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七歲老人:我就信李洪志師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八日】我今年八十七歲,是山東省煙台棲霞市人。我有八個孩子,五世同堂,家裏六十六口人。全家都支持我學大法。別看我歲數大,可身體健康,沒有李洪志師父傳這個大法,我這條老命早沒了。我的眼睛看別處花,可是看大法書一點也不花,清清楚楚的。我就是信李洪志師父,就是信法輪大法

再也摸不到硬梆梆的腸子了

一九九八年三月的一天,我女兒對我說她學法輪功不長時間尿毒症就好了。說著,就打開師父的教功錄像讓我看。當師父演示完一到四套功法後,開始演示第五套靜功時,我情不自禁的說:「這個師父就是個神,可惜我沒文化,學不著。」女兒說:「你要想學,我幫你。」女兒給我買了錄音機,我就天天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天天煉功。盡最大能力去按照師父的要求做,按「真善忍」做。就這樣,我五十餘年的老胃病,十天半月就好了。

以前,我晚上吃點飯,肚子就難受,孩子又多,我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一天一天捱過來的。那時,我摸著乾癟的肚子,就覺著腸子一根一根的,硬梆梆的,每天晚上都要撫摸著肚子,痛苦的很長時間才能睡著覺。

我五十歲那年,胃做了一個大手術,可還是不行,還是疼。大兒子帶著我天南海北的去了不少醫院,錢花的不計其數,病還是不見好。我大兒子說:「俺這是拿錢買了個媽媽!」

學大法後,我再也摸不到那硬梆梆的腸子了。我現在摸著軟軟的肚子,舒服極了。我真正體會到了甚麼才叫健康,甚麼才是幸福!

師父對怪物說:「你走不走?!」怪物說:「我走!」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的一天晚上,我站在炕上想把窗簾拉攏,一使勁,頭往後仰,摔倒了,就甚麼也不知道了。醒來後,發現自己躺在地上。

我以為自己在山裏,我看看周圍:有沙發、組合櫃、鐘、窗簾。想了一會,想起來:我是從炕上摔到地上了。我拉窗簾的時候八點,現在是十點。我「昏死」了兩個鐘頭。是師父救了我。

可我全身動不了,我就想:煉功人摔不壞!我有師父管。就慢慢的扶著凳子,爬到炕沿邊,費勁的爬到炕上,覺著有點迷糊,動不了。

因為我自己單獨住,就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你讓俺哪個兒子來照顧照顧我吧!」結果,大兒子一晚上沒睡著覺,心裏七上八下的不舒服,就像有甚麼事似的。天剛亮,兒子眼睛突然「蹦蹦」跳個不停,大兒子想:能有甚麼事呢?是不是我媽出甚麼事了?兒子趕快來到我的住處,敲門我也沒聽見,又敲窗,我聽見了也動不了。

大兒子料到我出事了,叫開鄰居的門,從鄰居家翻牆跳過來,一看我昏迷不醒的樣子,臉色蠟黃,坐也坐不住。他打電話叫來了我的四兒子,商量著把我送到醫院去。我說:「我沒事,我有師父管。」

學大法的女兒說:「媽,你不去醫院,上俺家吧。」我說;「去你家。」我心裏想:我有師父有大法,甚麼事也不會有。大兒子大聲的對妹妹吼道:「如果媽媽有個三長兩短,我跟你沒完!」女兒說:「如果媽媽好了呢?」大兒子說:「如果好了,就是大法的威力!你必須一天一個電話告訴我媽媽的情況。」

女兒雇出租車把我拉到她家,對我說「我去包餃子給你吃。」女兒轉身去廚房的功夫,我坐起來了。一會兒,我又能下地了,但是費點勁,還是全身疼。

晚上我做了個夢:我去拔一顆大苦菜,見到一個沒有尾的大頭怪物盤在大苦菜上。怪物的頭很大,我嚇壞了。趕它走,它不走。我大聲的喊師父:「師父,快讓這個東西走吧!」就聽空中有一個聲音(是師父講法中的聲音)對那個怪物說:「你走不走?」那個怪物說:「我走!」這時,空中的聲音說:「你甚麼時間走?」那個沒尾的大頭怪物說:「我後天走。」果然兩天後,我完全好了。

