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修大法兩年的變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七日】兩年多來,我媽的變化很大,身上所有的疾病全無了,臉色紅潤,皮膚變白,變得細嫩,人也胖了好多,好像年輕了好幾歲。最主要是學會了「向內找」,凡事都想一想自己,有沒有想到自己是個大法修煉人,有沒有按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包括自己的一思一念。

我的母親一九六零年參加共產邪黨,是一個有五十多年黨齡的老黨員了,我是家中最小的女兒,自我得法修煉起就不斷的勸她三退,給她講共產黨的邪惡,可她就是不信,時常敷衍我。

我母親患有多種疾病,有二十多年的心臟病,嚴重時每天發病二~三小時,有時更多,吃藥也不管用,時好時壞。十幾年的心臟病藥及稀釋血液的藥吃下來,從沒一天間斷,每天按時吃藥,可是身體卻每況愈下。還患有卵巢癌、慢性腸炎,動不動就拉稀,吃黃連素跟吃飯似的一把一把的。氣管及支氣管炎,天氣稍一變化就咳嗽不止。那時,我媽家最多的就是各種各樣的藥物,中藥,西藥,以及保健藥,我看著都能開藥房了。

二零一二年,母親七十九歲,她的心臟病發得更加厲害,甚至無法躺下睡覺,只能整夜和衣半躺著靠在床上。我告訴她大法的神奇,叫她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卻對我說:「念了,沒用!」還說這是迷信,這些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

看著她痛苦的樣子,我帶著她找了治心臟病的專家。可是心臟稍好一點,其它的毛病也接踵而至,拉肚子愈加厲害。還生了一種很奇怪的病,每天晚上到十一、二點鐘時,就渾身發冷,冷得發抖,蓋幾條被子,還要持續一到兩個小時,無奈之下住院了一個月,也沒查出是甚麼毛病,回家照樣發病。

有一天半夜發病時,我媽伸手去拿床邊的毛巾,卻觸碰到一隻毛絨絨的手!我爸起身去看,卻甚麼也沒有,我媽嚇壞了。一大清早,就打電話給我,要住到我家。早上,我去接她,我媽臉色發青,皮膚發黃髮暗,消瘦萎靡,原本一百多斤的體重,現在只有八十多斤。她對我說,自己可能活不過八十歲了。

母親來到我家,七月份的天三十七、八度,她穿著長袖長褲,蓋著棉花被子,還是覺得冷,那是從骨頭裏冷出來的,不能開空調,不能吹電風扇,因為心臟病的緣故,手抖的端一碗水,能潑出半碗。

她不敢一個人睡,晚上也要開著燈睡,我就打地鋪,睡在她的房間陪她。母親每天要做的事是吃藥,然後上下按摩,敲擊穴道,像做功課似的,早上一百晚上二百下的。我爸爸每天來給她艾灸穴位,說這樣對身體有好處,每天從早到晚大量地喝水,甚至大半夜還得爬起來喝,強迫自己喝,因心臟病要稀釋血液。飯菜只要隔夜了就不敢吃,就是這樣,還每天拉肚子。

但畢竟是大法弟子的家,是有師父看護的,是有能量場存在的,所以她到我家後病情沒有惡化。就這樣到了八月份,一位同修到我家暫住,和她一見如故,對她講了好多修大法祛病健身的故事,我媽聽的很認真。我媽對同修說,自己的女兒改變了很多,從女兒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是啊!以前我多做一點事情就斤斤計較,經常和丈夫吵架,所以我媽不願意來我家;而現在,不但不吵了,家務我也全包了,對人也和氣了。以前吃的穿的都很講究,現在剩菜剩飯我都吃,不挑食,也不浪費。母親還說,住了幾天覺得女兒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原來修煉法輪功能使人變好。

幾天後,也就是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天還未亮,我和同修在廳裏煉功,我媽也起身跟著我們一起煉。就從這一天開始,母親開始煉功、學法。白天我上班,她們就在家裏,一個教一個學。一星期後,我媽開始雙盤,第一天就咬牙忍了四十五分鐘,她說她兩腿雙盤時,腳底心呼呼往外冒冷氣,腳底心暴起一條青黑色的青筋,所以她無論怎麼痛也會堅持。

就這樣,母親每晚發冷的怪病從此不再發作,只三個月她渾身的病痛全好了,手也不抖了。同年十二月,她扔掉了伴隨了她幾十年的藥罐子,從此不再吃藥了。她說她那天盤腿就堅持了一小時,而且還很輕鬆。我告訴她是她自己提高了心性,師父在鼓勵她呢!

以前我常常對我媽說,你就算不信,也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來做人,做個真正的好人。而她認為她很好,對人和氣,不做壞事,別人有甚麼困難,會熱心幫助的就是個好人。我無語,覺得和常人講不清,境界不同。然而現在我媽學了大法,她對我說:「以前覺得自己不錯呢,現在和修煉人一比,覺得差到天邊了」。

看了揭露共產邪黨的真相資料,她說:「我被騙了五十多年,太傻了。」她認認真真的看了《九評共產黨》,明白了真相,真正從心裏退出了邪黨。

修煉半年後,我媽出現了嚴重的病業關,整夜咳嗽不止,吐出的痰都是發黃、發黑的,還帶著血絲。我爸嚇壞了,逼著她吃藥。當時我媽堅定一念:自己以前吃了那麼多年的藥,也沒吃好,住院也沒用 ,但是煉法輪功卻煉好了,能夠無病一身輕,現在再吃藥,自己不是又變成常人了嗎?大不了一死,半年前如不是煉了法輪功,說不定早就死了。我又把我媽接到我家和她一起學法,煉功、發正念,並且向內找。原來她殺生了,天井裏有很多蚊子,她隨手拿起殺蟲劑噴了上去(以前還沒有得法時經常這樣)。她在師父法像前認錯,一個星期後就恢復如初了。

值得一提的是,無論病業表現的怎麼重,我媽也每天堅持煉功,從她得法那天起從沒有一天落下。就這樣兩年來,我媽過了幾次較大的病業關,有一次她和我爸一樣咳嗽,只幾天就好了,而我爸爸打針,吃藥,最後還住進了醫院。我媽說這點苦不算甚麼,以前在醫院做手術、化療,比這苦多了,現在多好,身體舒服了,心也「不累了」,整天樂呵呵的。

我知道,在大法修煉的人中,這些奇蹟不足為道。但這卻是真真實實發生在我身邊的事。我深刻地體會到,修煉其實不苦!修煉說難,其實並不難!我們只要按照師父的法去做,八十歲的老人也能輕鬆闖過來。師父的恩德我們無以為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