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改變 我堅信只有大法能夠做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二日】我沒有寫過故事,但是我就想自己修煉了這麼多年,不管自己做得怎麼樣,見證了大法的美好。於是,就把我和家人的事講出一點來。

一、和大法結緣

一九九八年一月的一個母親生日加過年的親戚聚會,一位和我年齡差不多的表妹夫,向我的三妹介紹法輪功,我三妹手一指我,說:找我們家老二去。於是那位親戚向我走過來,並告訴我法輪功。我一看這位表妹夫臉白白的、光光的,白裏透紅,皮膚很細膩,臉長得像廟裏雕塑的佛像那樣,我頓生好感。

可能是他看到我真的想了解,他就讓我到他家裏去,這個時候,我的妹妹、弟媳也跟著到了他家。我提了很多的問題,他都能令我信服的應答,並讓我感到大法很神奇,特別是他說:你要煉上兩個月,皮膚就會變好。這些話更吸引了我,女人嘛,當然愛美了。

這個時候,我的表嬸也來了,我們各自向他借了一本書。由於我以前學過很多亂七八糟的氣功,加上我從小到大體質都很弱,一看書就瞌睡,看不下去。當時也不知道是甚麼原因。

一週以後,我和妹妹、弟媳相見時,才發現她們說的東西我都不知道。她們問我:你書看完了沒有?我說沒有。這時我從心裏想:我一定要看完。後來我才知道,這一念就是師父在法中講的正念,才使我把第一遍看完。

二、體驗、見證奇蹟

(一)我如夢初醒

修煉大法後,我如夢初醒,原來人當人不是目的呀,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我今天要不學大法,活了一輩子在虛假中而不自知,關鍵肉身死亡後不是以前知道的那樣,人死如燈滅,一了百了全是謬誤,那完全是騙人的。那我一生不白活了嗎?!

我下決心:一定好好修煉。從那天起,我就嚴格的用「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不說假話,對人真誠寬容。在哪個環境中,都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這是得到家人和單位同事認可的。得法後的兩年,都被評為全系統的個人先進(之後在監獄裏被迫害了八年多)。

到週末的時候,就和妹妹、弟媳交流,也喜歡跑到表妹家找表妹夫問問,有時間也去學法點和同修們一起學法、切磋。不知不覺中,我得法前的咽炎、吃藥輸液都沒治好的咳嗽停止了。

八個多月後,也就是九月的最後一天,臨到下班的時候,我小腹部位有點不舒服,到了晚上,疼痛就開始加劇。放講法錄音,也不見好轉,到了半夜,頭疼、頭暈、心慌、想吐、拉肚子、氣往下脫,臉色發青、五臟六腑劇烈絞痛得難以忍受,人簡直感覺好像活不過來了的樣子。

但是那個時候,我就是相信師父講的法。我就想師父管我了,在給我淨化身體消業呢!還想:人反正要死,這麼好的法我都得了,死了地獄也不敢收,我還怕甚麼?如果我命中有這一劫,那就承受吧,放下了生死。說來真是神奇,單位放假六天,我也就剛好在那六天中經歷了生死的坎,我走過來了,等於是我還了一次命債。我知道是師父在看護著弟子:既要我還了債又讓我不真正出現問題,還讓我提高上來。到上班的時候,照常上班。

從那以後,我的身體就有了大的改變,咽炎、胃病、偏頭痛消失了。

二零零零年,我被邪黨迫害。非法關押在監獄期間,因警察不准我洗漱、不准上廁所,我只好絕食,絕食滴水未沾九天之後,一下進食了家裏人送來的一個雞蛋、一個大蘋果、一根香蕉、一個肉包子、六個包心的大湯圓,吃下後胃裏、身體沒有任何的不適反應,這真是神奇。我問過醫生,他們說生命的極限是七天。九天是一個奇蹟;胃、腸空了之後一下進食這麼多,而且有不易消化的食物,又是一個奇蹟。

