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木逢春 鐵樹開花

——他們證實了神功奇效:法輪大法好!(6)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一日】(接上文

五、枯木逢春 鐵樹開花

枯木逢春,一般說的是將要枯死的樹木遇到溫暖的春天奇蹟般的活了過來。比喻垂危的病人或事物重新獲得生機。一般理解為世上不太可能發生之事。

鐵樹:也叫蘇鐵,常綠喬木,因為樹幹如鐵打般的堅硬,喜歡含鐵質的肥料,所以得名鐵樹。雖然有十多年樹齡的鐵樹,每年都有開花的能力,但因為它非常怕冷,只要氣候略為不合,便會長年不開花。所以人們都把鐵樹開花用來比喻非常罕見或很難實現的事情。俗話說「鐵樹開花,啞人說話」。可想而知,鐵樹開花是件非常難得的事。

有些法輪功學員,他們修煉前患了一些「醫是醫不好、死是死不了、活是活不好」的病症,生不如死、痛苦難熬。他們修煉了法輪功後,身體康復,如「幸遇及時雨,久旱逢甘霖」,用枯木逢春、鐵樹開花形容一點也不為過。「枯木逢春 鐵樹開花」系列講的就是這些故事。

與失明女孩演繹的故事

女孩全身癱瘓、雙目失明,幾次都想自殺。徐發領鼓勵女孩堅定正念、真修大法,經常與她學法、切磋,並從生活上關心和照顧她。女孩兒心性提高很快,病情明顯好轉,後來竟奇蹟般的站了起來,而且能在人的攙扶之下行走。之後,徐發領毅然和女孩結成眷屬。一年半之後,生下一個聰明、健康的女兒。

徐發領,男,四十多歲,一九九四年畢業於河南醫科大學臨床醫學系本科班,是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醫生,工作兢兢業業,一絲不苟,對患者認真負責、一視同仁,從不收病人的禮物和紅包,是大家公認的好醫生。徐發領於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不久原來所患的類風濕關節炎和躁鬱症徹底痊癒。他處處按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事事處處都為別人著想的更好的人,並因此與前妻演繹了一段感人的故事。

一九九七年,徐發領結識了一位雙目失明、躺在輪椅上不能自理的女孩,她患有「視神經脊髓炎」,曾隨父母跑遍全國求醫治療也不見效,後來發展到全身癱瘓、雙目失明,她幾次都想自殺。後來有人介紹法輪功好,家人就抱著試試看的想法推著輪椅到煉功點上學法。徐發領鼓勵女孩堅定正念、真修大法,經常與她學法、切磋,並從生活上關心和照顧她。女孩兒心性提高很快,病情明顯好轉,後來竟奇蹟般的站了起來,而且能在人的攙扶之下行走。之後,徐發領不顧家人和親友的反對,毅然和女孩結成眷屬。一年半之後,生下一個聰明、健康的女兒。這在醫生眼裏「曾被判了死刑」的病例中簡直是不可思議,這就是大法帶來的奇蹟。

當時,他們的事轟動了地方以至全國,很多媒體都做了報導,當地電視台還做了現場播放,記者們不斷登門採訪。

沒想到,自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發起對法輪功殘酷迫害後,徐發領卻頻遭迫害。二零零三年、二零零六年,他兩次遭非法勞教,時間長達三年之久。單位也剝奪了他從事的醫療崗位,逼迫他到洗衣房幹體力勞動。徐發領的前妻在邪黨的恐懼高壓下,因失去了修煉的環境,不敢堅持修煉法輪功,後病發離世,拋下兩歲的女兒。

賈志江得子

農村出身的賈志江,如果無後,在當地會抬不起頭來,賈志江一度陷於絕望。後來每天煉功學法有一種被法輪大法純正的場熔煉的感覺,活得輕鬆多了,胸懷開闊多了,感覺一身輕鬆,自己的病也漸漸淡忘了。婚後沒多長時間妻子李榮梅就懷孕了。賈志江心裏清楚這是受益於大法,不能生育這個病已在不知不覺中不治自癒了。

一九九四年時,年輕的賈志江意外檢查出患有男性生殖疾病,給其經濟上、精神上都背上了沉重的大包袱。他苦苦打拼掙到的工資全都用於看病,去了很多醫院,專家確診他沒有生育能力,醫療手段最多只能設法控制著不往嚴重發展。農村出身的賈志江,如果無後,在當地會抬不起頭來,賈志江一度陷於絕望。

