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硬化患者的痊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四日】2011年11月下旬,我在浙江打工,因突然吐血住進醫院。經醫院檢查診斷是肝腹水、肝硬化,醫生說幾天之內,要是血止不住的話人就無法可救了。我從吐血起,好幾天一直處於昏迷狀態。

我弟慌忙打電話給我大哥,說我要換肝,至少要三、四十萬,問咋辦?我家裏非常窮,根本不可能拿的出那麼多錢來,就是把我家所有兄弟姐妹的錢全拼湊錢起來也不夠,即使有也沒誰願拿出來。大哥也不知道咋辦,就去問大嫂。

大嫂煉法輪功,曾經給我們講過法輪大法是被冤枉的,大法有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因當時沒遇到甚麼病痛,我們也就沒怎麼重視。大嫂對大哥說:「只有法輪大法能救她的命了。」沒辦法了,我妹準備來接我回家。大嫂對我妹說:你就對著她耳邊,叫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好的。我妹半信半疑的說:「好吧,那就死馬當活馬醫吧」。大嫂又叮囑說:「你把她接回來直接送我這裏來。」

在2011的12月1日那天,我們到了大嫂家。那時我的臉色黃的就只差搭那張紙了,月經已經一點都沒有了。當天大嫂就先陪著我到醫院去拿藥,那醫生說:「你怎麼搞的,這麼年輕(那年我45歲)就把身體弄成這樣。」我女兒說:「我媽就是愛生氣。」

醫生看了我的病例,馬上就叫我住院,說我:「現在根本就沒脫離危險,而且這個時候是最易傳染人的。」我當時不想住院,大嫂就建議醫生說:「先給她開點藥吧,這馬上就要過年了,過年那幾天她女兒還要出嫁,她也沒時間住院。」醫生說:「還要嫁女呢!她現在這樣子只能像剛出生的嬰孩一樣喝流食,並且要像傻子一樣甚麼也不想、也不做,吃菜都要把菜葉上的菜莖給撕掉,否則菜莖一旦劃破喉管或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位,一旦出血就不可再生還了,要不聽勸,弄不好嫁女的時候就要把她累死。」醫生當時說的很嚴重,我的兩個女兒也在場,聽了非常害怕。

走出醫院。大嫂就對我說:「一般醫生對病人都會這麼說的,你也不要過分擔心,只要你能相信法輪大法好,堅信師父,堅信法輪大法,堅持看書、煉功,按真、善、忍修煉心性做好人,一定會很快好起來的。」我女兒也說:「媽媽你就跟舅媽好好煉功,你以後也會像舅媽一樣走路像跑,就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當天晚上我就和大嫂一起開始煉法輪功。一個月後,我臉色就緩過來了。在那一個月裏幾乎是每天都要看一講《轉法輪》,看一本法輪功師父在九九年以前的經文,煉靜功雖是單盤也能堅持一個小時。在修心性上也能逐漸改變很多不好的行為習慣,也能把很多事情慢慢看淡了。

2012年11月,我回老家給父親過生日的時候,我還背著我的外孫一口氣就爬上了5樓。由於那幾天我和家人拉家常也沒怎麼煉功,學法也只是用mp3聽一講大法師父的講法錄音,藥也沒帶在身上,也就沒吃,一個星期中甚麼事都沒有。我心裏很高興,也更相信了大法的威力。

從那以後我再沒吃藥,甚麼事都沒有,精神也好的很,正像我女兒當初說的那樣走路像跑。有一次我到大嫂家去,背上背著小孫子,一隻手還提著一大袋衣服去大嫂家洗,跟正常人一樣沒甚麼區別。

當時我才到大嫂家的時候,我大哥十分擔心,怕我在他家出事,他承擔不了責任。過一段時間以後他看見我漸漸好起來了,他很高興,也非常相信大法的神奇功效,還叫大嫂去給他過去的那些同事講講我這事。以前大哥雖看大嫂煉功身體很好,但沒那麼大的觸動,因為他覺得大嫂本來就沒甚麼大病嘛,這回他是親眼看見我身體的變化就心服口服了。大哥從前也患有大三陽(就是乙肝),就是因為他看見我的變化,再加上我這回生病大嫂對我的關心和照顧,他覺得我們自己的家人是根本辦不到的,大哥對我弟說:「你嫂子這回真是不錯。」我弟也不得不承認,大嫂沒煉功前是怎麼也不可能做到的。所以大哥這回是真心相信法輪大法好。

大哥也從中受益了。他們單位每年都有一次體檢,第一年檢查完回來就對大嫂說:他只有兩個陽性抗體了,大嫂對他說:「是因相信法輪大法好得福報了。」第二年檢查就只有一個陽性抗體,到第三年就徹底好了。他打電話告訴我弟說乙肝好了,我弟還不相信非要把他弄去醫院檢查,結果一檢查醫生說他確實曾經被感染過,現在好了。

在此,我想對所有被中共謊言矇騙的人說一句真心話:法輪大法好!請一定要相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