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囹圄 不忘使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日】作為大法的一粒子,我和所有的同修一樣,在助師正法的路上謹遵師尊的教誨,盡力做著自己該做的事。即使在被邪惡非法關押期間,也不敢懈怠,依然利用各種形式講述著大法的真相,救度著迷中的世人。這裏將我在看守所講真相救眾生的一些經歷寫出來,以證實師父的慈悲偉大,大法的無所不能。

一、和同室人員講真相

我是在北京奧運前被外地惡警綁架的,當天晚上便被送到該地看守所。進到監室,看見那些形形色色的在押人員,我覺得她們好可憐,我想我就是來救度她們來了。於是我主動的接近她們,關心她們,和她們拉家常,在了解了她們的基本情況之後,我就開始給她們講真相。

我針對每個人的具體情況從不同的角度去講。我給她們講大法的美好和神奇,講大法已洪傳到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講「天安門自焚」偽案,講邪黨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講「藏字石」及「三退」的意義,教她們唱大法歌,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她們有的以前聽過真相,但不大相信,有的根本沒有聽說過法輪功。在我給她們講過之後,她們全都明白了大法的真相並做了「三退」,有的還主動的給新來的人員講真相、勸三退。在不長的時間裏,她們便親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有的得到了病體的康復,有的得到了心性的昇華。

陶某刑期十年以上,開庭後思想負擔很重,甚麼都吃不了,一吃就吐,月經也不正常了,情緒非常低落。我就給她講做人的道理,告訴她人做了壞事是有報應的,就像欠債還錢一樣,所以你現在吃點苦也不是壞事。何況你已經做了三退,是有神佛保祐的生命了,你還怕甚麼呢?你要是心裏不舒服就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你會有好處的。她聽了我的話,就盤腿坐在鋪位上閉著眼睛一遍一遍的念。之後她告訴我,她念的時候,看見「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幾個金色的大字不斷的從眼前翻過,像電影的字幕一樣。從此她說每天晚上至少念五十遍,經常看到這幾個金色的大字。有一次念的時候,感到自己好像站在一座高高的立交橋上,只見這幾個金色的大字一個一個的從她的前額進入她的大腦中。這樣念了一週左右,她的全部症狀消失,身體恢復正常。

監室有個出口成「髒」,為所欲為的牢頭獄霸式的人物,大家對她的言行都是敢怒而不敢言。有一次,我親眼看到她做值日員時,看到兩個人打架,她不但不去勸解,反而朝其中的一個人打去(後來我問她為甚麼無緣無故打人時,她說我看她不順眼,就要打)。面對這樣一個女孩子,我在多次和她接觸之後,發現她很善良,也很聰明。之所以走到今天這一步,主要是家庭教育缺失造成的。了解了她的心結,我就經常和她談心,給她講業力的轉化,講人做了壞事,欺負了人是要失德的,而德是用錢買不來的。在她明白了這些道理,懂得了怎樣做人之後,她很快就認識到了自己過去所做的一切是多麼的罪孽深重,她不無感慨的說:「我要是早點接觸法輪功,我就不會犯下這樣的大罪了。今後我一定洗心革面,從新做人,按照大法的標準去歸正自己,遇事先為別人著想,做一個先他後我的好人。」從那以後,她真的付諸於行動,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一次在放風時,一個女孩無緣無故的罵她,罵得很難聽,別人都以為她們會打起來的,可她卻一聲沒吭。

過後有人問她為甚麼不還嘴時,她說:「要是過去,我肯定饒不了她,現在我要按『真善忍』做人,不能再造業了。」不到一個月,人們便看到了她驚人的變化,無不感歎大法的威力。

不久,女警又調來一個讓她最頭疼的人和我呆在一起。那是一個很像男人且有同性戀傾向的女人,平時也是我行我素,想吃甚麼就找別人「借」,從來不還,打人罵人更是隨心所欲,誰都不敢得罪她,用她的話說,就是想把監室搞得雞犬不寧才開心。女警也拿她沒有辦法,上手銬,戴腳鐐,關禁閉,對她一點作用都沒有。

調過來後,她也喜歡和我在一起,甚麼話都對我說。我就跟她講做人的道德規範,不該做的事不能做,做了要造業的。還講了善惡有報的道理。慢慢的,她的言行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親耳聽到別人議論她說她如何壞,她也不和人計較了,只是到我面前說說而已,我都是用大法的法理開導她。從此,她再也沒有到監室鬧過事了。

這些活生生的事例充份證實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也使大家真正從心裏明白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人在跑步喊口令時就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萬歲!」一點顧忌都沒有。有人對我說:「阿姨,你就是為我們來坐牢的,你要不跟我們講法輪功真相,我還真不知道法輪功有這麼好呢!」還有人表示出去後就找法輪功學員學法煉功。