一九九六年賈志江偶然機會接觸了法輪功,覺得講「真、善、忍」太好了,就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從前面對人們的算計、爭鬥,賈志江吃了虧也會覺得心裏不平衡,有時也會升起報復之類的想法。修煉後賈志江明白了做人的高標準,那些不好的想法都沒有了。每天煉功學法有一種被法輪大法純正的場熔煉的感覺,活得輕鬆多了,胸懷開闊多了,感覺一身輕鬆,自己的病也漸漸淡忘了。

一九九七年賈志江結了婚,婚後沒多長時間妻子李榮梅就懷孕了。賈志江心裏清楚這是受益於大法,不能生育這個病已在不知不覺中不治自癒了。同時他的牙疼、偏頭疼等病也都痊癒了。

不久後他們的兒子出生,長相取了賈志江和李榮梅的長處,很可愛,非常懂事、健康,從小到大沒有上過一次醫院。

妻子李榮梅面對闔家受益於大法的事實,也隨後走入了修煉。

賈志江為人不善言辭,修煉後也沒再多想自己的病,所以婚前賈志江並沒有跟李榮梅講過他的病,李榮梅懷孕後賈志江也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說,就把這事兒放一邊兒了。只是在李榮梅懷孕浮腫時,給她聽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音,剛聽了一講,李榮梅的腳就消了腫,李榮梅覺得法輪功挺好的。

一九九九年中共無理迫害法輪功後,迫於壓力,李榮梅說甚麼也不讓賈志江再煉了,丈母娘聽到「天安門自焚」栽贓嫁禍法輪功的偽案後,也不讓賈志江煉。可是最終都沒說動賈志江。李榮梅很不理解。這時賈志江才跟李榮梅說了自己原本沒有生育能力,兒子是大法賜予的。這個事實讓李榮梅非常震驚,李榮梅不但不阻攔賈志江了,反而也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

他們的兒子──小賈碩很可愛,襁褓裏的時候,一伸小手,就是蓮花指,和煉功的手型一樣。兒子長相還取了賈志江和李榮梅的長處,非常懂事、健康。從小到大沒有上過一次醫院,甚至沒有吃過一粒藥。偶爾有個頭疼腦熱的,聽聽大法講法錄音,很快就好了。用賈志江的話說「修煉後,是師父賜我個孩子」。

羅鍋直了

瘦弱,體重才有三十五公斤,腰部變形,羅鍋,整個人老態龍鍾,五十多歲的人就像七十多歲,苦惱至極,生不如死。大字都不識的文盲,修煉法輪功不到一個星期,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請看雲南省祿豐縣劉珍二零一三年五月講述自己的故事:

我叫劉珍,今年七十七歲,家住雲南省祿豐縣畜牧局職工宿舍,是單位退休工人。一九九七年六月我就喜得法輪大法。在學大法之前,我渾身是病,身體瘦弱,體重才有三十五公斤,腰部變形,還是個羅鍋,整個人老態龍鍾,五十多歲的人就像七十多歲,經常受到單位同事和其他人的嘲笑,當時的我苦惱至極,日子過得生不如死。

我修煉法輪功不到一個星期,我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腰也不疼了,背也直了,多少年的羅鍋竟然直了!人也白白胖胖,皮膚白裏透紅,體重足足增加了二十多公斤。羅鍋直了,個子也就高了,一下子人就像年輕了十多歲一樣,心情也愉快了,脾氣也好了,整個家庭也沐浴在法輪大法的法光中,充滿了陽光和歡笑。

我沒上過學,是一個大字都不識的文盲。我參加同修們的集體學法小組,雙手捧著《轉法輪》,一字一字的聽其他法輪功學員們念,逐漸的我也能自己通讀整本《轉法輪》了!我由衷的感謝李洪志師父給了我全新的生命!

她的故事令很多人流下淚水

患了骨鬆症這個病,只有每天躺在炕上,承受病魔的折磨等死,身體像死人一樣不能動。吃喝拉撒全靠人照顧。怪不得後來在當地四千五百人的交流會上,王欣風在台上交流了她的親身受益體會,使很多人感動得流下了淚水。

