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結愁苦  走出困境

——他們證實了神功奇效:法輪大法好!(3)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七日】(接上文

二、終結愁苦  走出困境

許多人在修煉前,曾經是疾病纏身的「藥罐子」、「藥簍子」、「病秧子」。身體的痛苦和經濟負擔給自己和家人都帶來了極大的麻煩。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但修煉後祛病健身的結果卻都是無病一身輕。吃得下,睡得香,面色紅潤,步履輕鬆,身體康健,身心愉快,就像換了個人一樣。自己和家庭終結了愁苦的日子和困境,走向了幸福的彼岸。「終結愁苦、走出困境」系列講的就是這些故事。

「死人幌子」新生記

病毒性心肌炎、再生障礙性貧血、支氣管擴張吐血、鼻炎……,人送外號「死人幌子」。走路不敢直腰,貓腰走路。有時吃飯的時候,昏迷過去,飯沒吃,飯碗不知扔哪去了。因患有先天性心臟病,長期貧血,臉、身上像一張白紙沒有血色。一次下公交車的時候正好有兩個小孩在玩,他倆看見她撒腿就跑,還喊:「鬼來了」。

張春傑女士,一九五七年出生,家住佳木斯市,原在佳木斯鐵路車輛段勞動服務公司上班。家中姐弟六人,張春傑排行老二,張春傑從小就體弱多病,從小學到高中,學校組織的任何活動都不能參加,看到同學們在活動中開心的樣子,她感到萬分失落,不知自己的病何時能熬到頭啊。

一九七六年,張春傑高中畢業,正趕上全國知青被迫上山下鄉,那時張春傑想留城,那時即使夠條件沒有後門,你也留不下來。為了不給父母增加負擔,張春傑偷著報名到撫遠縣海清公社亮子裏插隊。父母知道後極力阻攔,因那裏掙工資每月二十四元,張春傑還是堅持去了。但張春傑的身體不給爭氣,別人鏟兩根壟的地,張春傑連一根壟還沒鏟到頭,別的青年就回頭幫她。

一九七九年,張春傑因病,幹不了活,返城。她在父親的勞動服務公司上班,因為都是火車上的零件,每天都和鐵打交道很累,上班經常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張春傑常常怨天、怨地、怨老天爺不公平,別人沒病自己卻有病,張春傑患有病毒性心肌炎、再生障礙性貧血、支氣管擴張吐血、鼻炎……,人送外號「死人幌子」。由於長期坐骨神經痛,走路不敢直腰,貓腰走路形成了自然。

張春傑因患有先天性心臟病,長期貧血,臉、身上像一張白紙沒有血色。一次坐公交車,下車的時候正好有兩個小孩在玩,他倆看見張春傑撒腿就跑,還喊:「鬼來了」,她們把張春傑當成鬼了。那時真是活不起,死不起,也常找人算命,佳木斯四大醫院的名醫都找看過病,也沒治好張春傑的病。有時張春傑吃飯的時候,昏迷過去,飯沒吃,飯碗不知扔哪去了。

就在張春傑想學氣功,用氣功治病的時候。一九九七年五月,經張春傑姨婆家的姐姐介紹,張春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通過學法,張春傑明白了現在的處境,都是自己生生世世造的業,欠下的債,張春傑懂得了人活在世上的真正目的。隨著深入的煉功,身體上的一切疾病不治而癒了,上班推自行車過天橋也不喘了,騎自行車時,身體輕飄飄的,備受多年疾病折磨的張春傑,終於知道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

從此張春傑甚麼活都能幹了,體重由九十三斤增到一百二十斤,皮膚變得細嫩,白裏透紅,看上去年輕了十歲。對法輪大法的感激之心,難以言表,親人、同事看到張春傑精神和身體上的變化都很認同大法,他們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超常。張春傑每天到江邊廣場去煉功,晚上和法輪功學員到學法小組學法,那是張春傑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光。

癱兒走路  欣喜萬分

在癱瘓在床的兒子小偉身上發生了奇蹟。隨著修煉,兒子一來二去的能翻身了,身體也不疼痛了,萎縮的肌肉長出來了,從扶著起來,攙著慢走,到自己能走……。這是發生在張玉科家中的奇事。