二、給監管人員講真相

該看守所女監的管理者是一個為人正直做事認真且很嚴厲的中年女警。她接觸過不少法輪功學員,但她對法輪功的真相知之甚少。這從她對我們的態度上可以看出來。她接管時,關押我們的監室裏有兩個大法弟子,開始她雖然沒有讓我們學《監規》、幹活甚麼的,但卻不許我們坐在一起,平時別人幹活的時候,就讓我們坐在她們中間,一個南牆角,一個北牆角。吃飯的時候,儘管我們的菜是合吃的,也不讓我們坐到一起。一個前門口,一個後門邊,菜都需要大家給傳遞。所裏規定,監室裏的人都要盤腿坐,可她不許我們盤腿,更不許我們煉功,不許我們在監室裏講有關法輪功的事。

見她這樣,我便和她講法輪功真相,告訴她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講按「真善忍」做人的好處。講了半天,她最後來一句:「真善忍能當飯吃?還不是要錢哪!」我不灰心,又對她講了很多明白真相的警察善待大法弟子的事例,她聽後只說「我們這裏要嚴些」。除了經常和她面對面的講之外,我在行動上也要求自己儘量做好,讓她真正看到大法弟子的風範,進而了解大法。在和同室人員的相處中,我也是這樣,從不和人計較,總是真誠的善待每一個人,因而也很快贏得了同室人員對我的敬重,這些女警都看在眼裏。

除此之外,我還充份利用開號務會的機會證實法,對女警也起到了潛移默化的作用。因為進去後身體受到很大的傷害,有時開號務會時,我就從這方面講,如,「身體不舒服,心也不舒服,如果不是大法的支撐,也許我早就崩潰了,感謝大法的再造之恩,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法輪大法好!」她看後也沒說甚麼(此前在號務會的記錄上是不允許出現「法輪大法」這幾個字的,值日員也不敢記)。還有一次,我寫道:「昨天出去,偶然看到自己的形像,發現竟是如此的憔悴,如此的蒼老,感到好悲哀。如果不是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如果我們不被非法關押在這人間地獄,我們這些花甲老人此時正在自己的家中享受天倫之樂呢,一個擁有龐大國家機器的執政黨,竟然對幾個手無寸鐵的老太太害怕到這種地步,可悲啊,可嘆!」第二天她來批號會,我發現她看到我的發言時,心情很難受。批完號會,她就把我帶到辦公室,語氣沉重的對我說:「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我們也想放了你們,但是我們沒有這個權力。」

零九年新年,我在號務會上給師父拜年,她看了也沒說甚麼。我這樣寫:「俗話說,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值此新年來臨之際,我在獄中給敬愛的師父拜年了,祝師父新年快樂!請師父放心,在以後的日子裏,我會牢記真善忍,走好正法路上的每一步,不負師父的慈悲苦度,不負眾生的殷切期盼,不負自己的史前大願」。同年五月十三日,我寫道:「今天是五月十三日,是我們敬愛的師父五十八週歲生日,也是世界法輪大法日,以往我會用不同的形式迎接這個不尋常的日子。今天我只能在這高牆鐵窗之內默默的祝福,祝福慈悲偉大的師父生日快樂!祝願普天同慶的那天早日來臨!」她看了之後,當時沒有說甚麼。

過了幾天,她悄悄的問我:「師父生日那天,你哭了嗎?」就這樣,逐漸的她的思想有了很大的轉變,這從她和同事的談話中對我們的稱呼上的變化也可以看出來,開始是「法輪功某某某」,再是「法輪功老太太」,後來便是「法輪功阿姨」了。在行為上也不限制我們了,還特意安排我和同修坐在遠離其他人員的地方,這樣我們就可以自由的學法(一般都是我背《轉法輪》)、交流了。就這樣,我們共同度過了那段難忘的時光。

明白了真相的女警一直給予我們很大的方便。從進監室之後,打坐煉功是我每日的必修課,每天早晨起床後和晚上睡覺前我都要坐一個小時左右,同監室的人也很支持我,都是主動為我擋監控。若有事要離開一會兒,就會對旁邊的人說聲「坐到阿姨前面來」。有一次早上打坐,不知怎麼被樓上警察發現了,就記了一次違規,傳到女警的電腦上,她當時甚麼也沒有說,就把它給刪了。

她還經常找我談心,對我說了很多心裏話,包括對邪黨的一些看法。遺憾的是我沒有給她做三退,每次談到這個問題,她都是笑而不答,我也就沒有繼續深入的給她講了。我是想在我重獲自由之前(邪黨規定的日子)再和她認真談一次的,結果我被提前釋放了,而那幾天她又正好休假,所以這個願望一直未了,我相信她以後會有機會得救的。

回顧自己在黑窩裏近一年來所走過的路,我真切的感受到師父時時都在我身邊,呵護著我,點化著我,使我在失去自由的日子裏,能夠平穩的做好三件事。那裏的工作人員,無論是所長、駐所檢察官、其他的警察、醫生還是炊事員,只要我能接觸到的,我都會不失時機的告訴他們:我們只是修煉法輪功,做好人說真話,才被抓來坐牢的。是千古奇冤。他們一般都能接受,並對我們的遭遇表示同情。過程中幾乎沒有遇到過甚麼干擾和阻力,這一切也給了我極大的勇氣和信心。

在此,弟子深深的叩謝師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