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用「新學員」當藉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十日】我是二零一二年五月得法的弟子,經常給明慧網投稿,因為剛開始修煉的時候處於獨自修煉狀態,身邊沒有人交流,所以常常給明慧寫心得體會,一旦發表,就像編輯同修在和我交流一樣。他們幫我修改的地方我會思考為甚麼要這樣改動,從中也得到很大的幫助,不知不覺中養成了給明慧投稿的習慣。

後來逐漸的發現一個現象:只要我的投稿中寫了自己得法的年份,往往就會被發表,但是同修會在標題前加上「新學員」;有時我自己在標題中寫上「新學員」,一般也會被採用;要是投稿中不寫得法年份,基本就不被採用,而我自認為稿子的內容和質量與被採用的投稿相差不大。其實我非常理解明慧同修的用意,他們每天要看大量的稿件,如果稿件中有得法年份的,同修一看是新學員寫的,對文章的要求自然會低些,所以不是很差的一般會採用,還特別在標題中加註「新學員」三個字,更能起到證實法的作用。

後來我遇到了本地同修,身邊的老弟子們也會時不時的「提醒」我是新學員,還有同修說:「你可能是下一批的弟子呢!」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於是也就有意無意的接受了自己是「新學員」這個事實。

但是訴江大潮開始後似乎一切都變了。身邊的同修們逐漸說沒有新學員、老學員這種概念。師父說:「進門不分先後都是弟子。」[1]尤其當我的訴江狀妥投後,她們就開始「批評」我做的不夠好,尤其是慈悲心不夠。我就爭辯:慈悲心是說有就有的嗎?就算我想對人家慈悲,這一下也出不來呀!不過這種爭辯很快就被證明是錯的。

那天早上六點二十分,在我把鬧鐘摁掉繼續呼呼大睡的時候,浴室裏的鋼化玻璃移門事先沒有徵兆的爆裂了,門上沒有貼防爆膜,玻璃碴子散落在整個衛生間。接著,出門上班時目睹一起車禍:一輛摩托車被汽車撞翻了,還好汽車剎車及時,摩托車主很快就一瘸一拐的自己爬了起來。晚上又在小區外面看到有人喝醉了在打架,有一方退讓了,所以沒有人受傷。我隱隱的感覺有甚麼不對,因為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情,這些事情為甚麼被我遇到了?

晚上做了一個夢,夢見我打開陽台的窗戶準備晾衣服,這時一個黑衣人爬上來,想從窗口進來,我本能的伸手去推他,他就掉下去了,穩穩的站在地上抬頭瞅我。碰巧看同修交流文章中有一位同修說他在遇到魔難前師父其實一直在點化他,他沒悟到。文章中說了幾次師父點化而他沒悟到。這時我明白了:師父也在點化我!可是師父在點化甚麼呢?不管是甚麼,反正是和性命相關的,一定是大事啊!這時腦子裏就不平靜了,是因為訴江了要被迫害?舊勢力要利用常人來害我?或者是要把我身體搞出病業?亂七八糟的念頭都冒出來了,越想越怕。這時,就像那個精神病人看到電棍一樣,我的主元神精神起來了!我真正的開始向內找,一下就找到了:因為我沒有修自己,有太多的人心,意識到、但是沒有修去,而沒有去修的真正原因是我一直把自己看作「新學員」。

我記得得法的頭一年,那時真的修的很快。進入第二年的時候就慢了下來,表現最突出的就是學法、煉功、發正念都很睏。但是邪惡是很狡猾的,它不是一開始就讓你睏的不行,只是有一點,然後慢慢加劇,最後睏到連自己的意識都沒法控制,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讓人在這種不知不覺的魔難中掉下去。期間師父一直不斷的點化,自己也一直在努力著,只是時好時壞。這種魔難就是消磨人的意志,讓人逐漸失去修煉的信心,最後毀掉。雖然我也在努力,也知道自己有很多心沒去,色慾心、安逸心、怕心、歡喜心、妒嫉心、顯示心、執著自我的心、對名利情的執著心等等,但就是下不了決心修掉。癥結就在「新學員」──這個自己給自己貼的標籤上。做的不好的時候拿「新學員」為自己開脫,新學員做不好情有可原;堅持不下去的時候先放一放,反正是新學員,應該不那麼嚴格;害怕的時候想:新學員師父會保護的吧,舊勢力也不能用老弟子的標準來衡量新學員吧?

其實,從我以及我身邊新學員的經歷和很多新學員交流文章中能發現:現在得法的新學員在得法前早就在師父的保護之中了,有的甚至是很多年了。師父說:「那個環境被搞的那麼亂,宇宙的舊勢力就是想在這麼亂的情況下看誰能走出來。從險惡中、從壓力中能得法它們才認可,」[2] 「誰再來當大法弟子,那舊勢力擋的是非常厲害的,說甚麼也不讓他進來。」[3]讀師父的講法時,我悟到:雖然我們新學員沒有經歷過邪惡瘋狂迫害的那段時期,可是越往後環境被搞的越亂、人的道德越瀕臨崩潰的時候,還能認出這部法、跟著師父走入修煉,這些新學員不也是過了很大一個關嗎?能跨過這個關本身已經十分幸運了,多少人被卡在這一關進不來啊!

我們的生命就是為法來的,是為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來的。作為一個大法弟子,除了修去各種人心和執著、助師救度眾生,也沒別的牽掛了。所有的一切都是師父給我們安排的,我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邪惡所幹的一切都是犯罪,罪大惡極,師父從來沒承認過,作為師父的弟子,我們也決不承認!那些人心,包括色慾心、安逸心、怕心、歡喜心、妒嫉心、顯示心、執著自我的心、對名利情的執著,這些都不是我,都是要修去的。

在向內找的過程中,我還發現:這些年的修煉中,我存在的很大問題就是「不能分辨真我、假我」。有甚麼念頭了都承認是自己,想看電視了覺的是自己想看,想玩手機了覺的是自己想玩,色慾心起來了承認那是自己,最可怕的是歡喜心。修煉狀態不好的時候,自己知道不好也沒覺的有歡喜心,一旦狀態稍微好些就起這個心,總是把那個假我當成真我,把「認為自己修的好」這種念頭當成自己。其實仔細想想,修的好了就高興,修不好了難道就要不高興嗎?我是為了這個「高興」、「不高興」在修嗎?修了那麼久就一直在為這個 「高興」在修,多可悲啊!想來,修煉真的是很嚴肅的一件事。

當向內找後,我知道,人心和執著不是真正的我,我都不承認它們是我,修去它,舊勢力要鑽空子迫害我,也沒那個理呀。此時內心真正的平靜下來,一點也不怕了,我發出強大的正念,針對另外空間迫害我的邪惡以及自身還未修去的各種人心和執著,發正念清除它們。

訴江後,相比得法第一年的修煉似乎更快、更廣。「新學員」這個標籤也許真的被拿走了,法對我的要求高了,平時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變的越來越重要了。尤其是人心和執著,那就應該果斷的、不留任何餘地的清除,不允許再用「新學員」當幌子,拖泥帶水抓著執著不放了。

層次有限,只是個人目前所在層次所悟,寫出來旨在與和我一樣得法不久的弟子們交流,希望新學員趕上正法進程,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