張玉科,中國水利水電第一工程局(簡稱中水一局)財務處副處長。張玉科一家三口修煉法輪大法前,兒子小偉一九九五年剛剛大學畢業,夏秋之際突然患上了脊椎炎。當時骨科專家講,病情發展趨勢是癱瘓──肌肉萎縮──血壞死,很難保命。一家人雖為小偉多方求醫,無所不試,可病情仍不斷的惡化,不僅癱瘓在床,臀部劇痛,下肢肌肉出現萎縮,雙側股骨壞死,一九九六年夏季病情越發嚴重,他自知無藥可治,便拒絕用藥。

面對癱瘓在床的兒子,一家陷入了絕望。其妻於鳳雲身體本來就患有多種疾病,加之兒子患病的沉重打擊,精神受到刺激,每天神態異常。張玉科只好在家照看病中的妻兒。當時張玉科也是身患多種疾病,患有嚴重的神經衰弱,經常徹夜失眠,還有氣管炎,腰背痛,甚至翻身都困難;還不離痔藥,上班經常半坐在椅子上辦公,還經常胃病,偏頭痛,關節痛等,也是備受病痛的折磨。

就在一家絕望之際,一九九六年的八月張玉科得到了一本《轉法輪》。此次一家三口開始了學煉法輪功,結果一家人奇蹟般的絕處逢生。

煉功不幾天,妻子精神就恢復了正常,其它病症也消失了;接著兒子小偉身上發生了奇蹟。隨著修煉,兒子一來二去的能翻身了,身體也不疼痛了,萎縮的肌肉長出來了,從扶著起來,攙著慢走,到自己能走。張玉科的各種病狀不但沒了,而且身強體健,精力充沛的投入了工作。

全家這些變化是自己做夢也沒敢想過的,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奇蹟在這三口之家真實地體現。三人從此脫離了病魔的苦海,自學煉大法後全家多年沒花過一分錢的醫藥費,一家人真是欣喜萬分。

一朝修煉 頑疾痊癒

腰痛、不能坐椅子,不能低頭彎腰洗頭;走路漏尿;雙手長滿流膿水的瘡,夏天還輕點,一到冬天,兩隻手裂的大口子往外淌血水,恨不得裂出骨頭來,上班不能幹活兒,在家不能做家務,連飯都做不了……這就是何秋勤修煉法輪功前的症狀。

何秋勤,女,一九四八年出生,是河北省保定市滿城縣郵政局退休職工。當時看病吃藥都是單位實報實銷,為了治好這些疾病,她四處奔走尋醫問藥,藥吃了不少,病卻沒見好轉。

後來,社會上出現了氣功熱,為了治好自己的病,何秋勤練起了氣功,幾乎滿城縣出現的所有氣功,她基本都練過,但身體仍不見好轉。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一位好心的大姐告訴何秋勤修煉法輪功吧!她也沒多問,就像找寶貝一樣,當天晚上跟大姐去了學法小組。她穩下心靜靜地聽師父講法,覺得師父講的話句句在理,好像這就是她多年要找的救命法寶,她一動不動地聽著,越聽心裏越舒暢,她下定決心好好學習法輪功。當晚聽完法,又跟別人學會了煉功動作。

過了幾天,有人告訴她「來了法輪功書了」,她便一口氣跑到輔導站,請齊了所有的大法書,回家後如飢似渴的拜讀。此後她天天堅持學法、煉功,並按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過了一個多月,她身體出現了明顯的變化,手上的膿瘡有些好轉;腰疼病不知不覺中也好了;走路跑步都不漏尿了,家裏甚麼活兒都能幹了。

她高興地逢人就講法輪大法好!也告訴能接觸的人「有時間去煉法輪功吧!太好了!」第二年春天,她感覺無病一身輕,從滿城縣城到位於四十多里的娘家(方順橋)都不想騎車子了,走著都沒問題。

後來她手上的膿瘡漸漸痊癒了,單位凡認識她的人都知道她手上的膿瘡,說起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時,有人就問她手怎麼樣了,她都會很自豪的把手伸給同事看,同事們一看都很吃驚的說:「多少年看不好的病,現在好的這麼徹底,法輪功真神了!」

