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藥罐子」 修大法12年身心健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十六日】我原來疾病纏身,心臟病、神經衰弱、鼻炎、胃病、習慣性感冒等,一年中有三分之二的時間是在感冒中度過的。經常是感冒加重了鼻炎症狀,鼻涕眼淚一起流,口乾舌燥,頭昏腦漲。神經衰弱導致睡眠質量極差。四十歲不到,正是青壯年的我,體重只有九十斤。丈夫和同事經常說,我吃的藥比飯還多。

二零零二年,一個看似偶然的機會,通過大法弟子講真相,我明白了真相,並開始修煉大法,一個多月後,全身的疾病都好了。修煉法輪功十二年來,我沒打過一次針,沒吃過一片藥,越活越年輕。我深刻體會到,師父和大法不但挽救了我,同時也賜予了我的家庭幸福和美好。

全身的疾病一個月內全好了

我和丈夫都在大型國企上班,兩個孩子上學,時間很緊。修煉大法前,我病魔纏身,每到週末、節假日,人家都是在家打掃衛生,改善伙食或一家外出購物、遊玩。可我卻讓家人陪著打針、輸液、住醫院。我每年都要去幾次大醫院醫治,花的醫療費很多,超出單位規定的範圍,就不給報銷。我這個身體不但給丈夫和孩子帶來精神壓力,經濟上也拖累了家庭。孩子們很懂事,從不與同學攀比。丈夫對我也很好,從不埋怨。可我內心深感愧對他們,都是我這個病拖累了他們,但又無力改變狀況,心裏那個苦就甭提了。

二零零二年夏天,一位法輪功學員告訴我,她從修煉法輪大法後,五、六年了沒用吃一片藥,她看上去是那樣健康和爽朗。對於常年用藥支撐著的我,那種羨慕可想而知。於是,我也走入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行列。

當我翻開《轉法輪》(法輪功的主要著作),第一眼就看到:「「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1]我從未接觸過佛法,更不知道怎麼修,就想:噢,這是一門高深的學問,我這點文化水平能不能理解的了啊。往下看,越看我的心越踏實,越看字字句句入我的心。

我被大法的法理所折服,真心的學法煉功,努力按照書中講的道理去做。不到一個月,我全身的疾病都好了,多少年四處求醫問藥沒治好的病 ,就在這短短的一個月內全好了!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好。

修煉法輪功十二年了,我沒打過一次針,沒吃過一片藥。體重增加了三十多斤。很多過去熟悉我的人都說我像換了個人,越活越年輕。

我以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做事先替別人著想,以慈悲寬容的心對待他人。家庭氣氛和環境越來越好。以前我經常為一點小事與丈夫抬槓拌嘴,現在很少有了。孩子們也都結婚生子,有了自己的事業和家庭,大人孩子都生活的健康快樂,他們各自的小家庭都很和睦。對我們長輩也很孝順。我也已退休,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幫他們帶孩子忙家務,解決他們的後顧之憂。我們一家人健康、順利、祥和,我覺得這比甚麼都好。這也是我的朋友、鄰居所羨慕的。我丈夫經常說:這都是托師父和大法的福啊。

感激師父的保護

記得二零零五年的夏天,我正在做午飯,忽聽有人敲門。我放下手裏的勺子趕緊去開門。一看也沒人,奇怪,明明聽見有人敲門,聲音還挺大。我正納悶,關門往回走,忽聽廚房裏「銧噹」一聲,聲音很大。我急忙跑過去一看,呀!高掛的抽油煙機掉下來了。蒸著米飯的鋁合金鍋被砸歪了,爐台被砸了個窩。好險啊!幸好我剛才走開了。我一下明白了,是大法師父在保護我。

也是二零零五年冬天的一個早晨,我和丈夫出門辦事,在外忙活了一天。爐子上燒著水的事早忘了。等下午五點回家,走到小區院子裏時,才猛然想起,呀!爐子上還燒著水呢,早上走時忘記關火了,我的心怦怦跳,我想,這下完了,都一天了還不知燒成啥樣了。我急忙跑到家。打開門一看,火還在不緊不慢的燒著,爐子上的水壺還完整的在那,只是顯得特別新,(因表面的污垢化盡)別的都安然無恙。我和丈夫戰戰兢兢的把氣閘門關死,從廚房出來,我們啥話沒說,都心領神會。丈夫雙手合十感謝師父的保護,我早已淚流滿面。記得以前的鄰居過年時,鍋裏煮上瓜子就去商店購物,忘記鍋裏煮著東西,來回兩個多小時就燒的亂七八糟。可我家從早上七點到下午五點整整十個小時,一切安然無恙。這太神奇了。

我真心希望我的親朋好友和世人,認真了解一下法輪功真相,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善良的人會得到大法的護佑。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論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