王欣風是山東省萊西市日莊鎮鮑格莊村的。一九九七年春天有幸得到師父的這部高德大法。她得法前身體得了一種絕症,骨鬆症,幾家大醫院都去治療過,錢花去無數,但都不能治好這個病,只有每天躺在炕上,承受病魔的折磨等死,身體像死人一樣不能動。吃喝拉撒全靠丈夫一人照顧。丈夫每天幹著很重的體力活,又得伺候重病的妻子。有一天,她丈夫從地裏幹活回家,看著躺在炕上的妻子,自己又勞累、又操心、又愁悶、又束手無策,此時起了輕生的念頭,想離開人世,看了一眼重病的妻子,自己傷心得掉下了眼淚。經過一番思想鬥爭,放下了輕生的念頭,又挑起了這個家庭的重擔。

一次偶然的機會,王欣風有幸得了這萬年不遇的大法。身體從不能動到能翻身,慢慢又坐起來。幾個月後,身體奇蹟般的恢復正常,變成一個健康的人。並能騎上三輪車出去洪揚大法,告訴世人她這條命是法輪大法師父救的。一九九八年,在當地四千五百人的交流會上,王欣風在台上交流了她的親身受益體會,使很多人感動得流下了淚水。

病入膏肓的高婕活回來了

乙型肝炎、胃下垂、慢性腸炎、鼻炎、咳嗽、易於感冒、頭暈、長期失眠、脊椎骨和腳跟底骨質增生、痔瘡,這些病症都加在一人身上,精神和肉體的痛苦一般人是想像不到的。

高婕(女、2001年時58歲),重慶市合川區雲門鎮雙眼小學教師。由於曾經多種疾病纏身,多年醫治無望,1996年5月病入膏肓,在死亡邊沿上苦苦掙扎的時候,她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以真善忍為標準,從內心做一個好人。經過幾個月的修煉,她重獲新生,一身的疾病全都神奇地痊癒了,成了一個走路生風、性格開朗、精力充沛、工作認真負責、深受師生家長好評的教育工作者。

高婕三十三歲就開始患病,病種逐年增多,逐年加重。乙型肝炎幾乎全部轉為陽性:胃下垂8-9公分,但不能做手術,因高婕血小板嚴重減少;慢性腸炎(長期便溏稀),鼻炎(一著涼鼻腔就堵塞,靠口呼吸),咳嗽(一著涼,咳嗽難止,要持續幾週),易於感冒,(每月要感冒一兩次),頭暈(氣溫越高越嚴重);長期失眠,而且越來越嚴重,晝夜難以入睡,最後整天能模糊睡兩三個小時,甚至連續兩三天徹夜不眠;脊椎骨、腳跟底骨質增生,痔瘡也很嚴重。

多年求醫,大小醫院、中醫西醫、民醫偏方加上多種鍛煉方法都無法截窒任何一種疾病的發展。肝臟疼痛時無藥可控制,消化功能、排泄功能和吸收功能全部紊亂,尤為嚴重,早上吃的蛋花、菜葉,一兩小時就排泄出來了,連顏色都沒變,最後根本就吃不進食,也輸不進水。八、九年的病魔,使高婕大部份時間是請人代課,家裏的錢連同所有債券(包括國庫券)都打折壓在醫院裏了,學生損失也很大。鑑於此,學校勸高婕退病休,並預算了每月退休金有120元,高婕沒同意。

就在高婕躺在床上痛苦的等著死神降臨之際,高婕母親給高婕傳來了大法的福音──法輪功。高婕反覆拜讀《轉法輪》後,知道這是一本教人向善、如何做一個好人的寶書,是指導人往高層次上修煉的高德大法,就學做動作煉功。經過幾週的刻苦煉功和學法的深入,高婕明白了法輪功即法輪大法是正法,能使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並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 嚴格要求自己做個真正的好人。師父開始給高婕淨化身體,不斷的淨化身體。

幾週後,高婕活回來了,是師父從死神手裏把高婕搶了回來,而且迅速康復,達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高婕從此以充沛的精力認真做好本職工作,抓緊時間彌補給學生造成的損失,受到師生和家長的一致好評。高婕感謝李洪志師父的救命之恩,感謝偉大師父的慈悲苦度。

重症肌無力患者一年康復

重症肌無力的症狀包括眼皮下垂、視力模糊、復視、斜視、眼球轉動不靈活;表情淡漠、苦笑面容、講話大舌頭、構音困難,常伴鼻音;咀嚼無力、飲水嗆咳、吞咽困難;頸軟、抬頭困難,轉頸、聳肩無力;抬臂、梳頭、上樓梯、下蹲、上車困難。總之,重症肌無力的症狀就是全身無力,嚴重者連眼皮都睜不開。