何秋勤更是為自己能修煉法輪大法感到無比幸運。從一九九七年底得法,到一九九九年七月間,她學法煉功很用心,處處用大法的要求對照自己,事事多為人著想,不但消去了一身病痛,也使她精神得到昇華。

無病一身輕的幸福奧妙

無病一身輕的幸福,是王麗閣在修煉後真正體驗到的。睡了一宿好覺?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風濕痛很快消失,已經變形的右腿漸漸復原;左腿走路越來越硬實,又能騎自行車了,又能穿高跟鞋了,走路身子直了;心臟病和眩暈症也痊癒;腰間盤和尾骨再也不疼了,坐多長時間都沒問題。暈車都去根了。煉功後滿面紅光,皮膚細膩有光澤,再也沒出現過粉刺。子宮肌瘤不見了。

一九九七年五月,逸夫中學學校開家長會,這位家長找到王麗閣,詢問王麗閣的身體狀況,王麗閣告訴她:每況愈下。她再次勸王麗閣煉法輪功,並說這個功法祛病健身效果神奇。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王麗閣想試試也不妨。

六月一日晚六點,這位家長來到王麗閣家,開始教功,動功一個小時,她一邊講動作要領,一邊教王麗閣,用了一個半小時才煉完,這時王麗閣已筋疲力盡,勉強支撐,她走後王麗閣便躺下睡覺,很快就睡著了。等王麗閣一睜眼,天已大亮,太陽出來了,她一驚,一看手錶已六點半,急忙坐起,一時懵了:莫非白天在睡覺?因為她以前醒來全是夜間,是風濕疼醒的,怎麼這一夜風濕沒疼?睡了一宿好覺?王麗閣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吃完早飯便去上班。

那時王麗閣們辦公室在四樓,以前她上四樓得歇幾歇,可那天一口氣上到四樓,氣不喘,心不跳,感覺很輕鬆。王麗閣萬分驚喜:這法輪功可太神奇了,這下我可有救了!

王麗閣走上了修煉之路。煉功後不久,病體迅速康復,所有疾病痊癒:風濕痛很快消失,已經變形的右腿漸漸復原;左腿走路越來越硬實,王麗閣又能騎自行車了,又能穿高跟鞋了,走路身子直了,同事說她好像長個了;心臟病和眩暈症也痊癒;腰間盤和尾骨再也不疼了,坐多長時間都沒問題。王麗閣從小還有暈車的毛病,很煩汽油味,煉功後不知不覺的連這個小病都去根了,現在再也不暈車了。從前她面部憔悴,總長粉刺,煉功後滿面紅光,皮膚細膩有光澤,再也沒出現過粉刺。

從那時起至今,七年多了,王麗閣身體健康,沒吃過一粒藥,沒打過一次針,更沒去醫院看過病,節省醫療費近十萬元。夏天可以開著門窗睡覺;冬天可以用涼水洗衣。見到王麗閣的人都說她簡直像換了一個人。後來她調到二中,在二零零零年二中教職工體檢時,她和另一名教師老師一起進的檢查室,經B超檢查,王麗閣的子宮肌瘤不見了。修煉後,王麗閣真正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幸福。

命比黃連 幸遇大法

人們常說黃連苦,可她命比黃連苦三分:十年間兩個兒子不幸夭折,自己重病纏身,遭丈夫離棄,老父不堪忍受自殺撒手而去,被生活逼的走投無路、整天以淚洗面,老想著自殺。一個苦命的女人,幸得法輪大法,佛法驅散了她心中的迷霧,佛光撫平了她心中的創傷,全身疾病不翼而飛。

鄭尊秀女士,湖北省麻城人,菜農,家住麻城市龍池橋辦事處龍池橋村桂花樹16號。人們常說黃連苦,以前鄭尊秀的命運可以說是比黃連還要苦三分啊!一九八七年,鄭尊秀的大兒子不幸落水淹死;一九八八年,鄭尊秀與丈夫離婚,一連串的打擊使她落下了一身病,強撐著還要含辛茹苦的撫養五歲的小兒子;一九九八年,相依為命的小兒子又不幸淹死。鄭尊秀覺的人生的路已走到盡頭,想出家或者一死了之。她的父親承受不了,先自殺了。料理完父親的後事,她成天以淚洗面,更不想活了,自殺的念頭時時縈繞在她腦海中。

