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師尊讓我得到苦尋的答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九日】我與大法的結緣,那真是師父苦心的步步安排:一次為別人買書而喜歡上了國學的哲理,一次因對疾病的絕望而走入宗教,一次對瑪雅預言的好奇而開始對宇宙的探索……我意識到生命、心靈、宇宙、宗教一定有著某種深奧的聯繫,人類和宇宙在面臨著變革,中國會有一位救世聖人的出現……可是再往下我找不到答案了。

直到二零一二年七月的一天,我遇到一位姐姐。她和我一起探討宇宙和佛法,並推薦《轉法輪》一書給我。當我讀完了一遍《轉法輪》,困擾我多年的謎團被解開了,我一直在尋找的答案終於找到了。於是,沒有任何觀念的阻攔,我隨姐姐走入了大法修煉。

病業中看我們的正念

了解了疾病與業力的關係,大多數時候我都能夠堅定正念,絕大多數的疾病也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但最難過的病業是痛經。於是,每當這時候我都不煉功,因為本來腿就疼,加上肚子疼,怕自己忍受不了。

但越怕疼越過不去。第二次,肚子依舊疼的不行,下班打車回家,進家裏就倒進沙發裏起不來了,姐姐在旁邊靜靜地跟我聊天交流時,突然腦子裏閃出一念:無論發生甚麼事,學法煉功都要照常。於是我做出決定,這回晚上多疼也堅持煉功。神奇出現了,那天晚上打坐時,不但肚子沒疼,就連平時打坐會生疼的腿也沒有疼……

再後來,正念就越來越足了。開始還會疼得刺激人心,但是我儘量不去動心:你疼你的,我不管你,排斥你……就這樣疼一會兒自己就好了。從前這時不敢碰涼的東西,後來涼水洗衣服、吃雪糕也沒有了人念的懼怕和擔心,念正後,會意識到,這一切都是促成業力反應的外在因素,而實質上肚子疼根本和他們沒有關係。

煉功修心,攻克一小時雙盤關

由於修煉時間短,所以開始雙盤很吃力,雖然有一次突破了四十分鐘雙盤,但到最後還是疼得差不多就拿下來了。同修姐姐有一天給我們很多同修分享了一篇西人大法弟子開天目看到師尊在我們打坐時為我們調整身體的文章,那幾天可謂是我們共同突破的一個階段。還有很多其他同修那幾天也過來一起煉功,姐姐分享告訴我:他們哭也堅持了一小時;還有用繩子綁腿等等令人感動的場景,於是也下決心要盤一小時。

那天告訴其他在讀法的同修看著我盤一小時,別讓我拿下來。結果他們可真負責啊,我一受不了要拿下來,幾個女同修支支哇哇就叫起來,本來疼得鬧心,她們一叫更鬧心,為了清靜,我硬是堅持了一小時。這是我第一次雙盤一小時的經歷。說來可笑,但是這也是師父苦心的安排。

師父在《轉法輪》最後寫到:「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的確是這樣的,有了一次雙盤的經歷,以後就有了信心。因為自己知道可以堅持一個小時,但後來的那段時間真的讓人刻骨銘心,每一天打坐都那麼鑽心的疼,疼得涕淚縱流,更有甚者是鬧心,從心往外地鬧,像渾身裏外都爬滿蟲子一樣。有時真是難忍得不行,就想拿下來,但另一個正念還在反覆告訴我:不能拿下來,一次想拿下來就次次想拿下來,不能開這個頭。所以每天我想拿下來,我就心裏不停地喊師父:師父,我不能拿下來……

這樣天天疼,大概半個多月,一次大消業好幾天過去了。腿居然沒那麼疼了,從此後,我跟姐姐一直相互支持著盤一小時。現在,很多時候自己還能達到入定的狀態,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一樣:「感覺自己好像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非常舒服的感覺」,也會感覺到能量場非常強。

權衡好學法與讀書的關係

因為我是學文科的,從前特別喜歡看書。剛得法時,還每天規定自己要看常人書五十頁。到了後來,意識到法是造就我們生命的根本,書可以不看,但是不看法就沒法修煉,所以我逐漸將讀法放在首位,一點點把之前執著喜歡的國學和宗教書籍都漸漸放下了。自己做的是文字工作,當工作中遇到困境時,偶爾也會動心:這常人書和大法書到底怎樣去權衡?看還是不看?

