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在工作環境中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六日】我是上班族,想談一下近一年多來在工作中的修煉體會。

周圍的環境就是自己的鏡子

我到這個單位工作一年半了。我越來越體會到周圍的環境是自己修煉的鏡子,自己身上所有的問題,都會通過身邊的人和事反映出來。

師父在談到學員在做大法工作時出現的問題時說:「你們互相之間在配合上,心裏不平,激動生氣,那個時候很難想自己、看看自己是甚麼狀態、出發點是甚麼人心。多數是自己的意見不被採納,或者對別人的瞧不起,這兩種心的反映是最強烈的。」[1]

其實以前我在日常工作中與同事之間的關係上也出現同樣的情況。我自以為是,看不上別人的這顆心根深蒂固,第一眼看別人的目光總是帶著審視,不論好壞先挑剔一番。也知道這樣不對,但是這顆心太頑固。修煉十多年了,別說去掉這個心,就是減弱一點好像都沒有。

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我的心態都很不好,因為老闆對大法沒有正面認識,真相給他講了也不聽,而且為人很強勢、現實,得理不饒人,所以我在心裏很瞧不起他,看不上他。在工作中,老闆業務能力很強,這是他引以為傲的。每當看見他在人中有意無意的賣弄自己,顯示自己的能力時,我都很看不起他。雖然表面上沒有表現出來,但心裏很鄙視。

有一天老闆為一件我認為很小的事情憤憤不平,我表面上勸慰他幾句,其實看不上他的心又翻出來了:「這點事還值得氣成這樣?平時還總說自己寬容大度,其實就這點容量,你也就是個為個人利益而樂而憂的人而已!」當我冷眼旁觀老闆怨憤的表情時,突然我覺得眼前這一幕怎麼這麼熟悉?我驚愕了,啊,我自己不正是這樣的嗎?!就在前幾天,我只因為臨時加班晚走了一會兒心裏竟憤憤不平。長久以來我一直抱怨工作太辛苦,如果碰上加班我更會心血沸騰。我也曾問過自己:加個班為甚麼會被氣成這樣?原因是觸動了我的利益,讓我更辛苦,我就不舒服了。我搖頭苦笑,笑自己太愚笨,我老闆不就是我的一面鏡子嗎?我身上所有的不足,他都淋漓盡致的表現出來給我看,而我卻不知修自己,還一個勁的眼睛盯著別人,甚至與常人爭高低!實在太差勁,我真為自己的表現感到汗顏!

曾經發生的一切一幕幕的在我腦海閃現,我感受到身邊的每一個人,發生的每一件事,都與我的修煉和心性提高有關,周圍的一切就是我的鏡子,照出我心性中的所有不足。而我恨自己意識到的太晚!如果不是因為在單位,我想此時的自己一定會淚流滿面!

因長期陷入常人的現實與矛盾中,使我迷茫而疲憊,好在此時我漸漸清醒了,我意識到周圍的一切都是給我修煉用的,這裏就是我修煉的環境,一切矛盾,一切外在環境的變化都是為我修煉提高所用,除此之外毫無意義。我曾經看重的現實,衝擊心靈的矛盾,和利益的割捨,一瞬間都感到看淡了許多,變的虛無而飄渺。只感到只有修煉才是生命的意義與實質。

我決心收回向外看的人心,修去瞧不起老闆的心,努力把挑剔的目光轉回來看自己。我覺得此時我的心稍微踏實下來一點,正在一點點回到修煉人的狀態。

我突然悟到,自己心中所有不正的念頭,都通過外在的人表現了出來,如:我內心深處看不起老闆,外在的表現就是他也瞧不起我,認為我的業務能力不如他和另外一個同事;我妒嫉心不去,總是有意無意的與人爭高低,老闆也總拿我們和他自己比,認為我們沒有他能吃苦,有毅力。

我的一個同事總在我面前強調他個人的看法,強調他自己的對,我表面上沒說甚麼,當他又一次說出「我認為」時,我突然覺的他說出的那個「我」字特別刺耳,猛然間我悟到師父是在借用同事點悟我呢,我太看重自己,強調自己了,這就是我自己最真實的表現啊!

