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年一次的珍貴機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九日】人生不過百十年,掐指算來沒幾個十六年。我修煉法輪大法的珍貴機緣就發生在我人生的第一個十六年和第二個十六年間。

十六歲,我讀高二,暑假的一天,媽媽對我說:「到公園煉功吧,鍛煉身體,很多人去,效果很好。」於是,我就去了。這裏提到的,得到公眾認可的功法,正是法輪功。遺憾的是,我並沒有讀過《轉法輪》,也沒有煉靜功,只主觀地把這功法等同於一般氣功,鍛煉身體,祛病健身。

媽媽雖然請了一套大法書,但是也從未讀過。我們都認為:請了書,供起來,能保祐我們!正因為我們對大法處於近乎無知的認識,所以隨著我的暑假過去,升入高三,在異常緊張的學習中,自然停止了「鍛煉身體」的活動──公園煉功。而媽媽一直因工作和家務繁忙,抽不出絲毫時間去公園,也這樣不了了之了。

我和媽媽其實是陰差陽錯地錯過了師尊給安排的人生第一次修煉法輪大法的珍貴機緣!

時間一年又一年地過去,轉眼到了二零零四年的春天。一天,媽媽在路上偶然遇到了一位老熟人,一位自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並且一直在法中精進實修的大法弟子。她和媽媽聊了起來,談話中給媽媽講了法輪功真相,勸媽媽說:「姐,快回來吧!」

媽媽跟我說,就是這句彷彿來自至親親人的呼喚,讓媽媽當時就熱淚盈眶了……媽媽那時患有腳疾,病痛難耐,用了很多藥都不見好轉。我們家是普通職工,收入不多,一時真拿不出多少錢去詳細檢查、醫治。正是這些原因使媽媽毫不遲疑,立刻從這位大法弟子那裏請了一套書、煉功帶,回家開始了認真讀書,按要求煉功。

沒多久,媽媽的腳果然不再潰爛了!既然不用花高額醫藥費,有治療效果,為甚麼不煉?於是,媽媽堅定了決心,開始正式修煉法輪功。

我當時已接受邪黨教育多年,一點聽不進去媽媽給我講的真相:法輪功不同於一般的氣功,是一套上乘的修煉功法,是佛法;法輪功是被迫害的,沒有反政府等等。我和媽媽因為這事還僵持了幾個月。

到了夏天的某一天,我因工作失誤被領導訓斥,非常上火,感冒發燒,躺床上不想吃不想喝,幾乎奄奄一息了。媽媽見狀嚇壞了,一直在我耳邊念「法輪大法好」和發正念口訣。

我大概昏迷了一天,迷糊中好似有千斤大石壓著我的魂魄醒不過來,怎麼使勁也說不出話!後來我終於用盡全力睜開眼睛,咬著牙說:「媽,快,快在牆上寫個大大的『滅』字!」「滅」字掛在牆上,過了一會兒,我有點力氣了,隨媽媽一起用力念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幾遍,媽媽說,看見一個長尾巴的黑影從門口竄了出去!與此同時,我彷彿如釋重負一般,能喘上氣了,感覺身體輕鬆不少,人完全醒了過來,想吃東西了。從那之後,我贊同媽媽修煉了,認同法輪大法真的是有奇效的好功法!

時光荏苒,一晃迎來了我人生的第二個十六年,這一年,我在媽媽的督促下和媽媽一起學習了一遍《轉法輪》。聽進了媽媽的一句話:不煉功不算修煉。我說我盤不住腿,坐那心如同長草似的,手撓來撓去。媽媽說,你試著來,能靜多久靜多久。

於是我開始了第一次煉靜功。師尊沒有放棄我,我一坐那就入靜了,感受到來自師尊的鼓勵:「感覺自己好像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1]的境界。這次入定,我靜了四十多分鐘,遠超出我的二十分鐘預想!

隨即我高興地和媽媽學習了動功。師尊也在我煉動功時加持了我,讓我在離開十六年後,又重拾走回大法修煉的信心!

