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常良方 醫生之母度過險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十日】法輪大法自一九九二年傳出至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短短的七年時間,就吸引了上億人修煉,究竟是甚麼力量創造了這一奇蹟?下面這個真實的故事也許可以讓您一窺端倪。

我是一名醫生,碩士學歷,曾在一家省級醫院任醫療組組長,負責心臟支架手術工作,後因不肯放棄「真、善、忍」信仰而被迫放棄工作。我是自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身心受益,胃潰瘍和神經衰弱在修煉不久即不藥而癒。遵循「真、善、忍」法理的要求,道德昇華,恪盡職守,從醫過程中,從未收過患者紅包,從未拿過藥品及器械回扣。

母親很善良,和我一起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一週後,伴隨母親二十多年的嚴重的腰椎間盤突出、胃下垂便康復了。但母親後來忙於家中的生意,修煉並不精進,中共迫害開始後,因為害怕就放棄修煉了,但心裏對大法還是相信的。

大約是二零零七年前後,母親跟我在一起生活,又從新得法,每天學法煉功,有時候,還拿著「藏字石」圖片跟別人講一講真相。一天下午四點左右,母親覺得頭痛,不舒服,因為以前有過類似狀況,我也沒在意,告訴她躺一會,休息休息就好了。

五點左右,我到她房間看她,才知道情況很糟糕。母親面色灰暗,嗜睡,渾身是汗。作為醫生的直覺告訴我,「病情」很嚴重,我急忙喚醒母親,母親仍然睏倦,哈欠連天,而且說話有些口齒不清了,我扶起母親,告訴她信師信法,發正念(運用修煉出來的神通)解體這次對身體的迫害。

母親坐起來,雙手結印的時候,我才發現母親的左側肢體已經完全不能自主運動,口眼歪斜,流口水,發音愈加不清晰,「病情」加重。

到六點的時候,已經完全說不出話來,母親非要下床上廁所,三米遠的距離,我架著母親,她拖著左腿(已經完全不聽使喚),勉強完成,是腦中風的症狀。

我告訴她情況,並徵求她的意見,母親雖然意識有些混沌,但信師信法的念很正,相信真正修煉的人沒有病,師父一定會管她,拒絕上醫院。我跟父親(未修煉,但對大法有些了解)說明情況,是腦出血還是腦血栓,當時還判斷不出來,如果通過醫院等常人的醫療手段治療,結局難料,太多後遺症或終身癱瘓的例子了,而我堅信母親正念一定可以闖過這一關,父親沒有反對。

我便叫來幾名同修,一起發正念,加持母親。到八點多,母親氣色好多了,累了就睡了,我們繼續發正念,一直到半夜十二點。

第二天一早,喚醒母親,母親能說話了,只是發音稍稍有點僵硬,活動活動左手左腳,能動了,試著下地,能站住,也可以小步行走。母親怕摔,站在牆角和我們一起煉功,第一遍的時候左手還不能完全伸直到位,到第三遍的時候就完全到位了。我們都很激動,雙手合十,感恩師尊救度。

兩天後,母親生活已經基本能夠自理,十天後,就去我的姐姐家幫忙照看孩子。姐姐聽說這事,嚇得不行,趕緊帶母親上醫院檢查,母親拗不過,一查是腦出血,血腫還在,出血量大約三十毫升,就逼著母親又住院治療了三週。

其實,從症狀表現上已經沒事了,按照常人的理論,腦出血後,腦水腫消退就得四週左右,但母親一夜之間就恢復了正常。而我同學父親腦出血後遺症坐輪椅二十餘年,這種例子太多了。要想知道這些超常現象的真諦,惟有修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