裏的錢都花在了醫院也沒治好。趙豔婷整日愁眉不展,就覺得死神隨時都能把她的命奪走,胃病、心臟病一痛起來就大口大口的吐血;婦科病經常鬧的她長時間排不出尿來,肚子憋的疼痛難忍;手腳麻木伴隨著半個身子不靈活,臉也變的一邊大一邊小,眼睛看不了電視,一看就是一片白。

趙豔婷自述:「就這麼糟糕的身體只煉了三天法輪功就好了。那是九六年春,正當我被病痛折磨的死去活來時,姐姐來給我簡單的介紹了法輪大法,她說你也煉吧。當時我渾身無力正躺在炕上,我說一點勁兒都沒有、煉不了。姐姐就把我從炕上扶起來靠在櫃子上教我動作,一開始胳膊沒勁兒的抬不起來,姐姐就拿著我的手煉。煉到第三天就感覺師父給我清理身體,像有隻手在我肚子裏抓住了個東西往外拿,我還聽到了叫聲,那聲音像是老鼠被踩住尾巴時發出的叫聲,這一下就感覺身體特別輕鬆,病痛全無像換了個人似的,人也精神了。」

從趙豔婷身體的變化全村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一下就有好多人入道得法。

看了《轉法輪》  世界清亮了

每天晚上要用繃帶將眼睛纏上,早上起來才能看清東西,否則一眼看去黃沙一片。但壓緊了眼睛就紅腫流淚,看不清東西;綁鬆了看東西像皮影。這成了四川成都金琴路小學女教師劉暉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但在僅僅看了兩遍《轉法輪》之後,從夢中醒來,突然發現,不用繃帶,這世界看起來清亮了。

二零一四年時四十一歲的劉暉女士,一九九零年畢業於成都師範學校,畢業後分配至成都市金琴路小學教語文。一九九一年就因先天性高度近視矯正手術失敗,導致雙目發生病變,每天晚上要用繃帶將眼睛纏上,早上起來才能看清東西,否則一眼看去黃沙一片。但壓緊了眼睛就紅腫流淚,看不清東西;綁鬆了看東西像皮影。而且壓迫視神經引起睡眠神經功能紊亂,稍有風吹草動就醒了,一天睡十幾個小時也無精打采。 整整七年,劉暉都是這樣度過的,不知換了多少根繃帶,用了多少盒墊在眼睛上的餐巾紙。特別想到醫生說病因不明,不定哪天會突然失明,不敢往下想,時不時產生一種恐懼絕望感,脾氣也越來越暴躁。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四日,劉暉在僅僅看了兩遍《轉法輪》之後,從夢中醒來,突然發現,不用繃帶,這世界看起來清亮了,從此解脫了這一大噩夢。一個多月後,萎縮性胃炎、咽喉炎、關節炎、婦科病、過敏性皮炎、嚴重便秘、痔瘡都好了。更重要的是她能夠控制住那暴躁、自私、冷漠等不良思維習性,逐漸體會到與人為善、寬容忍讓的樂趣。特別是與當時教的五十六個孩子由敵對、怕恨中善解,重新織就了縷縷善緣。

塌了的「頂樑柱」又立起來了

焦梅山高空作業摔成重傷,癱瘓在床,被醫生宣告:只能在病床上度過後半生了。身體受病痛折磨,精神受打擊,幾次痛不欲生想自殺,全家人曾經一度陷入絕望的境地。可是修煉法輪功三個月就重新站起來了。

那是一九九五年三月二十四日,焦梅山高空作業摔成重傷在河北省第三醫院急救。他不停的呻吟,還常常疼暈過去,親戚趕緊喊人,醫生護士跑來又急救,慌亂成一團。妻子和兒子只能守著他無奈的心痛、流淚。

在省三院骨科住院治療了半年,每天單位派就個人再加上家裏三四個親戚,共計十幾個人,二十四個小時倒班輪流護理他。由於手術沒做好,頭幾個月沒有一點好轉,一直是疼痛難忍,經常疼暈過去,艱難度日,生不如死。醫生也只能搖頭,後半生只能在床上度過了。

回家後焦梅山癱瘓在床,心情沉重,常發脾氣。生活起居一切都要靠妻子幫助,妻子每天接屎接尿,偷偷傷心流淚。焦梅山是家裏的頂樑柱,跟天塌了一樣,家裏一片憂鬱沉悶,壓的透不過氣來,全家人陷入絕望中。想到要在癱瘓中度過後半生,不能養家,還要拖累家人,焦梅山絕望了,幾次要自殺。晚上妻子和兒子換著班陪他,不敢睡覺,生怕他想不開出意外。

一九九六年九月十八日,有朋友介紹法輪功,說祛病健身有奇效,開始焦梅山不信。在大家的勸說下,他答應看看書試試。焦梅山本來就為人善良,法輪功教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他很高興的就接受了。從此用法輪功的原則嚴格要求自己,僅僅三個月,癱瘓在床的焦梅山就重新站起來了!自己能走到戶外煉功了!而且連多年的心臟病、胃病也不翼而飛,臉上有了微笑,全家人也充滿了欣喜和對法輪功的感恩。單位領導還多次到家中看望他,出於關心,讓他到醫院去檢查身體,焦梅山激動的對單位領導們說:「我修煉了法輪功後,身體一天比一天好,不再給單位添麻煩了,是法輪功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單位的人看到他的神奇變化,也替他們全家高興。以後的十多年來,焦梅山沒再花過一分錢的醫藥費。

看到焦梅山每天都那麼開心,也不亂發脾氣了,身體也好了,全家人都非常感謝法輪功讓焦梅山重獲生活勇氣和希望,真是全家人的福份,讓他們的家庭重新充滿生機!當時的體委和氣功協會組織過大型集體煉功,搞過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的調查,還邀請焦梅山去講述身體康復的奇蹟。那時大家都知道法輪功講真善忍做好人,健身有奇效,學煉的人非常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