牡丹江陽明區福利院的記賬員曹迎春,在一九九二年不得不因病離職。時年三十七歲的她,全身無力,不能說話,拿筷子都費勁;被哈爾濱、北京、秦皇島市、大連市、青島市、石家莊市的大醫院確診為「重症肌無力」。家人帶著她四處求醫問藥,多方治療都未得到痊癒。那時的她真是痛不欲生,每天臥床面對四壁牆角,不能與人交談,只能默默的流淚。一隻小狗在舔著落在她手上的淚珠。

一九九八年初,曹迎春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她僅僅在病床上學法七天,就能站立、行走。家人那個樂啊,女兒樂得蹦起來,蹦得比床高。那種心情無法言表。

曹迎春通過修煉法輪功,不到一年的時間完全康復,五十公斤重的液化罐,能自己拎上樓了。她感到自己是從萬丈深淵中走出來,修大法的喜悅難以言表,從心底發出呼聲:「法輪大法好!」這是醫學史上的奇蹟!六年來曹迎春為治病花掉了近十萬元錢;看到她得法後的身心巨變,親朋好友們無不讚歎大法的神奇與美好。

曹迎春真的迎來了生命的春天。

癱瘓女之奇事

她二十歲時就全身癱瘓在炕上,牙都不會動,怎麼放的就怎麼躺著,瘦得皮包骨,大小便全在身下,後背都爛的露出了骨頭生蛆了,奄奄一息的就等著咽下最後一口氣,她想自殺都辦不到。這是夏永芳修大法前的真實狀況。

夏永芳,女,二零零三年時三十六歲,家住吉林省集安市花甸鎮花甸村四組,是一名全身癱瘓的村婦。夏永芳的父母也都七十多歲了,同樣是一身重病,而且還要整天下地勞動。父母為了給女兒治病,已經欠下了很多的外債。整整十三年,因被病魔所困擾,全家人已經喪失了繼續生活下去的勇氣。

就在這一家三口求生無門的情況下,一九九七年,法輪大法傳到了他們家裏。夏永芳看著《轉法輪》淚流滿面,終於看到生命的希望了。

夏永芳從一開始由別人給她拿著書看,到後來自己的胳膊能動了,可以自己拿著看了。從全身不會動,到能側身翻身側著看,直到能坐起來看了。當她能坐起來時,就開始學煉靜功。緊接著神奇的變化層出不窮,不久她自己能下地煉動功了,慢慢生活能自理了,一些家務活也很快能做了。她的父母也百病全消。一家人對大法感恩不盡。

她讓所有人震驚

黑龍江哈爾濱市阿城區范國霞是個心地善良、為人正直的好人。別看她是貌似柔弱的普通婦女,可發生在她身上的神奇事兒卻不少。

范國霞是天生體內無鈣,哭時沒有眼淚,從出生一直到三十六歲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這三十六年裏不停的補鈣。六、七歲才能走路,一直靠吃鈣片魚肝油活著,一次停了半個月藥,就癱在床上四肢不能動,吃飯靠丈夫餵,動一下疼得像四肢被砍掉一樣,疼得直喊,每個手指碰一下都疼痛難忍,丈夫用自行車推著她走遍了阿城南邊所有的大小診所,都說沒見過這個病,治不了。後來想貼風濕膏試一試,結果越貼越重。後來到大醫院一查是缺鈣,從那以後,每天必須口服鈣片和魚肝油,每年還要點滴一次補鈣。

還有比缺鈣更痛苦的事,十一年沒有睡意。范國霞大約二十多歲時就開始失眠,白天還行,一到晚上腦袋裏像停個破舊的柴油機似的,突突突響個不停,絞得腦袋像爆炸一樣的疼,想睡也睡不著,眼珠定在那不轉動,十一年沒有睡意,想盡辦法也不好使。頭疼得直撞牆。范國霞九歲喪母,在後媽身邊長大,嘗盡了沒有母愛的痛苦,要不是為了孩子,她恐怕早就不活了。

