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警察的故事與忠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七日】(明慧記者鄭語焉台灣台北採訪報導)人人都說「警察是人民的保姆」,語意包含了對他們的期望、感受,以及警察的自我期許。

在台灣,經常有警察自掏腰包購買食品、衣物,照顧被撿到警局的孩童、失智或需要協助者的事件被報導出來。大人也會提醒小孩:「在街上,感到不安全時,快到警察身邊或到警察局去請求協助。」由於民眾的信任和依賴,他們的工作包羅萬象。

潘怡安說:「我很幸運是在台灣當警察,可以隨自己的意志、憑良心去做對的事情。最可貴的是我可以自由自在地修煉法輪功,遵循『真、善、忍』的最高指導原則待人處事,把警察應盡的本份做得更好。」

生命何來?人生何為?

潘怡安的父母都是公務員,他和姐姐倆感情很好,成長環境單純又幸福。和台灣許多家庭一樣,怡安家裏拜佛信佛,相信因果輪迴報應,他從小聽聞一些佛教故事,對修佛有些概念。

潘怡安對鐘擺式的生活感到單調無聊,他閱讀佛教經典,想要找到生命的意義,以及能修煉圓滿,返回天國世界的法門。可是無論任何經典或書籍,總是看到某處就卡住,沒能找到答案,反而增添了更多的疑惑。

因了解中共為何鎮壓而走入法輪功修煉

潘怡安因為修煉法輪功,遵循「真、善、忍」的指導原則待人處事,把警察工作做得更好。
潘怡安因為修煉法輪功,遵循「真、善、忍」的指導原則待人處事,把警察工作做得更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鋪天蓋地的對法輪功發動全面性的誣陷和打壓,當時還是大學生的潘怡安非常好奇:「大陸氣功那麼多,為何只鎮壓法輪功?從文化大革命以及六四天安門事件的史實印證,中共撒謊成性、迫害人權不遺餘力、殘害生命毫不眨眼的紀錄看來,法輪功應該是好的才對!」他想要了解真相。

抱著實事求是、親自體驗真偽的精神,潘怡安接觸法輪功之後,發現大法的美好而於二零零零年夏天參加九天學習班,和母親與姐姐三人成為法輪功學員,至今堅定實修,精進不怠。

他說:「初看《轉法輪》,覺得這是一本教人做好人的書,當看完第二、第三遍後,發現這是一本教人如何修煉的高德大法!內涵博大精深,可是又言淺理白,幾句話就把很深奧的法理,從根源處講得非常透徹,淺顯易懂。我所有的疑惑豁然開朗,都找到了答案,我明白了生命的意義,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每天都很充實。」

胸懷真善忍 不至於墮落名利色氣誘惑的泥沼中沉淪

退伍後,怡安考上警察特考,警察生涯成為他的職志。除了維護社會治安和秩序的基本任務,還有數不清的協勤事項,小從處理紛爭、路邊臨檢酒測、取締違規不法,大到緝兇除暴,無所不包,怡安說:「用包山包海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因為執行職務,怡安接觸到形形色色的人和生活百態,尤其到聲色犬馬的場所臨檢,少不了「名利色氣」的誘惑,怡安說:「有時會動心,但我馬上意識到自己是個修煉人,立即靜下心來,不為所動,平穩地完成該盡的職責。我很慶幸也很感激有『真、善、忍』作為心中的把尺,不至於墮落誘惑的泥沼中沉淪。」

替參與迫害者感到不值與惋惜

因為對中共為何迫害法輪功引發好奇,從而認識了大法的美好, 潘怡安自二零零零年走入修煉至今已有十五年。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未曾停歇,而且不斷升級迫害手段,自二零零六年三月,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黑幕在國際上被揭開以來,活摘器官的罪行,每天仍在中國大陸各地進行著。

為了揭示中共的罪惡,潘怡安經常在模擬「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演示行動劇中扮演中國大陸公安的角色,一位保護善良百姓、打擊犯罪不法的警察,扮演迫害善良的公安,怡安的內心很替那些參與迫害的警察公安感到不值和惋惜:要知道中共迫害法輪功團體,所犯下的是「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和「酷刑罪」,與納粹戰犯同罪,任何執行命令的託詞不能作為豁免的理由,所有參與者必須承擔個人責任。

天理良知能自救

最明顯並且是普世確認的判例是:二戰後的紐倫堡審判定讞「納粹戰犯執行的不是法律,而是一種罪惡。」對「執行上級命令」的辯詞法庭將永遠不予承認,因此追隨納粹的警察們,醫護人員都被判決上了絞刑。

由此,潘怡安對中國大陸參與迫害的警察發出由衷的忠告:「千萬不要再說:這是我的職業、我是執行上級命令。拿這個當藉口。」他說:「就算是要『執行』命令,但總有大是大非,天理良知不能含糊跟逾越。中共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很明顯是與納粹戰犯同罪的惡行,遭報應是必然的結果。希望還在參與迫害的人趕快清醒,不要為眼前之利喪失永遠,別再為虎作倀,快與中共邪黨劃清界限,自首坦白、舉報他人罪惡、爭取立功贖罪,否則等到清算中共罪惡時,難逃被論罪判刑的下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