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政治老師和一邪黨支書的命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七日】我是吉林省南部山區一個鄉鎮中學的老師,現已退休。二零零八年,我還在學校教學。那時,我身體出現嚴重不適已經幾個月了,症狀就是怕冷,人家穿的是入時的春秋裝,而我穿的卻是羽絨服。從頭到腳渾身難受,臉色黑紫,心像被甚麼東西揪住一樣,壓抑的總是想哭。我四處求醫,醫生說我精神有問題;我認識的人中有信佛的讓我信佛,我進過寺院;信主的人讓我信主,我去過教堂。連巫醫大仙兒都看過四、五個,花的錢不計其數。

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我開始自己服藥。因我家開藥店,吃藥方便。我就針對自己症狀看著說明書有選擇的用藥。幾個月過去了,不但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重。

那年秋天的一個下午,一個中學同學給我打電話說某同學從南方回來了,幾個同學想在一起聚一聚。在飯桌上,同學們聽著我的訴說,都很同情,有的建議我去大城市醫院查一查,別耽誤太久了,有的給我出偏方。吃完了飯,天也黑了,大家下樓準備回家卻發現外邊下起了瓢潑大雨。多數同學家在附近,而我在鄉下,需要一個多小時的車程,而且大雨天打車又不方便,縣城的一個要好的同學說:「別走了,上我家住吧,正好我還想和你嘮一嘮呢。」

原來,這位同學是一名法輪功學員。我告訴她,我原本是英語老師,因缺政治課老師,我年齡接近退休,校領導就讓我改教政治。她問我:「你怎麼教政治課了?你告訴我,教科書都有甚麼內容?」我說:「有思想品德教育、有法輪功天安門自焚(註﹕是中共導演的栽贓案)、有……」還沒等我說完,她攔住我的話:「你別往下說了,你知道你在做甚麼嗎?你在做一件大壞事,你在坑己害人,你卻不知道,這就是你病的根本原因。」

幾句話,說的我一頭霧水。我想,我沒有錯啊,按教科書講課,這是教師的職責啊!於是,她詳細地給我講了法輪功在全世界的洪傳盛況以及她修煉法輪功後身心的巨大變化,講了天安門自焚偽案的出籠,講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高價出售牟取暴利,講了貴州省平塘縣掌布村出現的天然巨石,講了《九評共產黨》的橫空出世及其引發的「三退」大潮。聽完後,我感覺到身上每個汗毛孔都被震撼了,一夜都沒有睏意。我心裏最不平的就是一個一向自稱「偉大、光榮、正確」的政黨竟敢當著十多億國人以及全世界人民耍流氓,撒彌天大謊,特別是活摘器官──這種超法西斯的罪行,古今中外從未有過的邪惡啊!與如此邪惡的組織為伍是我最大的恥辱。我當即退出了邪黨的附屬組織共青團和少先隊。我似有所悟,其實近幾個月來 ,我一直隱隱約約覺得自從接了這個政治課就沒得好。我立即聯想到在我前面有兩任政治老師好好的身體突然出現嚴重疾病肯定也是這個原因。

第一位政治老師是個男的。有一天走路突然毫無原因跌倒在地。事後他覺得渾身乏力。再後來就經常無緣無故平地跌跟頭。就連坐在炕沿上都能跌下來。到醫院檢查說是心臟間歇。這個老師一直在家養病,上不了班。

第二位是名年輕漂亮的女老師,接課不長時間就腿痛,站著痛,坐著痛,走路更痛。看了西醫看中醫,打針、藥吃一個多月就是不好。

第三位就是我了。本以為政治課課時少,能清閒一些,心裏還感謝領導照顧我年齡大,快退休了,給我找個清閒活。可沒多久就出現了上邊所敘述的症狀。聽了同學的一席話,我如夢初醒。

第二天吃完早飯,我帶著同學送給我的《轉法輪》、《九評共產黨》及幾本《明慧週刊》和《正見週刊》回家了。第一件事就是以我有病、需要休息為由,和學校領導請了幾天假。我在家認真的通讀了一遍《轉法輪》,真是醍醐灌頂,這本書太好了,我由來已久的人生困惑、疑問都在博大精深的法理中找到了答案。從此我走入了修煉。不到半月,我身上所有病狀全無,如沐春風,走路一身輕,熟悉我的人都說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在師父的點悟和幫助下,我順利地辭去了政治教學,做了一項適合我做的工作,而且有更多時間學法。

我常想,我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身難得,東土難生,正法難求」。這難得的一切我都得到了。可是就在同時,我心情也很沉重,因為我成千上萬的同行還在受中共邪黨坑騙,他們又在坑騙著成千上萬個無辜的學生。我也在盡自己努力救人,可是效果不佳。我身邊沒有一個同修,我深感力薄。

農村學校信息閉塞,聽信中共邪黨誣蔑法輪功的人還大有人在。我給他們講「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很多人不聽不信。我給他們寄真相信,他們一看是法輪功內容就不往下看了,撕個粉碎。這裏值得一提的是我校黨支部書記也是我的同學,他很賣力落實邪黨所謂的「保鮮」、「維穩」、「和諧社會」等活動,成為全省典型,常有外地組團來校參觀學習。他總是在教師大會上大講「不要相信、參與法輪功」之類的話。我和他講了好幾次法輪功真相,他都聽不進去,我還找來城裏的法輪功學員同學給他講真相,似乎也不起作用。我校教師如此難救與他有直接關係。

就在他信心百倍地追隨邪黨想成就一番大事業之時,惡報悄悄降臨了。他唯一的兒子大學剛剛畢業得了肺癌,已到了晚期,不到一個月就去世了。他和妻子哭得死去活來。沒有了兒子,失去了精神寄託,又是五十多歲的人了,沒有了生育能力,就從外地抱養了一個孩子,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們是孩子的爺爺奶奶呢。
每當我看到他那呆滯的目光,我的心都在顫抖,欲哭無淚。每當我想到自己救不了這些同學、同事我就心急。在此,我真誠呼籲所有同修,加大對教育界這塊重災區講真相的力度,救救這些無辜的老師和孩子吧!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感謝無私付出的同修。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