大約孩子五、六歲時,有一天,范國霞發現自己兩側乳房有腫塊,一擠還出血,兩腋下也有腫塊,一來月經腫塊就變硬。善良的范國霞想,檢查費很貴,即便查出來也治不起,乾脆啥時死,啥時算,別禍害錢了。後來發現腫塊越來越大,尤其是兩腋下腫塊有雛雞蛋那麼大,兩隻胳膊架著放不下,雙眼感覺往外鼓著疼痛,而且視物模糊,晚上躺在炕上,感覺身子沉得要把炕壓下去一半的感覺,常言道,死沉死沉的。只有幾十斤的身體咋這麼沉呢?她確定自己得了不治之症,而且活不了多久了。范國霞開始合計著後事,夫妻倆靠打零工積攢點錢,這錢攢的實在不容易,這錢就留給我的孩子吧。丈夫那麼年輕,以後他能不找嗎?那就用這錢把我的孩子撫養大就行了。善良的范國霞不想讓丈夫操心和傷感,在他面前就硬撐著,再後來別說幹活了,就是抬一抬腿都相當的吃力。

一天鄰居大娘,看范國霞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的,就勸她煉煉法輪功吧,這功法祛病健身有奇效,不妨試一試。此時范國霞心裏十分清楚,她已經無路可走了。她想:丈夫好帶不走,房子好也帶不走,沒準這個功也許能帶走呢,煉點得點,多活一天就算一天。范國霞爽快的答應了。第一天范國霞在煉功點上只煉了動功,回家的路上她就覺得腿特別輕鬆,她知道自己有救了!這個法輪功名不虛傳,果然不到半月所有病症全無,范國霞一手拎一桶水,行走自如。她的丈夫(是瓦匠)說:我看你身體沒事了,乾脆跟我上工地當小工去吧,她就去了。她的變化之快,效果之好,讓所有人感到震驚。

了解她的人都說:范國霞如果不是修煉法輪功,很可能幾年前就不在人世了。范國霞家附近有個城鄉衛生所,她一有病就去那看病,打針、開藥的。那個大夫說:從范國霞身體的變化,證明法輪功太神奇,名不虛傳!看來我得研究研究法輪功。

新生

風濕性關節炎,鼻炎流膿流血,失去嗅覺;血管性偏頭痛,疼得眼珠就像要立刻掉出來一樣,眼裏沒有淚水,乾澀刺痛;胃病、腸炎、慢性咽炎,吃冷的不行,吃熱的也不行,吃鹹的不行,吃酸的辣的都不行;心肌缺血、痔瘡,子宮肌瘤、慢性闌尾炎、過敏體質:風過敏、花粉過敏、紫外線過敏等,血小板減少,血色素低。這些病落在誰身上都是度日如年。

李煥珍,女,二零一三年時五十七歲,家住昆明市環城西路551號,是昆明紡織廠退休職工。她因為當知青,後又進了紡織廠工作,便患上了風濕性關節炎,曾一度不能行走,腳關節和手關節就像被雞啄著一般疼痛難忍,最嚴重的時候手都不能碰冷熱水,一碰到就疼痛鑽心。此外,還有鼻炎流膿流血,失去嗅覺;血管性偏頭痛,疼得眼珠就像要立刻掉出來一樣,後來發展到了眼裏沒有淚水,乾澀刺痛,需要一天無數次點眼藥水;胃病、腸炎、慢性咽炎,吃冷的不行,吃熱的也不行,吃鹹的不行,吃酸的辣的都不行;心肌缺血、痔瘡,子宮肌瘤、慢性闌尾炎、過敏體質:風過敏、花粉過敏、紫外線過敏等,血小板減少,血色素低,曾經有一段時間只有六克血(正常人是十二至十三克)。這樣的日子對她來說,簡直度日如年,一年時光她有一半時間都是在醫院裏度過的。但為了孩子,為了她的家,李煥珍得活下去。於是她不斷輾轉在各大醫院,尋求祖傳名醫,各種單方,參加了各種氣功學習班,學了太極拳、太極劍等,但都沒有效,都不能減輕她的痛苦,沒有使她擺脫病魔的纏繞。

一九九八年李煥珍的丈夫癌症去世,家裏只有七十歲的婆婆和女兒,為了這個家她必須堅強的活下去。一九九九年二月的一天,李煥珍對婆婆說,她想煉一種坐著的功法,她說在家附近發展銀行門口就有。李煥珍去了,到了那裏她感到了一種溫暖與舒服的感覺,於是她就開始跟著煉。當時就有法輪功學員給了她一本《轉法輪》,告訴她不但要煉功還要看書,如果不煉了就把書還她。她就覺得這本書很重,一定要珍惜,當天晚上她一口氣就把書看完了,那時已經是凌晨三點多了,但她卻不困,同時感到這本書就是她尋找多年的,人生許多不明白的問題,書裏都解答了,並且明白要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

接下來的三個月,李煥珍一看書和煉功就咳濃痰,三個月後偏頭痛、鼻炎和其它疾病都沒有了,同時知道了不應該和家裏人爭鬥,整個人的身心都得到了昇華,感到了充實、快樂和幸福,真是樂滋滋的。

告別苦不堪言的日子

曾經患有嚴重的銀屑病(俗稱「牛皮癬」),全身長滿厚厚的乾皮,皮膚枯燥發硬,毫無光澤,有時手腳卷曲都困難。天氣一熱起來的時候,連短袖衣服都不敢穿,因為受不了別人那異樣的眼光。真是苦不堪言!

