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情的漩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一九六三年我出生在黑龍江的一個農村家庭,雖然家境不富裕,但是父母對我的溺愛、嬌慣使我感覺很幸福、很快樂,但是在我十六歲那年,父母在三個月內相繼病故,這突如其來的打擊,使我這個仍想在父母跟前撒嬌的孩子一下子沒有了依靠,父母為我撐起的天突然間塌了,那種無助和思念真使我痛苦萬分。父母走了,可是我的情沒有斷,時時都在煎熬著我的心,痛苦的思念化作一串串淚珠落下,再也喚不回我永遠逝去的父母親。

一九九六年,我幸運的開始修煉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身體多種疾病(腰肌勞損、胸椎骨刺增生、乙肝、肛瘘)不翼而飛。短時間內不可思議的達到祛病健身,重獲新生,跟學法之前有了天壤之別。我身體的康復與精神面貌的極大轉變給我的家庭減輕了經濟負擔,也使丈夫減輕了心理壓力。因沒有父母總覺得被人看不起,學法之後,自己有了師父,就如同有了父母一樣的感覺,和同修在一起的快樂就像回到親人身邊一樣,在家庭環境中也體會到了從來沒有過的美好和幸福。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江澤民邪惡集團發動了迫害法輪功的政治運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遭到污衊,真修向善的修煉人遭到越來越嚴重的殘酷迫害,同修們紛紛走出來為大法說公道話,用自己的親身體會證實大法是正確的,我也曾因為證實法、去北京上訪,遭到殘酷的迫害,後來被非法勞教一年。

在大法中的受益時時鼓勵著我不能消沉,繼續走出來講真相、證實法。開始時就是跟著大家一起做,自己沒有悟到多少法理,有問題了就和同修切磋,聽同修講的符合自己的觀念了,心裏舒服了就認為關過去了。在證實法中,光做事,忙起來飯也顧不上吃,幫同修買耗材、建立資料點、做資料、裝大鍋等等,慢慢的在與同修配合上出現了矛盾,可是由於做事心強,出現問題了也不知道找自己,不知不覺就得罪了同修,同修覺得委屈去找其他同修訴苦,再傳到我耳朵裏來時我還很生氣,心想我對他(她)這麼好,他(她)還到處說我的壞話。雖然每天也學法,但總覺得不踏實,悟到點法理,就去與同修交流,但目地不是修自己,而是用法修別人。同時在與同修合作中帶有人情,導致同修的執著心也出來了。

我結婚以後和丈夫感情很好,從來沒有因為生活瑣事爭吵,沒有過感情上的互相傷害。修煉前我在家是說一不二的,家裏大小事我都管,他經常讓著我。修煉以後,真像師父說的反過來了,他有時也大聲吵我,我知道他是在給我提高心性,但也是生氣。

自從一九九九年打壓之後我丈夫知道大法好也很支持我,但後來我幾次被綁架、罰款,給他造成了極大的精神壓力和經濟負擔,因為丈夫在外地工作,十歲的孩子沒人照管,我被非法關押後致使他不能正常上班……,壓力幾乎使他精神崩潰,派出所逼迫他與我離婚。此後,他跟我的關係越來越疏遠,而且說話故意讓我生氣。在這種極不和諧的氣氛中,我靜下心來學法,遇到矛盾向內找,師父的詩詞:「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1],突然打開了我的心扉,一下子渾身輕鬆,我馬上鼓勵自己悟到了就得做到,此後我對丈夫除了對他好之外沒有了任何要求,更加體貼,當他使喚我時,我也沒有任何怨恨的滿足他的要求。

當我的心性提高上來之後,他對我的態度也變了,後來支持我做證實大法的事。由於迫害我經常搬家,二零一零年,我去丈夫單位與他住在一起,有了這種環境就想過常人的日子,沒想到丈夫跟變了一個人似的,整天沒好氣,雖然話很少,但說出來就是大聲斥責讓人受不了,我不斷的問自己這是為甚麼呢?

開始他發脾氣時,指責我沒做好的一些事,把我過去所有傷害過他的和沒做好的事都翻出來了,儘管以前也曾不止一次提到,我也給他道了歉(這些也是我最怕人碰的),但再次翻出來之後,我還是很生氣,我還用人心對待。這時以前肛瘘的症狀又出現了,我知道這個關又沒過去,心性沒有提高上來,自責之後我想起了師父講的法:「如果他再悟不到我會再利用別人的嘴再敲擊他,再悟不到就讓他頭上撞個大包。」[2]我的心一下子亮了,求師父加持後,靜下心來學法。

三年來丈夫在朋友、孩子面前斥責我,我開始不接受的觀念也轉變了,我用師父的法不斷鼓勵自己,真正為他著想,理解他一個人打拼養家也不容易。不知不覺中無論他當著誰的面說我,我都不動心了,此後丈夫再沒說過我。

在學法中頭腦中不斷出現與同修的矛盾,我意識到和同修在一起證實法時應該修的心沒修去,沒提高上來。這時我開始回憶自己在老家時和同修鬧矛盾的經過,一點一點的找,用師父的法來衡量我錯在哪裏,當時我動的是甚麼念,作為修煉人,站在法上應該怎樣做,這樣一點一滴的查找自己的不足,才使我明白了甚麼叫轉變觀念,甚麼叫向內找,找到自己那些私心、人心之後壓在我心頭幾年的沉重物質瞬間消散了。

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如果沒有師父的法,如果不是緊緊抓住師父的手,我是不可能從情魔中解脫出來的,這種輕鬆自在的感覺更是無法體驗到的,修煉真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西蘭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