當我逐漸從身邊的人身上看到自身對應的一切不足時,我意識到過去的自己實在是太膚淺,太自大,太自以為是,太自我了,實在有太多的不足需要修正了。當我從過去極端自大的狀態中清醒過來的時候,我的心漸漸靜了,從前的好事、爭強、愛評論、向外看的心都淡了許多。當比我小十歲資歷遠不及我的實習醫生對我使臉色、耍脾氣的時候,我也總是儘量平心靜氣的去對待。我告誡自己不要去計較,不要再去爭那個高低對錯,放大自己心的容量。我悟到在工作中不應該有甚麼年齡與資歷的區分,那是常人的想法。不論是實習生還是醫生和護士,大家都是同事,都是平等的,不管是誰,我都該尊重他,體恤他,幫助他。這才是大法弟子的風範。工作中我也是儘量這樣做的。因此我的這位同事後來對我很尊重,我給他講真相他也很接受,還主動向我要資料看。他說:「你們很厲害,能把甚麼事都看的很淡,我都快被你『洗腦』了!」他做了三退,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修去安逸心與為私為我的根本執著

我是八零後,從小被嬌寵著長大。城市孩子的懶惰、自私等特性在我身上全都有。尤其是貪圖安逸和惰性,更是深入骨髓一般。我曾經兩次在此方面刻苦修心,至今還未去淨,尤其是在修煉狀態不好的時候,就更是易被此心帶動。即便是修煉之後,我的性格仍然是不獨立,不堅強,不認真,沒有毅力,做事怕麻煩,凡事喜歡應付。這一切的表現今天我才認真的思索,它們都來源於安逸和懶惰!

我曾經無數次的抱怨工作太辛苦、太忙碌;老闆對於專業技術的要求太高、太嚴格;工作中遇到的患者有的太挑剔、太難伺候;薪水賺得不夠多,等等。我總是覺得這份工作耽誤了我做三件事,佔用了我太多的時間和精力,在最疲憊煩躁的時候,我無數次的想過放棄它。

當我對這份工作已經厭倦到極點的時候,一位同修來到我身邊,和我交流了他因為沒認真對待工作而遇到的干擾,幸好他及時醒悟,彌補了缺憾。分別前,他鼓勵我要做好自己的工作,並對我說:「總不能一味的逃避,身上的敗物我們總得修去!」同修的話暫時打消了我要辭職的念頭,但我還沒有完全醒悟到底問題出在哪裏?

直到去年九月前後,我才認真回顧自己這段時間的修煉狀態,發現原來一切不精進的根源就是貪圖安逸和懶惰!從根本上講,我覺得還是沒有從內心真正認識修煉機緣的珍貴與難得,才會去追求人中的安逸與舒適。此刻我才意識到,甚麼工作太忙,時間太緊,都是藉口。師父講過:「現在和前幾年不一樣了,今年和去年又不一樣了。現在和上半年都不一樣了。做做看,會不會是老那樣?即使真是那樣,憑著你們的正念也要打出一片天來,是不是?」[2]任何事情不論看似多麼艱難,只要符合法,大法弟子都能超越它,走過去,而這就是我們實修的路。

也許師父看我的安逸心和惰性實在太強,就給我安排了一個做事認真努力,勤於鑽研的老闆,和一個有毅力能吃苦的同事在我身邊。當我終於想起回頭看自己的時候,我才猛然體悟到師父的良苦用心!此刻我再看身邊的同事和老闆,我覺得他們身上的很多東西都是我沒有的優點。認真、踏實、專注、刻苦、堅韌、勤奮等等,這些正是我修煉中要補足的部份。 師父說:「很多人開始就抱著一種臨時思想,拼一陣子時間就過去了,現在發現不是這麼回事。大法弟子做甚麼事情一定要踏踏實實的,把心放在那去做,不要管時間,不要想那麼多。你一定要盡心盡力的做好你該做的事情,那整件事情就會做好。」[3]

我自問甚麼是真?何為忍?我悟到認真、專注、努力是「真」在人中的一層內涵;堅韌、勤勉、頑強是「忍」的一部份。而我連真善忍在人中最基本的要求都沒做到,我到底在修煉甚麼?!

以前我總是執著自己的技術,覺的只有技術好了才能賺到錢,生活才能安穩。越執著技術越不好,越不好我就越急躁,越急躁就越幹不好,最後就想到逃跑。圖安逸、懶惰、怕苦怕累、不願意付出,由於不舒服而帶來的抱怨、指責、計較,這一切問題的根源是對自我的執著,是我把吃苦看的太難!

