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之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三日】一九九三年,我帶著八歲的兒子和現在的丈夫結婚,組織了新家庭。丈夫的前妻是病故的,給他留下了一個六歲的兒子。婆婆是個很厲害的東北人,能說能幹,但對我們的結合非常不滿,不肯把我和我的孩子當家人看,整天橫挑鼻子豎挑眼。日子沒法過,我和丈夫只好把兩萬多的家具留給婆婆,帶著兩個孩子到丈夫的前妻父親的一間房子裏借住,只圖個安穩,不再擔驚害怕。

房子小,我和丈夫把兩個男孩送到私立住宿學校,他們一週回家兩次,就是洗洗澡、換換衣服,晚上打地鋪睡一宿,第二天回學校,也能湊合著過。丈夫是個憨厚的人,整天忙忙碌碌操心生意。雖然與婆婆的矛盾無法解決令人苦悶,我又有從小就頭疼的毛病讓人煩惱,兩人間的吵鬧爭執也時有發生。但是,想起人家說每個家庭有每個家庭的不幸,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日子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這個家就這樣維持著。

一九九六年三月一天,我回娘家,媽媽正在屋裏聽錄音機,她說:你來聽一聽,講的特別好。我就坐過去,看她聽的是甚麼。我聽著聽著就睡著了,奇怪的是,我人睡了,耳朵卻還在聽,聽完這盤帶子錄音機「卡嚓」一響,我也醒了。我感到裏面講的內容我可都聽進去了,問媽媽這是甚麼,講的真好!心裏只知道好,也不知道用甚麼詞彙來表達。媽媽說:這是法輪功,你帶本書回家去好好看看吧。她開心的告訴我,現在她甚麼藥都不用吃了,身上非常舒服,也有勁了。原來上樓拿一斤饅頭還要歇三次才能上來,現在一口氣能上到五樓,二十多年的低燒現在也沒了;三十多歲就吃中藥,吃藥當吃飯,其它氣功練了好幾種都不管用,現在煉法輪功都煉好了,甚麼叫無病一身輕?現在就是!媽媽說:你跟你弟弟從小就看我身體太弱,就怕我死了你爸給你們找個後媽,我可是為了你倆不遭罪硬熬、硬挺到現在的,現在都好了,你們誰也不用為我擔心了。

媽媽的話跟她現在滿面紅光、健康開心的樣子真的讓我難以置信。上次見她的樣子還很虛弱難受。記憶中從我上小學起,媽媽就經常看醫生,天天打針吃藥,很少看到她笑。她身體不好,脾氣更壞。九歲我就幫著她刷鍋、洗碗、煮粥,她還老對我們發脾氣。隨著年齡的增長她的病也越來越多:膽囊炎,氣管炎,常年低燒等等各種病有十多種,終日身心疲憊,非常痛苦。一個三十多年的病秧子、藥罐子,如今一下子變成了這樣身心愉快,笑聲朗朗,身體完全健康的正常人,我不禁感到:法輪功真神了。

我滿懷虔敬的把《轉法輪》這本書帶回了家。打開書看,師父的法像慈悲祥和看著我笑,我從目錄開始看,第一講「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這個標題沒看懂。沒停下來繼續往後看,當看到第十一頁時,我突然自己愣住了──我從小就有不能看書的毛病,看小兒書都不能看字,只能看畫,看幾分鐘腦門中間就開始擰著個的疼,非常痛苦。所以一直到長大,工作後也沒有看過一本小說。現在看書不疼了,從小到大的頭痛病就這麼消失了!

我決心修煉這個功。隨著學法的深入,懂得了修煉法輪功就得完完全全按照宇宙法理「真善忍」做好人、做比好人還好的人:去掉私心,真心為別人著想,善待所有的人,不只自己的家人,不是自己的東西不要,路不拾遺;不爭不鬥,忍常人難忍之事……

我只覺得心裏一片澄明開朗,甚麼名利錢財,甚麼高下爭執,這些生帶不來死帶不去的東西根本不值得執著,能吃虧讓人才能提高自己的境界,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在單位、在社會上,我開始努力的時時處處為別人著想,修自己、查找自己的不足改掉它,逐漸逐漸成為常態和習慣,周圍的環境很快變得寬鬆祥和起來。

有一次,和丈夫一起坐車出去,路上他開著錄音機,無意中把我倆說的話都錄進去了。我回家一聽難過的哭了,我聽到了自己平時和他說話時習慣的語氣原來那麼咄咄逼人,不自覺的尖刻、刻薄、壓人、搶話,禮貌善良全不見,離一個善良賢淑的妻子差遠了。我跟丈夫說,原來我都是這樣跟你說話的,原來你是這樣忍受著我的……對不起,我今後不了。

我主動去找婆婆談心。婆婆那段時間腿痛,走一步疼一步。我告訴她,我媽媽煉法輪功一身的病全好了,我自己煉功頭也不疼了,你身上才一、兩種病,只要你真心修煉法輪功一定能好。她聽出來我真心為她好,表示也要煉。後來她到煉功點煉功,沒有一個月,骨刺便不翼而飛,腿不疼了,徹底好了。我們相處也和諧了。

得法後的那個年底,我和丈夫又生了一個女兒。一家人相聚一起,歡樂祥和。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了迫害法輪功的狂潮,綁架、抄家、搶劫、酷刑折磨、誣陷判刑等等不斷大面積發生,多少個無辜家庭遭難。恐怖的迫害不久也降落到我們一家頭上,邪惡的壓力不是親身經歷真的難以想像。婆婆是經過文革及幾次政治運動的人,對被中共打成「運動對像」的恐懼深入骨髓。那一年我丈夫被綁架,婆婆害怕家破人亡,恐懼讓她一時善惡不分,以為放棄修煉,拆散我們這個家,就能躲過邪惡的殘酷迫害。

她到我家來,那麼冷酷無情的要求我,把女兒留下,然後離開這個家。她還採取措施,讓別人掌管了我和丈夫的公司,並且把家裏僅有的一輛皮卡車也開走,不給我留下。那時我感到好無助啊!丈夫被綁架了,婆婆非但不幫著我去要人,還拿走公司,把我掃地出門。婆婆為甚麼如此絕情?我好不容易得來的家庭就這樣失去了嗎?我的生路在哪裏?我獨自去派出所找警察要人,警察不僅不放人,還幸災樂禍,似乎一切希望都被斷絕。

在叫天不應呼地不靈的困境中,我翻開《轉法輪》,一個煉功人應有的慈悲正念一下子回來了。我想到,我們修煉真善忍沒錯,迫害好人才是邪惡的,應該讓被矇蔽的世人揭露中共的造謠誣陷。婆婆明知大法好,卻不敢承認了,其實是最可憐的。何況她最疼愛的兒子被抓,一時失去理智對我,也不能全怪她,只因這場迫害的發起者太邪惡了。

我恢復了一個大法修煉者的狀態,開始做應該做的事情。一個月後,我接回沒有向邪惡妥協的丈夫。一回來婆婆一家人就來逼他和我離婚。我很平靜的問丈夫怎麼辦?從小到大都沒有和父母頂過一句嘴的他,想了一會說:你又沒犯錯,我為甚麼要與你離婚?從那以後,我和丈夫雖然幾經牢獄,但我們堅定修煉的心不動,因修煉而獲得的無上幸福感,也從未離開過我們的家。

婆婆雖於迫害開始時放棄了修煉,但在二零零六年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在我們家修煉氛圍的帶動下,又走了回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