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指導我過心性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二日】我在大法中修煉十幾年了,受益良多,一語難表。在此,我首先叩拜師父!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師父,您辛苦了!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後,我出現了病業狀態,逐日加重,吃東西越來越少,只能吃點清稀飯和水,臉色蒼白,人在變瘦。這次魔難來的很猛。

我這個人心地單純、善良,年輕時,還帶點幼稚、心軟。我一生受不了的就是被騙,被親人騙。也就是說,親人不跟我說真話、做真事時,當我知道了,我會被氣得吐血,想去死。我這一生就是這樣磨過來的,精神上受到嚴重的打擊,身體上得了一身的病。

即使修煉大法了,我這個執著還沒有去掉。當魔難再一次來臨時,我內心的痛苦是無法讓外人看到和理解的。人生就是在演戲,我卻仍然假戲真做,上了舊勢力的圈套,出現了上面提到的病業狀態。

危難時刻,我想到了師父,想到大法。只有師父能救我的命,大法能破我的一切執著,我天天加強學法,天天向內找私心、怕心、妒怨心、名利心、利益心、依賴心、爭鬥心、不服氣的心、顯示心……和形成的不好觀念、習慣、喜好、思維、行為等,找出來我就分析它、認清它、解體它、清除它……就這樣反覆學法、對照、天天修,在師父的加持下,病情大大減輕了。

當我兒子知道時,都是七月二十四日以後了。我家人都知我修大法,平時他們都不怎麼干涉我。所以,我兒子叫我去檢查時,我心想,都輕了,就不想去,叫他放心,給我時間,我會好。就這樣幾句簡單的話就把兒子惹火了,說些不理解的話傳過來。我不想讓他繼續說下去,我答應第二天去檢查,才收了聲。

第二天,先生陪我到當地急救中心,抽血化驗。當看到結果時,把我這個外行人都嚇一跳,各項數據高得嚇人。我心想那都是假相。我叫先生不忙告訴孩子們。先生才不聽呢,背著我,把化驗結果拍到手機裏,幾分鐘不到,就發過去了。這下事情來了。孩子們一看,這麼嚴重,用他們的觀念:書上看的、聽的、周圍的實例、人的、科學的,去分析、對照,都往我這兒套,憑想像下結論,把事情看得很大,很嚴重。

兒子叫我去複查。我當時就相信修煉會好,是消業。我早忘了昨天惹兒子生氣的事了,也沒去理解他對母親的關心,更沒想他們不是修煉人,不會理解修煉的事,即使平時講了點給他們,因忙、事多,早忘光了。我把家人當「內行」了,我不假思索的,又把昨天惹他生氣的話又遞了過去,這下惹得更火了,兒子像發了瘋的亂罵,我聽了心和刀絞一樣的難受。我一邊發正念,否定舊勢力利用我的人心迫害世人眾生,我一邊求師父救救他們。二娃(兒子)是個孝順的孩子,心地善良,性子急。在無知中還會幹出甚麼事來,我答應第二天去複查。後來媳婦知道後說我:「你兒子知道你病那麼重,急得不得了。叫你去查你就去查,他也就不會說出那些話來,我們不管你,誰管你?」我急忙回答:「是,是我的錯,是我的責任,不怪你們。」當時我也六神無主,急得腦子轉不過彎來。其實,是我對那個「(化驗)單」心裏不穩,正念不足了。突然,我趕緊調整心態,把心穩下來,只有去面對一切,儘量在法上思考問題,把關過好。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先生也湊熱鬧來了,這個時候找我離婚。以前先生多次提出,未成功,也可能認為機會來了。真像師父講的:「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1],丈夫還提兩點:(一)好和好散;(二)以政治名義上法院起訴我。我一聽就不是他嘴裏說出來的。我查病,犯甚麼政治了?與政治根本沒關係的,法輪大法是佛法,是宇宙大法,你絕對告不倒我。轉念一想,這不是爭輸贏的時候,要去掉爭鬥心。我爭贏了又怎麼樣?人救不了了,而且需要時間、精力,關鍵是會被邪惡鑽空子,會給大法帶來損失。乾脆我把一切都忍了,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迫害,誰迫害誰滅,請師父做主。