就在鄭尊秀在死神門口徘徊的當口,一九九八年十月,一位好心的大法弟子勸她修煉法輪大法,尋找真正的解脫。

鄭尊秀在學法小組每次讀《轉法輪》第六講的一段話時,不論她坐在哪個位置,不論從哪個同修開始讀起,每一次總是輪到鄭尊秀讀這一段,她泣不成聲,讀不下去,像這樣連續六次。到了第七次又輪到她讀這一段,同修勸她別讀這一段了,讓別人讀,免的傷心。鄭尊秀堅定的說:「今天我一定要把這一段讀完。」這一次她堅持讀完了這一段。讀完後,鄭尊秀像跨過了一個大坎,從此以後再也不像以前那樣時時想著自殺了!法輪佛法解開了她心中的死結,佛光溫暖了她破碎的心。

從此,鄭尊秀像脫胎換骨一樣,一身疾病不翼而飛,人也開朗活潑了。新生的鄭尊秀無法用語言形容大法的美好,無法用任何方式感謝師尊。

十三年頑疾  四天痊癒

十三年中光吃的藥不誇張的說也得用汽車拉,三株口服液六株口服液一箱箱的搬。保定市蠡縣西城坡小學教師趙彥梅說:只要能治好我的病,讓我喝屎湯我也喝。為了治病,受的罪就別提了,真是生不如死。從前那麼多年她常說一句話:我吃這麼多苦,用了這麼多藥,哪怕好一天我就心滿意足了。現在折磨她十三年的潰瘍性結腸炎竟然神奇般的真的好了,甚麼原因?

趙彥梅,一九五七年出生,自幼多病纏身,脈管炎、胃潰瘍、心臟病、肺結核、婦科病、低血壓、頸椎病、腦供血不足等等,八四年又患上了潰瘍性結腸炎,這頑疾困擾了她十三年。長期病痛的折磨使她喪失了生活的勇氣,曾想一死了之。

趙彥梅自患上潰瘍性結腸炎之後,每日膿血便十幾次。身體很快垮了下來,一天不如一天。為治她的病,丈夫帶她先後住進十幾家醫院仍不見任何效果。十三年中光吃的藥不誇張的說也得用汽車拉,三株口服液六株口服液一箱箱的搬。另外各種偏方也都嘗試過,也未起任何作用。

在省醫院,開始也是吃藥輸液灌腸,之後又扎針。醫生還對她說,給你加上中藥中最難吃的一種藥。趙彥梅說:只要能治好我的病,讓我喝屎湯我也喝。果然用了這種藥光想吐,兩個多月了也不見效。醫生又說了,咱們用個土方吧。所謂「土方」即是用直腸鏡每天直接從肛門插入腸內塗藥面。直腸鏡是用不鏽鋼的鋼管支撐的,由於整個直腸都已潰爛。當直腸鏡插入潰爛處時,疼得她汗水加淚水滴答滴答的往外流。她頭頂著床,腿跪在床上,兩手緊握床幫,咬著牙支撐著,真相上刑一樣啊。當做完後,同病房的病友都為她長出一口氣:哎呀真受罪啊。這樣用盡各種辦法治療三個月,大便次數雖少了,但還是膿血便,就這樣又一次失望而歸。

九六年冬趙彥梅的身體越來越不行了,走路都打晃兒,連門都出不去了。丈夫和她商量還是去住院吧,這次下大決心治不好不回家。就又住進了北京醫院。進院一檢查,潰瘍性結腸炎又增生了癌細胞。北京東直門醫院有個教授,是個有名的腸胃專家。教授在一次談話中說,目前國外對此病也沒好辦法,就這樣結清了兩萬多元的醫藥費,她帶著絕望的心情回家了。

從北京回家後,趙彥梅下了決心,再也不治了,活幾天算幾天吧,整天躺在床上暗自垂淚。有一天她流著眼淚對家人說:快給我準備送老的衣裳吧,上老下小的我也管不了了,這十三年人間的苦我受盡了。