後來隨著讀法悟到,修煉是很嚴肅的,不僅是不二法門的問題,修煉在另外空間是極其系統精密的演化過程,思想中稍微摻雜進了其他的東西可能就會影響修煉。書中帶的全是信息,尤其到了近代,中共統治下的文化中充斥了太多不正確的觀念,即便是傳統的文化,也畢竟是常人的書,層次和大法還是相差很大的。所以我儘量去克制不看這些書。

但是,做廣告寫文案有時候也需要積累一些東西,那麼我會有目地去搜集一些詞句,或寫作的方式,記下來。在真正用的時候,用起來非常自如,大法也賦予了我們很大智慧,思維漸漸就被打開了。

所以我悟到,學法不能走極端,不能說學了法,常人中甚麼都不學不做了,學生還要上學,科研還是要搞,出國還是要學外語,不能極端認為學法一切都不用做了,要最大程度符合常人。但,我們畢竟是修煉人,我們要把修煉看得最重要,常人中的功名利祿甚麼能長久?有甚麼比返本歸真更重要呢?那麼我們就要權衡好,最大程度不讓這些常人東西、不好的信息干擾到我們修煉。如果說閒著沒事幹,我覺得看甚麼也沒有比看法更好了。

保持清淨心 苦斷上網執著心

用了電腦這麼多年,上網已經成了習慣和執著,看新聞、看貼吧、上微博,而且白天沒事了,就上各個網上溜達。但是上網卻是能帶動很多人心,愛看新聞是好奇心、愛看網上爭論是爭鬥心、各種社會新聞讓人憤憤不平這是爭鬥心、網上到處充斥著淫穢不堪的東西還容易激發人的色慾心……各種東西就像各種魔爪一樣在網上拽著人心放不下。

為此師父不只一次點悟過我,每次我要上網溜達,電腦就掉線,當時明白了,下次還想上;後來我自己就向姐發誓,我說如果我白天再上網,我就怎麼樣,可發誓幾天就不發了……作為電腦時代長大的人,上網真是需要突破的一個很大執著。

那段時間,師父還點悟過我,晚上做了一個夢。夢到我胳膊帶著一堆蜘蛛網,上面還帶著蜘蛛。我當時在夢裏就開始悟:蜘蛛,就是執著,蜘蛛網,就是執著網的意思。我醒來就明白了,師父夢裏告訴我,我太執著網了。師父就差顯現到我跟前告訴我了,我還有甚麼理由還放不下呢?就這樣,我徹底放下了上網心,也奇怪,我放下了之後,我同事就幫我把掉線的毛病找到了,電腦也不掉線了。

記得有兩天,網絡上甚麼信息都沒有看,心裏特別清淨。突然那天感覺心特別輕盈,好像睡夢裏在空中飄的感覺。狀態異常平和,那段時間打坐總會迷糊、困,不過就在那天,打坐居然入定特別好,一點也沒有睏。

後來在《轉法輪》中看到這樣一段:「你要想提高你自己,你得向內去找,在你這顆心上下功夫。你才能夠真正的提高上來,打坐中你才能靜的下來,能靜的下來就是功,定力多深是層次的體現。」我悟到,平時修煉中會出現不好的狀態,其實都源於我們沒有去掉的不好的心。

處處是假相,一切磨難都是關

從前我總覺得,法正人間越來越近了,這段時間我反而對家人越來越好,好像要把之前對他們的歉意都彌補回來似的。

後來發生了一件事,讓我開始反思「情」。放假期間我回老家,在路上手機被人掏了,那裏面有全套大法書,還有我個人簡歷等一些資料,我開始還有點擔心會不會有人拿了我的資料去告發我,但後來念又正回來了,希望拿到我手機的人能有緣認識大法,心就放下了。