在監獄裏,二零零二年和二零零三年兩年的冬天,別人穿著羽絨服過冬,我卻上身穿著薄薄的一層T恤,下身穿著夏天的一條褲子,腳上穿著一雙涼拖鞋,晚上蓋著一床夏涼被過的冬。如果不是大法的超常,不是師父的呵護,我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意志力能夠走過來,何況我修煉前是個體質很弱、膽小怕死、怕事的人。這樣的改變,我堅信只有大法能夠做到。

至於現在,我是生活無憂,越過越好了。

(二)我妹妹腎積水痊癒

一九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我妹妹的單位給她承諾:只要她不煉法輪功,生病了可以特殊──醫藥費全報。我妹妹真的不煉了。結果二零零二年的一天,妹妹突然暈倒,檢查是腎積水,動了極其痛苦的兩次大手術,從此身體不能用力,坐著就要用墊子支撐背部。花費了幾萬元,單位卻不承認報銷。我妹妹的家人就找單位說理,最後才解決了幾千元。

通過這件事,我妹妹也看清了邪黨是不可信的,再也不相信邪黨人員的承諾了。從新返回大法修煉,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現在不僅身體越來越好,沒有任何後遺症,家庭生活經濟條件也直線上升,環境也越來越好。

(三)我姐姐骨髓病不治而癒

二零零九年的時候,我姐姐身體出現異常。到醫院一檢查,發現脊柱的骨髓裏長了一釐米左右的黑色物質,不知叫甚麼名。網上搜索,是一種非常罕見的病,目前在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攻克過。醫生告知:必須馬上手術(難得的一個病例,醫生想做實驗),其結果:一個是死在手術台上;另一個是終身殘疾。

我妹妹就告訴姐姐只有走上大法修煉的路,才可能改變命運。夢裏師父點化她,醒後我姐姐決定修煉大法。現在都五年過去了,我姐姐不僅沒有病,皮膚越變越好,越來越年輕,而且家庭也越來越和睦。

(四)我母親又站起來了

我母親是經歷了文化大革命被邪黨整過的人。由於害怕,一九九九年邪黨一宣布不准煉法輪功,她就不煉了。有一天,在親戚家下梯坎時,跪了下去,結果診斷為粉碎性骨折(以前出車禍,半月板損傷過),醫生說年齡大了很難再站起來了。我母親雖然不煉了,但她還保留了一點對大法的信,最後站起來了。

二零一一年,我母親從新回歸大法修煉。

二零一三年,母親在我妹妹家,可能跑得太急,一下從家裏的梯坎上飛下來(比上一次的梯坎還要高),趴在地上不動,八十多歲的老人,真把我妹妹嚇得趕快抱著我母親說:沒事,我們照樣學法煉功。

第二天,我母親才說:當時摔下去,五臟六腑痛得她說不出話來,晚上睡覺,師父就給她調整身體,肚子裏面不停的、從未有過的「咕咕」的叫了一個晚上。第二天就鬆了,幾天後,就啥事也沒有了。

(五)我堂姐倆姊妹的變化

我堂姐修煉大法沒幾年。大堂姐腿腫痛用藥一直都沒有好,修大法好了。小堂姐的胃病、嚴重的婦科病很快也好了,還有甚麼受不得熱的症狀也消失了。特別是以前脾氣不好,愛罵人,誰也不敢惹她,修大法後脾氣變好了,皮膚也變好了,做生意不坑人、不害人、講誠信,得到了消費者的讚賞,也讓同行刮目相看。

三、結語

我體會大法的超常在於能夠改變世間理論難以改變的人的性格,使人性格變得平和、豁達;能夠讓人身心越來越健康;能夠讓人自覺的要求自己做好人、更好的人。這是真修大法者普遍存在的現象和事實。

我感歎:得到了大法,就是得到了福分,得到了健康,得到了快樂,得到了智慧,得到了家庭的和睦,得到了美好的人生。得到了大法是多麼的幸運,我真的感覺到苦盡甘來的幸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