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夫都叫他奇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四日】事情還要從二零一四年的二月份說起,與往常一樣,我與母親去姐姐家學法,很巧,姐夫也在家,我與姐姐對視了一下說:「我們學法,你的電視也不能看了,不如我們一起學法,念法吧!」因姐夫雖然沒修大法,但很支持姐姐修大法,而且還喜歡看新唐人電視,很相信修煉的事情。當時姐夫很爽快的說,行呀!

就這樣我們接連幾天一起讀法。照顧姐夫剛學法,我們就讀的比較慢,每天讀一講,姐夫總是搶著多讀,然後各自談談自己學法時悟到的法理,談個人對法的認識。

學到第五講,姐夫的幾個朋友來他家相約到外地去旅遊,因老早就答應過他們,他不好推辭,就一起去了。

在火車上,姐夫還跟他們玩牌,說笑,快到目的地了,姐夫突然昏迷,幾分鐘後大小便失禁。打120住進途中一家縣醫院,CT檢查後,診斷為腦動脈瘤破裂,顱內大量積血,到醫院重症監護室觀察,需要馬上做手術。

姐姐立即動身趕往外地醫院,到後也第三天了,大夫說馬上要做顱內介入手術,他們的醫院沒有做過這麼大的手術,要從大醫院請大夫過來做手術,費用得三十多萬,姐姐當時問可不可以轉院,大夫說現病人已深度昏迷,從CT看滿腦子都是血,出血點也不知在哪,動都不能動,一動可能病人馬上就不行了,出了甚麼後果,他們不負責任。這樣也就不能轉院了,只好等醫院聯繫大醫院的大夫過來做手術,又耽誤了三天。

姐夫在重症室,外人不讓進,姐姐只好在外面幫著發正念,托護士把師父的講法錄音帶進病房給姐夫聽。第七天從大醫院請來的大夫會診,把姐姐叫去講了手術後的危險,就將姐夫推入手術室,姐姐打電話告訴我和母親姐夫的情況,我和母親又分別告知其他同修,大家沒有分別心,不管是新學員還是老學員,儘管姐夫連《轉法輪》都沒有學完,才學了四講,但大家認為姐夫還是得法了,都不想放棄,求師父加持。

我盤坐著,發出強大的正念,請師父加持,清除姐夫背後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和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念一出,馬上看到眼前全是小點點,密密麻麻的,縱橫交錯的,就像電視劇裏的佘太君打仗布陣一樣,一會全部排成一字行、一會排成長方形,不停的變幻著陣勢,大約一個多小時,所有的小點點都排成一個「小」字,又過了一會排成了一個「少」字,我當時腦子很清楚的知道,手術很順利。順手看表,已經過去了兩個多小時了。後來悟到是師父在清理他的腦內積血。

不一會,姐姐打來電話說:手術很成功,並說:你們不知道,請來的大夫在做手術中途出來說:病人耽誤了,出血點太多,血管是彎的本來沒有破,如針進去也可能導致穿破,因滿腦子都是血,看不清,介入手術,針進到破的地方沒有堵住,反而將好的地方搗破,而且從CT看病人各項指標都不太好,很可能下不來手術台。病危通知接二連三的遞到姐姐手裏,說你們準備後事吧。但姐姐正念很強,大夫說一個可能的危險,她就正念排除一個,不承認假相。我說你做的很好,正念很強,我把我發正念看到的情形也講給她了。

第二天去同修家學法,把姐姐同修打電話的情況重複了一遍,同修們說大家都在給姐夫發正念,有一個同修發正念看到一個人鼻子不停的在流血,同修正念加持:鼻子流出的血從另外空間排走!師父沒有放棄一個弟子,我們大法弟子也不放棄。

緊接著,姐夫在後幾天又做了幾次腰椎穿刺,人一直在重症室,姐姐一直接觸不上,每天只有半個小時的探視,探視時家屬和病人隔著好幾米遠,中間是護士,甚麼也說不上,只能對姐夫發正念,在重症室的十五天,姐夫還是昏迷的時候多,CT檢查顱內有大量積水,接下來大夫通知給姐夫頭上「擺管」,做引流手術。此時,姐姐打電話問我能不能去醫院,我毫不猶疑坐車趕往外地醫院,在醫院,我和姐姐四個整點長時間發正念。

正巧我去這幾天,天天做CT,一連六天做CT,做時家屬可以幫忙,這樣每天做時,我就和姐姐進入CT室與姐夫接觸,叫他時有時答應,不叫就昏睡,我與姐姐求師父加持,與姐夫的主元神溝通,叫他的主元神清醒的和我們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剛開始不念,眼睛直呆呆的看著,我和姐姐一遍接一遍的大聲念,整個房間都是「法輪大法好!」的回聲,此時,CT機的上方淡淡的黃光顯出深黃的大字:「法輪大法好!」姐夫的眼睛正盯著看呢, 我們很激動,三人同時大聲一遍接一遍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足足念了四、五遍。出了CT室,姐姐激動的說:「他有救了,師父管他了!」我說是呀,姐夫畢竟得法了,師父不會放棄,肯定管的,再說還有那麼多同修求師父加持,幫著發正念,不管可能連手術台都下不來。再一想,假如姐夫出來前沒學那四講師父講法,結果不堪設想呀,師父太偉大!太慈悲了,救度著每個眾生呀!

