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家夫婦煉起了法輪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日】親家夫婦──我女兒的公公和婆婆老倆口,是山東人。我們去國外探親,老倆口來北京幫助我們的女婿、女兒(也就是他們的兒子、兒媳)接孩子上下學。我們從國外回來前,他們已買好火車票,準備回山東老家了。因為老太太身體不好,心臟病、高血壓、痛風、眩暈等疾病已把她折磨得夠嗆,已經好長時間不敢下樓了,巴不得我們回來接她的班,她好回家,就怕死在外地。

我們從國外回來,看我們比他們小不了幾歲,卻紅光滿面,精神抖擻,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和年輕人沒啥兩樣,他倆很是羨慕。我們告訴他們,是因為我們修煉了法輪功,原先也是疾病纏身,藥不離身的。每次出門,各人都根據自己的身體狀況裝好自己的藥袋子,防備隨時出現問題。在國外學了法輪功,從此遠離了醫藥,變得無病一身輕。

我們告訴他們有關法輪功的真相,親家母說:「知道!法輪功是被冤枉的!我們在山東老家常看法輪功的資料傳單,大集上常有發的。」

親家母問我們有沒有煉功的資料給他們看看。我們立即給他們買了mp3,裝上了師父的講法錄音和煉功音樂,刻錄了教功的光盤,告訴他們現在法輪功仍在受中共的打壓,回去煉功時,要注意安全。

親家母說:「知道!打死也不說!就煉這個了!」我告訴他們,不是不說,而是要注意安全。當你們受益了,一定要告訴你們的親朋好友,法輪功是真正教人學好,教人向善的正法,絕不是像中共說的那樣。不要相信中共的造謠污衊。現在人心變壞,道德滑坡,災難頻發,預兆將來還會有更大的災禍。了解真相,退出邪黨的各級組織,從內心深處作廢曾經發過的毒誓,大難來時就能得救保平安。老倆口欣然答應。

親家公原來是個老高中生,鐵桿兒的無神論者,一說起甚麼神啊、道啊,就嗤之以鼻,認為那是愚昧無知,胡說八道。原以為他接受大法有障礙,沒想到他的態度和平時比,竟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一下就接受了。根本沒用我們做甚麼解釋。這說明他們在老家看到的真相資料已使他們明辨了真假、是非。曾經的擔心純屬多餘。我想這就是緣份。緣份到了,想攔都攔不住。我們的責任和義務,是幫他們把緣接上。

接下來就是教他們煉功。第一天學基本動作,沒甚麼明顯的反應。第二天,糾正昨天學的動作,在煉第二套功法抱輪時,親家母開始流汗。臉上、脖子上流的一道兒一道兒的,衣服都濕了。親家母說,我長這麼大,還沒出過這麼多汗,再熱也就鼻子尖上有幾顆汗珠。我告訴她,這是師父管你了,在給你清理身體呢!你得過的病,或將來可能要得的病都可能有所反應,不要害怕,那是在給你消業呢。

第三天,繼續煉動功,糾正動作,最後學靜功。親家母打坐,大腿一扳,很輕鬆就來了個標準的雙盤,而且不痛不癢。而親家公的大腿則硬得跟棍子似的,連散盤都翹得老高。一問,原來他的腿被車撞傷過,有傷殘證。告訴他,只要你堅持煉,最後都能盤上,當然你要忍住點疼。老頭兒雖沒有明顯的反應,但也很認真的跟著煉動作。第四天,他們就坐火車回家了。

他們到家後,我接到他們的電話:一路順風。親家母原來暈車暈的厲害,平時連公共汽車都不敢坐,這次來北京就暈的要死要活的,躺了三、四天才緩過勁來。這次回家坐了一夜的火車,竟然一點暈的感覺都沒有。從親家母的話語中流露出少有的自信和輕鬆。大家都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

一年後,老倆口又來北京。這次是坐飛機來的。他們的兒子、兒媳想讓倆位老人體驗一下坐飛機的感覺。從起大早坐汽車去機場,到下飛機後乘車到兒子家,連番換乘,折騰了一天,絲毫沒有暈車、暈機的感覺。兩位老人臉色紅潤,精神矍鑠,面貌煥然一新。他們說,打煉功到現在,已經一年多了,連感冒都沒得過。

後來,我們的女兒、女婿也到了國外。我在國外見到我的女婿(他們的兒子)時,女婿剛和山東老家的父母通完電話,我問親家夫婦的身體狀況,女婿說:「好著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