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宮癌患者修煉大法 一月康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九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我能活到今天是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命。一九九一年,我三十八歲那年,得了不治之症─子宮癌,三十九歲時,已到了中晚期,醫生告訴家人說已無手術價值。想到我今後照顧不了年邁的母親和未成年的女兒,我痛苦萬分。

我丈夫對我挺好,為了給我治病,他賣掉了房子,領著我去過很多城市求醫,最後,北京三零一醫院得出結論,最多能活三~四年。

一九九三年末,賣房子的錢花完了,我們的工資根本支付不了昂貴的醫療費(那時我的工資每月一百六十元),年邁的母親流著淚,對我有錢的小妹妹說:「不要過多的管我,幫幫你二姐吧。」

一九九三年末,我妹妹開始為我支付我的醫療費和我們全家的生活費。我有病亂投醫,嘗試練過其它氣功,但都無濟於事,我的身體每況愈下,瘦的皮包骨,滿臉皺紋,走兩、三米路,就會渾身冒汗,汗水會順著臉往下滴,走幾步就得歇歇,記憶力嚴重衰退。

雪上加霜的是,這時我丈夫已時常不回家,我們經常爭吵。一九九五年,他乾脆離家出走,帶著他的女友去了南方。我欲哭無淚,為了我年邁的母親和未成年的女兒,我打消了輕生的念頭。

一九九六年九月,丈夫的姐姐向我推薦法輪功,說這個功特好,祛病健身有奇效,叫我試試煉煉看。於是,我女兒領著我找到了煉功點去學功。但是我的記憶力極差,學了好幾天也學不會。我女兒就開始學,然後回家教我。

我學煉了一個星期,子宮瘤神奇般的消失了,一個月後身體完全恢復了健康,我們全家都稱神奇,我對師父的感激之情無以言表。

一九九七年二月,我丈夫回哈爾濱,聽他姐姐說我的病好了,他不相信。他抱著打探的心來看我,看到我後,他驚呆了,當時他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用他的話說:有病時,四十多歲的人像六十多歲,現在我變得年輕又健康,他激動不已,隨即與他的女友分手,回家了。

法輪大法教我們修煉「真、善、忍」、做事為別人著想,想到因丈夫的過失對他人造成的傷害,我找到他前女友,補償她三萬元錢,並安慰她開始新的生活。她很受感動,一再說我真是個好人。我說是法輪大法教我放棄怨恨,變得這麼豁達,是法輪大法挽救了我們已經破碎的家庭。我女兒如釋重負,她又擁有了一個完整的家。

我丈夫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為了回報我師父對我的救命之恩,他請來五十本《轉法輪》贈給他認識的親朋好友,逢人就說「法輪大法好」。

可是,中共懼怕法輪功的迅猛發展,這個獨裁的黨利用它的權力用輿論工具編造謊言,對法輪功栽贓陷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迫害法輪功。中共之所以迫害法輪功,是因為它的本質是假惡暴,容忍不了法輪大法「真、善、忍」,這個外來邪靈是禍害咱們中華民族來了,如果沒有這場鎮壓,會有更多的人從中受益,中華大地會道德回升,不會像現在這樣災難連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