離開老家時,媽媽要我回去後不管用甚麼電話都給她回個電話,好讓她放心,我點頭答應了,回來就買了一張新手機卡。下午四點多就給家裏打電話,沒人接,我以為家裏人都在外面忙,可是到晚上六點多還沒人接,我有點擔心了,想再等會看看,等到八點多還沒人接,晚上十點多依然沒人接……我心裏發毛了,我們家從來沒有全家空的情況,會不會是我擔心的事發生了,他們按照我的簡歷找不到我,結果找到我們家,一家人會怎麼樣……可是天又已經黑了,我怎麼辦呢?我去哪兒找他們呢?我急得法也看不進去了,忍不住哭了……

姐姐告訴我說:大法弟子不會有事的,關鍵就是念正不正,放下怕心說不定一切都沒事了,然後讓我背師父《洪吟》詩詞中的《怕啥》。 我走到師父法像面前,合十,一直在背《怕啥》,眼淚還在往下掉,足足背了半個小時,心漸漸平復了,我反覆在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假相,我該學法就學法。然後姐姐就給我講了呂洞賓成仙的十大考驗,有一大考驗就是他有一次回家後看見全家人都死了,但是他依然能做到不動心,等到要出殯的時候,結果一家人都復活了。

第二天一大早,姐姐突然想提醒我,是不是電話出故障的問題,讓我打故障報修電話。上午故障報修員就給我打電話,說去我家看一看,不一會兒家裏電話打過來了,聽到媽媽說話了,果然是電話出了故障,我媽媽在家也急得夠嗆。原來這一切果然是假相,是考驗的,看我們能不能徹底把對「親情」的執著放下。

通過這件事,更讓我領悟到了,修煉人在常人中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相,都有考驗我們的因素在裏面,都是我們需要過的關,有我們需要放下的東西在裏面。當我們真正能把心放下時,一切都不會有事,當我們抓住執著不放時,舊勢力就會抓住我們的執著製造更大的磨難。

不走極端 保持好形像證實法

從前自己喜歡化妝出門,穿著也比較講究。學一段法之後,覺得人的外面只是一層人皮,不必要過多執著和裝飾,修心才最關鍵。所以到後來,漸漸不那麼愛買衣服了,不化妝了,配了一個大眼鏡,別人看了都說活脫脫的「醜女無鹽」。

那天,同屋妹妹買了一件很漂亮的大長裙,因為她想買另一件就想賣給我,我一試,大家都說好看,我也就自然收下了。那天去另一位同修阿姨家,阿姨說,這裙子穿得很漂亮,應該打扮漂亮點,不能讓人感覺我們學大法了,一個個怎麼都不知道打扮收拾了,穿個黃膠鞋也不像個樣子了……我連說是。

回來後,我就在想「心中無鵝腿,吃了也無妨」,不怕你收拾漂亮,關鍵是執不執著,另外,打扮得是不是端莊大方,是不是個大法弟子樣,不能像現在那些常人一樣,美醜不分了。此後,由開始淡妝出場,穿上了高跟鞋,職業裙,看上去還依舊那麼青春陽光。我想,這麼出去講真相,別人一定會說,學法輪功的看著挺有氣質啊,也不像電視說的精神都不好了那樣啊。

修去爭鬥心 修出大忍之心

我在常人中,「不讓人說」的心、爭鬥心是很強的,在修煉中,是我要突破的一大關。這裏分享一個和同事過關的經歷。

同事A是一個做事很嚴謹的人,所以在工作配合上每一個細枝末節都會和我深究。但由於我當時這個「不讓人說」的心很重,所以她在和我配合上就會表現出說一些我不愛聽的話,刺激到人心。

開始時是很難忍受住的,明知與她爭辯不對但就是很難放下這顆心,那天,心裏覺得委屈,眼淚往下掉,恨自己過關怎麼就這麼難。但難受之後還會冷靜去反思怎樣下次做好,於是下決心,心裏過不去,嘴上也要忍住(還沒有做到「根本不放在心上」的狀態)。不過,當我有這一念出現時,發現她後來對我的態度又變得平和了。

