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分環境救眾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一日】作為大法弟子,無論到哪裏,都按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講真相救人。即使在艱難的情況下,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也可以利用各種方法救人。

二零零四年十月底的一個晚上,我被本地公安分局、國保、六一零、派出所、小區居委會邪黨書記、治保主任一行人從家中抬到警車上綁架到看守所。監舍有兩名年輕女犯,一個是吸毒犯小王,一個是販毒犯小張。據她倆介紹,另一個女監舍關押著兩個人──一個法輪功學員姓劉,一個販毒品的小周,還有三名男法輪功學員也關在這裏。前一段時間有一個五十七歲、另一個五十二歲的法輪功老太太被勞教了。我明白了,這是一次有計劃的綁架迫害行動。

在監舍裏,我每天早晨煉功,她倆看著,上午坐板兒時我就背法,她倆聽著,下午嘮嗑。嘮嗑中就提起了法輪功,我告訴她倆:法輪功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要真正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不欺負人,不傷害人,在名利面前不爭不鬥,對誰都好,處處事事為別人著想。我還把自己煉功前後身體的變化和我公婆、嫂子、姐姐身體受益的情況詳詳細細講了一遍。她倆同時問了一個問題:天安門燒人是怎麼回事?我說那都是假的,是栽贓陷害法輪功的。就說那個小孩劉思影吧,劉思影做了氣管切開插管後,在病房接受記者(不穿隔離服,不戴口罩)採訪,還能唱歌。這怎麼可能呢?

她倆恍然大悟道:對呀對呀!肯定不可能,我們見過做過氣管手術的人,很長時間發不出聲來,看來這天安門燒人的事還真是有問題。我還幫她們解開了天安門自焚偽案的許多疑點。她們明白了真相,知道了大法的美好,又覺得修法輪功的人很實在,能把自己買的好吃的東西全部拿出來和大家分享,還給她們縫衣縫被釘衣扣,總為她們著想,這法輪功太好了,要把這些人關起來,這政府肯定是瘋子。

我在生活上給予她們幫助和照顧,使她們真正了解法輪功。那個吸毒者說,我出監後一定看看《轉法輪》,我說,太好了,我一定幫你。我們三人相處很好,天天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連獄警們也很服氣法輪功。到了吸毒者小王接判的時間了,那天她接判回來說:大姨,我在等接判的小屋裏,用磚頭渣在牆上寫上「法輪大法好」。我說你真行,你給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二零零五年四月份,我們五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法庭各誣判三年,由於我不服判決要求上訴,在上訴期間,女犯就剩下販毒品的小張和小周二人。小周曾在兩個月前而自傷自殘過,把自己的眼睛用拳頭鑿瞎,又哭又鬧,看守所怕出人命,讓我與小周住在了一起。小周與法輪功學員老劉住了一段時間,對法輪功有些了解,還學會了《洪吟》中的幾首詩,會唱四首大法弟子的歌曲。我想這人也不一般,她從進到看守所就一直跟大法弟子在一起,這是師父利用壞事把它變成好事,讓她與大法接緣從而得到救度。

小周告訴我,她是個下崗工人,有一個上小學的女兒,因沒有經濟來源,生活困難,丈夫的工作也不景氣,所以為了錢夫妻經常拌嘴吵架,鬧的夫妻不和,只好離家出走到外地打工……想到了毒品,這條路雖然危險但錢來的快……後本想不幹了,卻覺得手裏沒有一筆存款心裏不踏實,就想再幹最後一次就洗手不幹了,沒想到這次栽了,一判就是九年。說到這兒,她傷心的哭了。

我問她,你相信緣份嗎?她點點頭,「那麼你相信善惡有報嗎?」她止住了哭聲,沉思片刻說,難道我這是得到報應了?我說:對。你想想,你賣出去那麼多毒品,得有多少人受害,多少家庭破碎,你為了自己的幸福,毀掉了多少生命、多少家庭,又有多少吸毒者掙扎在死亡線上,看看他們你還哭嗎?沉思了一會兒後,我語重心長的說:小周啊,我師父說過把壞事變好事。她說我還有甚麼好事啊,我說,你想想啊,如果這次不出事你真能做到洗手不幹了嗎?因為人的慾望是不會滿足的,這次判你九年還能活著出去,如果繼續犯下去的話生命能不能保住很難說。

第二天一早,小周說:大姨呀你昨天那番話說的我心裏很亮堂,越想越是那麼回事。我說,那是你悟性好。今天咱們就談談緣份吧,不管你是甚麼原因千里迢迢來到這裏,你我相遇這是有緣吧,恰巧我又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師父說過「世上的人,包括與正法有關係的一切生命都不簡單,都是為正法而來,都是為了正法而成的」[1],所以希望你不要失去這萬古機緣。

第三天小周問我,大姨我能修嗎?我說,能修。她說,我聽劉阿姨(大法弟子)講過,你們修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我可不是,你們的師父會要我嗎?我說我師父講過:「所有的生命你再不好,在歷史上犯了再大的罪過,我也不記過往之過。」[2];師父還講過:「你只要修煉,我就管你」[3]。師父是慈悲的,你從今以後不再做壞事,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改掉以前的壞毛病,不欺負人,不傷害人,處處事事為別人著想,師父就會管你。她說那行,我與你一起學法煉功。從此以後,我們早晨煉動功,上午背法,下午煉靜功,唱大法弟子的歌曲。有個警察說,嘿!你們過的還挺瀟洒。

有一天小周很鬱悶,好像心中有事,我說想家了吧?她說不是,我怕自己在九年牢獄裏學壞了,那可怎麼辦呢?我想了想說,你能做到說話算數不失言嗎?她答道,能!我說,那好,你發自內心的向師父求救,只要早日讓我回家,一定好好修煉法輪大法,說到做到才管用。她當時沒回答我。第二天天剛亮,小周小聲對我說;昨天晚上我向師父發誓了,只要早日讓我出去,一定修煉法輪功。她說,我把你的電話記在心裏,回來後我一定找你,在修煉上你要幫助我。我說,一定的。幾天後她帶著這種願望下監了。

二零零七年我出獄回到家中不長時間就接到了小周的電話,她說,大姨,我回來了。我感到很意外,還不知悟的問,花多少錢呢?她說沒花錢,是師父救我出來的。她說神奇的事在我身上發生的太多了,見面再詳細談吧。我倆約好見面的時間地點後,我開始準備她所需要的東西。我知道她視力很差,就買了一個MP3,把師父的濟南講法輸到裏面等見面時給她。我倆相見後,她很嚴肅的把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事講了一遍,又把大法在她身上出現的神奇說了一遍。她說:在監獄期間,因眼睛不好幹不了活,獄警就讓她看著法輪功學員,她知道該怎麼做,警察一來就告訴法輪功學員,警察一走就跟她們一起煉功、背法、交流。臨出獄時,大法弟子托她,把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事發到明慧網上曝光。我告訴她,你把這些事一五一十的寫出來我幫你發到明慧網,證實大法,揭露邪惡。幾天後她寫的稿件部份被明慧發表。

小周悟性很好,常跟我說:我如果不是被關進監獄,肯定得不到這個法,因為那時的我只想掙錢,與錢沒關係的東西再好我是不會聽的。可是錢害了我,大法卻救了我。不管我迷的多深,做了多少壞事,在大劫大難中,慈悲偉大的師父救了我,使我獲得新生,我一定要好好修煉,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一定把大法的美好,把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講給我的家人及親朋好友。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