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孫女幫我修心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九日】暑假裏,我來到女兒家,幫著照看外孫女。外孫女六歲,聰明靈巧,愛玩好動。外孫女與大法很有緣,她說:「我是大法小弟子,我要當仙女,當仙女的王。」令我高興又意外的是,她能隨時用大法標準衡量我的言行。下面記錄一些小事和我們的對話。

外孫女:「姥姥,提個問題,接受不?」答:「接受呀,說吧。」外孫女:「你有時沒做到真、善、忍。」

答:「是沒做好,甚麼事呀?」外孫女:「你跟姥爺說話生氣。」答:「是有這事,沒有忍。謝謝你,我改正。」外孫女:「你有時對我發脾氣。」答:「哦,對不起。生氣那就不善了」

不修自己就是個常人。師父借外孫女的口告訴我:在家庭中要時時注意自己的心態和說話的語氣,同化「真善忍」。家人一直走不進大法修煉,我也怨他沒悟性,還很執著,其實真是自己造成的。

一次,我說道:「咱們家的……」外孫女:「這是我家的,不是你家的。」我笑答:「知道了,在你家姥姥甚麼也沒有。」外孫女:「不對!你有大法呀!」

我心裏一震:「對!我有大法最寶貴。」甚麼是財富?如何看待窮富?我沒有從根本上轉變觀念,難怪有時還出現很可笑的利益之心。

當我說話不在法上時,外孫女:「姥姥,你又忘了師父啦?」幾次後她說:「你每天晚上背一遍《洪吟》,早上再背一遍,一個星期後就能記住師父和大法了。」第二天還查問呢。幾日後突然又問:「現在你能記住師父了吧?」答:「謝謝你幫我想了這麼好的辦法。」

我反思:長期徘徊在一個層次中,提高不上去,身體面貌也像常人一樣變化,證實不了法,影響救人。為甚麼呢?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沒有把師父和大法真正放在心裏。所以學法煉功時知道自己是煉功人,生活中卻多是常人表現,遇到磨難很容易被常人心帶動,自己還苦惱著。

我把《洪吟》拿出來,天天背,理解師父的宏大慈悲,煉功時,真能清淨一些。生活中實修,一思一念都用法來衡量,這是我要做到的。

我被蚊子叮咬,紅腫特嚴重。外孫女:「姥姥,你好了?煉功好的吧?」答:「昨晚又被叮的癢癢,功也沒煉好。」外孫女:「你煉功時不應該癢,煉完功師父就會有回應的。」答:「真應該這樣想才對呀。」

煉功初期好像這關已過。可在常人中心性掉下來了,小磨難加大了,一次被叮,癢痛長期,身上斑斑點點體無完膚不算誇張,丈夫總說為我打蚊子,我還不抹藥,無奈地忍受著,家人也不理解。可這六歲的孩子,並沒有修煉,能悟到的法理我怎麼想不到呢?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晚上打坐,蚊子又叮上了,癢的鑽心。我下決心要過這一關。忽然想起「你是煉功人不怕,有抵抗力」[1]的法理,我馬上有了正念:我不怕,無論是業力招來的,還是邪惡干擾,讓它消失。我是大法弟子,不承認這些東西。很快不舒服的感覺沒了。原來是沒有改變觀念,不能從根本上提高。

過後又兩天,好像在考驗我,一夜之間身上叮了十個包,我守住正念,這些包很小,且只微微發癢,很快消失。第二天都找不到哪兒被咬過。至今好像蚊子也很少了,也不叮我。我也體會到:人神一念,結果相反。

外孫女學鋼琴,打車回家付司機錢時,我送上一張神韻光盤。這天往家走著,我說:「咱們每天送光盤救人,多好。」外孫女:「你怎麼不見人就給呢?司機、騎摩托車和電動車的、騎自行車的、走路的、小區的人都給,救的人就更多了。也給我爺爺、姑姑和我的朋友。不能放光盤的就給書(真相冊子),咱們要救的人從天上到地上都是。」

