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沒有過不去的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五日】二零一二年中旬,我發現自己懷孕了。這對於一般家庭來說,那是很幸福的事,但是對於我們家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因為我已有一兒一女了,當時我的兒子才一歲一個月,怎麼辦?生呢,就是三個孩子了,各個方面的壓力都太大了;打胎呢,不行,那是殺生,師尊的法已經說的很明確了,那怎麼辦呢?那時我一直處於焦灼不安的狀態中,法也學不進了,工作也不想幹了,就想睡覺,只有這樣才感覺心裏舒服一點。當時法學的少,更別提正念了。

不久懷孕初期的種種症狀都來了,最難忍受的是,廣東的七月是很熱的,35度左右,可我還要蓋被子,我都能感受到五臟六腑都是冰涼的。身體的難受就不說了,來自我婆婆的壓力那就使我更加苦不堪言,我有些動搖了,在外地同修的幫助與丈夫同修的堅持下,我決定把這個孩子生下來。這個決定把婆婆氣壞了,說了很多難聽的話,罵大法,說我被騙了,我辯解了一下,她反而罵得更兇。我的女兒甚至當著家人的面對我說:「我們大家都不想看到你。」我知道是她奶奶挑撥離間產生的後果。而後婆婆又與我的娘家人和朋友說我壞話。我與同修苦笑著說:我婆婆像是在開新聞發布會,在講她的兒媳:人丑,心又不好,一無是處。

婆婆剛從老家回來沒多久就又回去了。我也辭工了,一邊照顧一歲多的兒子與八歲的女兒,還要打掃房間,買菜做飯,忙得團團轉,身體的不舒服很快就過去了,因為沒有時間去感受那個痛苦了,那時的我是快樂的,因為沒有違背大法,沒有殺生。但我們婆媳的關係是徹底僵化了,我明顯感到我與婆婆之間有一堵很厚的牆,難以穿越。

一次我與丈夫交流談體會,我突然忍不住激動起來,抱怨婆婆,丈夫說:「你有恨。」我有些驚訝,我有恨嗎?怎麼沒發現呢?我向內找呀找呀,有啊,沒有的話,為甚麼不打個電話問候一下,為甚麼聽到她身體不好時,我反而有些高興,是呀,我有恨啊,我恨她給我造謠、到處講我壞話,無中生有;我恨她惡語重傷我;我恨她挑撥離間……自己真有不好的心。

師父說:「我們如果遇到這些麻煩的時候,不要和人家一樣去爭去鬥。他這麼搞,你也這麼搞,你不就是個常人嗎?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樣去爭去鬥,你心裏頭還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動了氣嗎?你就沒做到忍。我們講真、善、忍,你的善就更無從有了。所以你不能跟他一樣的,你真的不能生他的氣,別看他把你搞的上下很臭,抬不起頭來。你不但不能生他的氣,你心裏頭還得謝謝他,真得謝謝他。」[1]

明白了之後,真的很後悔。過了幾天我就給我的婆婆打了電話跟她道歉,講我沒有做好的一些地方,因為我是發自內心打這個電話,她能感受到,她就說前兩天她本想給她兒子打電話,沒想是我接的(是新號碼,我不知道是誰),她就破口大罵一頓。所以她讓我擔待一下,說我運氣不好。我就告訴她說:沒關係的,只要你心裏舒服了,就行了,我不會放在心上的,因為我修煉法輪大法

就這樣我所認為很厚的牆就不見了。

在這過程中,我找到了很多的執著心,不為別人著想,只考慮自己的感受;色慾心,怕別人知道我要有第三個孩子,怕別人笑話;在工作中,想做的比別人都好,想出名;看到別人比自己工資高職位高,心裏不舒服,妒嫉心;不想吃苦,安逸心;愛顯示瞧不起別人的心等,找到之後,心裏豁然開朗,感到身體去掉了一層殼。

二零一三年四月,我的第三個孩子出生了,胖嘟嘟的,耳垂特別大。同年九月末,我的公公婆婆又從老家回來了,我公公說,從他一開門的那一刻,看我的眼神,就知道我已經真正的放下了以前的恩恩怨怨。隨後的日子中,婆婆也有當眾數落我的時候,雖說當時心裏有些不悅,但我不多說話,即使是解釋的話我也不說,因為我還做不到師父講的「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呵呵的,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1]的這種狀態,所以我就忍著,然後我再想我哪裏做錯了,大概也就一兩個小時我就會把這樣的事處理好,沒有恨沒有怨,反而覺得自己太差勁了,讓她又造業了,造業了,她就得償還呀。

二零一四年五月,婆婆在回老家當天,當著自己兒子、女兒、女婿、孫子、孫女面前說:「某某某(指我)真的很好。」我還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話。以前我為她做甚麼事時,是有私心的,想讓她表揚,現在我是真的為她好,替她考慮,讓她少造業,有機會能回到大法中來,這是她來到這個世界的真正目的呀!

現在我與婆婆的關係很好,小區的人說:「應該給你們家發個獎─五好家庭獎。」

向內找真好,心胸寬廣了;學大法真好,因為能跟師父回家了。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