九七年九月的一天,正當她絕望之時,一個偶然的機會,她遇上了一名法輪功學員。他給趙彥梅推薦了法輪功,並送給她一本《轉法輪》,趙彥梅打開一看滿肚子就咕咕響。並且這麼多年總像揣著冰塊一樣的小腹突然感覺暖融融的。這是得病以來從未有過的感覺。再看下去發現書裏邊一頁頁泛著紅光。心想這大法真神吶。看著看著突然感到有精神了,也有勁了,自這天開始重生的希望又在她心中升起來。

之後她找到了煉功點,同修們熱情地接待了她。教她煉功。幫她找師父的講法錄音帶、錄像帶。同修的熱情幫助給了她極大鼓舞,從她找到煉功點的當天便開始修煉法輪功了。而她做夢也沒想到,到煉功點的第四天奇蹟出現了,折磨她十三年的結腸炎瞬間消失了,大便正常了,膿血也沒有了,全身有說不出的輕鬆愉快。從前那麼多年她常說一句話:我吃這麼多苦,用了這麼多藥,哪怕好一天我就心滿意足了。現在折磨她十三年的潰瘍性結腸炎竟然神奇般的真的好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趙彥梅滿懷激動拿出《轉法輪》這本寶書,掀開師父的法像。恭恭敬敬地放在床頭櫃上,立即跪下向師父磕了三個響頭,淚水橫流,嘴裏叫著:師父啊,弟子太感激您了,是您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一定跟著您堅修到底。

趙彥梅好病的消息不脛而走。迅速傳遍親朋好友及各鄉鄰。紛紛找上門或打電話詢問,聽後一個個都感到震驚,她的家人更是興奮不已。女兒偷著問他爸:我媽的病是好了嗎?她爸說:是好了。雙方老人也都這樣問她的丈夫,他都這樣肯定的回答著。尤其是她丈夫本人,十三年來,他既當男,又當女,為給妻子治病,常年在外奔波,吃飯難、睡覺難,吃盡了苦頭,花了大量冤枉錢,也沒治好妻子的病,並一次次由希望變失望,最後到絕望。而今趙彥梅學煉法輪功僅四天時間,沒用一粒藥,未花一分錢病就好了,真是福從天降,怎不令他感激大法與師父呢?因此他非常支持妻子煉功,只要是煉功的事,他都大開綠燈。

告別愁苦  迎來生機

患血液病和重度肌無力,生下一對雙胞胎後,身體就全面崩潰,經常昏迷,由於精神恍惚而墜樓,造成癱瘓,被定為「二級殘疾」。你說愁苦不愁苦?大孩子腦外癱,智力低下,餵飯至十來歲,還患有病毒性心肌炎;老二患尿崩症,鼻子常常出血,晝夜哭鬧。這真是苦上加苦。老母親因天然氣爆炸被燒傷,導致肌肉萎縮、癱瘓。可能讀者說了,這不是:活,活不好,死,死不了,我都替她愁苦!可讀者別忘了,本文的標題有「終結愁苦」。如何終結?請往下看。

她,曾患不治重症,兒子腦癱,母親癱瘓……這些苦難,因為修煉了法輪大法一去不回,她重獲新生。她叫牟永霞,二零一四年時六十六歲,原是大慶市的一位中學教師。熟悉牟永霞的人們都知道,她的人生,那真是坎坷。

牟永霞青年時就患上不治的重症:血液病和重度肌無力,曾一年多不能走路,被醫生判過死刑。而後又得了腎炎、心臟病、胃潰瘍、極度神經衰弱。牟永霞三十六歲才成家,甚麼活都幹不了,生下一對雙胞胎後,她的身體就全面崩潰,經常昏迷,曾在大慶油田總醫院輸血、輸液、打氧氣搶救五十六天,最終醫院無法治癒,只好用擔架把她抬回家。不久,她由於精神恍惚而墜樓,造成癱瘓,被定為「二級殘疾」。

牟永霞的兩個孩子生下來就多病,大孩子腦外癱,右側身體機能失調,走路跛行,智力低下,餵飯至十來歲,還患有病毒性心肌炎;老二患尿崩症,鼻子常常出血,不停的要水喝,總尿,晝夜哭鬧。