六十多歲的刁開雲,是四川省什邡市永興鎮的一位普通農村婦女。她曾經一身是病。修煉法輪功後,一身的病神奇般不翼而飛。

刁開雲,六十多歲,什邡永興鎮人,曾經患有嚴重的銀屑病(俗稱「牛皮癬」),全身長滿厚厚的乾皮,皮膚枯燥發硬,毫無光澤,有時手腳卷曲都困難,天氣一熱起來的時候,連短袖衣服都不敢穿,因為受不了別人那異樣的眼光。為了醫這個病,刁開雲曾經以每天一百多元的代價來治療,但都效果不明顯,就算有時能暫時減輕症狀,不過隔一段時間又舊病復發,難以根治,醫生都多次搖頭說:「沒治了。」真是苦不堪言!

在多年患銀屑病的沉重壓力下,刁開雲後來又陸續患上了貧血病、心臟病、口腔炎等等諸多病症,口腔炎發作時,半邊臉都腫了起來,連喝水都困難。巨大的藥費開支加上病痛的折磨讓老人痛不欲生,幾乎沒有活下去的勇氣了。

後來,無意中刁開雲碰到好心人,介紹她走入了法輪功修煉。當時刁開雲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試著煉功。令她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身上的乾皮在逐漸地脫落,新的充滿光澤的皮膚長了出來,身上所有的疾病症狀都在減輕。這些變化讓刁開雲非常激動,更堅定了她煉功的決心。幾個月後,她身上所有的病都好了!連那個最難以根治的銀屑病也徹底痊癒了!

刁開雲感謝法輪功李洪志大師的心情難以言表,是法輪功給了她從新活下去的希望,給了她第二次生命啊!!她想把這一切真實的事告訴給身邊的人,告訴給還在病痛中被折磨的人,因為她知道,李大師教導她的就是要善待他人,多為別人著想,不說假話,不坑人害人。她自己親身經歷的由痛苦到美好的真實事例,怎能不告訴那些還在痛苦中掙扎的人呢?!

可背一袋一百斤水泥從底樓上到七樓的女人

吳才蓮可以背著一袋一百斤的水泥,從底樓爬到七樓。十年前,無論是走平地還是上爬坡,兩條腿都要打晃。

二零零八年時四十二歲的涼山州西昌市吳才蓮從小體弱多病,只要喝一口熱水,背上就要直冒虛汗,要備專用毛巾擦汗。她還有心跳過速的毛病,無論是走平地還是上爬坡,兩條腿都要打閃(晃),醫生說這是心臟病;她有胃病,從胸口到胃部疼起來都像刀刮一樣,吃甚麼藥都不見效;她還患有「母豬瘋」,一個月要發作一次。此外,還腰痛、月經不調、風濕症造成的全身痛等等。因家裏窮,必須得幹活,病痛來時,在哪兒發病就倒在哪兒。

一九九八年,吳才蓮突然一個月不解大便,輸液、吃藥都無效,最後吃了兩副大黃還是不見效。醫生對她說,你的病治不好了,聽說法輪功效果好,你去試試吧?就這樣,吳才蓮開始煉法輪功了。煉功八天後,她全身開始冒汗,冒出的汗全是藥味,以前吃的藥,全部從身體內排出來了。

從那至二零零八年十年了,吳才蓮身體一直健康,再沒花過一分錢的醫藥費!吳才蓮可以背著一袋一百斤的水泥,從底樓爬到七樓。打工時,她一個人可以幹兩個人的活。煉功前,身體不好時,吳才蓮的母親曾勸她最好不要嫁人,這麼多病,嫁到哪家都是那家的負累。如今吳才蓮承擔了家裏所有的家務活,丈夫到現在還不會煮飯。平時她還和丈夫一起外出打工,掙錢養家。她說:我這輩子受夠了病痛的苦,是李洪志師父讓我起死回生,我怎能不感謝師父、感謝法輪大法呢?!

