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師尊救了我二弟的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二日】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二十年中,無處不浸透著師尊的慈悲與辛苦,從內心深處感謝不盡師恩浩蕩卻無法報答。師尊不但把我從死神手裏奪了回來,還救了我兒子小銘兩次命,現在又救了我二弟的命。

二弟沒修煉大法,但很認同大法,知道法輪大法好,很支持我修煉,二零零五年就做了三退,選擇了幸福平安路。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他頭痛得很厲害,經市裏礦總醫院全面檢查確診是腦瘤,立即去哈爾濱檢查並於二十七日做了手術,是惡性母細胞膠質瘤,四級,在左前額處。醫生說:「能活兩、三個月,放療、化療、多種藥物、針劑維持好了能活半年,活十年八年的沒有。他想吃點啥就買點啥吧。」現在大約花了近七萬元。

二弟今年六十一歲,妻子身體不好,只靠他三級傷殘微薄的五、六百元工資,把三個女兒養大都成家了。現在拿退休工資了,生活條件剛好,又得了不治之症,全家以淚洗面。

我從哥哥那得知後,想上哈醫院去看望,怎麼也聯繫不上。後來聯繫上他們已經回家了,我寄點錢,打長途電話告訴他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且每週打一次電話叮囑一遍:「這是生命得救的唯一希望,多多念,誠心念」。

手術後,二弟生活不能自理,坐起、躺下都得兩人幫他,大小便都在床上,全身都浮腫,不愛說話,只是微微的點頭、搖頭或擺擺手。我告訴他誠心念「法輪大法好」,活了九個月已經是超常了,但是,我還想給他讀《轉法輪》

由於種種原因,我於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才去了二弟家。下午五點多,我一進門直奔他床邊,說:「某某,姐回來了!」他微微的睜開眼,輕輕的點點頭,又閉上眼睛。他臉腫得圓圓的,手背腫的像饅頭似的;腿、腳都腫。我問他哪難受?他有氣無力的說:「哪兒都難受」。我又說:「咱們一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我念了幾遍,他也不張口念。我說:「你心裏念,姐姐幫你念。」我的心很平靜,不求結果,給他播放師尊「廣州講法」錄音、「絕處逢生」語音版修煉故事和「大法音樂」聽。過了一會兒,讓人扶他坐起來,我拿出護身符,上面刻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問他要不要?他把頭伸過來,我給他戴上了。

第二天早晨,我煉完功、發完六點正念,和他一起念「法輪大法好」,他還是不張口,我坐在他身邊雙手合十,誠心敬念無數遍。吃過早飯,我讀法給他聽,每天一講,他聽得很認真。有時,他讓扶起來靠被子坐一會,我就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啟發他一定好好學法,這是最珍貴的宇宙大法,生命的源泉,唯一的希望。生在大法洪傳時期,得法是最幸福的,千萬不要留下遺憾。

第三天我發完六點正念,延長五分鐘清除二弟背後干擾他得法、干擾他念「法輪大法好」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早飯過後,敬念「法輪大法好」,這回他開口了,而且聲音由小變大。我鼓勵他:「二弟,你真好,師父幫你了,快謝謝師父!」他馬上說:「謝謝師父!」臉上微微露出笑容。

上午學了第二講法,下午他心中發熱,給他吃了兩根冰棍,他覺得很舒服,踏踏實實的睡著了。醒來後,自己掙扎著坐起來了。我高興的叫大家看,連聲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他兩個女兒驚喜的喊起來:「太好啦,太好啦!我爸好了,『法輪大法好』!」坐了一會,「撲通」一聲自己又躺下了。我又鼓勵他說:「二弟,你真堅強,你心想:『有師在,有法在』,我能行。能做的儘量自己做。」

又一早晨,我剛煉完功,看見他不在床上,叫孩子快去看看,他說:「我在衛生間解手呢!」我們高興極了。第四天學了《轉法輪》兩講。

他的變化很大,幾乎一天一個樣。第五天,自己上衛生間洗漱、大小便,幾乎不用扶牆走了,晚上扶著下二樓坐車上飯店吃的飯。回來後,我問他怎麼樣?他說挺好。問他哪兒難受?他說哪兒也不難受。我告訴他:「你要煉功我教你,你要不想煉,這本書學完我就回家了。」他說先聽法。

鄰居和親戚看見他變化都很驚訝,精神狀態很好、也消腫了、手掌白裏透紅,問他:「你好了?咋好的?」他說:「我好了,師父教的好,法輪大法好!」他還能幹輕微的活:把花盆從地上搬到窗台上;把夏涼被上的毛毛球用除塵器除得乾乾淨淨。

至今,二弟天天聽法,天天誠心雙手合十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