修煉是反覆的過程,並非這麼簡單。不知哪天,同事A又回到原來的狀態了,這次我沒有那麼激烈,但是心裏還是翻江倒海地難受,雖然這樣,我說的話是正面的,發現她的態度也轉變了。就這一瞬間,我突然意識到:境由心轉,一切都是因為自己有顆不好的心促成的。反過來,如果沒有外在這個環境去修煉,我們也就沒機會提高心性了,想到這,我突然覺得我的確該謝謝同事A,沒有她,我怎麼能意識到自己這顆不好的心呢?

就這樣一步步轉變著自己,後期隨著學法,爭鬥心變得越來越弱,同事A對我的態度發生了巨大變化,我和她竟然成了很好的朋友,經常一起吃飯、下班,當然我還會不斷給她講真相,她對大法的態度也在一點點發生著改變。其實我知道這些業力都是我自己的難,而在我決心去掉它時,師父幫我消去了很多很多,感謝師尊。

學貴有恆 堅持早起背法

在這段時間的修煉中,自己能一步步去掉人心,最關鍵的還是法所起到的力量。雖然每天工作下班都很晚,自己的時間不那麼多,但是我儘量早起,在上班前多看。

近來,鄰居學法小組每天早上三點半起來煉功,五點開始背法,一直背到九點,姐姐每天很早就過去了,想著他們早早都學法,我還賴在床上睡覺,感覺非常慚愧,於是我也下了決心,每天五點準時到鄰居那堅持背法,這樣,從前每天早上最多背三段。

有一句話說的好,修煉如春起之苗,不見其增而日有所長。通過背法,確實讓自己的心性有了很大提高。從前在面對矛盾時的狀態,是明知不對,卻沒有能力控制住自己的執著心,當背誦一段時間後,發現自己的心境變得越來越平和,像師父在《轉法輪》裏說的:「往往你的心總是那麼慈祥慈悲的,突然間出現問題的時候,你有個緩衝餘地,思考餘地。」

從前很強烈的爭鬥心變得少了很多,包括其他的心也都自然而然變得越來越淡了。原來,只要堅持學法,精進地同化法,一切師父都在幫我們做。

多學法 正念足 多救人

在不斷學法中,清晰了現在的正法形勢,中國人將面臨的危難,所以我毅然走上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道路,每天堅持打真相電話、定期出去發資料、和身邊周圍遇到的有緣人講真相。我現在做的新項目是直撥電話三退,現把過程中的一些心得分享給大家。

打直撥電話更能感覺出與修煉狀態的關係:說話時的心態是否純淨、面臨挫折時是否動心,而且當我們有不好的心時,會通過對方的狀態反映給你。那段時候總上網看到邪黨一些不好的新聞,爭鬥心很強。接電話的人,很多都在和我抬槓。從對方也能看到自己要修去的心。所以白天更要保證多多地學法,有一個好的狀態去救人。

有一天,有個人聽到真相後說:「你不怕我舉報你嗎?」我說:「我完全為了你好,甚麼都不圖,希望你被救度,你能接到電話一定是個善良的人,你也一定不會這樣做!」我抱著很強的正念就解體掉了對方不好的因素,他後來還說了自己其實曾經也看過《轉法輪》等等,並與我進一步交流了。

在救人中,舊勢力也會干擾。有段時間每次打直撥電話時,身體就會出現病業的假相,於是我心裏發出一念:「求師父加持我,不許舊勢力干擾我救人。」那天肚子特別痛,狀態不好,但奇蹟的是,在我打電話過程中,卻絲毫沒有難受的感覺了。感覺師父法身無處不在,呵護我們走著每一步。

以上是我修煉以來的心得感受,由於層次所限,有不當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希望自己的經歷會對那些新走進來的同修們有所幫助,整體圓容提升,做一個師父合格的弟子,不辜負師尊的洪大慈悲,兌現誓約,完成使命,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