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關押期間講真相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一日】在北京奧運前夕,我在外地孩子家,被當地惡警綁架,並被非法勞教一年。在送勞教時,查出高血壓症狀,勞教所拒收,一直被非法關押在該地看守所,直到無條件釋放。其間,我一直保持著良好的心態,始終牢記師尊的教誨:「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

我想:我雖然被非法關押在這裏,但我絕不能消極承受,我一定要利用這裏的所有條件證實大法,做好師父要求 我們做的三件事。這裏將我在獄中講真相救眾生的情況寫出來向師父 彙報,和各位同修交流。

一、和普犯講真相

進到監室,了解到每個人的基本情況之後,我就開始給她們講真相,並針對每個人的具體情況從不同角度去講(因朝夕相處,時間很充裕),我給她們講大法的美好,大法的洪傳,講「天安門自焚」偽案,講邪黨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講「藏字 石」及「三退」的意義,還給她們背《轉法輪》中的有關章節,教她們唱大法歌,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她們有的以前聽過真 相,但不大相信。有的根本沒有聽說過法輪功。在我給她們講過之後,她們全明白了,並做了「三退」(這裏的人來的來,去的去,流動性較大,但基本上是來一個退一個)。有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就有明顯的收效。

甲某刑期十年以上,開庭後心理負擔很重,甚麼都吃不了,一吃就吐,月經也不正常了。我就叫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聽了我的話,就盤腿坐在那裏閉著眼睛一遍一遍的念。之後她告訴我,她念的時候,看見「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幾個金色的大字不斷的從眼前翻過,像電影的字幕一樣。從此她說每天晚上至少要念五十遍,經常看到這幾個金色的大字。有一次念的時候,感到自己好像站在一座高高的立交橋上,只見這幾個金色的大字一個一個的從她的前額進入她的大腦中。這樣念了一週左右,她的全部症狀消失,身體恢復正常。

還有一個在同室被關押的人原來養過魚,十畝魚塘,水面很大。有一天,她說晚上做夢,夢見自己來到魚塘邊,看到魚塘裏黑壓壓的一片全是蛇,大大小小的蛇都昂著頭,其景極其恐怖。她很害怕,就趕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會兒的工夫,就看見這些蛇從中間分開,很快的向兩邊化掉了,瞬間便水平如鏡,甚麼都沒有了。

明白了真相的常人也會用自己的方式洪揚大法,證實大法的美好。一次乙某開庭回來,心裏很難受,我們都在旁邊安慰她。這時只聽丙某說:「你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裏就不會難受了。我以前也是老想家中的事,晚上睡不著,白天沒精神,我從念了這幾個字後,感覺非常好,覺也睡得香了。現在我每天晚上 都是念著這幾個字入睡的。」

在第二次非法送我去勞教所之前,所長、女警都找我談了話,說這次送我去勞教所,是上面的意思,他們沒法拒絕, 但絕不會把我留在勞教所,要我放心,只當是陪女警旅遊一趟好了,不要有甚麼思想包袱。話是這麼說,但我心中還是悲憤不已,想到十年來師父為我們的巨大付出,想到十年來邪黨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想到十年來大法弟子蒙受的奇恥大辱,心情一直不能平靜。臨去的那天早上,我一起床就坐在鋪板上唱大法歌,監室裏所有的人都神情莊重的坐在那裏,靜靜的聽著我唱,那氣氛顯得十分悲壯。上車後,車一啟動,我又開始唱《得度》,唱完一首又一首。我一遍一遍的唱,一首一首的唱,把我熟悉的歌都唱完之後,就開始背經文,背《洪吟》,一直到勞教所。