我想到,大法弟子走的路正與不正,修得好與不好,那不只是我們個人的問題,是對我們期盼的眾生能不能得救的問題。師父說過,「可是這裏的主角卻是大法弟子,眾生都在等著你們救,給你們提供修煉環境,同時等著你們救。」[2]我面對的不只是幾個親人,他們可代表著無量的眾生啊,而且還有世上的親人。我每天不停的學法、背法,隨時調整我的心態,應對這突來的各種矛盾。怎樣處理好各種事情的糾葛,又要救了眾生,還要把握好自己,這一切唯有靠大法了。

師父把法打入我的腦中:「我們修煉來修煉去的,把甚麼執著都放下了,那不連生死都放下了嗎?說人一下就能放下生死,那甚麼執著還能執著呢?已經得法了,我連生死都不怕,命都可以不要了,那麼甚麼事情還能執著呢?」[3]「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4]我滿腦都是法。就這樣一串一串的從腦子中出來。我知道是師父在開啟我的智慧,在點化我。法都在這裏了,我就用法去衡量、去對照、去修、去做、去選擇吧!師父就在我的身邊。我的淚像斷了線的珠子直往下掉。

我在我的房間呆了片刻,這片刻走過了我的一生,是大法打開了我的心結,點醒了我,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是返本歸真。我來到這裏的真正目地,是為了得這部永世不敗的大法,是為了助師正法,是為了救助我的眾生。我看到眾生無知中對大法不敬,我的心受到強烈的衝擊,眾生太可憐了。我想到師父承受的一切,都是在為弟子導向,都是在給弟子做榜樣。

想著、想著,剎那間,我忘了一切、淡化了一切、放棄了一切,放下了生死,那個碰不得的心解體了,明天複查會如何我也無所謂了,是生是死我也不想了,反正只剩下我了,我把自己交給了師父,去留由師父安排。我同意明天去複查,也同意先生離婚。

為了救度眾生(包括家人),為了眾生的未來,為了捍衛真理,我回顧了整個修煉過程,回顧了人生。我悟到:這是有序的安排,修到這了,也是我走的路,通向神的路,我無怨無悔。只願我一生跟隨師父到永遠。

我感謝我的家人,在我整個修煉過程中,對我的支持、關心、幫助、理解,付出與承受。為了我的修煉,為了我的成功,在我不清醒時合力推我一把,修煉中向前走,我謝謝我的眾生。

我唯一遺憾的是:他們都沒走進大法中來。他們都是「三退」了的生命,都是支持大法的。(正常情況下)他們在不同場合在我面前講過:「你修成了,我們就修。」我真誠的祝願他們都能平安度過劫難,都能留下走入未來,將來都能走進大法中修煉。眼裏飽含淚水,願眾生能得救。

師父講過:「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5],第二天去複查,結果全部正常。先生又把結果告訴他們,他們不信。還想讓去大城市大醫院複查。我的身體由我自己說了算,由我的師父做主。我師父說了算,你們就別操那份心。謝謝!

八月二日,我獨自一人在家過了一個平靜、平凡而有意義的生日(我不讓他們回來,因為還在消業中)。在師父的精心呵護下,我挺了過來,舊勢力徹底失敗了。佛法是萬能的,佛法是無所不能!

放下生死真是一身輕,我的身體一天一個樣的歸正。同時訴狀在當地郵局堂堂正正的郵出,這與同修的幫助配合是不可分的,在此謝謝我的同修。三天內,我接到回覆。這千萬年的等待,這萬古機緣,千萬千萬別錯過了,要萬分的珍惜!

結語:只要心中隨時想著師父、裝著大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關。我悟到:這一切都是師父在正法,是師父用無邊的法、無量的威德在救度著所有的眾生。弟子做正了、做好了就是在助師正法。所以在最後的時刻,謹記師父的話:「千萬不要放鬆修煉,千萬不要放鬆學法」[2],「一定要學好法,那是你們歸位的根本保障。」[2]

我一定遵循師父的教誨,多學法,學好法,繼續努力往前走,完成使命、兌現誓言,跟隨師父回家。

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