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歲老父起死回生的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在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二日傍晚,我冒著酷暑,千里迢迢趕回老家,進門見眾親屬都在,且都是一臉的無奈。我便急速跑到近百歲的父親房裏,只見父親安靜的閉眼躺著。我喊他幾聲也沒回應,眼角卻流淚了。我明白:父親因我這個女兒,受到邪黨恫嚇、威脅、凌辱,同樣經受著剜心透骨的苦痛。

老父親近兩年來只是保持沉默,心中卻時刻牽掛著他的掌上明珠。我對眾親屬說「大家辛苦了!我來照看老人,你們都回去休息吧。」

親屬們陸續的走出,只剩下我和父親。我取出MP5開始播放師父在廣州的講法錄像第一講,並發出一念:「要讓父親再次證實大法的神奇!」

音樂響起,法輪轉動,師父打起妙不可言的大蓮花手印。霎時父親睜開雙眼,右手哆哆嗦嗦伸向床前,從我手中抓到了MP5,雙手抱在胸前,緊緊貼在了心口上,激動的淚流不止。我想起他九十二歲那年秋天,他患腦血栓,住院半個月就全好了,也沒留下任何後遺症。他開始信師信法,抱著師父的教功錄像,念著自己的小名,真誠的退出了那個加入了近七十年的專門迫害好人的中共邪黨,激動不已。

看完師父講法的第一講後,他吃力的說「舌頭不得勁」,我撐開他的嘴巴,看到舌面上有幾粒乾藥片,就給他摳下來了。並給他喝了點水。他告訴我:「我看見咱家這幾天來了個女菩薩,女菩薩說一切都安排好了。我是個凡人,不知道說啥好,有點兒害怕。」

晚飯後我們又聽了師父在濟南講法錄音的第一講。隨後他跟我說:「真沒想到你今天趕回來看我,更沒想到你身體越老越棒了。」我趁勢說:「這都是師父安排的呀!你說好不好?」他又點了點頭。我說:「咱們家人都是托師父的福才有今天,你一定要囑咐咱們家人都積德行善,三退保命保平安!」他也點頭應允。不一會兒他就靜靜的睡著了。後半夜,隨著父親的「哎呦」聲,我看到他的左腿在一抻、一蜷的動。我明白這是師父在給他清理身體,消除病業。他一會兒讓我把他倒向這邊,一會兒倒向那邊,在大床上轉圈圈兒。喝水、倒尿、翻身,整整一夜沒有閤眼。

第二天早上,親人們都來問候他,我讓他把腿伸直給大家看看。父親用力一蹬,一縮,輕鬆自如的伸展著。大家半信半疑的說:「怎麼好的這麼快?!」我說:「是大法師父給他治好的。」弟弟還是不相信,他甩下一句話:「你師父無所不能,他九天沒大便了,你看著辦吧。」

我知道他是話中有話。父親也說:「你讓女菩薩給我順順肚子裏的氣吧?」我叫他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明白自己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不停的在心裏默念著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旅途的睏倦隨之消失。

吃過早飯,我就坐在床前讀《轉法輪》第一講、第二講,下午又讀了《轉法輪》第三講、第四講。我堅信師父肯定為父親淨化身體了。就要把他抱到坐便器上去,可怎麼也抱不動。就跟師父說:「師父啊,幫幫我把他抱起來。」再一用力就把他抱上去了。不一會兒大便輕鬆排出。我為父親擦洗乾淨,再把他抱到床上。清理完畢,父親就感動的說:「就是你最好,沒有人能和你比,不怕髒,不嫌累,叫幹啥就幹啥,服務態度很好,給你添大麻煩了……」我回答:「這是我應該做的,師父教我這樣做啊!你說這個功法好不好?」他不住的點頭認可。

弟弟知道此事後,還是不相信,反覆向父親追問核實。父親告訴他:「我的肚子裏的氣都排出去了,可通暢了。太神了!」一切都確認是真的以後,弟弟閉口不說話了,近兩年對我的排斥、刁難、怨恨煙消雲散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