兩個孩子由牟永霞七十多歲的老母親護理。老母親又不幸在照顧孩子的過程中,因天然氣爆炸被燒傷,導致肌肉萎縮、癱瘓,經久治不癒,被接回老家。

牟永霞的丈夫面對幾個病號,焦躁不寧,常常暴怒,摔東西、打孩子,一度把二兒子打傷,導致孩子驚厥高熱、眼底出血、斜視。這個家庭生活再也無法正常維持了。

為了讓丈夫解脫愁苦,牟永霞和丈夫協議離婚,不要撫養費,使他沒有拖累,勸他再找一個健康的女子,生一個健康的孩子,平靜的生活去吧。丈夫走了。那時牟永霞的兩個孩子才五歲。面對病痛、辛苦、這種雪上加霜的日子,幸虧有好心的鄰居、同事、學生、親友來幫忙,為了兩個孩子和老母親,她掙扎的活著,一天天的苦挨著。

一九九八年十月七日,有人給牟永霞送來一本《轉法輪》,告訴她:堅持反覆看這本書,加上煉功,就能全家受益,脫離苦難。牟永霞抱著試試看的想法開始閱讀《轉法輪》。萬萬沒想到,一個月後,她竟然真的能生活自理了,心態平和了,接著一身的疑難雜症全消失了。她高興得心像開了八扇門。鄰居也說:「可把你美壞了。」

兩個孩子也跟著媽媽學法,結果身體也都好了,孩子們樂得蹦啊蹦……

看到孩子們的變化,牟永霞立即回家去接八十八歲的癱瘓母親。當時母親正感冒發高燒,姐妹們都不同意她將母親接走。但是牟永霞對法輪大法的威力有無比的信心,她偷偷打車將母親接回自己家。老母親和她一起學法煉功,很快就能下地了。四十天後,姐妹們不見動靜,以為老人已經故去,都來她家興師問罪。開開門一看,她們站在門口就愣住了:一位老太太似曾相識,但她站在窗前,高高的個子,紅光滿面。姐姐疑惑的問:「那老太太是……」牟永霞說:「你們進來呀!」妹妹說:「聽這聲還是姐姐,可是……」牟永霞母女倆的巨大變化,讓親姐妹也不認識了。

姐妹們圍著老母親左看右看,說:「這是咋的了?」牟永霞說:「好了唄。」姐妹們立刻擁在老母親身邊,一起看起了法輪大法師父的講法錄像。

牟永霞昔日愁苦的家,第一次充滿了生機和快樂。她家從那時起再沒有病人了。她家的奇蹟,讓親友、鄰居、同事無不驚喜,傳播開去,人們都說:這法輪功太好了,救了這一家。親友、鄰里都來找她學法輪功。

牟永霞那個曾經腦外癱的大孩子,後來考上了廈門大學,畢業後找到了一份不錯的工作。

金色的陽光照亮他的心

中醫、西醫、名醫、軍醫、遊醫、氣功師、神漢、巫婆、喇嘛、和尚和道士,甚麼招都使過來了,只剩奄奄一息。楊學貴為了親人免受牽掛,為了自己早日解脫,卻偷偷的謀算著要吃安眠藥自盡,一個原本幸福和睦的小家庭在凶惡的病魔蹂躪下眼看就要支離破碎了。

楊學貴,男,二零零六年時四十一歲,是蘭州市第二醫院總務科幹部。

一九八二年楊學貴在當地入伍。八五年在老山前線,楊學貴是炮兵團的一位通信兵,在貓兒洞裏就像在蒸籠裏一樣,不穿衣服也是汗流浹背。回來時,他脖子上長滿了牛皮癬,奇癢無比,身體消瘦,精神不佳。最頭疼的是牛皮癬多方求醫無效,一直不能痊癒。

一九八七年,楊學貴復員後分配在蘭州市第二醫院總務科上班。一九九四年,年僅二十九歲的楊學貴得了嚴重的肝病,病得四肢無力,上氣不接下氣。還有一種醫院檢查不出來的病,每天體乏無力,沒勁走路,怕冷,大夏天都穿著三九寒天的棉衣,還冷的不行,許多人懷疑是否為戰爭後遺症。好在他本人是醫院職工,平時工作表現又是一流,市二院全力以赴,動用了最好的人員、藥品和設備,折騰了好幾個月,錢花了一萬多,還是沒起一點作用。

