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曆法輪大法的玄奧超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六日】原來我有多種疾病,由於卵巢囊腫,導致子宮卵巢全切,引起的全身不適,手術後刀口和腸粘連,有時呼吸或大聲笑都疼;還患膽囊炎、肩周炎、肋軟骨炎、關節炎、神經衰弱,尤其是感冒發燒更是常事。有時吃藥過敏出現精神恍惚,甚至幻視幻聽。家庭生活很困難,整天帶病堅持上班,覺得活的很苦很累,脾氣暴躁整天沒有笑臉。

正當我感冒高燒不退時,帶著治病的想法,參加了師尊在我省省會城市舉辦的九天法輪功學習班。當時我已感冒發燒連續不斷近一個半月,還帶著藥參加師父的講法班。坐在會場時,我全身發冷,閉著眼睛聽,只記住一句話「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最後一堂課是師父給學員解答問題,有個學員的條子寫的是請師父給打一套佛家大手印,師父說「好」。

這時我來了精神了,睜大眼睛,看著師父的手印,變幻莫測,每變換一個手印,我就想師父在給我治病呢;再變換一個手印,我又想師父在給我治病呢;再變換一個手印,我還在想師父還在給我治病呢。也就有半分鐘的時間,我忽然感到從頭頂到腳底一陣熱流通透全身,出了一身透汗,粘乎乎的,冬天穿著厚棉猴,汗水都浸到棉猴外面來了。我感到從來沒有這麼清爽,舒服過,好像這一生的感冒發燒這一下全在汗水中一起流出來了。我的病根全部都被清理出來了,從那以後再也沒有這些症狀了。

師父教第四套功法,法輪周天法時,我看到我右下腹部,也就是手術粘連處像鞭炮的引信發出來的火花,同時伴有「哧哧」的聲音,非常真切。當時我就知道是師父把我因手術粘連部份給分開了,堵塞的地方打通了,那個地方再也不疼了。

在煉動功時,我會像靜功打坐一祥全身被能量包圍著,全身像個空筒子,不知道手、腿、腳在哪裏,煉法輪樁法,有一次頭頂抱輪,看到一個像火圈一樣把兩手胳臂連起來,又粗又熱的一股紅色能量在流動,直到結束,以前的肩周炎好了不疼了。

煉貫通兩極法時,只感到兩手被風吹、但不知手在哪裏,美妙極了。煉靜功時,一開始我的腿單盤也扳不上去,扳右腿時身體往左倒,扳左腿時身體往右倒,身體就是坐不直,腿總是翹的很高。有一次大家集體煉靜功,剛扳上右腿還是翹的很高,但是隨著靜功音樂一響,我一下就入靜又入定了,像師尊講的一樣:「還有一種狀態,坐來坐去發現腿也沒有了,想不清腿哪兒去了,身體也沒有了,胳膊也沒有了,手也沒有了,光剩下腦袋了。再煉下去發現腦袋也沒有了,只有自己的思維,一點意念知道自己在這裏煉功。」(《轉法輪》)這時腿也不疼了,一直到音樂的結束。

有一天早晨煉靜功,剛扳上腿就入定了,全身被強大的能量厚厚的包圍著,腦袋空空的,甚麼也想不起來,只聽到師尊的教功音樂,好像從另外空間飄來的仙樂,由遠及近,由近及遠,從無到有,從有到無,反覆的在循環著,真是美妙極了。

有一次在似睡非睡中,看到牆上掛的大法輪圖形,從牆上開始轉,轉的很快,直奔我來,原來很大,越轉越小,越轉越小,一直轉到我的玄關,進到我的玄關裏面,顏色像神韻裏的一樣漂亮,人世間是調不出另外空間那種顏色的。真正地體悟到其中的奧妙。

孫子小學三年級時,每週六來我家,一次我喊他小名,某某你把東西遞給我,他沒反應,我又大點聲喊他,他跑過來問:奶奶你說啥?後來發現我們說話他要看我們口形,才能知道說甚麼。這就證明他聽力有問題。上課老師講課也聽不清,老師留的作業也聽不清,還要問同學才能寫作業。他爸爸發現孩子的聽力越來越差,領他去兒童醫院看醫生,拿口服的藥,往鼻子噴的藥水,懷疑是鼻竇炎引起的聽力差,連續幾個禮拜也不見好轉。回來以後來我家,我喊孩子來跟奶奶學法煉功吧,心裏想到求師父幫幫他吧!

就這樣《轉法輪》學了一講法,煉了一遍動功,動作也不標準,抱輪也達不到時間,總算帶他煉了一遍。不一會就聽他喊聲:「奶奶你們說話小點聲,那麼大聲太震了!」當時他在另一個屋裏玩,我把他喊過來,問他:「你耳朵好使了,你有甚麼感覺?」他說:「好像有人往耳朵裏吹風,從裏面掉出來一個東西,我就能聽到了。」我滿含熱淚,心裏想著,這是師父幫助清理了耳朵,我告訴孫子:「快謝謝師父。」我們祖孫倆人雙手合十,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