三個小時的車程,車上五個警察沒有一點聲音,他們互相之間也沒有講過話。進勞教所體檢時,我的血壓高到一百九十。在返程的車上,我還是那樣,時而唱歌,時而背法,直到回到看守所。回來後把這經過講給了室友,她們都感到不可思議。丁某說,我媽也是高血壓,兩天不吃藥就不舒服了,一查血壓就是一百四,一百五,趕緊吃藥,吃了藥才好點。你的血壓這麼高,又沒有吃過藥,坐這麼長時間的車,精神還這麼好,真是太神奇了。當時監室裏還有一個患高血壓的到一百七就不能起床了,一動就暈,就吐。根據這些情況,她在當天的號務本上寫了我們三人同樣的病情和不同的表現狀態。最後她寫道:「我媽和兩阿姨,都是高血壓患者,可某阿姨的表現和她們卻截然不同,這種現代科學解釋不了的現象,讓我親身見 證了大法的神奇。」

有些緣份很大的人聽了真相之後,就想學功,但條件又不允許。我就說,你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去做,師父就會管你的,大法不重形式,只看人心。監室有個出口成「髒」,為所欲為的牢頭獄霸式的人物,大家對她的行為都是敢怒而不敢言。有一次,我親眼看到她做值日員時,看到兩個人打架,她不但不去勸解,反而朝其中的一個人打去(後來我問她為甚麼無緣無故打人時,她說我看她不順眼,就要打)。就是這樣一個女孩子在和我相處一段時間之後,我發現她很聰明,悟性也很好,我給她講了人來世上做人的目地及《轉法輪》中師父講的有關法理。她很快就認識到了自己過去所做的一切是多麼罪孽深重,並決心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事先為別人著想,有問題找自己,並付諸於行動,真正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轉法輪》)。一次在放風時,一個女孩罵她,罵得很難聽,別人都以為她們會打起來的,可她一聲沒吭。過後有人問她為甚麼不還嘴時,她說:「要是過去,我肯定饒不了她,現在我要按真善忍做人,不能再造業了。」不到一個月,人們便看到了她驚人的變化,無不感歎大法的威力。

不久,女警又調來一個讓她最頭疼的人和我呆在一起。那是一個很像男人且有同性戀傾向的女人,平時也是喜歡打架罵人,想吃甚麼就找別人「借」,從來不還,誰都不敢惹她,用她的話說,就想把監室搞得雞犬不寧才開心。女警也拿她沒有辦法,上手銬,戴腳鐐,關禁閉,對她一點作用都沒有。調過來後,她也喜歡和我玩,這也是緣份吧,甚麼話都對我說,我就跟她講做人的道德規範,不該做的事不能做,做了要造業的。還講了善惡有報的道理。慢慢的,她的言行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親耳聽到別人議論她說她如何壞,她也不和人計較了,只是到我面前說說而已,我都是用大法的法理開導她。從此,她再也沒有到監室鬧過事了。

這些活生生的事例充份證實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也使大家真正從心裏明白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有人對我說:「阿姨,你就是為我們來坐牢的,你要不跟我們講法輪功真相,我還真不知道法輪功有這麼好呢!」還有人表示出去後就找法輪功學員學法煉功。

二、讓女警明真相

該所女監的管理者是一個為人正直做事認真且很嚴厲的中年女警。她接觸過不少法輪功學員,但她對法輪功的真相知之甚少。這從她對我們的態度上可以看出來。她接管時,我被非法關押的監室有兩個大法弟子,開始她雖然沒有讓我們學《監規》幹活甚麼的,但卻不許我們坐在一起,平時別人幹活的時候,就讓我們坐在她們中間,一個南牆角,一個北牆角。吃飯的時候,儘管我們的菜是合吃的,也不讓我們坐到一起。

一個前門邊,一個後門口,菜都需要大家給傳遞。監獄裏規定,監室裏的人都要盤腿坐,可她不許我們盤腿,更不許我們煉功,不許我們在監室裏講有關法輪功的事。

見她這樣,我便和她講法輪功真相,告訴她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講按真善忍做人的好處。講了半天,她最後來一句:「真善忍能當飯吃?還不是要錢哪!」我不灰心,又對她講了很多明白真相的警察善待大法弟子的事例,她聽後只說「我們這裏要嚴些」。除了經常和她面對面的講之外,我在行動上也要求自己儘量做好,讓她真正看到大法弟子的風範,進而了解大法。在和同室人員的相處中,也是這樣,從不和人計較,總是真誠的善待每一個人,因而也很快贏得了同室人員對我的敬重,這些女警都看在眼裏。

