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對於結束和時間的執著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三日】我自己學法了就用法來修自己,具體就是我用法對照自己。我發現自己的思想中反應出來的念頭,要麼就是符合法的正念,要麼就是自己沒修好的部份或者魔的干擾而產生的邪念;所以我就把所有思想中反應出來的念頭,都用法對照一下,其實也不用多長時間,就是那一瞬間的一念就解決了。在我們自己現有的對法的認識的這個層次上,一念就知道這個念頭符不符合法。關鍵是你得想起來對照。

我們修煉不就是要找到不符合法的思想然後去掉它嗎?那麼平時找它還找不到,這自己反映到思想中來了,不是正好麼?關鍵在於能不能發現它不符合法,能不能抓住它。抓住它之後就好辦了,一定要往下追下去,因為反應出來的不一定是這個思想的根源,你要追到根源,挖出來它。

那麼這個執著於結束的想法,如果往下追下去是個甚麼結果啊?如果你自己都知道自己不能圓滿,沒修好,你才不會執著結束呢!結束了就完蛋了。只有覺得自己修的不錯的人覺得結束了自己能「上天」的人才會有如此想法。可是,從法中我們都知道,這部法大的無法想像,怎麼可能「修的不錯了」呢?其實這個根源我個人認為不就是在於你不向內找嗎?只有不向內找的人才會覺得自己修的不錯了,而真正實修的人,看到的總是自己的問題,在更高層次上認識到更高的法,還能看到自己剛才的不符合法的地方……如此下去,精進不斷,怎麼可能覺得不錯了呢?

那麼如果真的是不向內找,那你覺得自己不錯了,能圓滿了,那可是你自己的想法,在師父和法的標準來看,真的是這樣嗎?就你這顆心本身不就是強大的執著嗎?說嚴重些,這不就是自心生魔的前奏嗎?

那麼執著時間,我看有一篇文章說有一位以前的同修下去了,就是因為對於時間的執著,說師父總說快了,總不結束。痛心之餘,我也說說我自己在自己層次上對時間這個問題的認識。有這麼幾個含義。

第一、師父講:「大法在宇宙中正法的事情也快要結束了。」[1]我認識到,師父並不是站在我們這個時間中來講的,師父講過:「我正法也不過就是十幾年的時間。大家想一想,那不很快嗎?實際上是很快的,就這麼揮手之間就完成這一切,在人的空間當中時間表現出來的差異是十幾年。而且從正法以後宇宙的整體時間都是被推快的。」[2]那師父說的快了體現在我們這個空間就是這麼個情況。

第二、師父講:「快結束啦,你們得想想自己了,時間不等人哪!」[3] 我認識到,是希望我們弟子都能做好在人間的事情,真正的起到助師正法的作用,這樣就會很快結束了。可是我們做的怎麼樣呢?沒結束是否該怨我們自己呢?

第三、我認識到,為了能夠救下更多的人,師父在不斷的推快我們這個空間的時間,把原來的幾分鐘,推成了幾年,甚至於更長。那麼在這個時間中世人不斷造下的業就得師父來消,要不一個爛了的蘋果怎麼留下呢?那麼我們不知道在這個師父用自己巨大承受換來的時間中去多救人,還在執著時間,在「怨」師父不結束……我們還配叫師父嗎?

就是這些,與各位同修交流討論。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