煉了功法的第二天,我驚奇地發現,我近視了二十多年的眼睛竟然有了好轉!這可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眼睛看東西不那麼重疊了,看稍微遠點沒那麼模糊費勁了。我高興極了,堅定了修下去的決心。

開始修煉沒幾天,我胳膊不知怎的突然抬不起來了,穿衣、脫衣都費勁,一動就鑽心的疼。我通過學法明白這是正常的,師尊講:「告訴你,已經給你消下去很多了,你那個麻煩小的多了。要不給你消,你遇到這麻煩可能就一命嗚呼了,也可能躺那兒起不來了。」[1]於是,我就按照法理告訴自己:「今天他要不學法輪大法,一個跟頭栽下去,說不定就死在那裏了,也許永遠癱瘓下去,真的得腦血栓了。」[1]抬不起胳膊?沒事,那我就拖著胳膊學法!不能抬手煉動功,我就煉靜功!

學完法,煉完靜功,胳膊真的好了很多,能抬起來脫、穿衣服了!就這樣過了十天左右,胳膊全好了,又能活動自如轉來轉去了。這十來天時間內,也有過反覆,但我都告誡自己:堅定,「巨難之中要堅定」[2],堅信師尊,堅修大法。果然,大法在給我展現近視見好的奇蹟後,又為我展現了胳膊好了的奇蹟。

從此,我開始正式像修煉人一樣,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大約過了三週左右時間,我做了一個夢。在火車的月台上,站著一些人,我和媽媽也站在月台上準備上車。車還沒來,我說就在這等吧。媽媽說,不行,這裏人多,我們往後走走,人少。我說別走了,就站這吧!媽媽執意向後走去……這時,動車飛速進站了。我猶豫了:我這上不上車啊,媽媽走遠看不見了,我上車,她卻沒上,不就走散了嘛?正想著,車門要關上了,忽然間我伸出一隻手放在門縫處,心想門能打開,我就上,真巧,我只輕輕往兩邊一推,門就打開了!我想都沒想,立刻飛身蹦進車內,與此同時,車門在身後關上了,車也飛速開了起來。我很高興自己沒有等下去,嘴裏嘟囔著:等,等,等,就會等,等甚麼等啊,哪輛車人少啊!然後轉身向後邊車廂走去,找媽媽,希望她也上車。走了大半節車廂,遇到了也往前走的媽媽,我高興地說:「媽,你也上車了,太好了!你看這車多快啊,有等的功夫,我們都到站了!」說著,我們高興地拉起了手。這時,我們開始注意車廂:人不是很多,但每個座位都坐滿了,也有些人站著。大家都特別高興,有老人帶著孩子玩的,有幾個好朋友聊天說話的,也有像我和媽媽一樣彷彿久別重逢一般,激動地拉手挽肩的。

醒來後,我和媽媽說了夢裏的故事,媽媽說這是師尊點化我終於「上車」了!同時也點化媽媽做好「三件事」別往後看,不要等!正如師尊經文提到:「是啊,你們知道嗎?你們是大法弟子,天上有無數生命、無量無計的生命羨慕你們。我今天對任何一個高層的神,不管他多大,我說你來當大法弟子,一秒鐘都用不了,只要我話一落他立刻就跳下來,簡直樂壞了──明白的誰都知道,那不止是能自救,而且能救了他世界中的無量眾生,這是未來宇宙最了不起的事情。」[3]

時至今日,我修煉快兩年了。這兩年中,我由一名剛剛得法的新弟子,慢慢也有了自己的些許修煉體悟:在過關中魔煉自己的心性,遇事要向內找,找自己才是修煉,不要人念,要神念,要正念。在救人做事中修去怕心,修去各種人心。

現在想來,自己這生最慶幸的就是得法了!我和媽媽說:我原來的生命不「值錢」,得法後才發現自己「值錢」了。師尊曾經問大家:「救度眾生再有十年,你們還幹不幹?」[4]大家說:「幹!」我也是這想法:人生裏最快樂的,就是開始了修煉,再修多少年,我都修不夠。正法的進程太快了,我回來晚了,我一定要做到「上士聞道」[5],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跟上正法進程。

我多希望那些如我十六年前一樣,年少時接觸了大法,由於種種原因離開了的人們,快快回來吧!正所謂:「生生輪迴轉 角色有苦甜」[6]「末劫神會來 救度解前緣 生生為此願 千年苦熬煎 機緣不可衍 得失在瞬間」[6]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堅定〉
[3]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4]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5]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6]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機緣一瞬間〉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