除此之外,我還充份利用開號務會的機會證實法,對女警也起到了潛移默化的作用。因為進去後身體受到很大的傷害,有時開號務會時,我就從這方面講,如「身體不舒服,心也不舒服,如果不是大法的支撐,也許我早就崩潰了,感謝大法的再造之恩,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法輪大法好」。她看後也沒說甚麼。還有一次,我寫道:「昨天出去,偶然看到自己的形像,發現竟是如此的憔悴,如此的蒼老,感到好悲哀。如果不是這場迫害,如果我們不被非法關押在這人間地獄,我們這些花甲老人此時正在自己的家中享受天倫之樂呢,一個擁有強大國家機器的執政黨,竟然對幾個手無寸鐵的老太太害怕到這種地步,可悲啊,可嘆!」第二天她來批號會,我發現她看到我的發言時,心情很難受。批完號會,她就把我帶到辦公室,語氣沉重的對我說:「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我們也想放了你們,但是我們沒有這個權力。」

還有一次我在號務會上寫道:「從報上看到中央又在開個甚麼會,江××還出現在主席台上,感到好噁心,都退位好幾年了,還這裏露臉,那裏露臉,真是不知羞恥為何物。江澤民這個迫害法輪功的罪魁禍首,必將受到歷史的審判。」她看後叫了起來:「這是一週小結,你寫這幹甚麼?」轉身對值日員說「把這頁撕了重寫」。又對我說:「要是『四人幫』的時候,不打你。」我說:「它是不要臉嘛。」她說:「那你裝到心裏,說出來幹嗎?」我說:「不說別人不知道。」她說:「我看你是沒事了。」過了幾天,她給我拿來 一本《外國文學》,遞給我時說,這本書給你解悶,看完了,我再跟你去買。後來她還真的給我買了幾本書(古典詩詞)。

零九年新年,我在號務會上給師父拜年,她看了也沒說甚麼。我這樣寫:「俗話說,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值此新年來臨之際,我在獄中給敬愛的師父拜年了,祝師父新年快樂,請師父放心,在以後的日子裏,我會牢記真善忍,走好正法路上的每一步,不負師父的慈悲苦度,不負眾生的殷切期盼,不負自己的史前大願」。同年五月十三日,我寫道:「今天是五月十三日,是我們敬愛的師父五十八週歲生日,也是世界法輪大法日,以往我會用不同的形式迎接這個不尋常的日子。今天我只能在這高牆鐵窗之內默默的祝福,祝福慈悲偉大的師父生日快樂!祝願普天同慶的那天早日來臨!」她看了之後,當時沒有說甚麼。過了幾天,她悄悄問我:「師父生日那天,你哭了嗎?」就這樣,逐漸的她的思想有了很大的轉變,這從她和同事的談話中對我的稱呼上的變化也可以看出來,開始是「法輪功某某某」,再是「法輪功老太太」,後來便是「法輪功阿姨」了。

一次我和她聊天時,她說:「到這裏來的沒有善良之輩,除了你們幾個煉法輪功的,沒有一個是善良之輩。」

明白了真相的女警一直給予我很大的方便。 我從進監之後,打坐煉功是我每日的必修課,每天早晨起床後和晚上睡覺 前我都要坐一個小時左右,同監室的人也很支持我,都是主動為我擋監控。若有事要離開一會兒,就會對旁邊的人說聲「坐到阿姨前面來」。女警每次找她們談話都要問我煉功沒有,她們都說「沒煉」,她也就不說甚麼了(其實她心裏是明白的)。有一次早上打坐,不知怎麼被樓上警察發現了,就記了一次違規,傳到女警的電腦上,正好被我看見,可她當時甚麼也沒有說,就把它給刪了。

一次,她找那個患高血壓的室友談話。該室友說:「阿姨也是高血壓,還比我高那麼多,可她卻像一點事也沒有,我怎麼就那麼難受呢?」女警說,她煉法輪功的時間長些(她以為該室友也在跟我學煉法輪功,因她經常像我那樣坐一會兒)。