記得很久以前做了一個夢:我被困在一個封閉的很牢固的房間,只有一個很小的窗子能看見外面。我急得繞著窗子來回亂轉,可窗子太小了,我根本出不去。醒來後我知道自己已深陷魔難,但是始終沒悟到應該怎樣才能走出去。近期在一次晨煉時我突然悟到,把自己變小不就可以從窗子中出去了嗎?此時我猛然明白了,做不好不精進的根源是太執著自我了,我把自己看的太重了!工作太累了不行,被人瞧不起不行,休息不好不行,看書太晚不行……一切的一切是因為我太注重自己的感受,太看重這個人身了!心在自己這裏,自然就忘記了他人,這就是同修點給我的身上一大堆的敗物啊!以前向內找時一碰到安逸心和懶惰我就滑過去,不想碰觸。「功修有路心為徑 大法無邊苦作舟 」[4]。師父已經點給我了「窗」不就是「闖」嗎?闖過去那就是一片藍天!

過去總想找一個輕鬆的工作,所以在這裏總是抱著時刻準備「撤」的心態,自己的心總是不安定。現在想明白了,在哪裏工作是師父安排的,我來到這,這裏就有我修煉提高的因素,有我要去掉的執著,修煉中不足的部份不彌補上去怎麼能離開呢?我要做的只有實修而已。

記得一位同修說過,凡事只要先他後我,自然知道如何去做。是啊,我想我應該放棄對自我的執著,對自身感受的關注,在工作中更多的助益他人。累嗎?苦嗎?下班太晚沒時間學法嗎?不!我想這是我該加大自己容量與承受力、忍耐力的時候了,如果我能放下一切人念,從內心真正的昇華、改變,任何困難都會煙消雲散,它們只是我提高心性的階梯!

一次我中午午睡醒來,感覺渾身發燙,像是常人的重感冒一樣,但是我下午還約了一位患者來複診。當我為這位患者處理病症的時候,我感到自己的體溫在不斷上升,呼吸有點困難,頭很脹,很難受。我想怎麼辦呢?先簡單處理一下讓這位患者回家嗎?不,這樣不對。我提醒自己要先為別人著想,不能因為自己的原因就讓他多跑一趟,我是大法弟子,這不是病,我應該忽略自己的感受,甚麼難受、頭痛都是假相,我要忘記它們,認真工作!那天下午我集中自己的精力,為這位患者處理完了我要做的全部事情,當一切都結束的時候,我抬頭看表,自己幹了三個多小時。我提醒自己,堅持下去,實修自己從一點一滴開始!

在工作中我最不願接待的就是那種挑剔且不尊重你的患者。我認為他們的傲慢深深的刺傷了我的自尊。我向內找,這也是對自我的一種維護與執著,只要是執著心,就必須去掉,不論有多難!

有一天來了一位特別挑剔的阿姨,我給她處理時她老是表現出不信任,讓我的心裏很不舒服。後來她由於怕疼我就給她打了一針麻藥,她覺得我麻藥打得好,一點不疼,轉而對我讚譽有加。可是隔幾天來複診的時候她又懷疑我用藥有問題(實際沒問題),提出退款,我告訴她退款可以,但身體裏的藥必須取出來,否則對你不好。她誤以為我難為她,很勉強的同意了,臨走的時候陰沉著臉不大高興的樣子。

這個阿姨走後,老闆很不高興,認為我多管閒事:「這樣挑剔多事的患者你讓她快走得了,還好心把藥給她取出來,管她幹嘛?做人不要太善良!」一瞬間我有些迷茫,自己錯了嗎?下次再遇到這樣的事情我還要多管閒事嗎?我想起師父講過的話:「因為面對常人,各種常人的心都在干擾你。有的人你給他看好病了,他都不理解你,你給他看病時打下去多少壞東西,給他治到甚麼成度,當時不一定有明顯的變化。可他心裏就不高興,都不感謝你,說不定還罵你騙他!就針對這些問題,讓你的心在這個環境中去魔煉。」[5]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做事的衡量標準是甚麼?是大法!我不該為別人的不滿、傲慢、不理解所動,我想我還是太看重自己的面子和感受,太在意別人對自己的態度了。所以對待對自己不好的人不能生出憐憫與慈悲,還是自己修煉的太差勁了,我需要加大自己的容量了,努力精進吧!

時至今日,我悟到作為一個修煉人,應該珍惜身邊所有的眾生,無論是喜歡你的、討厭你的、對你好的、對你不好的甚至傷害你的等等。珍惜所有眾生與你擦肩而過的機緣,他們都是為法而來的生命啊!這是我悟到的慈悲的一層內涵。

那一天我想起師父的法:「我就想:大法弟子擺在你們面前的路只有實修,別無它路。」[6]突然覺得師尊的這句話分量好重!他承載了師父的多少心血、期盼、鼓舞、警示與鞭策!歸期迫近,神路不遠,同修們,讓我們緊跟師尊的正法進程,認認真真做好三件事,不負亙古遇法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法輪大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