大兒子聽說後,不相信,來女兒家一看:我正在端端正正的捧著《轉法輪》書看呢!大兒子甚麼話也不說,就是咧著大嘴笑。從此以後,大兒子見人就說:「法輪功,不服不行!我媽都磕到那樣了(眼看不行了),信法輪功就好了,太神奇了!一分錢都沒花!」

摩托車撞壞了 我沒事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我從兒子家出來,在大街上正跟人說話,被俺村一個騎摩托車的從後面撞上了。車轂轤從我胯下壓過去了。我倒了,騎摩托車的人也倒了。跟我說話的人嚇壞了,趕快過來扶我說:「老奶奶,沒事吧?」我說:「沒事!手上擦破點皮肉。」可是摩托車撞碎了。騎摩托的人非要雇車帶我去寺口衛生院包紮,我說:「沒事!」

三兒子、四兒子聽說我被摩托車撞了,嚇得了不得,趕到一看,我好好的,就是手有點皮肉傷,把心放下了。

俺村的人都同聲說:「老人多虧學大法,不學大法哪行啊?!這麼大歲數的人,就是平地摔一下,也不行啊!」

羊回來了

我大兒子家裏不富裕,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他借了一萬元錢,去外地買回五頭品種優良的羊。沒想到幾天後,就被人偷走了。大兒子心急火燎的到處找。我就對師父說:「師父,我學大法,俺大兒子支持,他出車禍,也沒要人家的錢。求師父加持幫幫忙,把羊放回來吧!」

說到大兒子車禍後不要人家賠償,那是二零零三年,大兒子被一個收廢品的開著農用車撞出四米遠,腿和膀子磕壞了,但骨頭沒事。收廢品的從懷裏掏出僅有的四百元錢硬要塞給大兒子,大兒子沒要。

我求過師父後,大兒子四處找了兩天,也沒找到,垂頭喪氣的回來了。我說:「我求師父了,能回來!」兒子哭喪著臉說:「誰偷家去還能放回來?肯定沒有了!求也沒有用!」我說:「有師父管,不會沒有!」

果然,羊被偷走的第三天,俺村有個賣豆腐的人對大兒子說:「紙房村(寺口鎮)有人揀了五隻羊,到處打聽失主,我告訴他:『俺村某某丟了五隻羊。』他叫你去認認。」大兒子急忙去一看:果然是自己的羊。拿出一千元錢酬謝了人家,高興的把羊拉回家。對我說:「多虧你求你師父了!」

「您學大法,俺跟著沾光了!」

農閒時,四兒子和媳婦開著手扶車到山裏拾柴。上坡轉彎時,手扶車頭突然不轉了,旁邊就是剛打的機井,滿滿一井水,突然一股力量使兒子兒媳跳到了安全地方,都沒傷著。手扶車也沒損壞。

我問四兒媳婦:「你知道為甚麼沒磕壞呀?」四兒媳婦說:「俺知道,您學大法,俺跟著沾光了!」

六十六口人,都恭敬師父

每天吃飯的時候,我都要先敬一敬師父,讓師父先吃。有的時候,不能每頓飯都是新鮮的,就覺著讓師父跟我吃剩飯,虧了師父了。有的時候兒女輩、孫子輩們請我到他們家吃飯,每當捧起飯碗的時候,我就先敬師父。兒孫們說:「您師父的像也沒在這裏呀?」我說:「我走到哪裏,我師父就在哪裏。」從此以後,每當我捧起飯碗敬師父的時候,晚輩們都個個齊捧飯碗或端起菜碟共同敬師父。

二零一三年,我在二兒子家裏過年。正月初二這天,孫子、孫媳婦;外孫子、外孫女、外孫女婿都來了。中午,兒媳做了一大桌子好菜、好飯。吃飯前,大家看我端起了碟子,全家人一齊手裏端起好菜好飯,齊說:「敬師父!」一家人都很開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