誰都不煉了咱都得煉啊

她的病情再次惡化,胸骨已經變形,前胸胸突明顯,她只能半仰臥躺坐,醫院的大夫對劉延梅的丈夫說:「她這病已經惡化,住院也治不好了。」鄉里鄉親都忙忙活活購年貨、過大年,而劉延梅的丈夫卻忙著給劉延梅準備後事,一九九九年劉延梅才三十七歲,一家人甭提有多難過了。

劉延梅,中專文化,家住山東省沂南縣大王莊鄉大溝村,以行醫為生。三歲時不慎落入井中,命雖活了下來,但肺被嗆壞了,留下了咳喘的毛病並常年怕冷。自那以後劉延梅整年的打針吃藥,成了名副其實的藥簍子。結婚後逐步出現乏力、胸悶、呼吸困難等症狀,後來大量吐血,一天三、四次。八八年經沂南縣醫院、沂南縣中醫院、莒縣醫院等多家診斷為肺心病、肺氣腫。隨著病情惡化,劉延梅不能幹活,連飯都不能做,以打點滴、吃藥維持生命,家中一年收入的五分之四全部用於治病,病魔折磨的劉延梅生不如死。九八年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喝了半瓶甲胺磷農藥,想一死了之,結果又被大莊醫院搶救過來。

九八年年底,她的病情再次惡化,胸骨已經變形,前胸胸突明顯,她只能半仰臥躺坐,再次送莒縣醫院治療,莒縣醫院的大夫對劉延梅的丈夫說:「她這病已經惡化,住院也治不好了。」鄉里鄉親都忙忙活活購年貨、過大年,而劉延梅的丈夫卻忙著給劉延梅準備後事,那時劉延梅才三十七歲,一家人甭提有多難過了。

記得最後一次掛吊針時,因手腳多處血管都已經不能扎針了,本村的兩位大夫費了好大事最後扎在頭上才掛上吊針。劉延梅受夠了罪,對掛吊針的醫生說:「以後我死也不掛吊針了。」年幼的兒子看著病危的母親為此賦詩一首:「三九嚴冬天,凍地如鋼磚,慈母有病疾,痛苦心心酸。」

九九年正月初一,正在劉延梅絕望等死的時候,本村的法輪功學員給劉延梅送來寶書《轉法輪》,那時劉延梅身體腫脹且十分虛弱,手也拿不了書,眼睛也看不清,丈夫便念給劉延梅聽。聽後劉延梅想去煉功點,可自己又無法走路,只好由丈夫背著到了煉功點,就這樣背了三、四次後,劉延梅生活就完全能自理了,能洗衣做飯,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劉延梅絕處逢生後常說:不修大法就沒有今天的我。丈夫心懷對大法的感恩,曾感慨的說:「誰都不煉了咱都得煉啊。」

與許多法輪功學員一樣,劉延梅從病危絕望到修煉獲新生,真是死生兩重天啊。

「枯木逢春」不是傳說

二十四歲時人家叫她大娘,可現在七十多歲了人家卻說她只有五十多歲。

許維霞老人是四川古藺人。從幼年起她就在各種疾病的折磨中痛苦煎熬,活得生不如死。甚麼皮膚病、風濕腰腿痛、頭痛、腎炎、腸胃炎、鼻竇炎、眼疾、腦血管堵塞等等,沒有一天好日子過,幾次想自殺結束生命了卻痛苦。從小就患皮膚病渾身抓的流血流膿,沒人瞧得起;才十四、五歲的少年時期就患腰腿痛;患眼疾三十多年;一九九六年在成都又檢查出了結腸癌。

但是誰也想不到起死回生的人間奇蹟在她身上發生了,這個等死的人有緣修煉了法輪功,糾纏了她一輩子的各種疾病全都好了,癌症消失了。如今這位老人如枯木逢春一般,身體健康,精神矍鑠。她說:24歲時人家叫我大娘,現在七十多歲了人家卻說我只有五十多歲;一九六三年患眼病,看甚麼都模糊不清,特別是看字紅綠一團,而且還淚流不止,現在我幾十年的眼疾好了。說出來一些人不敢相信,我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看書可以不戴眼鏡。

