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四歲老弟子:聽師父話 步步緊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六日】我今年八十四歲,修煉法輪大法有十七年,身體硬朗,耳不聾眼不花,從不戴眼鏡,書上每個字都看的清清楚楚的,能通讀所有大法的書。臉上沒有一顆老年斑,沒有一道皺紋,比我七十歲的弟弟還年輕。村裏村外人都知道我這個不老的老頭。

終於找到了

我從小就相信神,聽老輩人說:將來人遇大災大難時,會有彌勒下世,用大輪子救人。但彌勒是誰,大輪子甚麼樣,誰也說不清楚。

一九九八年的一天夜裏,我做了一個夢,清晰地看見天空中一個飛速旋轉的大輪子,五顏六色,非常美妙。天亮後,一個親友來我家,向我介紹了法輪功,並帶來一本《轉法輪》。我一看封面,就激動不已,夢見的就是這樣的「輪子」;再翻書一看師父法像,格外親切,這不就是下世度人的彌勒嘛。我趕緊合十敬拜,眼淚都快流出來了:「我終於找到您了。」

從此以後,我每天都看書修煉,一天也沒停過,就是在迫害後的看守所、洗腦班裏,我每天也要背《論語》。

要格外珍惜

我年輕時因生活所迫,從十幾歲就下窯挖煤、背煤,養家糊口,落下了一身病:頭疼、胃痛、骨刺、關節炎、頸椎、腰椎骨質增生,疼起來渾身沒好地方。

自從修煉後,不知不覺中,一切病痛都逐漸消失了,真是無病一身輕,走路生風,幹活不知道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一定要格外珍惜這萬古不遇的大法修煉。

以苦為樂

我老伴十幾年前就去世了,我自己單獨住在一間低矮狹小的煤棚裏(是過去臨時蓋的放蜂窩煤的簡易房子),兒女們都過意不去,怕鄰居們笑話,我說:「我是修煉人,喜歡清靜;再說,我每天夜裏開燈看書,打開錄音機煉功會影響你們休息;我自己住在這小屋裏挺好。」

我是個農民,就靠村裏每月發的幾百元生活費過日子,還會攢下錢來支援大女兒做真相資料用。從不浪費一分錢。

幾年前,兒子給我住的小屋裏吊上了頂棚。去年一天,突然,頂棚塌了下來。我就坐在床邊的小板凳上,一點兒沒碰著,卻把兒子、兒媳嚇了一跳,趕緊跑過來,勸我搬進大房子裏去住。我說:「我在這裏住了這麼長時間了,對這屋裏的一切都很熟悉了,頂棚也是有生命的,它掉下來,是因為我心上有漏,但決不會砸著我。」儘管他們還不完全理解爸爸說的話的含義,但他們知道拗不過我,只好把頂棚又重新吊好了。

證實法是我的責任

自己得法受益後,我就想方設法利用各種機會,把大法洪揚給親朋好友和身邊所有的人,我姐姐就是受益最大的人之一。姐姐比我大兩歲,羅鍋、滿臉麻子,有多年的哮喘病,吃藥、打針、住醫院怎麼也治不好;夜裏一宿一宿的乾咳,躺不下,睡不了,可受大罪了。她自從學煉法輪功以後,病很快都好了。現在,白髮變黑髮,滿面紅光,一點麻子的痕跡都沒有了,老太太越活越年輕,整天忙裏忙外的,可精神了。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以後,我就以我們姐弟倆的親身經歷向人講真相證實法,揭露中共的謊言宣傳。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那天,我和同修女兒一起到天安門廣場,在恐怖和邪惡的高壓下喊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師父清白!」面對警察的綁架,我高聲背誦師父的詩詞:「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1]。

我被綁架回當地派出所,被關押在看守所裏,每天被強迫坐小板凳,聽邪惡宣傳,我就是不聽他們的邪惡謊言,他們沒辦法,十九天後把我放回家。

第二年,我又被綁架到天堂河勞教所,他們給我辦洗腦班,對我軟硬兼施,威逼利誘,我就是堅持決不放棄修煉,他們也沒辦法,無計可施了。

因為我堅持修煉,「610」人員逼我們村村委會每天派專人在家門口監視我。先後派了四個人,我就對監視的人講真相,由於利益驅使,他們不但不聽還告發我。結果,兩個人得了腦血栓,一人得了糖尿病,一人被車撞死了。

一天夜裏,女兒要去鄰村發放真相傳單、小冊子,我也要跟著去,女兒說:「天黑,路又不好走,你在家裏發正念吧。」女兒發的很順利,農村幾乎家家養狗,連狗都不叫喚。兩個多小時後回來一看,我還坐床上還發正念呢。我說:「我發正念,清除一切舊勢力對你的干擾,連狗都要老老實實的不許叫。」

有驚無險顯神跡

我離大女兒、女婿家有七十多里地,平時騎車需要兩、三個小時。一天早上,我去找同修女兒一起到天安門廣場去證實法,越騎越快,好像飛似的,四十分鐘就到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

一天晚上,我在大街上正貼真相不乾膠,從對面開過來一輛摩托車,上面坐著警察,我就原地站著不動,發正念讓警察看不見,結果摩托車擦身而過,我繼續堂堂正正地貼完才回家。

有一次,我開著電動三輪車,到了十字路口一拐彎,迎面疾駛過來一輛載重大貨車,眼看就要撞上的那一剎那,好像有人急速轉動了一下我的方向盤,突然打輪,轉向了另一側,躲過了大貨車,不然,後果不堪設想。我心裏明白這是師父救了我,躲過了車毀人亡的一劫。

類似有驚無險的超常現象,我經歷了很多,真是深有感觸師父時時就在我身邊,沒有師父保護,就沒有我今天。師父太偉大了,為我們付出的太多了。師父把一切都為我們鋪墊好了,我們還有甚麼理由不聽師父話,不做好三件事,不步步緊跟師父呢?!每當一言一行沒做好時,我都心裏難過,向師父認錯、懺悔,爭取下次做好。

訴江過程中不能起歡喜心

當看到師父說:「全人類都應該起訴它。它害了所有的中國人,它也害了很多世界上其它地區的人。那麼多人都因為它的謊言,將被拖入地獄。」[2]我悟到應該起訴江魔頭,於是認認真真寫了控告狀,在七月七日那天到郵政所,順利投遞給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出了門,我好像壓在心頭上的一塊大石頭落了地,別提多高興了。開著電動三輪車就上了路,想準備儘快把這個消息告訴姐姐,同時勸她也快寫訴江狀。路上我起了歡喜心,三輪車翻了,把我壓在了車底下,右臉磕在了磚地上。很快行人把車移開了,把我扶了起來,問我摔的怎麼樣,我說:「沒事,我是修煉大法的,保證沒事。」

推著車到了姐姐家。一低頭,鼻子流血了,姐姐問我怎麼回事,我把剛才翻車的經過如實說了。外甥女一看我的眼紅了,右眉骨和顴骨又青又腫,非拽著我上了車,送進了醫院。一照片子,說是粉碎性骨折,必須立即住院,輸液、消炎後準備做手術。

女兒聽說後也趕到了醫院,我對女兒說:「我這是歡喜心促成的,因為我心性上有漏,讓邪惡鑽了空子,我得回家煉功去。」女兒也非常支持。回家後,我堅持聽法、煉功、發正念,很快就都恢復了原狀,一點兒傷痕都看不出來了。

大夫、護士聽說後,無不稱讚:大法神奇!我們要不親眼所見真不敢相信。

註﹕
[1]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2]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