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基督徒到大法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一日】今年七十七歲的母親,曾是很虔誠的基督教徒,有近三十年的教齡。當我和她談起佛法時,她很排斥,說世界上就一個萬能的主耶穌,其他都是假先知。這些觀念阻礙了我向她洪揚大法,也使母親很難走入大法中來。

也許我母親還有點佛緣吧,師父慈悲點悟,最終使我母親改變了態度,認同大法並走入大法修煉中。

改變觀念

我母親在信基督期間,無論颳風下雨、農忙季節、節日,只要是週六必須去七、八里外的教堂(一個農村大院)聚會。農閒時,雖然大字不識一筐,但是捧著聖經戴上老花鏡也很像教徒的樣子,憑著在聚會時的一點記憶,打開書一個字一個字的順,偶爾也哼哼幾句對主的讚歌,見了有病的就勸人家快信耶穌吧,也感覺自己是標準的基督徒了,說只要信耶穌將來就能進天國。但是在日常生活中,母親跟常人沒有甚麼兩樣,生氣委屈時照樣罵人,有病時還是人的思路:吃藥、打針、住院,這時候對主的信任度就打折了。我說:不是信主能治病嗎?母親辯解說:教會裏講道的人說吃藥打針有幫助。

二零零九年深秋的一天,母親又病了,發燒、難受、血壓高、頭暈,這一次較重,經醫生診斷為小腦萎縮,有腦血栓的前兆。住了半個月的院,花了幾千元。那時我和妻子早已得法,告訴母親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就會好,母親也答應並接受,我給了她真相護身符。可是母親出院後,只要身體舒服了,照常去教堂聚會。

二零一二年春天,我回家看見母親躺在沙發上,看樣子很難受,虛弱的很,不能起來做飯、幹活,打了幾天的吊瓶不太管用。這時我又對母親說,你看我得法幾年了,好多病都沒了,再也沒有吃藥打針,身心受益你是看得見的,騙誰也不能騙自己的親娘吧!而你信了近三十多年的主,你怎麼還得病呢?你現在既難受又花錢,為甚麼有好路你不走呢?

可能是我說到母親的痛處了,農村老太太都捨不得花錢,沒有地方掙錢呢,不忍心向兒女要,所以答應信大法。

小插曲:母親很小的時候,村前山上有個廟,大和尚是母親的大姥爺,很喜歡我母親。由於我母親家裏姊妹好幾個,很窮,沒有吃的,於是我母親經常住在廟裏,聽聽和尚們念經,看看善男信女們燒香磕頭,然而趁別人不注意時就偷拿點心、饅頭、水果等供品吃,經常拿些敬過神的饅頭往家裏送,直到十歲才下山。

佛度有緣人。第二天我就把我家的影碟機拿去,給母親看師父在廣州的講法錄像,母親越看越舒服,說師父講的真好聽,沒幾天病好了,母親的身體好了,無病一身輕,又能下地幹活了。

在我的建議下,母親把醫生開的軟化血管、防止血栓的藥片統統扔了,真信師信法。

面對干擾

我母親修大法後,明白師父講的修煉不二法門,可每週六到教堂的聚會怎麼辦?不去吧,教堂裏那些姊妹們又打電話又來家裏追問,自己信大法了,卻不能實話實說,剛開始的時候就說有事沒空去,下次去,就搪塞過去,後來教會的兩個頭(長老)親自到我家說服我母親。再就是我弟弟和妹妹(常人),害怕母親修大法被迫害,要求母親去信主,母親就騙他們說每次都去聚會,結果我弟弟和妹妹經常週六回家檢查,看母親是否去聚會,有時沒有空回家就往家打電話探測。有一回,我弟弟往家打電話,我母親以為是我們打的電話就接了,結果我弟弟把母親訓斥一頓,還把我舅(母親的弟弟)叫來動員母親去教會聚會,我舅還派我三姨進行監督(教堂就在我三姨村)。

母親面對這些干擾感到真難辦,到週六就發怵。這時妻子同修和我切磋:母親既然得了法了,不能老這樣受干擾。於是我們就告訴母親,求師父為她做主,不允許任何人干擾。再來電話也不接,同時我們給母親買了個既方便又安全的小型放碟機,讓她在家看師父的講法錄像(不識字就沒有給大法書),在自己孩子面前不用隱瞞,該看就看,漸漸的弟弟妹妹也就不再管了。

信師信法

母親自走入大法修煉,信師信法,身體很好,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二零一二年五月,母親去幾十里外的地方採金銀花掙錢。回來後告訴我說,在採金銀花期間,天很熱,有一次去山坡上採,母親獨自一人,有點害怕,擔心熱倒了也沒有人知道。於是在心裏求師父:師父啊,我離家這麼遠,您可得保護我呀!

有一次,我母親騎電動三輪到縣城過十字路口左拐,看著紅綠燈閃爍著不明白啥意思,在與汽車爭道的慌亂中,拐彎幅度大,車歪了,人不知怎麼蹦下來了,在其他人的觀望中,老太太覺得有點丟人,正過車子就跑了。

證實大法

得法半年後,已經七十五歲的母親去鄰村幫人加工煙草掙錢,每天早走晚歸,幹了四十多天掙了兩千四百元。平時只要有找人幹活打零工的,我母親不落下,當別人問她,這麼大年紀了還能幹活,身體這麼好啊,我母親說我有信仰(有怕心沒有說修大法)。

二零一三年底,我舅來看母親,母親和我正在忙著炸菜準備年貨,看到我母親紅光滿面,身體健康,在事實面前我舅不得不承認大法的神奇和超常,於是對我小聲說:你娘的身體是比以前好多了,在家煉,不能讓別人知道了,注意安全。

二零一四年正月初十,母親兄妹八人在舅家一起團圓聚餐,吃飯時我母親(是老大)和我二姨坐上席,我舅仔細觀察我母親和二姨,當場就說:咱大姐的臉比二姐的臉面嫩,看上去也精神,看來這功法確實好,大姐你要信就得好好信啊,給我也掛上個名吧。並對其他人說都該信。

母親不僅在她兄妹面前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在孩子面前也起到了同樣的效果。我兄妹四人都是一家三口,妻子和我給兄妹們講真相時,母親也幫忙配合勸說,全家人(除三弟中毒較深暫時沒有表態外)都三退了。幾個姨、姨夫(除二姨夫不信)都知道大法好並記住法輪大法好,該退的也都退了。

現在七十七歲的母親還經常騎電動三輪到十里外的城鎮賣青菜、土特產,經常跟我兌換真相幣使用,有一次買東西的人給她一張十元的真相幣,她發現後傳給鄰攤的看,讓其他小販了解真相 。

現在我母親能面對幾個熟悉人和鄰居,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平安有福報。並且多次要求我妹妹快來煉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