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利鬥毆肋骨斷 煉法輪功脫胎換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九日】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我和家人一行四人前去外地處理幾年前的一起經濟糾紛問題,當時雙方情緒都非常激動,結果動手打起架來了。我被打成重傷,肋骨打斷了一根,打的渾身瘀青,兩個膝蓋腫得無法彎腿,頭被打得腫起好幾個大包,嘴都打腫歪了。本來我身體就不算好:偏頭痛(陰天下雨頭痛的厲害)、胃寒(一年到頭的痛)、先天性鷑椎管狹窄(腰一年到頭的痛、發麻,犯病時半個月不能下床)、季節性過敏症(遇到冷空氣嘴角、鼻、眼角還有肛門及陰部都發炎奇癢難受)、婦科病、風濕性關節炎、心臟心律不齊、血稠等等等等。這一下子挨這一頓暴揍,簡直把我給打懵了。

這錢一分也沒拿到,還倒賠400元醫藥費給對方,我被打成重傷連個說法都沒有。當時那個恨哪……在回家的路上還在計劃怎樣報復。當年的經濟糾紛導致我家經濟每況愈下,女兒生病無錢醫治。這次我被打成重傷更是無錢醫治。丈夫愁得直落淚。

從六日晚上到八日早上,我一共吃了十二粒治跌打損傷的膠囊就這麼扛著,心中已對生活失去希望,心想活一天算一天,反正活著也是遭罪。

八日上午,表妹來家裏講法輪功真相,講她以前得過多少要命的病,煉法輪功都煉好了,講共產黨的腐敗與暴政,講三退保平安。我們聽明白了,都一一做了三退。她看我渾身的傷,說:「嫂,你就誠心地不停地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你就會有福報。」

我當時也不假思索地誠心地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遍接一遍也不知道念了多少遍。念了有個把鐘頭吧,身上的傷不那麼疼了,心想這功法可了不得,念一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止痛。就問她,你們怎麼煉功啊?

表妹當即煉了第五套功法。當她雙盤腿,雙目微閉,緩緩的連貫地打著手印時,「這不是佛嗎?」我脫口而出,就問這問那的,問法輪功的一切,問師父怎麼樣,問了很多以前受毒害矇蔽而不解的問題。這下全明白了法輪功到底是甚麼,師父是誰了。

從八日中午到晚上,我一直在不停的誠心的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那個時候「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都在我腦子裏打轉轉。念累了睡著了,夢見自己在天上飛。

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這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早上醒來伸伸腿不那麼痛了,腫也消了不少,就是肋骨還疼的很厲害。心想這功法不得了,這師父可不是一般人,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消腫止痛,我也要學。就拿起手機把表妹招呼到家來,要她教我煉法輪功。

表妹又冒雨去給我請了《轉法輪》和煉功用的MP3。當我手捧著《轉法輪》翻開看到師父祥和、慈悲的法像時,心中忽一陣熱流,眼淚嘩的下來了,「師父!師父!……」我在心中吶喊著,身體的每個細胞都在震撼著。接著五套功法煉三遍全部學會。

此後,每天學《轉法輪》。看著看著書,困的倒頭就睡,睡著睡著又猛然驚醒,接著繼續看書,就這樣反反復復,三天內看完一遍《轉法輪》。師父這是在給我治頭痛啊!我以前有偏頭痛,經常痛,導致記憶力減退,剛剛說完的事,一會就忘了。

就這樣每天堅持學法煉功,身上的傷一天比一天好,到了第五天軟組織傷全部好了,肋骨明顯不那麼疼了,到了第十天肋骨也不疼了,好了。家人都替我高興。

在學第一遍《轉法輪》時,我悟到了:師父是來度人的,這是一本天書。暗下決心一定好好修,返本歸真。我知道自己就是為這大法來到世上,絕對不能錯過,感到太幸運了,心裏高興極了。如果沒有經歷這場劫難,很難說我是否能得到這麼珍貴的大法。

我每天除了收拾乾淨家,做好飯,照顧好家人的起居外,把以前打撲克、打麻將、跳舞等時間全部用於潛心修煉。隨著日日學法煉功,身體一天比一天好,以前的那些老病在不知不覺中好了,人變得年輕了,氣色好了,臉紅撲撲的。鄰居、同學、朋友都看到了我的變化,他們都覺得很驚奇。

我現在時時刻刻都在按照師父教的法理做人、修心性,由以前別人不能挑我一點不是,到能笑對別人的辱罵;由對丈夫的飛揚跋扈到溫柔體貼;由唯我獨尊到虛心接受;由每天陰沉著臉到天天笑口常開;由家庭戰爭三天一大仗,天天小仗不斷,到現在家裏一片祥和。對那些打過我的人也已沒有了恨,對利益看得也淡了,也不和別人爭了。我現在每天過得非常充實,活得非常踏實,沒有了以往的惶恐與不安。

我這脫胎換骨的變化也改變了家人,他們非常感謝師父,感謝大法,都非常支持我修煉。

我時常在想這麼好的功法,共產黨不讓煉,打壓迫害,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賣錢,天理不容啊。所以我在修煉不到一個月時就開始講真相,用我的例子講,從開始找同學、朋友講,由不太會講,到現在每天必須走出去面對面對世人講真相勸三退。

了了幾筆難表對師父的感恩,唯有精進,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