許維霞說,有一天天氣很冷,下著雨,她穿一身單薄的短袖、短褲,一個賣膏藥的人路過,對她說:老人家,你的身體還好呢!這麼冷的天,你不冷嗎?你沒有風濕嗎?許維霞就說:「原來我的風濕嚴重的很哎,腰腿疼的我不得了。手臂子痛的掀被子都掀不得,這會兒好了。」那人說:「你怎麼好的呢?」她說:「煉法輪功嘛。」這人很驚奇,中共對法輪功迫害這麼厲害,還有人敢煉法輪功,這位老太太還敢於公開說法輪功好。許維霞無論在甚麼地方,對甚麼人,哪怕是在邪惡的迫害下,她總是坦坦蕩蕩說出修煉人的真心話,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證實法輪大法好。

結語

以上有名有姓的法輪功學員祛病健身的故事,均從明慧網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案例中收集整理。他們無一例外的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不放棄修煉、堅持信仰、講清親身受益的法輪功真相,或被不斷騷擾,或被非法關押,或被強制洗腦,或被非法勞教、判刑,有的遭酷刑折磨、摧殘,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失去了修煉的環境、舊病復發……。他(她)們修煉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真實不虛的證實了「法輪大法好」。而他們遭受迫害的經歷,也反映了中共迫害善良的邪惡本質。

其實,明慧網還有許多完整的、神奇的、不可思議的、有名有姓的法輪功學員修煉祛病健身的感人故事,建議讀者讀一讀。如:

馬忠波的自述──《絕症得愈驚四方》

二十多歲已然成廢人,患雙側股骨頭壞死病,從一瘸一拐的走,到拄雙拐、到癱瘓、到痛苦的在地上爬成了活死人,對生存已無望。一九九九年三月有緣修煉法輪功,三天股骨頭壞死奇蹟般的恢復正常,成為當地的爆炸性新聞,你說神奇不神奇。

還有更神奇的呢,二零零一年馬忠波由於在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遭酷刑迫害,患乳腺癌,右側一直腫著的乳房一下子爆開,黑紫色的血水和膿一起奔湧出來,接了半洗臉盆,整個一個乳房就剩一張空皮。後來回到家中,以頑強的毅力恢復了煉功。已經爛空的乳房,重新長出新的肌肉,開始往回包邊,裏頭的肉有厚度了,三天就封口了,那些已成死肉的表皮開始潰爛、結痂、脫皮。只三天,一個完整的乳房再生出來了,這是連她自己無論如何都想不到的。在場的所有人對法輪功都服了。

世界上有過這樣的先例嗎?又如:

《遼寧省盤錦市王玉蘭修大法治癒絕症 尿道排出結石》

遼寧省盤錦市興隆台區渤海鄉李家村王玉蘭在得法前小便全靠導尿管排出,大便全靠洗腸來進行,全身除了頭和手能動以外,其它地方都動不了,手雖然能抬起來卻搆不著耳朵,翻身連想都不敢想,她的兩條腿別人拿起來可以隨便擱放,她自己沒有一點知覺。那時的王玉蘭離死亡只是一步之遙。

就在她們全家絕望之際,在一九九七年的七月,經親戚介紹,她喜得大法。王玉蘭學法煉功之後不久,慢慢地能夠自己翻身。學法兩個月時,子宮肌瘤好了。學法三個月時,癱瘓了二十二個月的她奇蹟般地坐了起來。王玉蘭能坐起來就開始打坐,學法四個月時撤掉了導尿管,停止了洗腸,大小便能夠自己完成,五個月下地能站,六個月扶著炕沿能夠行走,十五個月時,她從尿道裏奇蹟般地排出了一塊7.5*5.3*4.3釐米大小形狀近似雞蛋的一塊結石,所有醫生見了都驚嘆不已,可以說是醫學史上的奇蹟。

王玉蘭能活下來,一個奇蹟,蛛網膜粘連、腦結核、胸椎狹窄那基本就是絕症,就是退一萬步,靠現在的醫療技術想治癒,即使能活著,也只能是癱瘓,想動幾乎是不可能的。當時在王玉蘭身上發生的奇蹟,震驚了李家村所有的鄉親,上她家看師父講法錄像的人擠滿了她家的客廳,連屋外都是人。大批大批的人走入大法修煉,所有真心學法的人身心全部受益。

本文系列有名有姓法輪功學員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這些鐵證如山的事實,可以說是創造了醫學史或人類歷史上的奇蹟。這些有名有姓法輪功學員,他們證實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為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世間的體現作了最好的詮釋。

他們在法輪大法修煉中道德回升、心靈淨化、祛病健身的神奇經歷,將在宇宙的歷史中永遠記載留存。

人們啊,珍惜這萬古不遇的法輪大法吧!

(全文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