接下來每天做CT,我們三人都一遍遍的念著,大夫說姐夫是個奇蹟,本來手術台都下不來,可他闖過來了!緊接著管子擺在頭上十天,才拔掉的,就又是一個奇蹟,一般頭上擺的管子是塑料的容易感染,拔的早了流引不下來,拔的晚了容易感染,可是姐夫都挺過來了。

管子拔掉後,在重症病房單間,又在肝區部位出現橫結腸,無法大便,肛門灌腸也不管用,只有再做手術才行,但當時姐夫前期的手術已使他身上千瘡百孔,根本無法承受再次手術,我就鼓勵他,繼續念「法輪大法好!」定下一念能排出,時間不長就排出來了;更有一次,姐夫軟軟的躺在床上時,突然被一口痰卡住,整個人從床上蹦起來,我來不及喊大夫,上前一把抓住他的兩隻手按住,他大聲喊「師父救命!」痰一下子出來了。

深感發生在姐夫身上的奇蹟,這科裏的大夫都叫他奇人,只有我和姐姐知道,是師父一次一次化險為夷,一次一次為弟子承受。我和姐姐正念對待重症室一次一次傳來的壞消息,我們都沒有動心,在一次發正念,我求師父加持,讓同修腦積水從另外空間排走,讓他快點好起來,發出強大的一念:讓另外空間的邪惡聽著,不准邪惡干擾迫害他的肉身,他是主佛的弟子,是有使命的,他得兌現自己的使命與責任,誰要干擾破壞,誰瞬間就被正法把他滅掉!

在發正念中我看到這樣的情況:姐夫在溫泉裏泡著,我上前對他說:起來走吧,你坐在這裏幹甚麼!看他一點都沒有想起來的意思,我說我專門是叫你走的。他剛要起來,旁邊一個黑黑瘦瘦的人影說:「不行,他答應我了,要跟我走。」我頭也沒回說:「不行,他得跟我走,誰說了都不算,我師父說了算!」我擋在那個黑黑瘦瘦的黑影前,姐夫很不情願的跟在我後面。

從那天起,姐夫一天比一天好了起來,我去的第八天出了重症室,除了照顧他外,有時間我就給他念法。

這裏的小護士,很多都做了三退,給姐夫看病的主治大夫,給他講真相,他說怪不得,他的身上出現了很多奇蹟,原來你們心中都有信仰,所以他才起死回生,很相信修煉的事,很順利的做了三退。姐夫單位的同事,陸陸續續來的都給做了三退,認同大法好,並對姐夫說:好好的煉!

我和姐姐大部份時間都在醫院,因為這是腦外科急診,每天都能碰上來就診的病人,來一波,三退一波人,又迎來一波,師父把有緣人都帶到我們面前,因那裏屬於城鄉結合地,大部份人是農民,沒有上過學,很多都沒入過邪黨組織,我就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遇到劫難能化險為夷。

還有,單間病房住著一個腦溢血的人,他的媳婦是教師,她看見我說,我覺得和你很親,就覺得我是她的甚麼親人一樣,我知道她明白的一面是來聽真相的,我微笑著說:我就是你的親人來告訴你真相的,我問她:你聽過三退保平安嗎?她說沒有,我說你入過黨團隊嗎?她說都有。我說你只要從心裏不承認它,退出它的一份子,劫難來就能保平安,她說為甚麼呀?我說你入邪黨時,宣誓為其奮鬥一生,就被打上獸印,退出來就不是它的一份子,天要滅它,共產邪黨不得人心,多行不義必自斃,離開它,退出來,又講了貴州「藏字石」,她很高興的退出黨團隊,還把她丈夫、兒子、女兒也介紹給我,把她們一大家子都退了,問我有沒有大法書,我就把師父講法錄音給她聽。

到我走時,她已把師父九講講法都聽了一遍,看她戀戀不捨的,我就把師父講法錄音送給她,五套功法也教會她,並告訴她要珍惜大法,她很高興,不知如何表達得法的喜悅,就時不時的送飯給姐夫吃。

我來去正好二十天,在這二十天裏,三退了二百六十多人,我知道,這都是師父為我們鋪墊好了,我只是跑跑腿,接上有緣人,感謝恩師的苦度與點化。

現在姐夫已恢復了健康,每天與姐姐同修學法,真正的走入了大法修煉,我們兄弟姐妹一大家人更加認同大法,感謝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