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強好勝的人變成孝順媳婦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七日】我於一九九七年冬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大法中受益無窮。現在就把我修煉中的幾件事寫出來與大家分享,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由從不讓人到孝順媳婦

我以前是個爭強好勝的人,大小事不肯讓人,所以愛跟人爭吵,爭的臉紅脖子粗的,而且從不服輸。結果周圍環境搞的很緊張。修煉大法後,就像變了個人似的,真可說是脫胎換骨了!

比如說,有一次我和幾個婦女一塊兒去地裏幹活,在閒聊中,其中一人大罵起來。別人認為(事後有人跟我說的)我也不是個省油的燈(這是修煉前人們對我的認識),一定不會與她善罷甘休!可是出乎人們的意料,我竟然沒有跟她罵!說實在的,一開始我還真想跟她吵、跟她罵。可是轉念一想:我是修煉人啊!師父告訴我們,修煉人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怎麼能和常人一般見識?我們要按「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不能我行我素啊!師父不是還給我們講了韓信受辱於胯下的典故嗎?韓信是常人,我們是修大法的,應該比韓信強的多。要是不能做到「忍」那算甚麼煉功人?!想到這些,心裏亮堂了,我不但不跟她吵罵,相反笑著跟她說話。她怒氣未消,不買賬,繼續吵罵,並且好長時間不答理我。後來,她孫子結婚,我按當地習俗主動給她家送賀禮,幫她家的忙,她很受感動,高高興興拿出糖果讓我吃,從此矛盾化解了,關係融洽如初。

過去,我跟婆婆的關係也很緊張,也吵過不少架,誰也不願答理誰。修煉大法後,我認識到了自己的不對。師父教導我們:「當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作為修煉人,就得處處聽師父的話,處處按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在學法修煉中,我徹底改變了錯誤觀念,不再仇視婆婆,相反處處盡心照顧婆婆。過去我總不願給婆婆送飯,讓丈夫或孩子給她送;修煉後,總是親自給婆婆送飯,跟她說開心話,知心話。輪到其他弟兄管飯時,我做了好吃的,或買了甚麼好吃的,總要給婆婆拿過去。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對婆婆總是恭恭敬敬,百般體貼,婆婆常常感動的流著淚,拉著我的手說:「俺一輩子沒個閨女,這下有了,你就是俺親閨女啊!」婆婆還常在人面前誇讚我:「俺家媳婦煉了法輪功可真變好了!」鄉親們也說:「常言說,『江山易改,秉性難移』,可這法輪功真厲害,就能把人的秉性給改變嘍啊!」

從文盲變成文化人

我是個窮孩子出身,連小學都沒上過,一個字都不認識。曾有人逗我說:「為甚麼不會寫自己的名字?」我說:「俺不是流氓嘛」!因我不識字,對「文盲」、「流氓」的意思分不清,所以本來想說自己是「文盲」可就用了「流氓」這個詞,逗得當場的人們哄堂大笑!

一九九七年冬季,我走入了大法修煉,聽師父在濟南的講法錄音,越聽越愛聽,越聽越覺的心裏亮堂,覺得人生中許多解不開的疙瘩一下子解開了。同時這「真善忍」的法理叫我誠心誠意的贊成!於是我請了寶書《轉法輪》。可是我一個字都不認識,這怎麼學?我捧著寶書急的落淚!在學法組,學員們你一段我一段的輪流念,我就拿著書一個字一個字的對照著聽,就這樣學啊學啊,逐漸的就認識了一些字,同修們也很願意幫我,我學的也很用心。到九九年邪黨迫害之前,我基本上快把寶書上的字全認下來了。可是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黨對法輪功的鎮壓開始了,全國所有的電台電視台、大小報刊等等宣傳機器一齊上,鋪天蓋地向法輪功壓下來,造謠、欺騙、栽贓、誣陷,甚至抓人、打人、酷刑折磨、等等等等,紅色恐怖籠罩全國!這一來,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遭到了嚴重破壞!怎麼辦?當時,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心性不高,曾一度消沉下來。在幾個親戚同修的幫助下,很快又提高上來,字也認得更多了。後來我村又成立了學法小組,雖然只有三、四個人,但學的很紮實,學法煉功講真相收穫都很大。

就這樣,我覺得師父時時都在我身邊,給我開啟智慧,增強記憶,使我這個一字不識的文盲竟然能把三百多頁的《轉法輪》一字不落的讀下來了!現在《明慧週刊》、《明慧週報》及師父的《各地講法》基本上我都能讀下來了!法輪大法給了我健康的身體,使我心性得到昇華,又幫我在文化上有了這麼大的收穫,這真是我一生中永遠也忘不了的大事啊!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