可憐天下父母心,他的爹媽一看不成,怕把兒子的病給耽誤了,趕緊出了二院,帶著他四處求醫問藥,中醫、西醫、名醫、軍醫、遊醫、氣功師、神漢、巫婆、喇嘛、和尚和道士,甚麼招都使過來了,楊學貴的病情不但不見起色,反而日漸沉重,只剩奄奄一息。這時,家裏也已經是債台高築,吃飯都成了問題。老倆口、兒媳婦終日以淚洗面,楊學貴為了親人免受牽掛,為了自己早日解脫,卻偷偷的謀算著要吃安眠藥自盡,一個原本幸福和睦的小家庭在凶惡的病魔蹂躪下眼看就要支離破碎了。

就在這萬般無奈、已經絕望的時候,一九九五年十月,一位親戚來介紹了法輪功,並送來了寶書《轉法輪》。就像一束金色的陽光透過濃厚的烏雲,楊學貴塵封的心一下子被照亮了。他如飢似渴的看呀、學呀、煉呀,完全忘記了自己的病,忘記了就在門外徘徊的死神。僅僅兩週的時間,他身體的病痛消失了,能吃能睡能跑。

不久,他紅光滿面、精神抖擻的回醫院上班去了。他說:「過去的楊學貴已經死了,現在是新生的楊學貴。是法輪大法、是李洪志師父給了我新的生命!我要堅修大法到底」。同時他按照大法的法理要求,工作上更加積極勤奮、認真仔細、任勞任怨。醫院的總務科是個有油水的地方,可小楊以大法修煉者的高標準要求自己,不沾一點小便宜。楊學貴身心的巨大變化,使他周圍的人驚嘆不已,許多親朋好友、同學同事紛紛來了解、學煉法輪功,就連本醫院裏的那些領導、老專家、老教授也找上門來。

十年沒再吃過一粒藥

伊廷緒的女兒最早也最多的童年記憶是桌上大大小小的藥瓶藥罐,還有就是提著煎中藥的砂壺去倒藥渣。就是這樣的長年病號,真心修煉法輪功也變得身輕體健,無病一身輕。

伊廷緒、謝順芳夫婦二零零七年時六十歲左右,是地道的中國農民,樸實、善良。提起他們,鄉親們讚譽有加,對他們沒病沒痛的健康身體更是羨慕的不得了。

其實,他們的身體以前可不是這樣。據兩位老人回憶,謝順芳患有嚴重的皮膚病,看遍了西醫、中醫和各種能找到的偏方,皮膚還是照常瘙癢;心口痛常年煎熬,走遍各大醫院卻查不出病因;甲狀腺腫大,最嚴重的時候舌頭僵直,吐字不清,醫生也只是搖頭興嘆;因為坐月子沒照顧好,落下了病根,一條腿冰冷且疼痛,走路困難,兩手麻木的拿不住東西,碗碟記不清打碎了多少,也記不清買了多少回。

伊廷緒有三大頑疾:一個是由於長期從事重體力勞動,工作環境過於潮濕,左胳臂落下了病根,隨著年齡增長,無日無夜的疼痛越來越嚴重;還有就是急性腸胃炎,一旦發作,疼得地上打滾,滿頭冒汗,備用藥常年不敢離身;一到冬天,氣管炎準時報到,吃藥、靜滴,半個月下不了床。

所以他們的女兒最早也最多的童年記憶是桌上大大小小的藥瓶藥罐,還有就是提著煎中藥的砂壺去倒藥渣。

您可能問了,這麼糟糕的身體,怎麼變得身輕體健、無病一身輕呢?因為他們修煉了法輪功。學煉法輪功幾個月後,這些困擾他們多年的頑疾逐漸消失,不治自癒。法輪功祛病效果的神奇,更堅定了他們修煉法輪功的信心。從開始修煉法輪功到現在整整十年了,他們沒再吃過一粒藥。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