三、對醫生講真相

我從被勞教所退回後,由於身體的原因,需要經常和醫生打交道,我發現他們也是受矇蔽很深的,就想給他們講真相。但他們每次到監室門前送藥或者看病都是匆匆忙忙,沒有時 間談別的,所以很長時間了也沒有給他們講。

一天,女警讓我一個人到醫務室去量血壓,我想這正是給醫生講真相的好機會。當時醫務室只有一個醫生,就給他講了我被綁架的全過程,進所後身體受到的傷 害以及從勞教所被退回後還不放人。我說:「我們只是因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說真話,就要受到這麼嚴重的迫害,這不是千古奇冤嗎?一個執政黨到了他的民眾連做好人說真話都要被抓捕,被關押的時候,這個黨還有繼續存在下去的理由嗎?」

他聽後對我們的遭遇深表同情,並說:「我也希望你們能早點出去,可惜我沒有權力放你。」我說:「你明白了就好。」從那以後,他對法輪功學員的態度有了很大的轉變。

四、約見檢察官

該所有兩個長年駐所檢察官,一男一女,男的五十開外,女的三十多歲,他們每天都要到監室門前巡視,但他們從來沒有和我講過話,看得出他們骨子裏是瞧不起這些在押人員的。特別是那個女的,很有點趾高氣揚。一段時間之後,我想和他們談談,了解一下他們對法輪功的態度,也好跟他們講真相。

一天,我跟女警說,我要見他們。女警說,他們是外單位的,想見要寫申請的。我就寫了一份申請。幾天後,他們找我了,問我有甚麼事,我就將我的情況簡單的介紹了一下,然後說:「我只是因為信仰真善忍,想做好人,想說真話,就被他們抓來關押在這裏,還批我一年勞教,在身體有病,勞教所拒收的情況下,還不放人,而賣淫女從勞教所被退回後都能回家,我卻要被關在這裏繼續迫害。我想向你們請教:他們這樣做有沒有甚麼法律依據?」他當時說:「案子的事,我不管,你要是覺得對你不公的話,你在期滿後出去就請個律師到法院去告他們,如果官司贏了,他們要給你賠償的。」當時我就覺得他根本沒有誠意,因為外面還有人等著他們,我就沒有說甚麼了。

之後,我跟女警表示,還要見他們,女警讓我自己找他。一天,他又來到監室門前,我就對他說,我還想找你聊聊。他說好。不久,他就找我了。他說:「你有甚麼事?」我說:「想向你談談上次見你的感想。」「你有甚麼感想?」我說:「看你這麼大年紀了,就想你肯定是一個見多識廣,經驗豐富的老檢察官,因為我對一些問題感到很困惑,就想向你請教。希望能有所收穫,或者是你的人品,或者是你的學識,或者是你對問題獨到的見解,能夠讓我受益。沒想到,和你談話之後,我不但沒受益,反而被你愚弄了一番。」他說:「我怎麼愚弄了你呢?」我說:「你告訴我,要是覺得他們對我不公的話,要我出去後就請律師到法院去告他們。當時我聽了之後,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到法院去告公安局?那不是天方夜譚,且不說司法腐敗到甚麼地步,就是一個官官相衛的問題也得讓我吃不了兜著走。我一個普通百姓,沒有政治背景,沒有經濟實力,還是外地人,我能去告嗎?我告得贏公安局我也不會來坐牢了,你說這不是愚弄又是甚麼?」他張口結舌,表情極為尷尬。那個女的馬上接過話題問我:「你說司法腐敗,怎麼個腐敗法?」我當時舉了幾個例子 (因在牢裏,對這方面了解的太多了)。她說,你看的還是少的,到監獄裏這些事情還要多。我說:「這都是人的道德敗壞後造成的惡果,要是人人都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就不會有這些事情發生了。」他們無言以對。

