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給我與親友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一日】我和丈夫同修是二零一零年開始修煉大法的,大法給了我們新的生命,我們此時也知道了大法的珍貴,明白了大法弟子的使命。

由於修煉前後身體和心性境界變化很大,由原來的體弱多病怨天尤人,變成了現在的健康包容的人,與人相處也知道為他人考慮,親屬關係、朋友關係也都好起來,使得很多人感受到大法的美好,陸續有人聽到真相而得救,也有家人同學等有緣人也開始修煉大法。

一、大法給我新生

我父母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開始修煉大法的老弟子,在他們得法初期,我還是個初中生,也看過大法書,也跟著煉過功,不過,那時並不太知道大法是甚麼,只覺得挺好的,而且也在母親身上看到了大法的超常,所以儘管後來邪惡迫害,我還是支持母親修大法。

隨著考學、上學,我就漸漸離開了大法,再後來工作、學習、生活、追名逐利、爭強好勝,心胸越來越狹小,心情也越來越抑鬱,身體也越來越差,正像師父講的:「在常人社會中為了名、利,人與人之間的爭奪,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體已經搞的相當不像樣了,在另外的空間看你的身體,那骨頭都是一塊塊黑的。」[1] 「高興中忘乎所以 煩惱時怨天怨地 忙碌間身不由己 半生疲憊名與利」[2],在常人社會的洪流中沉迷著,患上了多種疾病且久治不癒,痛經、子宮內膜異位症、腰椎頸椎病、風濕、失眠、心肌缺血等,折磨著我的身心,我成了長年離不開藥的藥簍子,每月因病花去的開銷就有二千多元。

自二零一零年初回到大法修煉中後,我就感到全身無數法輪在旋轉,我還真切的感受到煉功初期師父給打通身體各部位的經絡,只一個星期痛經等病症全部好了,真是無病一身輕,人從此平和樂觀起來了。

丈夫也一樣,煉功的初期師父給調整身體,持續發燒了一星期,神奇的是,只要一煉功,他的體溫就立刻恢復正常,一煉完功體溫就又升上去了。再後來,全身鼓起了很多紅疙瘩,我們知道這是師父把他身體裏的毒素給排出來了;再後來疙瘩平復了,他馬上就像換了個人似的,紅光滿面、精神煥發,往日黑綠的臉色消失了,多種痼疾都好了,強直頸椎完全康復,尤其是近二十年的神經衰弱沒有了,現在睡眠質量很好。

親朋好友也見證了大法的威力,有的已得法,有的已三退,有的也看了大法書,很多都得了福報,生活過得越來越好。

二、二姐夫腦血栓神奇康復

我二姐夫以前是一個受邪黨宣傳毒害很深的人,誰一提大法他就反對,二零一二年他得腦血栓住院了,儘管每天都用藥掛水,可是症狀卻日益加重,最後右臂抬不起來,自己吃不了飯,右腿和腳不能走了,也出現了小便失禁,語言功能也受阻。姐開的店也不得不停業,全天二十四小時在醫院陪護。當時姐夫的心情很低落,和誰也不說話,臉上寫著恐懼和絕望。

後來,我和丈夫一商量,決定晚上把姐夫接回家煉功,早上再送到醫院。因那時姐夫根本走不了,更不用說上樓了,他家還是六樓,他也根本就上不去,所以我們就把他接到我家,因我家的樓有電梯。第一天晚上我們一起煉功,姐夫手抬不起來,我們就輪班扶著他的手臂抱輪,腿站不住,我們就讓姐姐用膝蓋給他頂著,四套功法全部煉完。

第二天早上,我們把姐夫送到醫院,醫生一看他紅光滿面,有些詫異,就問姐夫:你覺得怎麼樣?姐夫樂呵呵的說:挺好。這時的姐夫和昨天簡直判若兩人,整個臉上都洋溢著幸福。我想,也許是他生命明白的一面知道自己得了大法有多幸運吧。白天在醫院就是點滴,我們就給姐夫聽師父講法錄音。這樣白天醫院、晚上回家。

一個星期後,我們決定出院。姐姐、姐夫這時也對大法充滿了信心。出院前,醫生再三和姐說:你要做好心理準備,這種情況以後會癱瘓。我們把他接到我家來。白天我們都上班,由爸爸領著他學法煉功,晚上我們領著他學法煉功,很快,姐夫胳膊能自己抱輪了,也能自己站著了,也能用筷子吃飯了,說話也開始流暢了,能電話聊天談事了。不到兩週,姐夫已經可以大步流星的走了,基本恢復了正常。

趕在過年之前回家了,姐夫爬上了自己家的六樓,見到了離開一個月的八十歲的老父親。家人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超常與神奇。

在這期間,我們又給姐夫講了大法真相,讓姐夫寫了鄭重聲明,因為姐夫以前受邪黨矇蔽很深,說過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話,聽不進真相。這次他自己親身見證了大法好,和姐姐一起成了大法修煉者,受到了大法的恩澤。現在姐夫不僅能正常工作上班,還能騎自行車呢!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生命的意義是甚麼〉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