這話使我又驚奇又慚愧,這些年無數人從我身邊走過,我都沒講真相,做得太差了。為甚麼呢?還是各種人心擋著,總之沒有責任感,沒有慈悲心,只有自私的人心。

小外孫女在奶奶家住了兩天,回來難過地說:「奶奶、爺爺吵架,他們好像不喜歡大法。」上學幾天,她就給兩個要好的同學說戴紅領巾不好。學校發的甚麼少先隊活動課本,她說:「扔了吧,就說我沒有這書。」

我真得向這個純淨的小天使學習,趕快去掉所有的人心,多救人。

一次。我頭暈躺下休息,外孫女:「你難受了,要好的快,就煉功或者讀師父的書。躺著好的太慢了,起來!」我只好服從,坐起與她一起讀、背《洪吟》。孩子說的在法上呀。過一會兒,外孫女:「好了吧?」

師父說:「我們那個場只要你去煉功,比你調病要強的多。」[1]我又一次發現自己,只學法,卻不修心,不按師父的要求做。這到頭不是一場空嗎?對不起師父,也耽誤了自己。

上午十二點和下午六點前,我經常在廚房忙,提醒我發正念就成了外孫女的責任。一次她拿著手機(上鬧鐘)叫我,答:「把這點飯做好就去。」外孫女:「現在就去(發正念)!大法重要還是做飯重要?」這真是當頭棒喝!

她還監督我的姿勢:腰不直,頭歪了,蓮花手印合上了等等,還給我示範她的大蓮花手印。一次給我糾正後,竟自言自語地說:「回到老家沒人管,看你怎麼辦?」又是一聲棒喝。

我很感動,也警醒了:長期以來我打坐發正念迷糊、走神,甚至認為發正念遲三、五分鐘,一會兒補上就可以。這是全球大法弟子整體除惡的大事,我卻用常人心對待,沒有把大法放在第一位,不能很好的配合,這不是修煉而是走形式。做事不實修,心性上不去,所以在磨難中,大關過不好,小關沒有悟,稀裏糊塗十幾年,磕磕絆絆走到今天。師父說:「你們救度世人想要叫他們醒過來、救度他們,你們自己也得醒啊、也得醒悟。」[2]

外孫女快參加鋼琴比賽和過級了,我說:「好好練,現在這是最重要的。」外孫女:「師父才是最重要的。比王老師(教鋼琴)、比甚麼都重要無數兆倍。」在外孫女小小的心靈裏,師父是最大的巨人、最好的人,能做所有的好事、幫助所有的人,甚麼都是師父造的,師父是她最喜歡的人。

外孫女問過:「師父能控制壞人嗎?」答:「能,但師父不控制人,只告訴人法輪大法好,讓人自己變好。」外孫女:「很多人不是壞人,可是不知道法輪大法怎麼辦?」答:「我們去告訴他們。」外孫女:「姥姥,你猜猜我想讓誰做好人?」答:「讓咱們全家人,你的朋友、同學。」外孫女:「我想讓全世界的人都做好人,那樣才最好。」這不正是師父的希望嗎?我可從來沒有這樣的想法。

外孫女上小學了,她說:「我有三個願望,第一個是我要當仙女,第二個是我想讓全世界的人都是法輪大法的人,第三個是我的老師(班主任)也是法輪大法的人。」

我今年68歲,修煉快二十年了,迫害初期,只是沒放棄。後來勉強跟上正法進程,三件事也做著,卻沒有實修自己,從來沒有想過我要救多少人,至今還有許多執著沒有去掉,特別是被親情拖著,奔走於兒女之家,有時認為這是符合常人狀態修煉,有時埋怨他們影響自己,卻很少向內找修自己。

我寫這段經歷,是真正明白了兩點,想與大家分享:

一、家庭是重要的修煉環境,親人的事都是提高的機會,關鍵是要時時記住:我是修煉人,這對老年人尤為重要。二、師父珍惜我們,為我這樣不爭氣的弟子著急。讓所有的弟子圓滿,讓所有的人(除元凶敗類外)都得救,是師父希望的啊!同修們,共同精進吧。

謝謝師尊!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3]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