五、給公安局寫信

自從我被非法關押後,我一直要求無條件釋放。所裏也多次向公安局反映我的情況,女警還特地把我帶到醫院去開「病情證明書」以進一步向上面反映。在多次反映未果的情況下,所長說,你寫一個保證書,我們再去幫你說。我說:「我只是想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個好人,又沒有犯罪,寫甚麼保證書呢?」他說:「你不寫保證書就寫個思想彙報也行。」看他這樣,我說那我就給公安局綁架我的某某某寫個信吧。

在信中我曝光了他們是怎樣採用卑鄙的手段綁架我,並用欺騙的手段將我非法勞教一年的全過程。指出他們在對我的處理問題上是怎樣的口是心非,反覆無常的。之後寫道:「你們身處執法機關,這樣的出爾反爾,朝令夕改又何以取信於民呢?」

接著寫了在我因高血壓和心臟病被勞教所退回後還不放人,將我繼續關押,致使我又染上了可怕的疥瘡,被折磨得生不如死。最後寫道:「我一個退休老人,千里迢迢來到這裏,不到一個月,便被你們以莫須有的罪名關到這人間地獄,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在不到四個月的時間裏,便由原來的無病一身輕到現在的全身是病苦不堪言。落到這種地步,是我始料未及的。人人家中都有老人,年輕人也有老的時候,還是換位思考一下吧!假如是你家的老人無端的被人陷害,落入如此困境,你該作何感想,又該做何努力呢?不要以為我是外地人,不要一棍子將人打死,得饒人處且饒人吧!何況我只是想做好人,說真話,何罪之有呢?要知道善惡有報是天理,人在做,神在看,迫害好人,天理不容。希望你好好想想,為了自己也為了你的家人,作出明智的選擇,不要給自己的生命留下遺憾。」最後要求無條件釋放。

信給女警之後,她很快便幫我遞了過去。之後便如泥牛入海,沒了音訊。我跟女警說:「我要見他。」女警說:「他不會見你的。」而且他每次帶人見我時,都是離我遠遠的,或是背對著我,在我還沒接見完之前,他就走了。因此一直沒有機會問他信的事。

零九年六月份,他突然和法制科的科長來找我,一見面他就說:「你寫個悔過書啦。」我說:「你還要我寫悔過書?我被你抓來關到這裏,身體受到重創,你看──」我挽起褲腿讓 他看腿上的傷痕,他看後說了一句:「這是蚊子咬的?」我說:「哪裏是蚊子咬的,是長疥瘡留下的疤痕。我去年給你寫的信,你看了沒有?」他抬起頭,望著我的眼睛,沉思了一會兒,突然飛快的低下頭去,雙眼看著地上。過了好一會兒,他才說了一句:「寫了悔過書就回家。」我說:「悔過書我是不會寫的,到該我回家的時候是要回家的。」他說:「那你出去後還煉不煉呢?」我說:「我認為好的事我就去做,不好的我就不做。」他說:「那你還宣不宣傳的呢?」我說:「怎麼宣傳?我也沒有廣播電視,我只能對你說法輪功好,你不相信,我也不會強迫你信。」他低聲咕了一句:「你還沒有改造好。」我說:」我本來修的就是真善忍,還要怎麼改造呢?」看我這樣,他也沒話說了。過了一會兒,他說:「我們今天就放了你,你去收拾收拾東西吧!你家人在外面等著呢!」(那個科長從頭到尾一聲沒吭)就這樣,我被無條件釋放,堂堂正正的走出了該市看守所的大門。

回顧自己在黑窩裏近一年來所走過的路,我時時感受到師父就在我身邊。也使我深深的體會到作為一個修煉的人,無論身處何種環境都要保持良好的心態,信師信法,正念正行。真能做到的話,大法的神威才會展現在你的面前。

我在被非法關押期間,無數的真相電話打到公安局,打到看守所,極大的震懾了邪惡。所長曾滿懷委屈的對我說:「這麼多人給我打電話,你又不是我抓來的,我又沒有權力放了你,跟我打電話有甚麼用呢。」我在裏面能有這麼寬鬆的環境,與師父的呵護和同修們的努力是分不開的。在此,向慈悲偉大的師父、正念加持我的同修及所有關心我的人,表示衷心的感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